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中顏家輸到雲林張家,立委選舉重挫代表地方派系被殲滅了嗎?

從台中顏家輸到雲林張家,立委選舉重挫代表地方派系被殲滅了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大選從總統到立委,國民黨都面臨巨大的挫敗,然而此次的選情似乎又沒有到2016年換柱、軍宅案這麼糟糕,至少韓國瑜激發核心支持者的熱烈投票意願,這是上一次大選國民黨所沒有的現象。既然如此,上次沒有被淹沒的地方派系,又怎麼會在今年慘遭重挫?

2020年的總統與立委選舉落幕,雖然民進黨在立法院以61席力保單獨過半,但有某些指標性選區特別引人關注,這些選區吸引大家目光的原因不是候選人的顏值,而是他們背後所代表的一股勢力:地方派系。

尤其是台中、雲林與花蓮,這些長期有派系運作的縣市,經過這場2020年的大選洗禮後,地方政治板塊出現微妙的變化。

台中顏寬恒這一敗,敲響黑派瓦解的喪鐘?

台中市的地方派系,主要延續舊台中縣區的紅、黑兩派格局,其中黑派的代表人物就是大甲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與其子顏寬恒長期盤據台中市第二選區(沙鹿、烏日等)的立委席次,但今年的大選,顏寬恒卻意外敗給民進黨禮讓、代表台灣基進參選的陳柏惟。

顏清標在2001年的立委選舉首度以無黨籍進軍國會,至2008年繼續在國民黨禮讓下取得單一選區的立委席次,後來因案被解職後,也由顏寬恒接續在2013年的補選勝出,由此可知,黑派十多年來在國會都有代言人。

然而,這次顏寬恒不但沒有守住老家沙鹿,選區內的各行政區得票都落後給陳柏惟,顏家首度面臨全面潰敗的慘況。

不僅如此,若把格局放大到整個台中市的八席區域立委,可發現顏寬恒這一敗,不但是顏家的失敗,更是台中黑派瓦解的重要信號。

81722942_2465991780317370_89055240515611
顏清標(左)、顏寬恒(中)與顏莉敏(右)|Photo Credit: 顏寬恒

此次國民黨在台中的區域立委候選人,許多都跟黑派有密切關係。舊台中市原有的議員與派系淵源不深,但台中縣市合併後,舊台中市議員與紅、黑兩派形成結盟關係,其中黑派為首的就稱為「日新會」,成為大台中市議會的次級團體

過去舊台中市的立委選區是第四(西南屯)、第五(北北屯)與第六選區(中東南西區),國民黨分別提名現任市議員黃馨慧、立委沈智慧與市議員李中,其中黃馨慧曾是日新會成員、李中也被視為黑派,沈智慧的妹妹沈佑蓮亦是日新會成員之一,他們即便不是黑派的直接成員,但在政治關係上可被稱為「泛黑派」;不過此次選舉,包括沈智慧在內三人全都中箭落馬。

台中市第七選區(太平、大里)國民黨提名的莊子富,雖是形象清新的媒體人,不過這個選區過去由黑派掌握,加上莊子富的造勢大會有顏清標、陳傑儒、江連福、賴義鍠等黑派要角,足見黑派在此區的影響力。

如今,包括顏寬恒在內,台中市五位黑派或泛黑派的立委候選人全軍覆沒,黑派目前最高的公職代表,是擔任台中市議會副議長的顏清標之女顏莉敏。黑派從中央公職幾乎完全退出,加上台中市升格為直轄市後,原本的鄉鎮市長、民意代表等公職不再民選,黑派能掌握的資源,除市議會外也相對有限,成為名符其實的「地方」派系。

相對而言,紅派此番的戰績倒是相對亮眼。紅派少主、國民黨立委江啟臣在台中山線的第八選區(豐原、東勢等),以59.03%的得票率連任,且2012年經歷選區內泛藍分裂、2016年的國民黨海嘯後,始終固守紅派江山,同為紅派的楊瓊瓔也捲土重來當選,紅派可算是今年國民黨在台中的大贏家。

江啟臣在選後就有出人意料的大動作,1月13日宣布辭去國民黨中常委,要黨徹底為敗選做檢討。由於他開出了第一槍,引發後續諸多青壯派中常委跟進,更讓青年黨員的改革訴求吸引媒體目光,眼下國民黨權力結構的重整階段、黑派幾乎在中央被殲滅,作為地方派系的紅派,有沒有可能在江啟臣的帶領下,於國民黨中央有更大的發話權,甚至提前布局2022年台中市長選戰,都是可以關注的未來走向。

韓國瑜盧秀燕台中合體造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雲林張派重挫?先看看他們失去了什麼

另一個中部的派系之縣,就是由張榮味系統「張派」把持的雲林縣。

張派在雲林的組織相當綿密,不僅有農會、水利會,縣長張麗善、議長沈宗隆、國民黨部主委許宇甄,全部都是張派的人,資源一把抓。國民黨提名的兩席區域立委:海線張嘉郡、山線謝淑亞,張嘉郡是張榮味的女兒,謝淑亞一路從古坑鄉長、雲林縣農會總幹事、斗六市長當到現在的雲林縣副縣長,兩人都是張派核心人物。

其中海線立委的選情最為激烈,民進黨原本提名前麥寮鄉長許忠富對決張嘉郡,卻在去(2019)年9月陣前換將,由曾任雲林縣長的蘇治芬再批戰袍。換成跟張派有數度交手經驗的蘇治芬,此一舉動表明民進黨海線的選情不理想,但隨著選戰到後期,這兩位選舉從沒輸過的女將,選情陷入膠著。

而影響選情的一大關鍵,是1月6日北港朝天宮董事長蔡咏鍀,公開參加總統蔡英文的造勢場,並直言:「我一直都支持小英,只是現在更肯定而已。」不管是北港朝天宮或是蔡咏鍀本人,過去都偏向泛藍系統,這一表態幾乎讓選舉提前結束,蘇治芬在北港鎮拿下57.96%的選票,奠定擊敗張嘉郡的勝利。

此外,謝淑亞雖是國民黨近幾年在山線派出的最強候選人,卻還是不敵民進黨劉建國,雲林縣兩席立委都由民進黨守下。

卓榮泰雲林輔選劉建國 懇請集中選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樣的戰績,看似張派的重大挫敗,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張派在雲林最大的資產就是農會、水利會,目前這些系統仍然由張派掌握,這幾年張派能在雲林始終保有一定實力,便是在農業組織的基礎之上。

既然農業組織有這麼強的力道,為何張派過去在縣級選舉都敗下陣來?這跟民進黨的操作有關。這些農業組織因歷史背景,長期以來都偏向國民黨,民進黨始終難以打入,直到2005年蘇治芬當選雲林縣長後,此一局面才開始出現變化。

蘇治芬當年選舉的口號是「農業首都」,整個競選的訴求對象很清楚,就是基層農民,這也是民進黨在中南部非常高明的選舉手段,無論是政策或福利,繞過農會、水利會直接向基層農民喊話。農會、水利會幹部是領薪水的上班族,但農民不是,因此組織的骨幹跟運作雖維繫在張派之手,農民還是逐漸轉向民進黨懷抱。

雖然農民在縣級選舉投給民進黨,但鄉鎮市長、議員、民意代表等職位,就不見得會照樣投給民進黨,這就與農會、水利會代表與會長選舉,呈現類似的邏輯。

農會代表是農民選出,但張派之所以能在結構轉變為偏綠的農民中,繼續掌握農會主導權,就是靠著「人情」與「資金」。

所謂「見面三分情」,這些農會代表與農民的生活更貼近,越底層的選舉越容易跳脫黨派色彩,且張派主掌農會數十年,裡面的人脈、金脈沒有這麼容易切斷,就算是民進黨蘇治芬、李進勇執政的13年間,張派仍然依附在農業組織裡;即使水利會經過修法,將在今年9月全面改為官派,但組織的領頭人更換,不代表底下的運作系統會跟著改變。

因此為了維繫既得利益,在公職選舉投給民進黨、農業組織選舉投給泛藍,對基層農民來說是很容易發生的情況。

綜上所述,此次兩席雲林立委雖然落空,是2005年以來張派首度沒有國會勢力,但雲林縣長、議會、農會、水利會等資源,目前依然在張派的控制之下,且國民黨不分區立委中仍有全國農田水利會會長林文瑞可作為結盟對象,因此沒拿下這兩席本來就不屬於張派的區域立委,對張派來說,沒有損失什麼。

拚2020選舉 國民黨雲林競總宣布組織架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傅崐萁無人能敵,親自守下「花蓮王」的王座

說到地方派系,就一定要談到花蓮縣的傅崐萁。這次花蓮縣立委選舉,原本是國民黨黃啟嘉與民進黨蕭美琴的藍綠對決,但前縣長傅崐萁在11月21日決定登記參選,距離投票僅一個多月。

雖然時間上看似緊迫,但傅崐萁手上的籌碼與資源,卻是壓倒性勝過其他候選人,他的妻子徐榛蔚是現任花蓮縣長,又有許多議員與鄉鎮長的力挺,加上有農會、水利會等農業組織,傅崐萁完全贏在起跑點。

傅崐萁參選的決定,最直接影響的便是國民黨提名的黃啟嘉。黃啟嘉高喊「讓我們勇敢的拒絕花蓮王一次」,但整體實力落後傅崐萁太多,縱使國民黨花蓮縣黨部全力支持,還是難抵傅崐萁的基層實力。

然而,傅崐萁面對藍綠兩黨的夾殺,其實選得不算太輕鬆,之所以最終能勝出,還是靠著韓國瑜的搭檔、前行政院長張善政的兩度站台拉票,相較之下黃啟嘉一直等不到韓國瑜出現,也在花蓮營造出「黃啟嘉贏不了」的氛圍,最終棄保效應發酵讓黃啟嘉僅拿12.56%的選票。

雖然黃啟嘉有國民黨縣黨部主委張峻的支持,但整個國民黨縣黨部的資源空空如也。傅崐萁從過去當立委到縣長的十餘年間,拉攏擔任水利會會長22年的蔡運煌,掌控了花蓮農田水利會,並藉此打入農會系統,國民黨過去賴以動員的最強組織,被傅崐萁一一收編。

即便縣黨部主委張峻是現任花蓮縣議會議長,但張峻接任議長的背景,是前主委鄒永宏在去年任意更改立委初選時程,遭到黨中央拔官,因此張峻算是在倉促與意外之下接掌黨部,要扛起輔選重任本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吳敦義花蓮輔選黃啟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黃啟嘉競選期間最常出現的助選員,除了議長張峻之外,就是縣議員黃馨、蔡啟塔、前議員邱永双,雖然黃馨、蔡啟塔分別是前任吉安鄉長與花蓮市長,在地方上頗為知名,但泛藍的資源多半在徐榛蔚與傅崐萁麾下,現任鄉鎮長、民意代表或基層村里長,沒有本錢跟縣府抗衡,黃啟嘉或張峻想動員國民黨基層,難上加難。

在外縣市的眼中,花蓮人繼續選傅崐萁似乎有些不可思議,但若以花東視角來看,並非無法理解的現象。花蓮長期以來最關心的議題就是對外交通,其中「蘇花高」占據輿論的主軸,早在傅崐萁還是立委時,所有的競選標語都不離蘇花高,當上縣長後也曾帶隊北上台北抗議遊行,傅崐萁經年累月的猛攻,讓他在蘇花高議題上取得總代理權,任何跟交通有關的訊息,都會令他在花蓮加分。

由此觀之,蘇花改在選前通車,是傅崐萁的一大利多,還能在此基礎上繼續訴求「打通國道六號」的政見。這也是民進黨現任立委蕭美琴最後功敗垂成的關鍵之一,蕭美琴文宣以火車站為背景,訴求花蓮、台北兩地奔波的辛勤,但對不少花蓮人來說,這種都會區的文青式文宣,非但不能打動人,還會凸顯花蓮交通長期未解的不滿情緒。

82262037_501821640452928_606973032338869
Photo Credit: 讀者提供

因此,傅崐萁即便面臨藍綠夾殺,但在資源上、議題上,他都佔有無法撼動的優勢。雖然過去他數度派出代理人參選立委,跟國民黨打對台的結果都是慘敗收場,但這一回由他本人親自出征,各方勢力還是會歸隊;不過這場勝利,會使花蓮政治人才斷層的問題更加嚴重,因為最大的縣長與立委之職,都由傅崐萁夫妻包辦,因此在可預期的未來,花蓮地方政治的生態,將由此為分水嶺進入「穩定不變」的格局。

台中到雲林,國民黨地方派系怎麼輸的?

這次大選從總統到立委,國民黨都面臨巨大的挫敗,然而此次的選情似乎又沒有到2016年換柱、軍宅案這麼糟糕,即便有反送中、不分區名單爭議,但至少韓國瑜激發核心支持者的熱烈投票意願,這是上一次大選國民黨所沒有的現象。

既然如此,上次沒有被淹沒的地方派系,又怎麼會在今年慘遭重挫?這就不得不說到前立法院長王金平。

王金平過去在政壇最大的資本就是跟中南部地方派系的好交情,但是在國民黨總統初選期間,各地方派系卻離王金平而去,包括雲林張派、台中紅黑派等指標性派系都轉向挺韓國瑜,這對經營派系數十年的王金平來說,是最現實也最難以彌補的傷口。

然而,王金平宣布退出國民黨初選後,並沒有停止在地方的政治活動,只是這些活動都已不見明顯的派系色彩,比較像是王金平的個人秀場。王金平在初選期間,提到韓國瑜時數度說「我支持他當好高雄市長」,可見對韓國瑜的參選,王金平頗不以為然。

這也就是王金平在韓國瑜被提名後,始終沒有公開幫韓國瑜站台的因素,但這也間接造成中南部地方派系跟王金平之間的尷尬關係。這些地方派系堅定挺韓,王金平又不願跟韓國瑜同台,導致王金平與派系保持距離,不但總統選戰不插手,連區域立委也沒有大力協助。

初選被派系擺一道的王金平,在立委選舉回過頭擺了地方派系一道,此事在台中與雲林各有跡象可以證明。

v31du4pbz5joge27uprtq0bcpej6lp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中黑派立委選情有多不妙,作為掌門人的顏清標或許早已察覺。顏清標非常支持韓國瑜,初選時顏清標呼籲王金平要以大局為重,此番言論可能導致王金平與顏清標漸行漸遠。2019年12月29日的台中造勢大會,顏清標在台上聲嘶力竭助講,其中一段話特別耐人尋味:「中華民國派就要回來、要回來歸隊,要回來、要回來,郭董、王院長,都要回來。」

而在開票當天,顏寬恒更是早早就主動宣布敗選,可見顏家已經知道選情不樂觀,投票所關閉的那一刻,便大勢已去。特別點名郭台銘與王金平,除了私交甚篤之外,也代表郭王二人「一直沒有回來」,才需要隔空喊話出手相助,而從開票結果顯示,王金平最終沒有幫黑派一把。

反觀紅派在競選節奏上,跟韓國瑜的距離沒有像顏清標這麼貼近,且江啟臣之前在立法院黨團總召的改選上,也傳聞與王金平有合作默契,雙方保持微妙的關係,這或許就是台中紅派沒有滅頂的原因。

雲林的立委選情也跟台中類似,自從縣長張麗善與全國農會理事長蕭景田等張派指標人物表態挺韓後,王金平就鮮少出現在雲林,雖然有幫國民黨立委候選人張嘉郡、謝淑亞站過台,但其長年好友、北港朝天宮董事長蔡咏鍀表態支持蔡英文的消息傳出時,王金平僅輕描淡寫表示「既然已經決定了,我們也沒辦法勉強別人什麼事情」,並沒有積極替雲林疏通整合。

因此,國民黨中南部派系在這次立委選舉的重擊,除了外部因素與韓國瑜總統選情不佳之外,也有相當程度來自於王金平的「放手」,放手讓派系自由,派系的得票率也被放得很自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