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完全執政首要任務:消滅紅色滲透,緊抓「農、工、兵」三項話語權

民進黨完全執政首要任務:消滅紅色滲透,緊抓「農、工、兵」三項話語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進黨若能在已經成熟的醫療、學術、社運的基礎上,將國家運轉的農工兵實務專家納入,就可以打破國民黨壟斷多年的話語權,達到長期執政、改善台灣體質的目標。而這一切的基礎,將會奠定在是否能夠堅定抵禦紅色滲透的前提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民進黨這次的勝利,歸功起來就幾個因素。

一個是習近平主席大力助攻,他錯估自身實力,以為可以多開戰線,想要全力吃掉香港,再吞下台灣,結果引發台灣幾乎是不分世代的紅色恐懼。

另一個是以陳菊為主的傳統民進黨領袖,檯面下全力修補與保守票的裂痕,憑藉自己的輩份與信用,重新拉回海外獨派支持。為何陳菊等老民進黨人吸引了這麼大的砲火,尤其是柯文哲幾乎發瘋的攻擊,因為這些傳統民進黨人斷銀根與挖牆腳的動作是有實際傷害的。

最後,檯面上蘇貞昌用自己的身分地位,壓制社運宣傳路線,全面實務作風,拉回傳統中小企業票。蘇系等於用盡自己的資源,取回年輕世代對民進黨政務能力的信心,同時反證小黨只會嘶吼的無能。

所以,完全執政的首要任務,必須是消滅紅色滲透。

蔡總統台北競總外 支持者愈晚愈嗨(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第15任總統、副總統及第10屆立委選舉11日晚間開票結果漸明朗,總統蔡英文台北競選總部外支持者情緒也愈晚愈嗨,現場民眾點亮手機燈光,與手中旗幟一同搖擺。中央社記者郭日曉攝 109年1月11日

在法律層面上輾壓也無所謂,800萬票證明大家反共匪侵略,下一任的當務之急,就是《境外勢力代理人法》通過,〈施行細則〉與機關儘速成立,將所有資訊完全透明化,台灣民眾用選票證明自己有眼睛會看,不會放過中共代理人。

執行層面上,還需要對地方的配合,紅色滲透往往透過基層微創與宮廟,繞過政府監督,以及吸收台灣收入不佳的年輕人前往中國創業,還有尋找反社會的失敗者為主。

除了透明化外,還得要斬斷根源,從現在開始要培養從基層起家的政治人物,只有這些人知道在地情勢,曉得哪些小公司行號與宮廟圈的人可能被滲透,知道把資源投入哪裡才會有效果。

我們也得認真想想,社會上一定有失敗者,要如何提供協助,不要讓他們成為中國吸收的目標,此次韓流風起的宣傳主力,相當多都是這類人。

但這長期來說,就得要配合選制修改,依照人口數設立區議會與中級議會選舉,提供年輕政治人物空間。進可攻擊中國滲透單位,監督政府款項發放,退可守住選民利益,知曉地方發展與時運。不然依照現在一個議員或立委,數十萬人的選區,又不增加其人事預算,沒有力氣全面顧及,被滲透的空間會擴大。

如果各位擔心回到地方豬肉桶分贓情勢,那是自找的。年輕人已經覺醒的話,離家裡這麼近的政治事務就該好好關心,從水溝跟電桿開始,不是只關心離你家一百公里外大條的。

其次,台灣經濟的命脈,向來仰賴美日輸出的技術,連最終市場也在這些地方。蔡英文連任,至少保證未來四年台灣的親美路線,這方面我們就不需要擔心。問題是在執行層面上,除了中央部會的政策大方向外,怎樣落實到基層,讓民眾可以快速拿到實質利益,不會像去年一樣,中央熱地方冷?

RTR3CTL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圖為美國售予中華民國空軍之F-16戰機。

這就要回歸民進黨最弱的一部分,被戲稱缺少農(農業)、工(產業)、兵(軍事)人才,從阿扁八年開始就是如此,民進黨的社運色彩太濃厚,導致國民黨緊緊抓住農工兵三項的話語權,民眾也不相信民進黨有此種人才。

這其實非常可惜,因為國民黨以外不是沒有這方面的人才,而是在台灣學歷優位的情結下,農業專家不擅長媒體公關,產業人才往往跟社運關係不良,軍事專家則意識形態偏重,這些正好都在民進黨體系中屬於較弱勢者。此次選舉我們看到幾個突破點,民進黨應該也看到了,如何運作把對的人放在對得事上面,考驗執政黨的能力。

從雲林花生之亂以及蘇治芬當選可以看出,在地農民不是不知道張家人的跋扈,與農會體系的壓榨,只是求生工具都在人家手上,不配合都不行。蘇貞昌院長在花生之亂後,就讓陳吉仲與農委會長官坐鎮當地,直接越過農會體系處理,而且成效頗豐,即便張家讓培養的農業網紅嘶聲力竭,在真正專家的眼裡仍是跳樑小丑。

但陳吉仲之後將由哪些人來接手,中生代的代表人物在哪裡,能夠有精力跑農業行政業務的新人又何在?

農業技術專家多半不擅長公關,民進黨有必要將這類人挖出來,給予適度的包裝,才能重奪農業的話語權,將農民從被把持的地方農會體系中解放。沒有指標性政治人物,把複雜的農業政策轉化成宣傳語言,我們會很難說服非農業體系的人,去支持農業改革的必要性。

產業政策上,民進黨的支持主力向來是中小企業,而非是雙北白領中產習慣看到的大企業,過去幾年偏重大企業的宣傳,嚴重低估傳統支持者的流失。由於中小企業缺乏媒體宣傳,過於仰賴私人管道,導致依靠空戰而起的政治人物,根本不知道實務需求在哪。

執政黨當務之急,是運用政府資源,去成立中小企業的產業公會,用以橫向串聯,並得到產業第一手訊息,給予即時協助。

從過去兩年,偏藍的各種工商協會,全力宣傳對中國開放政策,完全避談傳統產業固守台灣多年,遲遲得不到政府關愛,幾乎要被親中企業吃掉的結果。

而我們卻無法在主流媒體上,看到所謂的台灣工商團體出來挺政府政策,這與基層的哀號完全脫節,表示現今的工商協會早已經沒有代表性,甚至成為中國經濟統戰的先鋒,民進黨需要抓住機會,獲得這些堅守台灣價值,不輸出技術賤賣中國的中小企業支持。

民進黨欠缺軍事專業人才眾所皆知,這次吳怡農沒有獲得立委非常可惜,選後應當去擔任總統府幕僚職位,較能發揮其能力。但為何民進黨會沒有軍事專業人才?這種說法也是錯誤的,實況是無論國民黨還是民進黨,都沒有真正意義的軍事專業立委。

主要是實務運作的軍方高階將校,幾乎都出身黃埔系統,大中國意識強烈,對民進黨的敵意很深,雖說這幾年的校級軍官漸漸無此問題,但鴻溝仍在。如何積極的說服專業軍官,投入民進黨的政策運作,這是第一個要面對的考驗。

其次是,民間的軍事專家,多半沒有相關學經歷,而有此學歷的專家,多半偏向國際關係,而非軍事戰略,慣於用寫論文的模式經營智庫,忽略現場運作的困難,導致長期以來不被軍方理睬,形成所謂的軍方自成體系。

要吸納專業軍官,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讓能夠對話的專家處理,取得軍官團對民進黨的信任,進一步影響軍隊的運作,並達成軍民合作的可能。專業軍官往往有聚焦在特定事務的毛病,軍宅對武器很熟但鮮少了解政軍之間的聯繫,能有宏觀視野的學者通常不知道實務運作的困難,提出做不到的建議,如何整合?

RTX76XOT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這一樣需要多功能的智庫型與民間顧問單位,來培養各方長期的信任感,願意在第三方的協調下整合出最佳化的政策。這並不是簡單的任務,但現在不做以後必定會後悔。

綜合如下,民進黨若能在已經成熟的醫療、學術、社運的基礎上,將國家運轉的農工兵實務專家納入,就可以打破國民黨壟斷多年的話語權,達到長期執政、改善台灣體質的目標。

而這一切的基礎,將會奠定在是否能夠堅定抵禦紅色滲透的前提上,民進黨不能錯估情勢,誤以為一路走來的路線全盤無誤。就以戰略角度來說,戰爭的勝利必定是先顧好自己的戰士,打下堅實的後勤基礎,不能長期發起遠征,佔據遠方高地卻無能守住,徒耗資源在戰場上進退兩難。

還有一點各位要想想,執政黨的任務只有宣傳,還是要提出具體作法?極端一點來說,今天中國因為內外交迫,被逼對台發動戰爭,請問社運小粉綠會怎麼做?

鐵定只會繼續批評國民黨賣國,到處抓有叛國可能的戰犯做政治審查,然後戰前怎樣厚植國力,交戰時的軍事運作,戰後的復原工作,一個具體項目都講不出來。因為社運左膠的強項就是批評,真有應付這種硬實力比拚的能力,就不會只曉得罵反對政黨了。

我們已經證明,中國的紅色滲透無孔不入,此次失敗還會有下次,除非共黨垮台,台灣永無寧日。大藍跟小藍幾乎確定被滲透到難以逆轉的地步,民進黨如何能轉型成為全方面的政黨,端看這一任的基礎。

800萬票,是台灣人民對民進黨的期待,不是對民進黨的全盤認同。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