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史》:紐西蘭如何成為全球第一個賦予女性投票權的國家?

《紐西蘭史》:紐西蘭如何成為全球第一個賦予女性投票權的國家?
Photo Credit: According to the National Library of New Zealand@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國婦女同時都享有投票權還是數紐西蘭先領風騷,獨步全球。當年合乎資格的婦女有78%參加註冊,其中83%真正行使她們的投票權,比起全國平均投票率75%還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龍華

平權先進——女權與婦運

談起女權(women's right)與婦運(women's movement)大多以為倡導自由、平等與民權的美國得風氣之先。美國是世界超強,地大人多,任何舉動都會聲名遠播。反觀紐西蘭小國寡民,加上地處南陲,即使有驚天地、泣鬼神的壯舉,也會沒沒無聞。本節試圖從歷史上的事實還原紐西蘭的女權與婦運先進地位的本來面目。

早年聯合王國(The United Kingdom)的自由移民,富有的多半去美、加,經濟能力次一等的會去澳洲,最窮的才去紐西蘭,尤其是那些「搖民階層」(Yeoman,可譯作「自耕農」或「小牧民」),儲蓄足夠的小本錢,攜帶妻小,遠涉重洋,希望能在「天堂」購地務農,置產立業。因此,紐西蘭的婦女與丈夫合力打拼,早已養成支撐半邊天的能力。在丈夫出差(運售農牧產品和採購日用品)或出征(南非的波爾戰爭和兩次世界大戰)時,必須獨力持家;萬一不幸發生意外或戰死沙場,頓時遺孀變成一家之主和經濟支柱時,更須意志堅強,把家中小孩養育成人,所以紐西蘭出現不少敢作敢為的女強人。

在紐西蘭英裔移民族群中以蘇格蘭人較多。不同於英格蘭人的地方是蘇格蘭人比較有平等的傳統,無論對性別與階級皆如是。英格蘭採長子繼承制,遺產只給長子一人。蘇格蘭人會把家產分給眾子女,長幼男女皆有份,也鼓勵女兒受教育。既有知識也有資產,所以蘇格蘭女子比較獨立自強。在紐西蘭昔日二十一位女權運動領袖(feminist leaders)中幾乎半數是蘇格蘭人。紐西蘭女子受教育的比例相當高。1891年共118,000位公立小學生中,48.7%是女生。但在私立小學中女生比男生多1,700人。於1886年約有40%女生唸中學,1900年上升至45%。令人驚訝的是,1893年全國大學生中女生人數超過一半。紐西蘭早期女權運動高漲很可能跟高學歷有關。

國際女權運動發軔於十八世紀法國的啟蒙運動,美國曾於1848年開過一次婦女大會(Seneca Falls Convention of Women),1869年繆爾(John Stout Mill)出版《婦女的征服》(The Subjection of Women),主張提升婦女的權力與自由,重估與加強妻子與母親的傳統角色。這些女性主義的風潮雖是國際性的,卻很早就吹到紐西蘭境內,並根植在這塊土地中。同年,梅娜女士(Mary Ann Muller)在奧克蘭印刷一本有關女權運動的小冊子,廣為派發。此後婦女團體先後相繼成立,1870年代僅有五個,1880年代增至十六個,1890年代上升至四十四個。

紐西蘭的男子飲酒風氣甚盛,醉後毆打家人,以致妻兒受害;買酒耗費,家計告罄,也難為巧婦無米可炊。因此1885年「婦女基督禁酒聯盟」(Women's Christian Temperance Union)成立,鼓吹禁酒,禁止售給青少年。其中一位基督城的女權婦運領袖雪珀女士(Kate Sheppard)認為如果婦女有投票權,名正言順,聲勢浩大,將禁酒提升到政治層面,可能更為有效。於是由1890至1893年在報紙上撰文鼓動,也得到老政客如何爾爵士(Sir John Hall)、葛芮爵士(Sir George Grey)和史託特爵士(Sir Robert Stout)的同情。1892年各地先後成立「婦女投票權同盟」(Women's Franchise League)。

雪珀進行了五次請願活動,最後一次在1893年獲得31,872 位婦女(接近當時全紐女性人口的十分之一)簽名支持,結果1893年9 月19 日國會通過了婦女投票權(Women's suffrage)的法案, 使紐西蘭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成年婦女有投票權的國家,比英國和美國(1920年)早了二十幾年。雖然婦女投票權在局部地區也曾施行過,例如在1838年南太平洋一個英屬小島碧坎(Pitcairn Island),1869年在美國的懷俄明州(Wyoming)和1870年美國的猶他州(Utah), 但全國婦女同時都享有投票權還是數紐西蘭先領風騷,獨步全球。當年合乎資格的婦女有78%參加註冊,其中83%真正行使她們的投票權,比起全國平均投票率75%還高。

此外,1884年的《婚姻財產法案》(Matrimonial Property Act)和1898年的《離婚法案》(Divorce Act)對婦女的婚姻和財產都有保障。在地方政治方面,葉慈女士(Elizabeth Yates)於1893年成為大英帝國及其屬地中第一位紐西蘭女市長(Onehunga市)。在中央政治方面,1919年准許婦女參選國會議員, 可惜票源不足,屢選屢敗,直到1933年麥孔絲(Elizabeth McCombs)女士才成功獲選為第一位女性國會議員。

在婦運鼓動下產生女權(right);獲得部分女權之後,又推動更多的婦女權益(benefit)。雪珀在成功爭取婦女投票權的三年後,於1896年又獲得政府准許成立「全國婦女議會」(National Council of Women)。有了正式的政治舞臺後,婦運領袖發表言論更為激烈,要求也越來越高。譬如要在法律上規定丈夫一部分的薪水要發放到妻子的戶口,由妻子自行理財。這些提案雖然言之成理,但很難在男性議員占絕大多數的國會裡通過。可幸的是在1926年通過的《家庭津貼法案》(Family Allowance Act),津貼按規定由家庭主婦直接領取,這也算是母親理財權的實踐。從此家裡要添購些什麼,小孩要買文具或零食,媽媽有錢也等於有權說話,爸爸不再是一言堂了。

在二十世紀的前半葉(1900-1945)經過兩次世界大戰和經濟大蕭條,全國上下齊心合力忙於應付困境,婦運適當地沉寂起來。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女權運動(Women's Charter Movement)又重新崛起。她們爭取的重點不在政治權力,而志在於社會權益,譬如婦女工作權、補助安親班、同工同酬、受訓機會、升遷待遇、停止剝削女工、已婚婦女工作權等等。除了白人婦女爭取權益之外,毛利婦女也隨之覺醒。1951年第一屆「毛利婦女福利同盟」(Maori Women's Welfare League)在首都威靈頓開會。她們的重點在栽培婦運領袖並與白人婦運合作,尤其重要的是衝出毛利重男文化的藩籬,先在毛利社會中獲得解放。

戰後婦運最有成就的要算「男女同工同酬」。從前同樣的工作,女子的薪資是男子的四分之三或五分之四。理由是體質和工作效率有差距,女子有分娩假期等等。1957年政府成立「薪酬與機會平等議會」(Council for Equal Pay and Opportunity),以討論和調查女子就業機會與薪酬。1963年政府的公務員系統開始實施。民間企業發展較慢,1972年才通過《同工同酬法案》(Equal Pay Act)。禁止工作上有性別歧視,待遇上有性別差異。

1970年代風靡世界(主要是美、英、法和北歐)的「婦女解放運動」(Women's Liberation Movements)如火如荼的展開。婦解比女權更為前衛,「泡酒吧」(有些只招待男性的酒吧禁婦女進入,因此她們提出”de­sexing bars”)和「焚胸罩」(婦女既受傳統束縛也受胸罩束縛,因此解除束縛就要”burning bras”)是婦解分子(women's libbers)的口號。紐西蘭婦女不甘後人,於1971年先後有六個婦解團體(Women's Liberation Groups)出現,1972年成立「全國婦女組織」(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Women)之後,翌年(1973年)來自各方的婦團共聚一堂,出席第一屆「聯合婦女大會」(United Women's Convention)。1970年代中期,婦團分成激進派與自由派,尤其是那些激進的女同性戀者(lesbians)和異性戀者(heterosexual feminists)被保守的婦團(如Born­again Christian)抨擊她們任意墮胎乃屬不人道之行為。雙方爭論不休,迄無定論。

婦運中也有別的訴求。如「威靈頓婦女解放運動」(Wellington Women's Liberation Movement)要求政府出資設立全天候二十四小時免費服務的安親中心,因為帶孩子的責任不應只由婦女承擔。很多有前衛思想的新潮媽媽不想做這種「無酬」又「無聊」的工作。1988年政府「社會政策皇家專門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 on Social Policy)提出一種「照護工薪資」(carer's wage)給予在家看顧小孩的人(包括孩子的媽或保姆),因為單親媽媽在家帶孩子有「安家給付」(Domestic Purposes Benefit),已婚媽媽在家也做同樣帶孩子的工作,為什麼不給分文?當時正值經濟不景氣和政府財政絀支的苦日子,工黨雖有心福利,但無力買單,連總理朗怡都被迫下臺了。

繼任的帕爾瑪總理在婦運高漲的時刻,應景起用女衛生部長蔻麗可為紐西蘭史上第一位女性副總理。在此前一年(1987年)國會99名議員中有14位女性議員,占14%強。其中一位荻莎德(Catherine Tizard)做了幾年奧克蘭市市長後,在1990年成為紐西蘭第一位女總督(紐西蘭第十六任總督,任期1990.12.13-1996.3.3)。

隔了一任之後,另一位女性卡華蒂(Silvia Cartwright)也在2001年被任命為第十八任總督(任期2001.4.4-2006.8.4)。卡華蒂學法律出身,也贏了幾個女性第一,她是第一位女法官(1981年),第一位地方法院女性首席司法官(1989年),第一位高等法院女法官(1993年),也曾代表紐西蘭出席「聯合國消除歧視婦女大會」(UN Convention to Eliminate All Forms of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並擔任執行委員會委員。當她在2001年4月4日就職總督那天,和檢察總長葦爾蓀(Margaret Wilson)、總理蔻麗可、首席大法官艾麗絲(Sian Elias)等合照留念,可惜當時在野的國家黨女黨魁席蒲妮不在場,否則主宰紐西蘭的五位女性同時出現,會是世界女性政治史上一個難得的鏡頭。當年120位國會議員中有37位是女性,約占全體議員的30.8%,僅次於瑞典(43%),而與丹麥、荷蘭、德國和南非等屬同一類女性參政高比例(30%以上)的國家。

相關書摘 ▶《紐西蘭史》:自視甚高的紐西蘭人,不願與「罪犯流放地」澳洲共組聯邦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紐西蘭史——白雲仙境・世外桃源(三版)》,三民書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李龍華

自十一世紀以來,毛利人乘著獨木舟陸續來到紐西蘭,為白雲仙境帶入豐富的文化內涵。而從十八世紀起,隨著資本主義與帝國主義之發展,紐西蘭得天獨厚的天然資源,吸引英人來此地謀求發展。然雙方從互惠到失衡、由合作到反目,一紙喪權屈辱的條約,迫使毛利人的「歐提羅噢」煙消雲散,轉眼間化為英國的「皇家殖民地」。

二十世紀中葉,紐西蘭有驚無險地度過二戰戰火,成為主權獨立之國家。日後政府致力發展社會政策,從醫療與教育著手,重視人民生活品質;亦打造多元文化的社會環境,包含與毛利人和解,重建其生活文化。紐西蘭同時重視人權、限武反核,為各國樹立絕佳典範。本書將帶您一窺位於南半球的白雲仙境,探索這塊世外桃源下的歷史與人文。

紐西蘭史
Photo Credit: 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