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等人恭賀台灣總統大選,會為美中台關係帶來什麼轉變?

蓬佩奧等人恭賀台灣總統大選,會為美中台關係帶來什麼轉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台或可在「區域性合作」上扮演積極且務實角色,但要將關係上升至「全球議題合作」,以台灣的綜合國力及政治影響力可能還難以發揮,而對於中共當局來說,短期內兩岸當局要恢復對話協商,也會更顯困難。

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蔡賴配」獲1996年民選總統以來史上最高票,以817萬票當選連任成功,其得票率過半達57.13%。蔡英文及民進黨在選舉中取得大勝,美國政府隨即表示祝賀,強調台灣與美國的「夥伴關係」及「民主同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發表正式聲明向蔡英文道賀,稱呼為「蔡總統(President Tsai)」,並讚許台灣再次展現蓬勃的民主,尤其「美國希望台灣持續為其他追求民主繁榮並致力於提供人民一條更好的道路的國家,樹立傑出的榜樣」。同時美國感謝蔡英文總統帶領台灣與美國建立「緊密穩固的夥伴關係」,並肯定其致力於維持兩岸的穩定。

1月12日台灣大選結束後首日,蔡英文在總統府會見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酈英傑(Brent Christensen)。之後,與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會長大橋光夫會面。美國與日本是台灣對外關係最重要大國,蔡英文盡速與其駐台最高層官員會晤,顯示「聯美日抗中」戰略框架於焉形成。民進黨的國際戰略是「聯美日抗中」,這次選戰的競選策略也是在泛綠政黨及選民間建立「保台抗中」政治聯盟,蔡英文高票連任顯示其採取「反中」策略標籤化「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及大打「主權牌」、國安牌、訴求危機意識及亡國感策略奏效。蔡連任後立即會見美日在台的代表,顯示進一步強化美台、日台關係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大選之後,美國說了什麼?

首先,美國支持蔡英文採取中間穩健溫和兩岸路線。

美國務卿高度讚賞此次選舉所展現台灣民主化發展,並期勉為其他國家國家建立典範學習。在台協會處長酈英傑直指「美國和台灣不只是合作夥伴,更是同一個民主社群的一分子,由共同價值觀緊密聯繫」。美台間民主同盟關係及台灣成為美國印太戰略中忠誠夥伴關係,這使得台灣在美中戰略競爭關係格局中採取「親中」路線,成為實踐美國國家利益而「軟圍堵」大陸的防護員角色。

美國國務卿表達肯定蔡英文致力於維持兩岸穩定的努力。總體而論,美國肯定蔡英文執政以來提出「維持現狀」主張,以「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兩岸事務;提出「新四不原則」(承諾不變、善意不變、不會對抗、不會屈服);建立「兩岸新互動模式」。同時,不反對民進黨政府提出「國安五法」、訂立「反滲透法」,規範兩岸關係發展與正常交流;而對民進黨政府表態不接受「九二共識」、「一國兩制」也採取默認立場。

其次,美國支持兩岸展開有效對話降低雙方敵意。

蔡英文成功連任總統,在國際記者會上再次呼籲中共當局 ,希望兩岸在「和平、對等、民主、對話」基礎上重啟良性互動,維護兩岸和平穩定現狀、建構健康兩岸關係。總統大選結束後,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莫健(James Moriarty)立即表示,美方將持續呼籲兩岸和平與穩定,也希望中共當局能聽進去,兩岸能展開有成效的對話。然而,由於蔡英文總統在美中台關係中採行「親美遠中」路線,隨著美中關係惡化、美台關係升溫與兩岸關係趨於嚴峻,兩岸要恢復對話有其困難性。

蔡總統與隨團媒體記者茶敘 莫健陪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對美國將更重要,但對中恢復談話協商的可能性更加降低

事實上,針對2019年年底大選前立法院通過「反滲透法」,中共當局抨擊「民進黨當局為了謀取政治和選舉私利,大搞『綠色恐怖』,破壞兩岸交流交往,製造兩岸敵意對抗,傷害兩岸人民情感,嚴重損害台灣民眾福祉利益」。對此,美國國務院也重申兩岸和平與穩定符合美方長久利益,也鼓勵兩岸進行建設性對話,尋求台海兩岸人民可以接受的和平方式解決分歧。

以上顯見,美國在兩岸關係發展中正在扮演衡平角色,若美方有意真正扮演兩岸對話「促進者」角色,或可降低兩岸敵意升高,但此決定於美中戰略關係而定;若美國一再視大陸為「戰略競爭對手」,更是「修正主義強權」,兩岸要恢復對話有其困難。且目前兩岸當局不具「九二共識」共同政治基礎,兩岸對話也非台灣單方所能啟動,短期內要恢復對話協商可能性甚小。

復次,深化美台關係加強多層次合作議題。蔡英文總統提出將持續深化美台合作關係,在安全方面,透過合作持續加強自我防衞能力;經濟方面,期盼強化台美產業鏈整合,持續深化經貿往來。強調台美之間已從雙邊的夥伴關係,升級為「全球合作夥伴」,未來會在既有基礎上不斷加強台美在全球議題合作。台灣是「國際社會不可或缺的夥伴,也是區域民主發展的關鍵的行動者」,美台可以進行更多合作深化雙方關係,也意指美方認為台灣是美國重要合作夥伴,也是自由開放印太地區重要成員。

儘管以台灣的綜合國力及政治影響力,或可在「區域性合作」上扮演積極且務實角色,但要將美台關係上升至「全球議題合作」,以目前中華民國的國際政治影響力難以發揮。然而,這恰恰顯示蔡英文提出從「區域性」到「全球性」議題合作,冀望美國支持台灣協助參與國際社會,並與美國在國際事務議題保持相向而行,此為「親美」外交路線。

解讀26條措施 國台辦專題記者會登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和美國站同一陣線,會有什麼「代價」嗎?

「聯美抗中」戰略有其代價與成本,恐須滿足美國所欲政策及利益需求,從而影響國內政策自主性。台灣冀望美國在軍事安全、經濟及國際空間協助,除成為印太戰略民主同盟成員外,也勢必在美國所欲政策領域能產生協議共識。例如莫健即提出希望蔡英文第二任內在美豬、美牛進口問題解決,取得進展,此為美方認為需要解決的問題。美方將繼續與蔡政府合作,希望看到貿易方面取得進展,也將致力於安全、區域問題,並探討如何在這些領域加強合作。也有高達161位國會議員撰寫聯名信,希望台美強化經貿夥伴關係,早日啟動雙邊貿易協定的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