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選總評】十幾年來最詭譎選戰:國民黨誤判了什麼,為什麼輸得這麼慘?

【2020大選總評】十幾年來最詭譎選戰:國民黨誤判了什麼,為什麼輸得這麼慘?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在這次大選中折損非常多的老、中、青三代菁英,國民黨要如何從這樣的慘敗中恢復元氣,恐怕得花上相當的時間。

《關鍵評論網》選後專訪20年來無役不與的資深選戰操盤手許立倫,他表示,在結果揭曉以前,原本預期2020年是這十幾年來最詭譎的選戰。但是等到結果揭曉後,從總統到區域立委、不分區立委還是由民進黨全面執政作收。選前高度的不確定性,但開票結卻果幾乎是2016年的翻版。這樣戲劇性的反差讓人非常印象深刻。

國民黨總統敗選的因素之一,就是低估了「落跑市長」對韓國瑜帶來的傷害。國民黨原本的盤算,是希望狹韓流在2018年的氣勢拿下2020年。但是韓國瑜丟下高雄市長的工作角逐總統所引起的不滿,卻重傷了韓國瑜的選情。2018年韓國瑜的旋風雖不能說是曇花一現,但背後有很多因素,其中一個相當大的是韓國瑜營造重情重義的形象,這次「落跑」選總統強烈的傷害了韓國瑜的形象,對選情影響很大。

國民黨區域立委的選情受韓國瑜影響,整體氣勢都有所下滑。相較之下,民進黨的區域立委受「英德配」團結氣氛影響,整體氣勢都有得到拉抬,一來一回之間造就了這次選戰的主要格局。加上2018年國民黨大勝讓吳敦義對地方派系出現錯誤期待,誤判地方派系是是勝選主因。然而真正勝選因素仍是「討厭民進黨」發酵,而不是地方派系加持。因此這次國民黨把資源分配在中央屬意的地方派系上,反而成為這次選戰的負面因素。

國民黨在這次大選中折損非常多的老、中、青三代菁英,國民黨要如何從這樣的慘敗中恢復元氣,恐怕得花上相當的時間。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未來在提名的人選上,國民黨必須反省過去只把資源壓在地方上有勢力的人選,而是要回歸到最原始的元素,思考什麼樣的「人」才能在空戰跟陸戰對他產生加分的效果。

但是2018年民進黨最大的隱憂,也是促成「討厭民進黨」集結的種種因素並沒有消失,只是因為今年出現「討厭韓國瑜」這個更大的民意而暫時被掩蓋過去。以國會席次來說民進黨跟泛綠陣營雖然有守住過半門檻,但對照2016年的席次仍然有所下滑。因此這次民進黨仍然不能因為這次勝選就自滿,未來仍然要積極處理民間不滿的聲音。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郭台銘本來打算爭取國民黨提名參選總統,失利後游移在各政黨間,最終選擇跟親民黨結盟共同拚立委選戰。但以今天開票的結果看來,郭台銘恐怕是這次最失落的人。

讓人眼睛一亮的是初次參選的台灣民眾黨在藍綠夾殺下殺出一條血路,民眾黨的崛起就像是政黨票版的「賴品妤現象」,形象清新的挑戰者依靠爆發力一口氣拿下佳績。時代力量過不分區門檻也象徵過去四年時力的問政是受到肯定的。可以期許未來民眾黨跟時力在政策跟議題上的表現。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