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選總評】民進黨和國民黨接下來的共同問題——誰是立法院裡的「頭」?

【2020大選總評】民進黨和國民黨接下來的共同問題——誰是立法院裡的「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綜觀這次的選舉結果,蔡英文為什麼能得到超高的817萬張票?韓國瑜無法再創「韓流神話」的原因是什麼?民進黨團和國民黨團會如何進行下一步的整頓與布局?而在民進黨過半之下的時代力量與民眾黨,又該如何思考自己的下一步?

從結果談起:817萬 vs. 552萬的數字,是怎麼來的?

《關鍵評論網》選後專訪曾任國會助理,也經過地方執政團隊歷練的歐陽正霆。他表示,這次的選舉結果可以問兩個問題:第一,蔡英文是怎麼突破馬英九的上限;第二個問題,這些選票是從哪裡來的?

這次蔡英文比上次多拿了100多萬票,其中首投族會是一大部分,估計拿下了80多萬票,而剩下的主力來源,就是在高雄拿的100萬票,這個數字等於陳菊任高雄市長時代的高峰,也表示韓國瑜在高雄折損了將近40萬張票,在其它地區,藍綠反而大多維持傳統的盤勢。

這些人為什麼會投票給蔡英文?「落跑市長」這個因素讓韓國瑜掉了很多票。回顧這場選舉,身為高雄市長反而成為韓國瑜最大的包袱,因為只當八個月市長很難有政績,就算真的有招商摩天輪,也不可能在八個月內蓋起來,因為沒有成果,所以沒有政績可以展示,很容易被認為是說空話,加深了韓國瑜「騙子」的印象。

至於為什麼蔡英文拿得到首投族的票呢?其實從去年習近平將一國兩制和九二共識扣連在一起時,發生了很大的失誤,不僅加深了中國與台灣之間的敵意,也破解了國民黨的兩岸神主牌。

反送中運動也從一開始陳同佳的討論慢慢開始發酵,而最後導致民意爆炸的,是港警在香港街頭打人的畫面,讓這個議題變得有血有肉。前後堆疊起來,使原本可以讓國民黨得分的兩岸議題,變成失分。

九二共識、一國兩制、香港反送中的畫面,三者串成一條線時,大家先發現九二共識的空,再加上國民黨對反送中的回應很慢——韓國瑜第一時間說不知道,後來說年輕人被洗腦才信,又說是民進黨曲解,這樣的作為等於直接攻擊年輕人,得罪了這一群選民,讓這100萬首投族拒絕投給韓國瑜。

fvm6a32vsvmldzwsqtw7bkq5stuswj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韓國瑜為什麼開高走低?

為什麼韓國瑜宣布參選時的支持度,就已經是他的得票上限?

首先,韓國瑜的競選團隊其實很零碎,對比馬英九時代有包括市府培養的人、黨組織的青年部、立院的親馬立委、地方縣市政府等奧援,韓國瑜參選後團隊多由四處找來,陸續借將加入如同游擊兵;再對比發言人很早就到位,而且包括現役議員、現役立委、府方人士的民進黨,更顯得捉襟見肘。

第二,韓國瑜的個人風格在這次的選舉也產生負面影響,在2018年時大家覺得有新鮮感,但同樣的風格講久了,大家習慣了,原本的驚喜就開始變成失言,所以時間拖得越久就會掉越多票。柯文哲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此外,選民對國民黨的印象也如前段的敘述持續降低,其實2018年的國民黨大勝就已經是其上限,韓國瑜在那之後,必定會開高走低。

國會數字的意義:61席 vs. 38席 vs. 5席 vs. 3席

第十屆立法委員的大結構其實沒變,民進黨原本擔心的保衛區只掉四席,事實上,民進黨在2018年的立委席次大約等於上限,這次只小輸,就是贏;不分區的部分,民進黨掉了五席,而只多了三席的國民黨,在民進黨過半的情況下,實質影響力其實沒有增加。

細緻一點來看,民進黨首要面對的問題,是「誰是立法院長」。

目前看來是柯建銘與陳明文的對戰,而陳明文的贏面比較大。在民進黨內,黨團總召和立法院長是兩大位子,但兩者對執政黨來說並沒有太大差異,加上這次因為領先多席而沒有跑票誘因,內部派系鬥爭也在選前排位子的時候擺平,柯陳兩人不管誰坐哪個位置,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

同婚法案  民進黨團成立748專案小組討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對國民黨來說,下一個目標是要找出國會裡的「頭」。

對比時代力量有黃國昌做影武者,民眾黨有蔡璧如貫徹黨主席柯文哲的意志,國民黨目前只剩下曾銘宗與江啟臣背負國民黨團路線的責任,但兩人的路線卻很不同,如果重蹈在第九屆(現任)立委期間「每期選總召」的路線混亂,拉扯繼續,國民黨團的戰力可能仍然分散。

此外,立法院有個重要功能是「政治增補」——為政黨引入新血活水。第九屆的國民黨立委曾經想過要做青壯派連線,但這次青壯派這次包括李彥秀、柯志恩落選,許毓仁、林麗蟬未被排進不分區,楊鎮浯是在任縣長,青壯派等於只剩下許淑華、馬文君、江啟臣、林為州、蔣萬安等人,讓黨內政治增補的力量被大大削弱。

國民黨未來要活下去就需要改革,改革則需要新的人,如果沒有人就沒輒,這是國民黨未來發展最大的隱憂。

時力與民眾黨,應該思考自己的下一步

時代力量這次算是選贏了。

其實經過「退潮」的時代力量缺乏知名性人物,這次的勝利幾乎等於由黃國昌一人帶起,某方面而言證明了台灣有將近十分之一的人能夠「超越統獨」而落在「國家治理光譜」之中。

雖然這樣的「力量」目前難以成為國會最大在野黨,但已經創造出一個新的政治空間,時代力量以此繼續存活基本上沒問題,而且只要時力能在台灣創造越來越多個新竹市(編按:指高郁婷能讓鄭宏輝不當選),讓兩大黨知道只要他們想要,能夠把你推舉的候選人拉下來,就會有更多政黨怕他們,而提升自己的影響力。

而台灣民眾黨這次區域立委的戰術就是要搞死民進黨,也成功了好幾個,包含洪慈庸、吳怡農等,都是加上民眾黨票就能夠當選的區域。若看不分區的部分,其實民眾黨贏得五席並不算差,但充其量也只是「大一點的時代力量」,也要思考接下來該怎麼擴張、怎麼才能活。畢竟,年輕人、獨派、台派非常壁壘分明,民眾黨一但選了邊站,未來就很難吸引到時代力量和民進黨的票。

所以民眾黨的下一步就是吃國民黨,和時代力量一樣走「國家治理光譜」的路,成為不敢變成「台灣國民黨」的中國國民黨的挑戰者——兩黨差了一個「國」字,因為民眾黨不講國家認同,只講國家治理,這就是他們在未來該凸顯的差異。

柯文哲出席台灣民眾黨元旦記者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第一島鏈的重要角色將再加深,但習近平缺的「武業」仍是隱憂

2020年選後的台灣,在內政的方面不會有太大的改變,綠能、風電、性平、人權等工作會繼續執行,差異最大的應該在預算層面,民進黨選前在地方灑了很多錢,選後會不會再灑?選前承諾要給的,選後會不會給?這些都會影響2022年的選情。

我猜會不給,因為下一次是縣市長選舉,如果中央不發資源給地方政府,很可能會導致國民黨在縣市選舉垮台,當民進黨重新拿回地方之後,就能再開始發。

外交方面,選舉期間包括日本、澳洲、英國、美國等,都有默默幫助蔡英文,這些國家在未來都是盟友。而且這些角色會越來越重要,因為美國將忙著處理中東問題,中國也有香港和新疆的問題,因此在太平洋這一端,台灣的角色會越來越吃重,這也讓台灣更有機會獲得CPTPP的門票。

而在兩岸關係上,如果中東緊張的局勢不變,習近平接下來可能求穩,因為在這種環境下更多操弄,真的會造成連環的影響。然而,因為中國領導人要維權維穩,「文功武業」是必備的;而香港和澳門收回來20多年後,大家會問習近平要收什麼——這就是他所缺的武業,也是兩岸未來最大的隱憂。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