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用常識治國》:希拉蕊如同洪秀柱,川普如同彭明敏?美國主流媒體不能說的真相

余杰《用常識治國》:希拉蕊如同洪秀柱,川普如同彭明敏?美國主流媒體不能說的真相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華文社交媒體上,川普當選掀起了一片咒罵之聲和絕望的嘆息,宛如世界末日降臨。中國人不了解美國,自然在情理之中,因為中國沒有基本的新聞自由和資訊自由。但資訊自由流通的台灣和香港也是這樣,就值得為此做一些深入討論了。

文:余杰

第四章 川普與美國菁英之戰

第一節 《紐約時報》和CNN:左派主流媒體的謊言

「主流媒體是美國人民的敵人」

二○一八年一月,川普在推特上公布了「假新聞獎」,《紐約時報》名列榜首,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獲獎」次數最多。川普評論說:「沒有什麼比我們國家實現新聞真正自由更讓我渴望了。然而事實是,媒體總是炮製假新聞,妄圖干擾政治或者傷害人民。誠實必勝!」

據報導,整份「假新聞獎」獲獎者名單被公布在一個共和黨網站上。組委會公布的「獲獎宣言」稱:「二○一七年,我們見到了無數偏見、不公正的媒體報導,甚至是『假新聞』。研究表明,超過百分之九十的對總統川普的報導都是負面的。」

左派媒體如《紐約時報》、CNN等,在二○一六年大選前連篇累牘地發表偽造民調:希拉蕊支持率高達九成,川普僅一成。開票當夜,在川普已獲得兩百七十六張、過半數的選舉人票而篤定當選之後,《紐約時報》的網站上仍顯示,川普的獲勝率是九成五,換言之,希拉蕊還有百分之五翻盤的機率——此數字停留幾天,仍不做更改,難道是紐時記者和編輯全都精神崩潰、無法繼續工作了?有百年歷史的大報《紐約時報》令人遺憾地走上不歸路,成為與台灣《中國時報》以及中國《環球時報》相同的「專業說謊者」。

這次選舉中,美國主流媒體及各種民調機構,全都名譽掃地、喪失了基本的公信力。反之,川普在社交媒體上可謂風生水起,擁有極高人氣。川普的勝利顯示,如今具有影響力和動員力的,不再是傳統媒體,而是網路社交媒體,「自媒體為王」的新時代已來臨。

傳統媒體進入日薄西山的黃昏期,經營困難,渴望由競選者注入大筆廣告費,由此大發競選財,似乎也是情有可原。希拉蕊投入數十億美金打競選廣告,川普卻著力於耗資甚少的網路社交媒體如推特、臉書等,讓傳統媒體對兩人親疏有別。再加上價值觀上的重大分歧,傳統媒體放棄了新聞業者的專業水準以及客觀中立原則,放開手腳吹捧希拉蕊、抹黑川普。在美國最大的一百家報紙中,只有兩家相挺川普,其餘全站在希拉蕊一邊,這在美國總統競選歷史上前所未聞。

從雙方陣營的競選經費尤其是廣告費就可以看出巨大差異:與以往美國總統競選費用相比,川普的競選經費保持相當低的水準,完全無法與歐巴馬在二○一二年的競選費用相比。二○一六年八月,美國聯邦競選委員會發布的報告稱,川普的競選支出在六月分是七百八十萬美元,七月大幅增至一千八百五十萬美元,仍不到希拉蕊陣營的零頭。當月,川普陣營首次啟動電視廣告宣傳,花費五百萬美元。而希拉蕊一方早在兩個月前就啟動電視廣告宣傳,已花費超過六千萬美元。另外,希拉蕊的競選團隊人數約七百人,比川普的團隊人數多出十倍,僅負責媒體宣傳的人就超過了川普整個競選團隊。今天的媒體儼然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的公關公司,當然對一毛不拔的川普恨之入骨,並成為希拉蕊的鐵桿支持者。

根據媒體觀察機構「媒體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Center)發布的一份報告,主流媒體對川普有強烈的「敵意」。該中心分析川普獲得共和黨提名後,媒體對其競選活動的報導,發現百分之九十一是負面的。為何如此偏頗?維基解密透露一份名單,給出了答案:大選期間,暗助希拉蕊競選的主流媒體記者有六十五位,包括ABC四位、CNN九位、MSNBC六位、《紐約時報》六位、《政客》雜誌三位、《衛報》三位。主流媒體偏袒希拉蕊,沒有平衡報導,一面倒的宣傳偏偏造成反效果,非但沒有保送希拉蕊上壘,反而讓川普揮出全壘打。

川普當選及就職以後,主流媒體繼續對其罵聲一片,跳過了傳統的「蜜月期」。「媒體研究中心」在川普上任第一個月錄下三大電視網(ABC、CBS與NBC)晚間新聞的報導畫面,時數十六小時,約占相關報導總時數的百分之五十四,並對其進行內容分析,發現負面報導占百分之八十八,其中大部分來自評論員的反川普論述而不是新聞事件本身。

川普亦不示弱。當選後不久,川普在紐約川普大廈與近四十名媒體主管、著名記者會面,媒體以為川普要跟他們討論入主白宮後如何採訪,殊不知一進會場,川普隨即點名CNN總裁祖克(Jeff Zucker),破口大罵:「我恨透了你的新聞網,CNN所有的人都是騙子,你應該感到羞恥。」川普接著說:「我們正處在一間充滿騙子的房間裡,你們是一群不誠實的媒體。」

因報導二次波灣戰爭而聲名大噪的CNN新聞網,大到任何政客都惹不起,祖克居然被當場羞辱,連屬下也跟著遭殃。二○一七年一月十七日,川普舉行首次總統記者會,CNN記者阿寇斯達(Jim Acosta)剛舉手要發問,川普硬是不給他機會,痛斥說,「你的公司爛透了,我不給你發問機會,因為你們做的是假新聞。」阿寇斯達灰頭土臉、無地自容。

川普內閣將原來在白宮的每日例行記者會,改在新聞祕書史派瑟(Sean Spicer)的辦公室舉行,大大降格。包括CNN、BBC、《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衛報》、《政客》雜誌、網路媒體BuzzFeed等都沒獲得邀請。於是,媒體群起抗議,CNN指責川普挾私怨報復並提起訴訟,《華盛頓郵報》則在其報頭底下增加了一行字:「民主在黑暗中死亡」(Democracy Dies in Darkness)。

主流媒體的反擊,雷聲隆隆,來勢洶洶。《波士頓環球報》牽頭聯絡將近四百家美國的大小媒體,同一天在頭版發表抗議川普「打壓新聞自由」的長篇社論。該報在網站頭條位置用黑底白字打出標題:「記者不是敵人」(Journalists are not the enemy),並滾動展示幾百家媒體的社論引文。然而,公眾對此一美國新聞界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共同行動反應冷淡,這場活動淪為新聞業者的孤芳自賞、自我安慰。

主流媒體不是被川普打敗的,是被自己打敗的。主流媒體的衰亡,部分原因是網路社群的衝擊,更重要的原因是媒體業者自取滅亡。在一九六○、一九七○年代,美國記者享有崇高的地位,總統及政府對記者予以相當禮遇,民眾對資深記者的信任度超過政治人物。根據一九七二年的一項調查,CBS主播華特.克朗凱(Walter Cronkite)享有高達百分之七十三的信任率,超過時任總統尼克森(百分之五十七)。一九七○年代,電視新聞受到一半以上的民眾信任,美國總統大選常被稱之為「大眾媒體選舉」。

進入二十一世紀,昔日呼風喚雨的主流媒體,日漸走下坡路,風光不再。美國傳播學者達雷爾.韋斯特(Darrell M. West)在《傳媒體制之興衰》(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Media Establishment)一書中指出,一九六○年代,美國媒體均以立場客觀、公平報導、挖掘真相自詡,候選人受到媒體公平對待。然而,一九九一年以後,隨著有線電視興起,網路科技日漸普及,媒體競爭激烈。於是脫口秀大行其道,新聞報導逐漸綜藝娛樂化;最終媒體漸失公信力,記者聲譽也下降,收看三大電視網的觀眾比例由一九七六年的百分之九十大幅下降至一九九九年的百分之四十三。根據蓋洛普的追蹤調查,過去二十年美國民眾對主流媒體的信心年年下降,一九九七年為百分之五十三,二○一六年僅為百分之三十二。

曾任《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總編輯的資深媒體人法羅斯(James Fallows)對媒體自身的問題有深刻反省。他指出,以往投身新聞行業的記者,都不是為了金錢;現在華府的政治記者則是追逐名利,身價百萬者比比皆是,自我膨脹,不受人歡迎。媒體缺乏責任感,政治新聞像娛樂新聞一樣,傷害了整個新聞業,社會大眾對新聞媒體失去信心。所以,川普說美國主流媒體淪為美國人民的敵人,這個說法並不誇張。

左派媒體受城市菁英階層之操控

美國民眾對主流媒體失去信任,另一個原因是財團掌控媒體。一九八○年代,五十家公司控制美國主流媒體,現在則是六大集團(Newscorp、Disney、Viacom、Time Warner、CBS、Comcast)控制九成媒體。媒體經營權集中在少數人手裡,巨型媒體壟斷政治傳播,封鎖弱勢群體的發聲管道,妨礙民主進步,早已引起美國民眾反感。

過去,媒體常常批判共和黨與大財團結盟,代表華爾街的利益;而今,媒體巨頭幾乎全站在民主黨和希拉蕊一邊,美國一百強企業的CEO十有八九都反對川普,媒體對共和黨的批評變成了對自己的批評——主流媒體究竟是為公共利益服務,還是充當財團利益的代言人?川普在競選時告訴其藍領支持者,媒體巨頭主導的是有利於「他們」、也就是百分之一的大老闆的議題,而非「你們」、也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平民關心的議題。

耐人尋味的是,在華文社交媒體上,川普當選掀起了一片咒罵之聲和絕望的嘆息,宛如世界末日降臨。中國人不了解美國,自然在情理之中,因為中國沒有基本的新聞自由和資訊自由。但資訊自由流通的台灣和香港也是這樣,就值得為此做一些深入討論了。

當時,我在臉書上向辱罵川普為「法西斯」、「瘋子」、「怪物」的台灣朋友解釋這場選戰為何「出人意料」——雖然並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嘗試用這樣的比喻加以說明:美國民主黨如同中國國民黨,歐巴馬如同馬英九,希拉蕊如同洪秀柱,川普如同彭明敏——長期以來,彭明敏等黨外鬥士被台灣主流媒體妖魔化為「暴徒」,就如同川普被辱罵為法西斯、瘋子和怪物一樣。

反對川普的人們,聚焦於川普被媒體扭曲、誇大的一些言行,如涉嫌種族歧視和侮辱女性的言論、性騷擾事件等。其實,這些指控大都是捕風捉影或斷章取義的誤導。但是,一旦「川普不值得信任」的先入為主之見形成,人們就不再去關心川普的具體政治綱領,無論川普說什麼都嗤之以鼻。

川普的政治綱領正是罹患重病的美國社會亟需的解藥。今天,美國社會處於越戰之後最大的危機之中:國內經濟不振、種族矛盾重重、福利制度趨同於歐洲、「政治正確」扼殺創見和想像力,中俄聯盟和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挑戰使得美國防不勝防,美國在國際社會逐漸不受尊重……這一切就是歐巴馬和希拉蕊帶來的所謂「改變」。

長期吹捧歐巴馬的《紐約時報》,在二○一六年大選之後終於承認,歐巴馬的八年將希望變成沮喪,「有太多事情註定在還沒來得及變得更好之前變得更糟。人們失去了工作、儲蓄、房子。一些人看著總統,他們看到了冷漠、無能、能力的不足。而這其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是徹頭徹尾的偏執狂。」對於很多普通選民來說,選擇希拉蕊就是選擇歐巴馬——甚至是「更壞的歐巴馬」。儘管希拉蕊在競選後期與「史上最強助選人」歐巴馬刻意保持距離,婉拒歐巴馬的助選,但仍然無法讓選民相信她不是「歐巴馬二世」。

希拉蕊得到媒體巨頭和華爾街大亨的一致支持,表明她是既得利益集團的代言人。若是與工農大眾「同呼吸,同命運」的真左翼,不會跟希拉蕊這樣的政客站在一邊。然而,大選結果出爐後,我在臉書上發現,很多平時看上去很聰明的中、港、台三地知識分子,卻為希拉蕊之落選而失魂落魄。台灣學者、左翼政治活動人士、社民黨創始人范雲在臉書上說,希拉蕊的失敗說明在美國女人參政難。我為這種遠離真相的看法大吃一驚:希拉蕊之所以被美國選民拋棄,不是因為她是女性,而是因為她是腐敗分子、是傲慢的菁英階層、是建制派政治的代表。主流媒體極少報導的一個黑幕是:與希拉蕊電郵門及柯林頓基金會來源不明的資金案有關的知情人和調查者,先後十多人神祕地死於非命。一旦這些案件的真相水落石出,一定比美劇《紙牌屋》(House of Cards)中的情節還要驚人。很多美國人認為,希拉蕊不應該成為總統候選人,而應當進監獄。但對左派知識分子來說,似乎「一左可遮百醜」。

主流媒體集中在城市,代表城市上層的利益。一般到美國旅行的外國人,包括在美國念過名校的外國人,只到過大城市,以為大城市是美國的全部,以為城市主流媒體代表廣大民意。其實,大城市的美國、主流媒體所反映的美國,只是小半個美國。美國的數十個都會區,占全國領土面積的三十分之一,居民不到美國總人口的一半,卻集中大部分政府機關、跨國公司、大學、媒體、金融業以及華爾街、好萊塢、迪士尼、亞馬遜、星巴克和差不多所有的互聯網巨頭。城市中上層人士形成菁英階層,希拉蕊就是他們選擇的「自己人」。他們擁抱全球化,是全球化的受益者。晚近三十年來,他們形塑了一套堅不可摧的「政治正確」文化,形成外人進不來的「圍城」。

受主流媒體洗腦嚴重的都會區,是民主黨的鐵票倉。美國前二十大都會統計地區(Primary Metropolitan Statistical Area)包括:紐約都會區、洛杉磯都會區、芝加哥都會區、華盛頓特區都會區、舊金山灣區都會區、波士頓都會區、達拉斯都會區、費城都會區、休斯頓都會區、邁阿密都會區、亞特蘭大都會區、底特律都會區、西雅圖都會區、明尼亞波利斯都會區、克里夫蘭都會區、丹佛都會區、聖地亞哥都會區、波特蘭都會區、奧蘭多都會區,占全美人口接近一半,民主黨幾乎是放顆西瓜都可勝選。

以我居住的維吉尼亞州費郡為例,維吉尼亞北部幾個鄰近華府的郡與馬里蘭南部幾個鄰近華府的郡,與華府共同構成華盛頓都會區。近年來,該地區每次的選舉都是民主黨獲勝。由於北維州幾個郡人口猛增,擁有很多新移民和聯邦政府雇員,以及科技業員工,基本偏向民主黨,甚至將傳統上傾向共和黨的維吉尼亞裹挾成民主黨的版圖(南部的農民雖偏向保守派,但人口較少)。

還有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在主流媒體上活躍的多數影視、體育明星,都高調參加過希拉蕊的造勢活動,並發表攻擊川普的言論,以此顯示其擁抱「政治正確」和「進步價值」。他們中的某些人甚至發誓說,若川普當選,美國就不再是他們熱愛和效忠的祖國,他們計劃移民加拿大——當然不是墨西哥,雖然他們中有一些人是西班牙裔,左派在如何對待自己上還是很聰明的遵循常識。然而,川普當選之後,卻沒有幾個人真的離開美國、放棄美國國籍。

更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些明星宣稱關心弱勢群體、堅持平等理念,自己卻揮金如土、朱門繡戶、鮮衣怒馬。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柯林頓時代的副總統高爾(Albert Arnold Gore, Jr.),淡出政壇後,他於二○○六年推出環保主題的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該片獲得第七十九屆奧斯卡金像獎的最佳紀錄片獎與最佳電影歌曲獎。二○○七年,高爾和聯合國組織「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一起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理由是他「喚醒了由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危險的意識」。高爾在媒體上不遺餘力地宣揚環保、綠能觀念,但在日常生活中奢華無度,家中擁有恆溫游泳池,出行搭乘私人商務飛機,個人能源消耗量是美國人平均水準的數百倍,堪稱言行脫節的偽君子。

沒有多少民眾將這些明星的政治言論當真,無論他們怎樣賣力地幫助希拉蕊助選,也無法催出更多票來、讓其入主白宮。川普勝出後,這些明星破口大罵說,這是「民粹的勝利」,暴露出他們心中根本不尊重普通民眾。

相關書摘 ►余杰《用常識治國》推薦序:當今世界變遷的源頭,川普與自由派知識分子的分歧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用常識治國:右派商人川普的當國智慧》,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余杰

唯一敢於全面挑戰「政治正確」的人!
今天的美國社會正處於越戰之後最大的危機之中!
用常識治國,讓美國回到立國根基之上,川普錯了嗎?
要看懂川普,就要深入美國保守主義傳統的核心!
台灣如果不理解川普,就有可能錯過重要的歷史翻轉契機!

川普現象或川普學,必然是未來十年、甚至幾十年全球政經界不得比面對、不得不研究的對象,小國如台灣更是如此。然而目前台灣主流媒體「製造」的川普,大部分是西方進步左派媒體的復刻,他因此也被冠以狂人、瘋子、民粹、反智、大嘴巴、「白人至上主義者」等各種標籤。川普的執政帶給美國和世界的是「恐懼」;一般民眾廣受輿論影響,對他的印象也普遍不如歐巴馬那麼正面。

本書是已經歸化為美國人的評論家余杰所著。他放棄中國的利益和文化傳統,試圖從基督教保守主義的視角中理解川普,這是他和大多數生活在美國或台灣的華人知識分子最不一樣的地方。顯然,從中共利益的角度看川普、從中華儒學的標準看川普,或從西方左派政治正確的角度看川普,所得出的結論都只能是一致的——這是個「民粹狂人主導」的混亂世界和時代。漢字使用者一邊嘲弄,一邊享受「狂人」帶來的新秩序。

(八旗)0UEC0019用常識治國-立體書封(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