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不是輸在九二共識或一國兩制,頭號戰犯是深藍選民的「紅統化」

國民黨不是輸在九二共識或一國兩制,頭號戰犯是深藍選民的「紅統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擺在國民黨眼前的唯一選擇,是重新拾起並打造民主統一的論述,讓大陸與海外華人相信中國人除了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外還有其他的選擇。沒有理由擁有數千年文明歷史的中國人,就注定要永遠的被共產黨統治。

2020年總統大選總算是宣告落幕了,現在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筆者可以放膽聊聊國民黨為什麼會失敗的問題。

來自深藍家族的筆者,絕對不是懷抱幸災樂禍的態度看待這次選舉的,張善政先生是位相當提攜我的長輩,我也為韓國瑜的失敗深感可惜。事實上這次選舉,我還是把自己手中的選票投給了韓國瑜、中國國民黨與蔣萬安,因為我的信仰始終不變,就是支持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那為什麼國民黨這次會失敗呢?真的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問題嗎?

事實上觀察一下馬英九先生在2008年與2012年的兩次選舉表現,可以發現國民黨還是收刮了半數以上的選票。而且在2018年的縣市長選舉,國民黨的競選主軸一樣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但仍贏得了大選。三次選舉的表現,足以證明國民黨並不是輸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論述上。

截圖_2020-01-14_下午1_12_16
Photo Credit: 許劍虹
2020年1月11日晚間,聚集在中央黨部前的國民黨支持者們心情凝重

頭號戰犯是深藍選民

是否習近平在2019年1月2日的演說,讓民進黨撿到了槍,把「九二共識」解讀成「一國兩制」,才造成韓國瑜的慘敗?

筆者認為確實是有一部份的關聯。讓好不容易贏得高雄市長的韓國瑜跑來競選總統,讓他失去選民信任,甚至失去了耕耘高雄這個南台灣橋頭堡的機會,是不是也是一個原因?當然也是,但與習近平的操縱一樣,同樣是一部份的原因而已。

無論是馬英九還是韓國瑜,其實都不是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台灣的「紅色統派」。先不要講他們有沒有推動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影響,從最現實的權力政治角度出發,我們用膝蓋想都知道一個當了國家總統的人,是絕對不會願意自己降格成為特首的。

更何況在這次香港發動的反送中運動中,韓國瑜是明確提出支持香港雙輔選的,所以我們完全不需要去質疑國民黨高層對國家的忠誠。

筆者認為國民黨大敗的關鍵,來自於國民黨或者廣大泛藍支持者對中共政權堅定不移的支持。在一人一票制度的民主社會裡,選民的認同取向多少會對他們的支持的政黨產生影響。

一個政黨在台灣是選擇統一還是獨立,是選擇要親共還是反共,有相當一部份的話語權取決於支持者,而不是政黨領袖。馬英九就是因為在與中共談判統一的議題上有所質疑,慘遭深藍支持者的唾棄。

後來洪秀柱的上台,還有韓國瑜在選完市長後又被拱出來參選總統,都可以見到背後有以中時集團為代表的中華民族主義勢力支持。可見票投國民黨或其他泛藍小黨的藍軍支持者,在相當大層面上對中共藉由中時集團向台灣推廣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論述深信不疑,認為今天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制度是解決兩岸問題,甚至世界問題的治病良方。

與筆者一樣支持國民黨的侯立藩就坦言,支持藍軍的群體內充斥著「中共好棒棒,美國好壞壞」的偏見,是導致國民黨與台灣年輕世代,甚至於西方自由世界越來越疏離的一個重要原因。

平常從事訪談工作,接觸許多深藍長輩的筆者也時常在LINE或者Facebook上,看到一堆所謂中國大陸即將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的農場文,時常感到非常無言。

曾經在兩蔣時代標榜反共抗俄,甚至到馬英九執政時代仍每年要求中共面對六四歷史真相的國民黨,是為什麼會產生如此眾多支持中共的狂熱信徒出來?

筆者認為簡單來講必須要從「失去信仰」這四個字出發。絕大多數深藍人士已經不相信國民黨還有一統中國,甚至於把台灣帶好的機會了。長年受到主流輿論排擠打壓的他們,只希望有人能代表他們教訓一下民進黨。

馬英九執政八年,堅守民主政府以國家為重的立場,沒有遵照深藍族群的期待「撥亂反正」,被他們視為導致國民黨在2016年敗選的「頭號戰犯」。

如今他們不相信軟弱的國民黨還能替自己出氣,只希望能用自己的選票選出一個能全面配合中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全球戰略的人上台執政,一如1938年支持德軍併吞自己國土,期待能共享日耳曼榮耀的奧地利人。

AP_380311012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38年熱烈歡迎納粹併吞奧地利的奧地民民眾

信仰流失的國民黨支持者

平心而論,藍軍支持者會如此的信仰崩盤,也不能說國民黨的政治人毫無責任。就如民進黨的政治人物會瘋狂灌輸支持者,尤其年輕綠營支持者「獨立好棒棒,統一好壞壞」或者「國民黨是賣台集團」的意識形態一樣,國民黨的政治人物理應擔負起教育選民的責任。比方說要告訴藍軍支持者,為什麼在自由民主的架構下推行統一是可行的。

過去在蔣中正與蔣經國時代,國民黨以「反攻大陸」以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等論述為號召,有效鞏固了台灣民眾,甚至海外僑胞對中華民國的向心力。

可是自從李登輝上台,並建立「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論述後,國民黨幾乎沒在經營統獨意識形態的論述。馬英九深怕民進黨的「賣台」大帽,在執政期間只敢以「不統,不獨,不武」來回應選民壓力,絲毫沒有民主統一的論述。

只有在2015年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的時候,馬英九曾積極宣揚中華民國領導對日抗戰的貢獻。可抗戰講的只是歷史,與建立統一論述是完全不相干的兩回事。

等到馬英九2016年下台,並開始提出「民主統一」的可能性時,他對台灣政局還有藍軍內部的影響力已經大幅度下降。更何況許多藍軍人士已經把馬英九當「罪人」看待,一切論述的建構已經太遲。

國民黨沒人宣揚有別於中共的統一論述,只能虛弱地提出「維持現狀」來面對民進黨的挑戰。可「維持現狀」終究只是一種消極的政治姿態,一來無法吸引想改變現狀的年輕選民支持,二來民進黨在經歷了幾次被美國政府大打巴掌的衝撞行為後,開始修正過往的激進路線,向馬英九時代的「維持現狀」靠攏,幾乎輕而易舉就取代了國民黨在美國通盤大戰略中扮演的角色。

失去了「維持現狀」大旗與美國支持的國民黨,無論是在洪秀柱還是吳敦義的領導下,只能更積極的狂打「兩岸穩定牌」,並任由支持中共的深藍選民綁架。

最後的結果,就是「中共好棒棒,美國好壞壞」的偏頗聲音充斥整個泛藍陣營。想要挑戰兩岸現狀的,已經不再是過去想推翻中華民國體制的民進黨,而是急於想讓台灣併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深藍群體。

即便韓國瑜本身不想接受中共,跟曾經勇敢的對「一國兩制」高喊Over my dead body,但是當底下吹捧他的都是期待台灣早日升起五星紅旗的狂熱深藍份子,再加上吳敦義提出的立委不分區名單中,又充滿著被外界認定為保守、老派與右翼的激進統派人士時,大家對他可能遭到支持者綁架的疑慮自然提高。不希望被中共統治的台灣人,這張票自然也就是投不下去的了。

因信仰保守而擁護中共

那麼這些平均年齡60歲到90歲的深藍信徒,是為什麼會如此堅定不移的支持紅色中國呢?是因為他們相信馬列主義嗎?還是他們欣賞毛澤東時代紅衛兵的鬥爭手段?

今日許多外省深藍族群,他們的祖父輩,甚至於他們自己本身都曾經在大陸或者金馬前線與共產黨有過武裝對峙的經驗。還有不少深藍人士,本身界是早年中共清算鬥爭的受害者,所以他們根本上是不會信仰共產主義的。

如筆者訪問過的山東省平原縣的老兵王老伯,他對中共在老家以推動「破除迷信」之名破壞廟宇與祠堂,就留有深刻而負面的印象。另外一位來自江蘇東台縣的老兵陸老伯,則在11歲那年就親眼目睹共產黨鼓舞地痞流氓到小學焚燒課本的畫面,對早期的中共可謂是恨之入骨。後來他在內戰期間參與鎮壓「反對徵兵徵糧」運動,對中共煽動的「學運」更是深惡痛絕。

外省籍的深藍支持者具有保守主義者的特性,本省籍的也差不了多少。許多老一輩的本省籍國民黨員,不是日據時代就進入殖民體系服務的軍公教人士,就是在地方上呼風喚雨的鄉紳,甚至角頭老大。

截圖_2020-01-14_下午1_12_32
Photo Credit: 許劍虹
2020年1月11日當天下午,筆者在中央黨部觀選,可以看出支持者都年紀偏高。政治取向上,他們也是一群把社會穩定與經濟發展看得比自由民主和多元文化更高的人士

所謂的「地方派系」與「本土勢力」並不在乎台灣的統治者是日本還是中國,但是對穩定與秩序的追求卻遠勝過外省族群。

國民黨撤退到台灣後,靠著外省保守派維持中央政府運作,地方則全面交給本土保守派把持,以兩派保守人士所需要的穩定與秩序來維持他們對中華民國政府的擁護。即便不願意效忠政府,至少也不要威脅政府對台灣的統治。

對於外省與本省的保守主義者而言,毛澤東發起文化大革命,鼓勵學生鬥老師,兒女鬥父母都是破壞社會穩定與秩序的暴行,基本上不可能擁護。

但是中共在1979年結束了毛澤東的極左路線,開始在國家認同、民生發展與社會價值路線上全面往右翼論述靠攏。反觀民進黨,則從80年代起便牢牢掌握住捍衛勞工與農漁民權益,還有反對核能發電的「進步價值」話語權,嚴重衝擊到過去國民黨地方派系把持的政治生態。

另外一方面,自李登輝執政以來聲勢就日益的「本土化運動」,則不斷挑戰外省保守派的國族論述。

等到蔡英文2008年入主黨中央後,首任女性黨主席,乃至於後來首任女性總統的歷史地位,更是讓民進黨收刮了一切「進步價值」的論述。蔡英文甚至不惜得罪中南部深綠保守勢力,和高喊「多元成家」的LGBT運動站在一起,更是喚起了年輕族群的共鳴。

「多元成家」的部份口號與主張確實傷風敗俗,但蔡英文勇於挑戰傳統父權,帶來改變的勇氣仍得到年輕選民嘉許。

甚至蔡英文還放下身段,多次到年輕人舉辦,俗稱ACG產業的動畫、漫畫與電玩場合上串門子。

本身是《星際大戰》(Star Wars)迷的筆者,就在去年5月4日的國際星戰日活動上,看到蔡總統舉著光劍參加活動,完全不嫌棄部份星戰迷過去對她長得像絕地大師「尤達」(Yoda)的嘲諷,也讓筆者留下深刻印象。儘管筆者最後沒有投票給她,但還是有相當部份的星戰迷會因此支持她。

可代表保守勢力的藍軍與傳統的「老綠男」們,就絕對不會如此放下身段與年輕人還有社會弱勢接觸。相反的,保守派們可能會因為自己的主張遭到挑戰,轉而去擁護過去他們極力反對的中共,以尋求30年來失去的穩定與秩序。

類似的情況,其實並不是只發生在台灣,在歐美地區也形成了一種常態。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歐洲保守右翼政黨對俄羅斯總統普亭的崇拜。

1930年代的歐洲右翼政黨,就如同老一代的深藍人士一樣是堅決反共抗俄的。甚至他們還曾經志願加入武裝親衛隊(Waffen SS),投入希特勒對蘇聯的戰爭。然而根據歐洲學者的說法,如今這些過去支持希特勒的歐洲右翼人士,還有他們的後人,包括今天丹麥右翼政黨人民黨,都成為了普亭價值的信奉者。

是什麼原因讓往日反共抗俄,主張永遠奴役斯拉夫人的歐洲右派轉而擁護起俄羅斯來?其實就如同前總政戰部部長許歷農老爹所言,「變的是共產黨,不是我們」。

既然蘇聯已經消失,中共也不再走極左路線,反而成為保守價值的擁護者,對於信仰保守主義的歐洲右派與台灣深藍而言,自然就「沒必要反下去了」。鼓勵多元價值與自由主義的美國,成為了他們眼中真正該被打倒的墮落者。

截圖_2020-01-14_下午1_12_45
Photo Credit: 許劍虹
台灣深藍擁護中共並非孤立,歐洲的極右翼也可望在普亭帶領下建立一個統一保守的歐羅巴

不再在乎美國的想法

整體而言,台灣主張兩岸統一並合作對抗美國的中華民族主義者,從兩蔣時代以來一直都是被打壓的對象(也是白色恐怖的主要受害者)。而且打壓他們最大力的其實並不是獨派,而是他們今天所支持的中國國民黨。

甚至直到2016年馬英九下台前,他們在國民黨內都還是被排擠的對象。主張國共合作的聲音,至少主張國共在「政治上」合作的聲音很難進入黨的核心圈。

這也是為什麼,統派必須要依附在新黨、親民黨與中華統一促進黨等藍軍外圍政黨的根本原因。洪秀柱在2015年的出線,並提出「一中同表」的政策,讓被打壓70年的黨內民族主義者找到了一個宣洩的機會。尤其是她拒絕前往美國接受美國面試的表現,更讓民族主義者們終於找到了一個敢於嗆聲美國的國民黨領袖來代表自己。

雖然國民黨最終換掉了洪秀柱,但是2016年藍軍慘敗的表現,卻讓深藍支持者找到機會抨擊傳統國民黨的大老,認為是他們對獨派的不夠強硬才導致國民黨輸掉選舉。

於是就有了2016年到2017年由洪秀柱擔任黨主席,國民黨由民族主義者張亞中把持的特殊階段。最終洪秀柱因為不斷衝撞馬英九訂下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原則,在2017年黨主席選舉中丟掉了位置。

可吳敦義上台後,卻沒有辦法從根本上調整深藍選民往民族主義路線上走到底的心態。相反的,基於民主的一人一票制原則,他還渴望得到深藍人士的支持。所以才會出現到了選前最後一刻,吳敦義在不分區立委名單中納入民族主義派的情況發生。

可見從洪秀柱上台以後,討好民族主義派就成為了國民黨中央一條既定不變的政策,即便是到了吳敦義時代也沒有改變。

何以如此?一來是洪秀柱與吳敦義不像馬英九那般,有留學美國或者與美方政要、學者與媒體人交好的經驗。從韓國瑜在總統大選失敗後,立即取消國際記者會,跑去跟家人吃汕頭火鍋的行為來看,更可以見到今日國民黨領袖們在爭取國際話語權上幾乎全面棄守。吳敦義也好,韓國瑜也罷,他們根本不在乎西方媒體是如何看待他們的。

自抗戰以來,國民黨執政的中華民國政府就不缺乏在美國打輿論戰的成功經驗。尤其是50年代,支持中華民國的聲音在美國甚至還強過支持以色列的聲音。

截圖_2020-01-14_下午1_13_00
Photo Credit: 許劍虹
以馬英九還有張善政為代表的藍營菁英,仍舊重視對美關係,但是現任的國民黨領導階層,顯然是被深藍反美人士綁架,才會把對美關係話語權交給了民進黨

除了馬英九與沈呂巡外,懂美國的人才即便是在今天的國民黨,乃至於韓國瑜競選團隊中都不缺乏。包括張善政、蘇起還有筆者的老師黃介正都是不折不扣的「知美派」。是什麼原因讓國民黨從對美國關係上全面棄守?

即便是經歷了1949年美國發表對華白皮書,還有1979年的中美斷交等不愉快事件,國民黨從來沒有放棄過對美國的經營。為什麼到了現在,卻完全不在乎與美國發展關係?

一來是在於馬英九執政時代認為維持對美關係靠外交部與經文處就可以了,於是從精簡財務的立場出發主動廢除了中國國民黨駐美代表的職務,讓美國聽不到藍軍的聲音。

二來則是藍軍領導階層誤信了支持者對未來世界局勢的判斷,甚至於誤信了中共的網路農場文,認為中共將在近期內取代美國,哪怕不是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也是成為東亞世界的霸主。

受到這樣的思維與宣傳影響,即便國民黨領導層不願意公開選邊支持中共,也不像過去般那麼重視美國的意見了,關於這點同樣可從韓國瑜不願意到美國看出徵兆。

關於這點,就連選舉期間負責與美國溝通的國民黨台中市立委江啟臣也深有感觸。他認為國民黨想要在未來取得執政,就必須維繫過去馬英九堅持八年的「親美、友日、和陸」戰略。對於黨中央與支持者一面倒的忽視對美關係,江啟臣在接受中國評論新聞訪問時就指出:

我在黨內一再疾呼,對美國的溝通管道一定要建立,但看來反映未獲正面看待。

可見在深藍支持者的影響下,洪秀柱、吳敦義與韓國瑜等人在相當程度上相信了「中國世紀」將提前來臨的說法。

雖然這個說法,在川普(Donald Trump)上台以來確實是出現了一些跡象,包括美國在歐洲還有日韓等盟邦眼中的地位不斷衰弱。但是說美國馬上就要交出世界或者東亞的領導權,恐怕就連習近平與普亭都不會相信,顯見國民黨真的是誤判了局勢。

截圖_2020-01-14_下午1_13_23
Photo Credit: 許劍虹
高舉五星紅旗的深藍支持者,完全沒有從國共內戰的歷史中學到教訓,自認中共會把自己當同胞看待

趕搭中國崛起的順風車

年邁的深藍支持者,甚至包括相當部份對蔡英文不爽的深綠支持者,都因同為中華民族的血緣情感,期待「中華盛世」的再度降臨。

如筆者前面提到的反共老人王老伯與陸老伯,都對「中國崛起」持樂觀積極的態度。值得一提的是,王老伯在抗戰時曾因對中共的厭惡,離開山東老家前往河北省參加華北治安軍,並且與日軍一起投入對八路軍的軍事圍剿。在中共的抗戰論述中,老先生是不折不扣的「偽軍」。

另外一位陸老伯,雖然沒有直接參加汪精衛政權的部隊,但抗戰時他服務的陸軍第112師,也在師長霍守義帶領下與效忠汪政權的和平建國軍第三方面軍司令吳化文達成共同反共的諒解。看在中共眼中,他同樣也是「頑軍」。但是在中共看似拋棄馬列主義與毛澤東路線,重新高舉中華民族大旗之後,兩位長者都成為中共現行體制的支持者。

美國內戰中拋棄國民政府,還有後來中美斷交的記憶久久令兩位老前輩無法忘懷。外加他們始終認為美國從兩蔣時代以來就支持台獨運動,打算令海峽兩岸永久分裂,所以對美國都懷有相當強烈的不信任感。

至於過去與日本、美國合作反共的歷史,他們認為那是因為過去的中共為蘇聯侵略中國的馬前卒。既然今天中共已經走上獨立自主的道路,國民黨當然就沒有必要反共下去了。

此種受到民族主義影響,選擇放棄反共或者反極權主義的態度,不是只發生在台灣的深藍前輩身上,歐洲也能找到類似案例。

如冷戰時代反對蘇聯的索忍尼辛(Aleksandr Solzhenitsyn),晚年就是普亭的堅決擁護者。只因為普亭的政策看似讓俄羅斯再度偉大,他就一反過去鼓吹自由民主的立場支持莫斯科當局,不顧普亭本身也是蘇聯訓練出來的獨裁者。

其實藍軍前輩們雖然反蘇聯,但很諷刺的是他們的認同卻與1917年後因為反共而被驅逐出俄羅斯的「白俄」人士出奇相似。1941年希特勒對蘇聯發動侵略戰爭時,就有為數不少的「白俄」人士在保衛俄羅斯祖國的口號下回國為史達林效力。今日普亭讓俄羅斯再度崛起,無論是「白軍」還是「紅軍」的後人都引以為傲,這樣的心態其實不是不能理解。

「白軍」與「紅軍」固然在意識形態上水火不容,但是都期望俄羅斯祖國是統一團結的,所以都反對烏克蘭與其他蘇聯加盟國脫離共產黨的統治獨立出去。哪怕是那些為了反對史達林而與納粹合作的俄羅斯人,也是堅決反對民族分裂。

用這樣的心態去解讀,相信也能瞭解到藍軍支持者對台獨的恐懼。為此筆者也認為民進黨應該以更寬大的心態去包容統派,才能真正促進台灣的族群和諧。


所謂「轉型正義」的推動上,有太多針對性的政策,是否可以調整與修改?是否在介紹戰後台灣發展史的時候,也能肯定國民黨的歷史貢獻?將對收攏藍軍支持者的民心有非常大的幫助。但回過頭來,今日的藍軍支持者盲目信奉民族主義與中共農場文宣傳,並且認為兩岸甚至全球問題交給共產黨就能得到致病良方的行為,也是必須要好好檢討的。

其實在1949年兩岸分裂之際,就有不少國民黨人誤信了中共的民族主義攻勢前往靠攏。可是他們的下場,比起那些誤信史達林的「白俄」人士而言是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算沒有被送到朝鮮半島當砲灰消耗,就算是撐過了鎮壓反革命與反右派運動,也很少人能在文化大革命中全身而退。只可惜真正經歷過那個年代的前輩們已凋零殆盡,讓沒有歷史經驗的深藍人士對中共更是一條心信到底。

本質上來看,筆者身邊最信任中共的,並不是王老伯與陸老伯那個年代的反共老兵,而是在台灣生長,本身沒有真正與共產黨接觸過的戰後世代。而且親共的藍軍當中,其實本省人士還占了50%以上。如陳真與林正杰等人,甚至還是民進黨的創黨元老。

因為沒有國共內戰經驗,誤信自己可以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坐享其成的人,才是今天深藍軍的主流。

前陣子筆者曾經造訪國民黨台中市黨部,就聽到許多操本省口音的長輩們痛罵香港的「反送中運動」,還有人主張解放軍應該以強硬手段回應。可見他們十分害怕類似的運動在台灣上演,威脅到他們所渴望維繫的穩定與秩序。但是看在中共眼中,藍軍本身就是當年紅色革命中被驅趕到台灣的「反動勢力」,是當年「地富反壞右」的後代。

即便是與中共沒有作戰過的本土藍軍,仍然是喝蔣家奶水長大的「反動頑劣份子」,是要掃除的對象。即便今日的中共也擁抱起資本主義,他們手中的好處是沒有理由分享給自己過去打敗的對象。更何況中共與俄羅斯的情況不太一樣,仍然是由共產黨掌權,不太可能會為了民族大義去做出與國民黨分享權力的犧牲。

在中共領導的東亞格局下,國民黨恐怕會是中共在台灣最優先消滅的對象。畢竟民進黨、台灣民眾黨與中共沒有歷史仇恨,他們不像王老伯與陸老伯一樣有血腥鎮壓中共的過去,或許中共依靠他們來維持台灣社會的穩定還更加可靠,一如今日香港特區政府的官員,絕大多數是由過去的港英政府所培養。想要搭「中國崛起」的順風車,恐怕國民黨是拿不到車票的。

截圖_2020-01-14_下午1_13_42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或許真如韓國瑜所言,愛與包容才是國民黨未來生存的關鍵,如果還是要堅持有我無你的保守論述,被淘汰將是注定的命運

重新打造民主統一論述

所以今天的國民黨想要生存下去,當務之急還是要爭取年輕人的認同與支持。對於過去在大陸的歷史論述,還有老兵的立場必須要尊重,可這絕對不代表就要在所有問題的立場上與中國共產黨保持一致。

更何況國共兩黨的抗戰歷史論述並不一致,討厭中共的抗戰老兵也很多,跑去無條件親共對國民黨根本上來講也是種自我否定。

中國國民黨仍該堅持統一的論述,畢竟獨立的本土論述已經完全由民進黨把持,拿香跟著民進黨拜的結果只會加速國民黨的泡沫化。

擺在國民黨眼前的唯一選擇,是重新拾起並打造民主統一的論述,讓大陸與海外華人相信中國人除了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外還有其他的選擇。沒有理由擁有數千年文明歷史的中國人,就注定要永遠的被共產黨統治。

今天國民黨會輸到連與台灣本土沒有什麼淵源的東南亞華僑,甚至於被稱為革命之母的香港同胞都跑去支持民進黨,就是因為國民黨的政治人物與支持者忘記了自己的使命。

有一部分退休軍公教,甚至迷信如果中共統一台灣就會給他們比原本國民黨時代更好的退休待遇,讓人看了實在難以苟同。中共連對待自己的退伍軍人都糟糕透頂,如何期待他們優待台灣的退休軍公教人員呢?

如果持續盲目相信共產黨一定會力挺自己,或許哪一天就連大陸同胞都要唾棄國民黨也不一定。

蔡英文政府的問題很多,缺陷很大,國民黨如果好好的面對腳下的土地與年輕人,重新拾起將民主帶回中國大陸的歷史使命,相信一定還是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台灣絕對不能夠進入民進黨一黨獨大的時代,但如果國民黨還是不知死活,那麼也會有其他勢力取代國民黨,還望黨員同志們共勉之。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