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中模糊的新住民圖像:我沒想要入籍中華民國,那可以算是新住民嗎?

台灣選舉中模糊的新住民圖像:我沒想要入籍中華民國,那可以算是新住民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政壇出現了已入籍中華民國的外配、陸配,故台灣社會有著新住民也是國民的想像。其實在內政部定義下,僅擁有居留權的外配其實也是新住民,但台灣相比其他國家,對新住民的參政權仍有諸多限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20年的台灣總統選舉,是一場理念先行,政策辯論缺席的選舉,在國際媒體眼中,這是一場典型有關親中或親美的選戰;在國內,這次選舉其實只是一局「芒果乾」製作比賽,只是端看商標上印的是「中華民國台灣」還是「中華民國」而已。

在這樣的背景下,筆者作為生活在台灣的局外人——沒有投票權的外籍居留人士,即使新住民政策被上述選舉主調邊緣化,甚至可以說,選舉中出現的有關新住民議題次數,用單手就可數完,但我們還是能從選舉的隻字片語中,去理解目前台灣社會,對這號稱台灣第五族群的—新住民的認識為何。

舉例來說,由卸任的新住民立委林麗蟬所提的國民黨「新移民」政策中,其中有陸配、外配孕婦應可免等住滿6個月,提早納健保的政策,被綠營解讀為「讓中國孕婦使用台灣健保」,就是在這次選舉中,少數兩方陣營少數互相交火的政策之一。

撇開人權的議題不說,其實綠營的解讀並不是完全錯誤的,因為剛取得居留權的陸配或外配,在定義上仍未取得國民身分,所以才必須和同樣沒有國民身分來台居留的外籍老闆(也就是單位負責人)、外籍的職業工會會員、外籍學生等一樣,要居留滿6個月才能納入健保。這也就是為什麼衛福部長陳時中在評論國民黨版的孕婦納保政策時,會說要照顧新住民必須兼顧「公平性」的原因了。

只是這個議題不見得在新住民群體中顯得特別迫切,過去為解決這個空窗期的問題,無論是新住民發展基金會還是衛服部本身,都曾編列專項預算來補助新住民孕婦的產檢費用,但畢竟這些都只算是有編才有的補助,而非對新住民的制度性保障。

當然,所有來台居留的外籍人士都知道,健保局規定中最弔詭的其實是,如果一位外籍人士,他在台居留的第一天開始,就已成為受雇者的話,例如移工就是如此,那根據健保局的規定,自受僱日起,他們就可以加入健保。所以陸配、外配的孕婦們,只要能在居留日起,運用自己依親居留證允許工作的權利,去找工作變成勞工,而不再是眷屬身分的話,她們就不會有健保的空窗期困擾哩!

_DSC0494
Photo Credit:杜晉軒
出生於馬來西亞的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羅美玲
新住民如何定義

無論如何,從上述的政策爭議中,其實我們可以發現,在台灣社會的理解中,關於社會中哪個族群可被視為是新住民,在概念上其實是相當模糊的;至少社會印象中所理解的新住民圖像,應該和台灣的其他四大族群一樣,擁有國民身分。

就像選舉時期媒體報導的新住民相關議題裡,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各政黨的不分區推薦名單,社會大眾很容易就會發現,原來有好多的新住民不僅已是國民,而且是外配,如民進黨的立委羅美玲或是國民黨的卸任立委林麗蟬,當然也有陸配,如國民黨的牛春茹、史雪燕等等,她們在取得國民身份證後都已跨過了十年的門檻,已取得完全的參政權了。

不過,社會大眾可能不知道的是,台灣的新住民參政制度是非常特別的,因為在大部分的國家裡,只要移民取得了身分證,那作為一個公民,這個人便同時擁有完整的投票權和參政權,很少會對其中之一有限制的;甚至,在南韓的外籍人士只要擁有了永久居留權,那他還可擁有區域選舉的投票權呢!

可能有些人會認為我是不是忽略了其實台灣民眾黨也有提名一名新二代區域立委候選人何景榮?他不該也是新住民的參政例子嗎?嗯,這其實也是一個對社會大眾來說,常常會搞混的概念,若是以目前社會所理解的外配、陸配的概念來說,新住民子女一出生便會因為擁有國民身分的父親或母親的血緣關係,理所當然地取得了國民身份,不是嗎?

然而國民對新住民的概念認知,似乎和內政部使用中的「新住民」用語有所不同的,如在內政部的新住民統計資料中,新住民除了是自1990年代解嚴後,經過跨國通婚取得國籍的人外,還包括了僅擁有居留權,而並沒有國民身分的陸配、外配等等。

根據內政部這種嚴格定義來說,新住民似乎應該全都通過婚姻途徑來台居留或是申請成為國民的。但也因為這樣嚴格的定義,使得當有些外籍白領或投資移民人士,他們若有意願申請移民,那他們無論在居留期間或申請歸化設籍後,都不是內政部目前定義下的新住民!可是這些人難不成不是一般社會大眾認知中的新移民嗎?

當然只要這些外籍白領或投資移民人士,在他們取得國民身分前,就跟國人有了婚姻關係,他們這時才會是內政部嚴格定義下的「新住民」。

令人玩味的是,當這些白領或投資移民者自己入籍成為國民後,若這時他們的配偶是外籍或是來自大陸、港、澳的,這些配偶也一樣能循著依親居留的方式來台居留,反而在這個時候,這些「外配」或「陸配」才會變成了新住民,這種情況下,他們的子女當然也就是新二代了呢!

內政部之所以輕易的就把「新住民」只跟婚姻移民這一類移民連繫在一起,而排除其他來源的移民,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台藝大的李慧馨教授等人便曾對新住民稱呼來源有個整理敘述;在1990年代剛開始時新住民其實稱為「外籍新娘」,後來發現因婚姻關係來台定居的外籍配偶中,有部分是男生,於是「外籍新娘」開始改稱為「外配」或「陸配」,後來又有人認為上述用語可能有歧視的意味,於是便改稱他們為「新移民」。

後來在2008年時,在當時的台北縣政府副縣長李鴻源的推動下,首創「新住民教育白皮書」,這也是在官方文件中首次出現新住民這個稱呼。到李鴻源2012年轉任內政部長時,和教育部共同推動了「全國新住民火炬計畫」;自此中央政府便開始將「外配」、「陸配」稱為新住民。

不過,世新大學的夏曉鵑教授便曾指出,若細看內政部的新住民統計數字中,會發現用新住民來統稱的人口,其實來自許多不同的國籍,擁有不同的語言與文化,信手拈來就有來自大陸、港、澳地區,東南亞各國,如大宗的有越南和印尼,還有來自日、韓及其他地區的配偶等等。

總而言之,在這場選舉裡反映出的新住民「圖像」,是模糊不清的,而且無法反映出其來源的多元性及組成結構的多樣性,就如有人知道我是名外配時問我:「哦!那你是新住民啊?」我在回答時,心底總會猶豫一下,再怯怯地回答說:「是⋯⋯啊!」正是因為我知道,社會在用新住民的稱呼裡,還隱隱期盼你有一天也能成為國民,但這對一個像我這樣沒有計劃申請身分證的新住民來說,這聲「是」的回答,不啻是相當心虛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