《自由的窄廊》序言:你必須走過廊道上的漫漫長路,才能制服暴力、制定和執行法律

《自由的窄廊》序言:你必須走過廊道上的漫漫長路,才能制服暴力、制定和執行法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專制國家打造的恐懼和鎮壓,以及暴力橫行、無法無天狀態這兩種情勢傾軋下,出現了一條通往自由的狹窄通道。社會與國家就是在這條走廊上,彼此制衡。

文:戴倫.艾塞默魯(Daron Acemoglu)、詹姆斯.羅賓森(James A. Robinson)

【序言】

自由

本書要探討自由、探討人類社會爭取自由成敗得失的歷程和原因,也要檢討隨之而來的後果,尤其是對繁榮造成的影響。我們遵循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John Locke)所定義的自由,他主張:

如果人可以十分自在、隨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行動、處分自己的財產和人員......不必請准或仰人鼻息,就是擁有自由。

這樣的自由是所有人類的基本渴望,洛克強調:

任何人都不應該傷害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或財產。

但顯然自由在歷史上很罕見,今天也一樣。每年中東、非洲、亞洲和中美洲都有數百萬人出生入死、逃離家園,不是為了追求更高的所得,或更好的生活,而是為了設法保護自己和家人,免於暴力與恐懼。

哲學家提過的自由定義很多,但洛克承認,最基本水準的自由,起碼必須是人民能夠免於暴力、恐嚇和其他貶損行為之害,人民必須能夠自由選擇自己的生活,能夠在不受不合理懲罰或嚴厲社會制裁的威脅下,過著自己選擇的生活。

罪行深重

二○一一年一月,敘利亞大馬士革舊城的哈里卡(Hareeqa)市場裡,爆發一場自發性的示威,抗議總統巴哈爾.阿塞德(Basharal Assad)的專制暴政。不久之後,有些學童在南部城市達拉(Daraa)的牆壁上,塗寫「人民渴望政府垮臺」的文字,遭到逮捕和刑求。群眾聚集,要求釋放孩童,結果有兩個人遭到警察殺害,從而引爆大規模的示威遊行。抗議風潮迅速蔓延全國,證明確實有很多人希望政府垮臺,內戰旋即爆發。國家、軍隊和保安部隊不出所料,在全國大部分地區消失無蹤。敘利亞人沒有爭取到自由,反而換來內戰和失控的暴力。

該國首要港都拉塔基亞(Latakia)的媒體組織者亞當,深思隨著內戰而來的一切狀況後表示:

我們以為自己會得到禮物,實際得到的卻是世界上所有的深重罪惡。

敘利亞第一大城阿勒波(Aleppo)的劇作家胡賽因(Husayn)總結說:

我們從來沒有預料到這些黑暗團體會進入敘利亞——他們現在宰制一切。

最重要的黑暗團體是所謂的伊斯蘭國,這個團體原名伊拉克沙姆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ISIS),旨在創建「伊斯蘭王國」。二○一四年,伊斯蘭國奪得敘利亞城市拉卡(Raqqa)的控制權,還越過邊界,奪取伊拉克城市法魯加(Falluja)、拉瑪迪(Ramadi)和歷史名城摩蘇爾(Mosul),控制摩蘇爾一百五十萬的人口。伊斯蘭國和其他很多武裝團體一樣,以難以想像的殘酷方式,填補敘利亞和伊拉克政府崩潰後留下的國家機器真空。毒打、斬首和殘害變成家常便飯。敘利亞自由軍戰士阿布.費拉斯(Abu Firas)這樣形容敘利亞的「新常態」:

我好久沒聽過誰自然死亡了。一開始,有一、兩個人遭到殺害,然後是二十個人,再過來是五十個人,然後死人變成常態。如果我們死了五十個人,我們會想:「感謝真主,只死了五十個人!」我現在只要沒有炸彈或子彈的聲音就睡不著覺,感覺好像少了什麼東西。

出身阿勒波的物理治療師阿敏回憶說:

其中一個人打電話給女朋友,說:「甜心,我手機剩下的時間不得多,我會用阿敏的電話回電給你。」

過了一會兒,她打來問他的消息。我告訴她,他已經遭到殺害,她痛哭失聲。我朋友問:「你為什麼要告訴她?」

我說:「因為事情就是這樣,這是常態,他死了。」

......我打開電話,看著我的聯絡人,只剩下一、兩個人還活著。別人告訴我們:「如果有人死掉,別刪除他的號碼,只要把他的名字改成烈士。」

......因此我打開聯絡人時,上面全都是烈士、烈士、烈士。

敘利亞國家機器崩潰,創造了龐大的人道災難。戰前大約一千八百萬的人口中,估計有多達五十萬人喪生,超過六百萬人在國內流離失所,還有五百萬人逃到國外,變成難民。

吉爾迦美什難題

敘利亞國家機器崩潰引發的苦難不足為奇,哲學家和社會學家長久以來都認為,人們需要國家來解決衝突、執行法律和防堵暴力。如同洛克所言:

沒有法律就沒有自由。

但是,敘利亞人開始抗議後,曾經從阿塞德的專制政權手中,爭取到一些自由。媒體組織者亞當懊惱地回憶說:

諷刺的是,我們出門示威,目的是要掃除貪腐、邪惡和殘害人民的罪行,結果反而傷害了更多的人。

像亞當這樣的敘利亞人要應付的問題,在人類社會中極為常見。這也是蘇美人(Sumerian)泥板紀錄中的主題,這些泥板已有四千二百年歷史,是現存世界最古老文本,記載《吉爾迦美什史詩》(Epic of Gilgamesh)。吉爾迦美什是烏魯克(Uruk)國王,烏魯克可能是世界上的第一座城市,座落在現代伊拉克南部已經乾涸的幼發拉底河河道上。這首史詩告訴我們,吉爾迦美什創建了一座壯麗的城市,市內商業繁盛發展,居民獲得眾多的公共服務:

看那城牆在陽光下像黃銅一樣閃閃發光。爬上石階......走在烏魯克城牆上,沿著道路環城一圈,檢閱城市壯闊的基礎與磚石結構後,會感嘆這座城市建築極為精美,會觀賞圈在城內的土地、光彩煥發的宮殿和神廟、商店和市場、屋宇、公共廣場。

但是,這首史詩也點出了一個問題:

有誰像吉爾迦美什一樣?......他掌控這座城市,在市內傲然高視闊步,像野牛一樣踐踏市民,隨心所欲,胡作非為,從父親身邊奪走兒子,加以殘害,從母親身邊搶走女兒,加以摧殘......沒有人敢反對他。

吉爾迦美什已經失控,有點像敘利亞的阿塞德。人民絕望之餘,「哀告上天」,懇求蘇美人萬神殿中的主神兼天空之神阿努(Anu):

天父,吉爾迦美什......
已經逾越一切界線,人民
在暴政下受苦受難
......你的國王應該這樣統治嗎?
牧羊人應該殘害自己的羊群嗎?

阿努聽到後,要求創造之母阿魯魯(Aruru)為吉爾迦美什創造一個分身、作為吉爾迦美什的第二個自我,這個人的力量、勇氣、暴烈心性和吉爾迦美什完全相同。也就是創造一位新英雄,讓兩個人充分制衡,以便烏魯克獲得和平。

因此,阿努為我們所說的「吉爾迦美什難題」,提出了解決之道:控制國家的權威和力量,以便人民得到德政,而不是暴政。阿努的方法是分身靈式的解決之道,類似今天所說的「制衡之道」。吉爾迦美什的分身是恩奇都(Enkidu),他會把吉爾迦美什圍堵起來。美國政府制度創建人之一的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應該會同意這種做法,他在四千年後主張,設計憲法時必須「用野心反制野心」。

吉爾迦美什準備強姦一位新娘時,首次跟自己的分身爆發衝突。恩奇都擋住門口,兩人打起架來,最後,吉爾迦美什雖然打贏,卻已經喪失無與倫比的專制權力。這就是播在烏魯克的自由種子嗎?

可惜不是,空降的制衡通常行不通,在烏魯克一樣行不通。不久之後,吉爾迦美什和恩奇都開始串通合謀,這首史詩有著如下的記述:

他們互相擁吻,像兄弟一樣手牽著手,並肩走在一起,變成真正的朋友。


猜你喜歡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能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達成永續?

奧迪創新獎Audi Innovation Award (AIA)是奧迪自2018年起,為了尋找具有創意且能夠改善人們生活方式的新創團隊所舉辦。本屆奧迪創新獎更首度邀請學生團隊加入競賽,獲選的提案將能獲得獎學金。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Rahil Ansari)表示,今年奧迪以永續城市為主題,邀請了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團隊,各自提出他們對城市永續的創意想法,藉由與學生交流,更能為奧迪帶來新鮮氣息,以及充滿活力的新創氛圍。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5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 Rahil Ansari。

台灣學生挑戰國際競賽,實踐想法超興奮

本屆的評審委員,也是奧迪環境基金會的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指出,這個深具啟發性的獎項,不僅將德國、台灣的企業與人才匯聚在一起,為了追求一個有意義的共同目標,彼此分享、激盪,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情;更希望透過學生們新穎的眼光,來點亮這個世界的多種可能。

在台灣的四個團隊中,包括了代表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蘇姮侒、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的林芮伃、臺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的張培旺,以及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林曜宇。張培旺靦腆地表示,在參加之前,其實並不知道AIA是一個什麼樣的競賽,所以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在實際參加後,更是認同AIA的理念,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而來自清大的蘇姮侒也有同樣的感受,能夠把所學變成所用,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來自臺灣的四個學生團隊,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刻寫在DNA中的新創力,轉化成永續科技的動能

針對本次競賽的主題「永續城市」,學生們最初的確感到有些困惑。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談永續?Matthias Rossmann博士認為,事實上,這正是全球的汽車製造商所面臨的挑戰,而奧迪願意正面接受這樣的考驗,並且做出承諾。因此在2009年成立了奧迪環境基金會,就是希望借力使力,將與環境相關的問題,透過科技、技術的力量來解決。藉由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奧迪環境基金會更期待引發每一位奧迪人對環境的熱情與認識。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28_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奧迪環境基金會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

Matthias Rossmann博士同時也分享了奧迪環境基金會所進行研發的兩個項目。首先是與德國柏林大學合作,用於對付目前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的智慧過濾器。這個過濾器被設計成適合安置在城市的下水道系統中,除了直接過濾掉有害的塑膠微粒之外,更重要的是收集這些東西的來源、型式,並且數據化,就能建立城市中的塑膠微粒熱區,以便針對這些地方進行防治、宣導及改善的工作。另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則是與海德堡大學合作,開發配備了先進傳感器技術的無人機,用來監測樹林中的狀態,對於有志於保護植物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無異為最有力的幫手。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18
Photo Credit:Audi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

從移動到居住,為下一個世代而生的解決方案

永續、環保的實踐,不再只是自備環保餐具和環保袋而已,奧迪環境基金會把這個影響巨大、需要全球一起努力的環境議題,視為一個創造的契機,一個能夠透過創新思維、前端科技,打造出更適合人們生活的環境的機會,也是幫助我們的地球資源能夠永續循環的機會。

在精彩刺激的競賽之後,2021年的奧迪創新獎AIA圓滿落幕,所有參加的團隊不只具備很強的新創能量,也提出了非常有趣、複雜的設計。而學生團隊的優秀表現,更是令評審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Matthias Rossmann博士表示非常期待將來能有機會,與這些學生們一起工作,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安薩瑞總裁(Rahil Ansari)也提出了願景,希望透過這樣的共識以及共同努力,可以加速打造一個永續的、宜居的、對所有人都更好的,專屬於下一個世代的居住環境。

閱讀更多:實踐ESG不能單打獨鬥!解密「夥伴成功學」新世代營運典範心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