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榮宅:Prada集團花六年整修而成的歷史門面之磚

上海榮宅:Prada集團花六年整修而成的歷史門面之磚
Photo Credit: Elanor W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榮宅後方宴會廳的彩色玻璃穹頂,在Prade入主修復時此屋頂已經殘破頹敗了,只能仰賴著榮家孫子的記憶,重新用1940年代的波蘭手吹玻璃安裝回那個氛圍,人們夢迴魔都說得就是這場景,而榮宅也從中洋揉雜,又一次回到洋皮中骨了。

去上海出差前隨口打聽了上海近來紅些什麼,無非秋蟹肥沃,或是西岸美術館和龐畢度展開五年合作計劃。我卻對朋友提到的榮宅上了心,前上海富商榮家的古宅被Prada集團租了十年使用權但花六年在整修上,光是這段行銷文字就夠讓人眼睛發亮,實際走訪才發現這棟宅可是嵌在上海近代史門面的一塊磚,瞇眼細看每個片刻都讓人難以忽視。

無錫富商榮宗敬,在眾多首富故居們立起的宅邸

1843年開始,英美法三國逐漸入主上海並成立租借地,隨著時間的發展租借地逐漸擴大,最後英美聯合公共租界區甚至延伸到靜安寺一帶。由外國勢力組成的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為當時租借地的實質政府,除了私有的軍備、法律、警察皆完備外,他們還收取地稅、房捐、碼頭捐、執照捐等琳琳總總稅收,城市的基礎建設便仰仗著源源不絕的金額與健全的制度發展而起,如今風姿綽約的陝西北路便是在當時逐漸走上歷史舞台。

陝西北路位於公共租界的西區,1908年第一條電車鐵軌從東邊外灘的上海總會叮叮叮地穿越城市來此,那時的銀行都聚集在外灘的江西中路一帶,爾後三十年間該處銀行的存匯高佔中國總額的三分之一,而銀行更在公共租界的西側建造宿舍、花園、球場、中小學與圖書館等設施供職員使用。配有衛生間與現代化設計的花園洋房、新市里弄公寓便在當時還叫西摩路(Seymour Rd.)的陝西北路上堂皇生長出來,其中又以新閘路以南為甚,名流如陳炳謙(祥茂洋行買辦)、宋嘉澍(宋氏三姊妹之父)、何東(香港首富、何鴻燊的伯公)皆設宅於此,而無錫富商榮宗敬的家族故居在這其中可是狠狠扎了個位置。

這棟有著暗紅色穹頂的純白花園豪宅是折衷主義風格建築,正面立面由上往下揉雜了愛奧尼亞與多力克兩種風格,側面則的柱子則仿造科林斯風格。1918年「麵粉大王」榮宗敬從德國籍猶太富商手上買下華邸並更名「榮宅」前,陝西北路已經是猶太人重要據所,富裕的伊拉克猶太家族Sassoon Family (沙遜家族)還在這蓋了拉結會堂奉獻主也紀念亡妻。榮宅第一任主人的遺風悄悄隱藏在宅邸中,一樓入內地磚上典型的大衛之星圖樣與二樓榮家小姐突出的陽台地磚也是馬賽克繽紛六芒星,皆彰顯了猶太家族的文化血緣。

R0002980
Photo Credit: Elanor Wang

正門口兩尊蹲踞的石獅則是在榮家找建築師陳椿江重新設計而增添,由於公共租界區不若法租界有著嚴格的門面西化要求,榮家反而能有更多空間保留對中式房屋的細節與審美喜好。

刻著老上海的歷史,讓Prada用六年修復成午夜夢迴的場景

榮宅主人榮宗敬和弟弟榮德生靠著錢莊生意起家,從無錫鄉下的窮苦小子,抓緊機會往上爬成為中國最大的麵粉廠主人,又趁著一戰爆發歐洲民生工業荒廢、歐洲資本家無暇東顧之際,將外國勢力在中國置辦的紗廠吃個透淨,並成功將麵粉外銷歐美,還藉此成立麵粉與紗布期貨交易所,一時之間中國的吃穿用度無不被榮家把握個大半。然而榮家的壯盛踩著險步,經常仰賴私人關係往來才能屢屢在擴張之際逢凶化吉,榮宗敬曾與直系軍閥孫傳芳往來一事,便在1927年後被蔣氏政府握在手中當把柄,屢屢威脅恐嚇。

榮宅後方宴會廳的彩色玻璃穹頂,無非就是這榮宗敬宴請貴賓的見證者,Prade入主修復時此屋頂已經殘破頹敗了,只能仰賴著榮家孫子的記憶,重新以用1940年代的波蘭手吹玻璃安裝回那個氛圍。襯托這洋氣十足的花窗則是環繞結構牆的柚木護牆板,當年每面牆板可都鑲著螺鈿,在電器燈的照射下閃閃發光著,人們夢迴魔都說得就是這場景。

3
Photo Credit: Elanor Wang

李青即將於1月19日結束的展覽「後窗」便是以沈浸式的展覽試圖復刻那年代上海風情,更可以說是Prada團隊修復這幢建築的集大成了。

一個義大利精品集團對於古蹟的入主改建並非偶然,講什麼對於歷史的尊重和設計語言形式的探索都是後設,藉由收藏藝術品來累積資產並且提升奢侈精品地位方為真。榮宅重新開幕後,幾幾作為Prada招待賓客與發表華服的場所本是自然,但如何讓場所的利用價值發揮到最大便是考驗,團隊先以Prada收藏的羅馬近代藝術品打頭陣,爾後劉野個展「寓言故事」更是找了中國最受歡迎的藝術家來,一個想搏在地話美名,一個想和著名基金會打關係,兩邊各取所需共創雙贏。

然而李青的展卻是扎扎實實融入整棟大宅歷史,他玩弄著時間語言,一片片被設立在一樓的窗板《迷窗》與老宅既有的花窗互望,仔細一瞧門上繪製的迷離風景,既有殖民時期的洋行華宅、也有共產風格濃厚、宣揚國威意味的上海展覽中心,還有當今中國特色資本主義發展下的浦江大樓,片片花窗都像是百年來上海的細胞切片。這些建築推動了城市發展,亦在發展的進程中挪為他用,窗框上映照出的風景如在霧中,和這城市一樣讓人看不透。

6
Photo Credit: Elanor Wang

雖也命題作文地畫了榮宗敬肖像,卻聰明地扣合持續發展的系列《互毀而同一的像》反而相互拉抬。與義大利工匠修復的秀雅花朵壁紙相對應,是宛若負片效果的迎松織錦壁紙,解說小冊點出這種圖樣是「上世紀中國文化中經常出現的象徵友誼和毅力的形象」,解說和壁紙本身都俗到讓人眼睛一亮,轉過身,書房改裝的假皮革卡拉OK房和宴會廳貼在窗上的照片《杭州房子系列》[註1] 皆戲謔著經濟暴漲的時代,人們附庸富雅卻僅追求皮毛反倒形成的惡趣味。

從中洋揉雜,又一次回到洋皮中骨

榮宅建基於上海殖民時期公共租界的城市規劃,以及一戰前世界資本的流向。精擅銀行業的猶太社群在此定居,爾後中國富商崛起,中洋揉雜城市風貌逐漸成為人們對於上海的所有幻夢;然而國民政府與共產政府的連番拉扯,十里洋場在數年之內快速破敗落寞,富豪出奔子孫離散[註2],榮宅被忽視於塵煙中並當作尋常辦公處幾番易手。

不過在改革開放、上海的急速發展下, 如此好的一塊材料豈會被忽視?21世紀後由義大利精品團隊入主,不但外資團隊搏得美名,政府更能重新奪回歷史詮釋權。綜觀榮宅百年多少驚心動魄,最後又回到洋皮中骨的態勢,未嘗不是歷史的一場循環嘲弄。

5
Photo Credit: Elanor Wang

註解

  1. 李青2019年的攝影系列,拍攝過去20年間杭州市郊居民如何憑藉著對於「國際」的刻板印象以及對奢華生活的幻想,建造出拼貼各式元素的獨棟建築。有的房子莫名地有著東正教教堂的洋蔥式屋頂,有的房子鋪滿玻璃仿擬美式摩天大樓,或是哥德尖塔、或是北歐大角度斜頂,不得不說,這些屋主的品味和台灣豪華農舍其實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2. 1937年,榮宗敬因中日在上海的戰爭爆發出逃且病逝香港,但在這之前他和南京政府便有許多嫌隙,尤其南京政府一直試圖將榮家產業收歸國有。之後榮家子孫陸續因打貪被拘押、或是莫名被擄人勒贖。政權更迭後,榮家雖一度在文化大革命中失勢,不過鄧小平上台後,榮家再度被當作民族富商的樣板而躍上檯面。

參考資料

  • 余杰(2019),1927:共和崩潰,台北:八旗文化
  • 郭奇正(2004),上海租界時期中產階級城郊宅第的社會生產,地理學報第三十五期,p53-80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