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妻子》小說選摘:《小婦人》後的婚姻故事

《好妻子》小說選摘:《小婦人》後的婚姻故事
Photo Credit: 悅知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小婦人》之後的馬區家四姐妹,以家為起點,各自奔赴不同方向,卻發現生活的種種試煉已然迎面展開,於是在愛與悲的教育之下,懂得人生偶有失去,更多的是獲得。就算現在的人生和多年前的夢想相差甚遠,只要懷抱勇氣、善意與信念,便能擁有此刻這般幸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露易莎・梅・奧爾科特(Louisa May Alcott,1832-1888)

為了能夠有嶄新的開始,並且毫無懸念地去參加梅格的婚禮,我們先來講講馬區家的閒話吧。醜話先說,可能會有長輩嫌這個故事有太多「談情說愛」的內容,我想一定會有的(我不擔心年輕人會對這種情節有意見),那麼,我只能借用馬區太太說過的話來解釋:「我家有四個青春活潑的女兒,隔壁家又有個帥氣的年輕人,會這樣也很正常吧?」

三年的光陰,為這個平靜的家庭帶來不少改變。戰爭結束了,馬區先生平安返家,他忙於讀書,並且照顧小小的教區,他的天性很適合擔任牧師,也蒙受上帝的恩典。他文靜好學,擁有比學識更出色的睿智,慈善的心靈讓他將所有人類都視為「弟兄」,虔誠信念綻放成為他的人格,令人敬愛有加。

儘管貧窮與太過正直的性格讓他無法得到世俗的成功,但崇高的人格卻吸引了許多景仰他的人,有如甜美香草吸引蜜蜂一般自然,他也同樣自然地分享智慧之蜜,經過五十年人生歷練的淬鍊,不留一絲苦澀。熱血的青年們都發現,這位白髮學者的內心像他們一樣熱血青春;多慮煩惱的婦人本能地向他訴說猜疑或憂傷,知道一定能得到最溫和的憐憫、最睿智的建議;罪人向這位心靈純淨的長者招認罪孽,遭到訓斥的同時也得到救贖;天資聰穎的人在他身上找到同類;野心勃勃的人在他身上看到更崇高的理念;就連貪婪俗物也承認他的信仰美好真誠,雖然「賺不了錢」。

在外人的眼裡,五個精力充沛的女性似乎是家中主宰,許多方面也確實如此。然而,那位埋首書堆的安靜男人依然是一家之主,是這個家庭的良心、船錨與安慰;因為那些忙碌焦慮的女性總是會在遇到麻煩時去找他,在他身上找到為人夫、為人父的真正意義,不辜負這兩個神聖的字詞。

四個女兒將心交給母親保管,靈魂則交給父親。身為父母的他們,則為了女兒而勤勉生活、勞動,對女兒的愛隨著她們的成長而成長,以最甜美的方式溫柔地將全家人繫在一起,這樣的牽絆歌頌生命、超越死亡。

馬區太太一樣俐落開朗,只是比之前見面時多了不少白髮,她全心投入安排梅格的婚禮,以致於無暇前往醫院與收容之家。那些地方依然擠滿受傷的「孩子」與士兵遺孀,他們都非常想念有如慈母的牧師夫人。

約翰・布魯克英勇服役一年,受傷之後被送回家,他想重返戰場,但未獲得准許。儘管他沒有得到勳章或階級,但他絕對應該獲得褒獎,因為他為了國家不惜賭上所擁有的一切;人生與愛情在盛放的時刻格外珍貴。他不得不接受被迫退役的事實,專心療養,準備開創事業,打算賺錢買房迎娶梅格。他擁有良好的判斷力與堅定的獨立心,這是他的特質,他婉拒了羅倫斯先生慷慨提供的創業資金,選擇做初級簿記人員,他寧願先老老實實賺薪水,而不是借錢賭一把。

這段時間梅格等待成婚,也努力工作,她的個性變得更溫婉,更明智掌握家務的藝術,容貌也比以前更加出色;因為愛情是最有效的美容靈藥。她有著少女的理想與希望,因為不得不以儉樸的方式展開人生新頁而感到失望。奈德‧莫法特不久前迎娶了莎麗‧加迪納,梅格忍不住拿他們和自己做比較,他們擁有豪宅、馬車、許多禮物、華麗衣裳,她暗暗希望自己也能擁有。然而,一想到約翰付出多少愛與辛勞才換得這棟等她入住的小房子,所有羨慕與不滿都瞬間煙消雲散;當他們在暮色時分坐在一起思量各種小計畫,未來感覺變得更美好光明,她忘卻莎麗的奢華享受,感覺自己是基督世界最富有、最幸福的女孩。

喬後來再也沒去伺候馬區姑婆,因為老太太非常欣賞艾美,所以提出讓她向最好的老師學習繪畫作為收買;有這樣的條件,就算再難取悅的主人,艾美也願意服侍。於是她白天工作,下午娛樂,逐漸成長茁壯。喬全心投入文學,貝絲染上腥紅熱之後,雖然早已痊癒,但身體依舊虛弱。即便不是真正的病人,卻再也沒有恢復從前紅潤健康的模樣;不過她總是滿懷希望,快樂又文靜,許許多多安靜的工作讓她忙不停。她是所有人的朋友,更是家中的天使,早在那些最愛她的人學會欣賞之前,她一直便是如此。

《展翅鷹》繼續以一欄一元的價格買喬的文章,儘管她自己稱之為「垃圾」,但只要有這筆收入,喬就覺得自己是會賺錢的人,辛勤編織她的小小浪漫故事。不過,她忙碌的頭腦與充滿壯志的心靈正在醞釀許多偉大的計畫,閣樓裡的錫烤爐逐漸堆起塗改過的草稿,這些作品有一天會讓馬區這個姓氏登上名人堂。

羅利為了讓爺爺開心而乖乖去上大學,也為了讓自己開心,選擇以最輕鬆的方式混過去。他廣受歡迎,因為他擁有財富、禮儀、才華,他也有一顆最善良的心,經常為了替別人解決麻煩而使自己惹上麻煩。他非常可能學壞,就像許許多多原本前途光明的少年那樣,幸虧他有抵禦邪惡的護身符:一位慈愛的老人滿心期待他有所成就,一位宛如母親的好友將他當作親生兒子關愛,而最後也最重要的,則是他知道有四個純真的女孩崇拜他,全心全意相信他。

不過他只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當然也會嬉戲風流,追求時髦,性情不定、傷春悲秋、熱愛體育,畢竟這就是大學生的風格;戲弄人也被戲弄,滿嘴俚語,不止一次差點被退學。儘管精力過剩加上喜好玩樂導致他太愛惡作劇,但他總是能拯救自己,他坦白招認、老實受罰,再使出他操作完美的強大說服力,讓別人難以拒絕。事實上,他非常自豪每次都能千鈞一髮脫困,經常生動地描述他如何戰勝狂怒的教師、憤慨的教授、潰敗的敵人,讓馬區家的女孩們驚訝激動。在這些女孩眼中,「我班上的男生」是大英雄,「這群好傢伙」的事蹟她們聽再多也不厭倦,當羅利帶同學回家的時候,她們經常獲准享受這些偉大人物的和煦笑容。

艾美特別喜歡這樣的高度禮遇,變得有如他們之中的名媛:因為這位千金大小姐早早就感覺到上天賜予她的魅力,並學會如何應用。梅格的心全繫在她個人專屬的約翰身上,對其他青年才俊毫無興趣;貝絲則太害羞,頂多只能偷看,心中納悶艾美怎麼能那樣使喚他們;但喬卻是如魚得水,總是忍不住模仿那些男士的言行舉止,對她而言這樣比較自然,年輕淑女的禮儀不適合她。所有男生都立刻喜歡上喬,但沒有人愛上她,不過很少有人能逃過艾美的魅力,紛紛在她的神壇前感性嘆息。說到感性,自然會讓我們想到「斑鳩窩」。

那是布魯克先生準備好的房子,即將成為梅格婚後的第一個家。這個名字是羅利取的,他說極為適合這對溫和的愛侶,他們「就像一對斑鳩,整天恩恩愛愛、甜甜蜜蜜。」這棟房子非常小,後面有個小花園,前面有片像手帕一樣小的草坪。梅格打算在這裡弄個噴水池、樹叢,及大量美麗鮮花。不過,他們現在沒錢造噴水池,只好先放個老舊的甕,形狀有如倒茶水渣漬的碗,而且還相當破爛;樹叢也只是幾棵幼小的落葉松,似乎無法決定要長大還是枯死,大量美麗鮮花現在也還只是一堆木棒,用來標示播種的位置。

然而,屋內整體而言非常舒適,在幸福的新娘眼中,從閣樓到地窖都沒有半點缺陷。事實上,走廊非常窄,幸好他們沒有鋼琴,因為絕對沒辦法完整地一整架搬進去。餐廳非常小,坐六個人就會太擠,廚房樓梯似乎故意設計成要讓僕人和瓷器滑落滾進炭箱裡。不過,只要適應了這些小缺陷,就會發現沒有比這裡更完備的住家,因為家具裝潢都運用了心思與品味,成果非常令人滿意。雖然沒有大理石桌、長鏡子,小客廳也沒有蕾絲窗簾,但是有實用的家具、許多書本、幾幅精美繪畫,凸窗前放著一瓶花,而且到處可以看到巧手精心製造的禮物,因為蘊藏愛的訊息而更加賞心悅目。

雖然放在布魯克親手建造的底座上,但羅利送的白色大理石賽琪 雕像並未因此失色;任何裝潢大師也無法把樸素的棉紗窗簾掛得更美,因為那是出自艾美的藝術家之手;喬和媽媽合力整理好梅格的幾個箱子、桶子、包袱,世上任何儲藏室都不會有這麼多的善意祝福、喜慶賀詞、幸福盼望;我敢用性命打賭,要不是有漢娜將每個鍋碗瓢盆都重新整理過至少十多次,新家的廚房絕不會如此舒適整齊,連柴火都已經堆好,為了讓「布魯克苔苔一進門就可以生火」。

我也相信,絕不會有其他年輕新娘一展開新生活就有用不完的抹布、鍋墊與雜物袋,因為貝絲縫製了非常多,足夠他們用到銀婚,她還發明了三種不同的洗碗布,專門用來清潔新娘的瓷器。

那些雇用別人做這些事的人,永遠不會知道他們錯過了什麼;因為只要出自於充滿愛的雙手,就連最樸實的家務也會變得美麗,。梅格一次次證實這句話,因為在她的小窩裡,從廚房的桿麵棍到客廳的銀花瓶,全都述說著家人的愛與溫柔巧思。

她們一起做計畫時多麼歡樂、一起買東西時多麼慎重,她們犯了多少好笑的錯誤,羅利荒謬的小禮物引起多少開懷的爆笑!這位年輕紳士天生愛胡鬧,儘管已經快要大學畢業了,依然像個孩子。最近,他突發奇想,每週回家探望的時候,帶回一樣新奇、好用、又別出心裁的小東西送給年輕主婦。這星期是一包萬用曬衣夾,下星期就是肉荳蔻用的神奇磨板,第一次試用卻解體了,而刀具清潔器弄壞了所有刀,而地毯清潔器清光了絨毛並留下灰塵,省力肥皂會洗掉一層皮,強力黏著劑什麼都黏不住,上當的顧客只有手指會被牢牢黏住。各種奇怪的玩意都有,只能放一分錢硬幣的撲滿,還有神奇鍋爐,噴出的蒸氣可以清洗任何東西,只是很可能會在過程中爆炸。

梅格求他不要再送了,但他完全不聽。約翰嘲笑他,喬稱呼他「圖多先生 」。他發瘋似的想要支持北美創意產業,並且一心要讓好友的家不虞匱乏。於是每星期他都帶回一樣新的怪東西。 終於一切都安排好了,艾美甚至為不同裝潢色調的房間準備了不同顏色的肥皂,貝絲為這個家的第一餐布置好餐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好妻子》,悅知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露易莎・梅・奧爾科特

出生於美國費城的書香世家,家中次女,父親為美國知名作家阿莫士.布朗森.奧爾科特,從小受到良好而開放的家庭教育。當她還小時,便勇於為自己發聲、標新立異,在那張父親為她親手打造的書桌上,開啟了她的創作旅程。堅韌而勇敢的露易莎不僅追求兩性平等,並試圖以寫作來扭轉當時保守的社會。

她口中這個「女孩們的故事」於1868年出版,為她創造文學生涯的巔峰,其中聰明的文藝少女喬也成了她的化身。出版至今,《小婦人》成為全球讀者共同的閱讀記憶,被翻譯超過五十多國語言,多次改編為電影、電視劇、音樂劇等,啟發世上無數的女孩。我們是梅格、喬、貝絲、艾美,在不同的人生階段重新閱讀,都能讓我們憶起最初的真實自己。

本書特色
  • 出版150年來最值得收藏的繁體中文譯本
  • 台灣知名譯者康學慧 ╳ 插畫家紅林 ╳ 裝幀設計師許晉維攜手詮釋。
  • 電影《她們》原作《小婦人》全新譯本【完整版】
7321311_R
Photo Credit: 悅知文化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