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社會》:唯有永久監視才能達到彼此透明,這就是「監控社會」的邏輯

《透明社會》:唯有永久監視才能達到彼此透明,這就是「監控社會」的邏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今,監視不再如我們一般認定的,是對自由的攻擊。我們反而自願委身於一覽無遺的透視目光。我們暴露自己,展示自己,刻意共同建造數位環形監獄。數位環形監獄的囚犯既是施暴者也是受害者。這就是自由的辯證。而自由,證明是一種監控。

文:韓炳哲(Byung-chul Han)

監控社會

「我們經歷透視空間與環形監獄的終結。」布希亞一九七八年在《真實的臨死掙扎》中寫道。布希亞還以電視這個媒介發展他的論述:「電視眼(Fernsehauge)不再是絕對目光的起點,透明也不再是監控的理想典範。以前在客觀空間(文藝復興的空間)裡,要擁有專制目光的絕對權力,先決條件仍舊是透明。」布希亞當年還不認識數位網路化。現在我們一定會發現,與他對時代的診斷不同的是,我們目前並非經歷環形監獄的結束,而是全新非透視環形監獄的開始。二十一世紀數位環形監獄的非透視,在於不再受到中央監視塔,也就是獨裁目光的絕對權力監看。邊沁式環形監獄(Benthamsche Panoptikum)的本質是劃分出中央與周圍,如今這種區分已經消失。數位環形監獄不需要透視光學,所以具有效率。非透視的照透(Durchleuchtung),比透視監看更有效,因為可以從四面八方、從各個地方,甚至從每一個人那裡,把人照得透亮。

邊沁的環形監獄是規訓社會的現象,是一種勞改營。規訓社會的典型機關,如監獄、工廠、瘋人院、醫院與學校,都受到這種一覽無遺的監控。環繞監控高塔設置的牢房彼此嚴格隔離,囚犯無法交談;牢房的牆壁也防止他們看見對方。邊沁認為,讓囚犯感到孤單,才能達到矯正的目的。監視者可以一清二楚看見牢房內的動靜,但是囚犯看不見他。「環形監獄的精髓在於,監視者位於中心位置,再加上眾所周知關於觀看而不被看見的巧妙設計。」藉著精心設計的機關,喚起不斷受到監看的錯覺。環形監獄只有一面是透明的。這就是它建立權力結構與控制結構的透視性。但是在非透視性中,卻沒有中央之眼,沒有中央主體或主權。邊沁環形監獄裡的囚犯知道監視者持續存在,而數位環形監獄裡的住民則誤以為自己是自由的。

今日的監控社會擁有特殊、一覽無遺的透視結構。不同於邊沁環形監獄裡彼此隔離的囚犯,監控社會裡的住民連結成網絡,而且溝通密切。其透明不是來自隔離產生的孤寂,而是過度溝通所致。數位環形監獄的特殊性主要在於,住民展示自己、揭露自己,主動參與監獄的建造與維護。他們在看得一清二楚的市場裡展示自己。色情的自我展示與一覽無遺的監控於是逐漸融合。偷窺癖與暴露癖將網路滋養成數位環形監獄。當監控社會的主體不是因為外在壓力暴露自己,而是出於自我需求,亦即並非害怕必須放棄隱私與親密領域,而是想要不知羞恥地加以展示時,監控社會就圓滿形成了。

有鑑於監控技術日新月異,未來主義者大衛.布林大膽建議,要人人彼此監控,也就是全民共享監控。他藉此盼望一個「透明的社會」,所以他推舉無上命令:「若我們反過來也拿到手電筒,照亮任何人,我們可以忍受生活不斷暴露於審查下,攤開自己的祕密嗎?〔……〕」布林的「透明社會」烏托邦,建立在消除監控的限制。所有會產生權力與控制關係的不對稱資訊流,都應該排除,因此必須互相照亮。不僅要從上監視底下,也要從下往上監控。每個人都應該被他人看見,受到他人控制,連隱私也不能保留。這種全然的監視,將「透明社會」降級為沒有人性的監控社會。你監控我,我監控你。

透明與權力互不相容。權力喜歡隱藏在祕密中。保密(Arkan)是權力的一種手法。透明則會拆卸權力的保密範圍。不過,唯有形式日漸極端的永久監視,才能達到彼此透明的結果。這就是監控社會的邏輯。此外,全然的監控也會破壞行動自由,最終導致一體化。監控無法簡單就取代那建立自由行動空間的信任:「人必須相信、信任他的執政者。因為信任,所以可賦予執政者某種行動自由,無須不斷考核與監視。執政者若沒有這樣的自治權,實際上將會寸步難行。」

唯有在知與不知之間,信任才得以形成。即使對他者一無所知,仍舊可以建立正面的關係,這就是信任。即使缺乏認識,一樣可以行動。若是我事先什麼都知道,信任就顯得多餘了。透明這種狀態,排除任何的一無所知。透明主宰之處,沒有信任存在的空間。「透明創造信任」,事實上應該叫作「透明銷毀信任」。正是信任消失了,要求透明的聲量才會變大。社會一旦建立在信任上,絕不會冒失地要求透明。透明社會是猜疑與不信任的社會,因為信任消失,所以倚賴監控。大聲疾呼要求透明,正足以表示社會道德基礎脆弱不穩,誠實或正直等道德價值逐漸喪失意義。透明取代了遭到廢除的道德機構,成為新一代的社會命令。

透明社會準確遵守功績社會的邏輯。功績主體不受強迫他工作、進而剝削他的外在統治機構所束縛。他是自己的主人與老闆。然而外在機構崩解,也不會帶來真正的自由與解脫,因為剝削功績主體的是他自己。剝削者同時也是被剝削者;施暴者與受害者是同一個。自我剝削比外來剝削更有效率,因為伴隨著自由的感覺。功績主體受制於一種自我生成、自願的束縛。這種關於自由的論證,同樣奠基於監控社會。自我剝削比外來剝削的效率更高,因為它與自由的感覺同時間出現。

邊沁的環形監獄計畫,主要出於道德動機或生命政治動機。根據邊沁的見地,一覽無遺的透視控制首要期待的效果是「道德得以重整」。他舉出,其他效果還包括「健康得以維護」、「規範得以通用」,而「濟貧法(Poor-Laws)的棘手問題雖未斬除,但已有所鬆解」。強制透明,如今不再是清楚的道德或生命政治命令,主要是經濟命令。把自己照得透亮,就是甘受剝削。照得透亮就是剝削。人若過度曝光,會產生極大的經濟效益。透明的顧客是新囚犯,是數位環形監獄裡的神聖之人(Homo sacer)。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