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進作為側翼:回顧台灣基進十年歷程與未來路線探討

基進作為側翼:回顧台灣基進十年歷程與未來路線探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基進目前最大的困難,在於跟其他泛綠政黨的競合。台灣基進不但要找出跟民進黨「分進合擊」的模式,取代台聯「鐵桿獨派」的位置,還要找到跟時代力量分庭抗禮的支撐點。

文:江昺崙(台大台灣文學所博士生)

陳柏惟的奇幻旅程

2020年1月11日晚上6點30分左右,台灣基進立委候選人陳柏惟宣佈當選。他是台灣基進創黨以來,第一個選上公職的成員。而陳柏惟在台中第二選區(沙鹿、龍井、大肚、烏日、霧峰)擊敗地頭龍「顏家」的歷程,也堪稱2020年大選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之一。

回顧陳柏惟的背景,他是高雄人,高雄大學資管系畢業。青少年時期經常在新崛江商場附近混跡,曾經因為玩跳舞機闖出名號,閱歷了各式各樣的人物,也培養了一身的「草根氣口」。出社會後從事電影後期製作工作,2014年在中國拍電影的時候得知「太陽花事件」,深受感動,開始想為台灣做一些事情。

2018年,陳柏惟參與完《幸福路上》的電影製作,到高雄拜訪基進黨部,與黨主席陳奕齊會談後,決定代表基進黨,投入市議員選舉。

當時正好刮起「韓流」風潮,而陳柏惟在個人粉絲頁上以一支〈搭一次愛情摩天輪,要花多少錢?〉影片,認真分析韓國瑜的愛情摩天輪政策,結果爆紅,瞬間全台灣開始關注這個高雄的無名小黨,以及用台語演講口若懸河的陳柏惟。

但因為基進黨當時在高雄對抗韓國瑜是逆風,所以2018年議員選舉全軍覆沒。陳柏惟雖然也拿到12,267票,成了落選頭,卻也意外成為了名聞全台的「抗韓大將」。

2019年8月,基進黨與民進黨合作,在最艱困的台中第二選區共同支持陳柏惟,一開始在地方上無人認識陳柏惟,民調落後將近30%,競選團隊還到處張貼「峰鹿大烏龍.協尋陳柏惟」的文宣企圖打開知名度。

但隨著陳柏惟特殊的草根魅力發酵,加上那種「蝦米戰鯨魚」的故事帶動選情,最後陳柏惟終於跨過消波塊,衝破了國民黨的「山海關」,擊敗顏清標的長子顏寬恆。

提名陳柏惟的基進黨,同時也獲得了3.2%的政黨票,雖然未能將成令方與黨主席陳奕齊送進國會,但基進黨獲得447,286張選票,四年能收到8,945萬左右的政黨補助款。基進黨未來的發展值得期待。

3Q陳柏惟
Photo credit: 陳柏惟競選辦公室提供

超克藍綠:留歐青年的集結

不少台灣人大概還不太知道,為什麼基進黨要叫做「基進」?基進跟「激進」有些不同,是外來語彙「Radical」的學術翻譯。Radical在西方本有「根本」或「極端」的意思,近代多用來指涉路線比較「衝」的改革運動,例如基進女性主義等等。台灣學界習慣翻譯成「基進」。

簡單說,基進就是「我們不是溫和、保守或中間份子」的意思。

一開始,基進黨的前身組織是「基進側翼」,組成的成員大多是留學歐洲的年輕知識份子。其中的領導者是「新一」,也就是現任黨主席陳奕齊的綽號。

陳奕齊,嘉義人,在高雄長大。早年是勞工運動出身,他曾經擔任過《亞洲勞動快訊》的編輯及駐香港研究員,曾經到中國內陸農村做田野調查。這份刊物或許聽過的人不多,但是刊物的指導顧問是蔡建仁及夏曉鵑,特別是蔡建仁,綽號「小蔡」,是工運界的傳奇人物,早年旅外的左翼青年,許多人都是受到蔡建仁的影響。

2004年,陳奕齊到荷蘭萊登大學攻讀博士,到了歐洲之後,與許多台灣留學生組成「台灣博士生學會」。當時正逢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這群留歐的學生們有感於台灣的困境,在歐洲串連發聲,並參與書寫「超克藍綠部落格」,並於2009年出版《超克GGY:「郭冠英」現象之評析》,批判郭冠英的歧視言論,同年也串連留學生到日內瓦,向衛生署長葉金川抗議台灣用「中華台北」名義參加WHA。

這群留歐學生裡面,比較活躍的有沈清楷(留學比利時)、佛國喬(本名魏聰洲,留法)、格瓦推(不知道本名,留法)、黃建龍(西班牙)等人,後來北基進成員陳子瑜(留法)、妖西(本名劉敬文,留英)也都是留學歐洲的知識份子。

最早「超克藍綠」成員,可以說是「極獨派」,或許這群旅歐學生,在海外看見台灣的消息,在思鄉的情緒下,會有一種無助及氣憤的感覺,所以在立場上會比島內的台灣人更加強硬。另外留學生們在歐洲觀察到諸多社會浪潮,例如愛爾蘭民族運動、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等等,感受也會比在台灣內部還強烈。

陳奕齊最早在「超克藍綠」上面發表〈吹響激進的號角——成為統治集團眼中的「暴民」吧!〉,當時陳奕齊批判民進黨的中間保守路線,高聲呼籲:

「在台灣政治光譜上往『台灣人民』方向挺進並拉開台灣政治光譜的分佈,撐出一個激進有力的側翼,揮舞著「台灣人民」(台灣 +草根人民)的大旗,在政治立場上站穩激進的立場,在街頭抗爭上表現出激越化與組織性的決絕,並據此反抗國家機器的鎮壓性暴力,此時台灣人民的未來跟前途,才可以獲得確保!」

這算是陳奕齊「基進路線」誕生的第一篇文章。但或許是因為留歐知識份子的關係,早期超克藍綠同仁的文章,都有一種很重的學術氣息,經常伴隨許多專有名詞,文句也經常被外文文法影響,有過度迴繞與冗長的問題。所以事實上,超克藍綠的讀者並不多,在台灣內部傳播的效果非常有限。

而在超克藍綠上的「解殖」論述,他們雖自命為「勇武派」,但一些言論例如「中國白蟻」等,初期經常被視為極右派。但也有可能是他們理論太艱澀、走偏鋒,所以容易造成台灣島內的誤解。實際上,他們的思想比較偏向「公民民族主義」,與吳叡人相似。

中部民團號召護台(2)
陳奕齊|Photo Credit: 中央社

基進側翼到基進黨

2012年,陳奕齊在台獨聯盟的幫助下,與妖西等人成立了「基進側翼青年政團」,提出「政治民主化」、「主權自主化」及「社會自由化」三項主張。當時妖西負責「北基進」,而陳奕齊等人就負責總部位於高雄的「南基進」。

當時陳奕齊已經返台,擔任「台灣南社」的秘書長。南社是台灣社家族之一,屬於獨派社團。台灣社家族一向被認為是「台獨長輩」的社團,很少有青年世代的成員,所以陳奕齊願意擔任南社秘書長,代表他返台之後,很努力擺脫學院風格、經營與基層獨派的關係。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