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勝選,台海危機大增

蔡英文勝選,台海危機大增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川普能連任的話,可以預期,台獨派很難會「放過」這個「台獨窗口」,會積極推動議程。一旦如此,台海乃至東亞將會進入「高危時期」。中國當然也不會坐以待斃。

首先應該說明,本文目的在於從現實主義角度,客觀分析蔡英文當選之後的兩岸關係和國際形勢,並非提倡或者反對某種政治議程。

台灣總統選舉以蔡英文大勝結束,民進黨也在國會議席過半,民進黨能繼續完全執政四年。台灣接下來四年如何走,不但是台灣的問題,還牽動東亞乃至世界大局。

蔡英文和民進黨這次之所以取勝,不外乎幾大因素: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下同)在去(2019)年初提出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香港反修例風暴;賴清德「不計前嫌」當蔡英文的副手,台派歸邊;美國對蔡英文的支持;國民黨推出韓國瑜,分裂國民黨;台灣經濟受惠於美中貿易戰正在起飛,韓國瑜前(2018)年主打的經濟牌頓失威力。

這六個因素中,至少有前四個和統獨問題有關。蔡英文能主打「芒果乾」 (亡國感)並把這張牌效能發揮到極致,正好說明說明統獨問題在當今台灣政局中的重要性。有人認為,蔡英文主打的不是統獨問題,而是國安問題。其實,國安問題就是統獨問題,換個好聽一點的說法,不能掩蓋其實質。雖然蔡英文勝選演講中,閉口不談「芒果乾」,但這並不代表統獨問題只是選舉語言。相反,「不談芒果乾」才更像是勝選之後安撫失敗者的「勝選語言」。因此,分析蔡英文政府接下來四年,如何處理統獨問題,相當重要。

台灣的統獨問題有兩個關鍵因素。第一個是國內因素,人民願意統一還是獨立。第二個是國際因素,國際環境是否允許獨立。如果要台獨,兩個因素,缺一不可。

在台灣內部而言。經過七十多年隔絕,漫長的世代交替,台灣人中的天然獨已是年輕人的主流。「不做中國人」也儼然成為台灣的主流意志。可以說,在「統獨問題」成為選舉核心議題之際,這次選舉就是變相公投。韓國瑜如此猛烈地打「中華民國牌」,相信已經把絕大部分的「中華民國人」都拉出來投票,結果顯示人數劣勢非常明顯。這種劣勢不會輕易改變。因為「本土認同」這種情感的特殊性,只會「越來越認同」。這種「整體思獨」的情況在以前不曾出現。

可以說,社會人心方面,台灣的國內情況都不再有利「自發的和平統一」。有中國鼓吹「武統」的學者認為,「和平統一」已不可能。徹底否定這種可能性或許武斷,但這種悲觀的說法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

當然,「不做中國人」,還有「維持現狀」和「台獨」的選項。蔡英文在勝選後接受訪問的時候,認為「台灣已經是獨立國家,名字就叫中華民國台灣」。這是蔡英文認為的「維持現狀」。

這種立場,無論中國還是台獨派都不會滿意。「台灣已經是獨立國家」在中國眼裡當然就是台獨,但在台獨派看來,這樣溫吞、曖昧、有點「蒙混過關」的態度,也是難以滿意的。他們需要一個標志性的事件,「宣佈獨立」或者能被視為等同「宣佈獨立」,這樣才能徹底擺脫「中華民國」體制。事實上,蔡英文那句「名字就叫中華民國台灣」也有點自說自話,至少在台灣憲法上,名字還是「中華民國」。

從國際形勢分析,對台灣是「維持現狀」還是「宣佈獨立」,真正有意義的是三個國家:中國、美國和日本(日本的角色這裡不討論)。

中國是台獨的「反對者」。台灣要「維持現狀」不是因為覺得「維持現狀」好,而是不維持現狀的話,風險太大。直接說就是怕中國打台灣。無論如何,在可見的將來,中國都不會放棄「統一台灣」的目標。

中國為應付台獨,制定《反分裂國家法》,第九條規定:「『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從法律上看,如果台獨發生,中國似乎一定要打。但中國對法律的解釋相當「彈性」。何為「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的「得」應該理解為「必須」還是「可以」?「非和平方式」應該指武力,但「其他必要措施」指什麼?採用 「其他必要措施」而不是「非和平方式」,算不算違法?這些地方都充滿詮釋空間。

沒有人懷疑,中國的武力現在對台灣有壓倒性的優勢,但「攻」永遠比「守」難。而且,中國進攻台灣是為了佔領和統治台灣,而不是光為了「把台灣打爛」。這就難上加難。

更進一步,進攻台灣很可能演變為「美中全面對抗」,這是否打亂了中國的「戰略機遇期」?日前,中國民間輿論場對「武統」台灣群情洶湧。一向以「鷹派」示人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反而連發三文為民族主義降溫,其中一篇說:「武力統一意味著巨大代價」、「為了統一立即開戰,中國社會還沒做好準備,但未來不排除。」 意思是,即便動用武力,在什麼時候動用也是中國自己說了算,「要掌握主動權」。胡的言論或許可以透露出中國的一些想法。

AP_1732568663821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當然,在台獨派看來,美國的態度最重要。川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對台政策有幾個特徵。

第一,在親台派的共和黨人主政下,美國對台灣空前親善。客觀而言,已遠超出「三個聯合公報」的限制了。可以說,除了沒有公開承認台灣是「國家」,對台灣待遇與正常國家無異。

第二,在對中強硬的「屠龍派」把中國視為頭號競爭對手。在可見的將來,不太可能再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區。近日美國與伊朗的衝突中,美國適可而止,釋出善意,阻止事件升級,就是不願再次陷入中東的明證。美國近日又宣佈,將在西太平洋台灣和菲律賓東邊島嶼派駐「多領域任務部隊」(Multi-Domain Task Forces),負責執行情報、電子、網路和飛彈任務。這更說明美國鷹派心中對中國是「一刻不放鬆」。

第三,美國在遠東長期扮演一個「秩序維持者」的角色,美國希望維持現狀。但川普並不樂於「維持秩序」,這從美國在中東角色的轉變中可見一斑。川普是否在遠東也進行這種角色轉變,以及轉變到什麼程度,需要仔細分析。雖然客觀而言,川普現行遠東政策已極大地改變現狀,但尚未大到類似中東那種「顛覆性」的程度。如果以此觀察,或許台灣「維持現狀」仍然是美國的首選。即美國不支持「台獨」。

第四,在川普眼中,美國的貿易利益依然是第一位,美中雖然剛剛簽訂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但真正的「深層次的問題」尚有待第二階段處理。中國如果不讓步,美國就會繼續利用各種政治手段「圍剿」中國,包括進一步支持台灣。這種支持是否會改變美國「維持現狀」的立場,視乎中國的讓步和美國的需要。但可以肯定,即便中國讓步更大,美國也不太可能從「維持現狀」的立場,退後到把台灣「賣給中國」。

第五,把台灣「賣給中國」的唯一可能是擔心台灣「背棄」美國。在美台關係中,台灣自然擔心美國「賣台」,美國也會擔心台灣「賣美」。美國不能容忍一個「親中」的政府上台,但台灣畢竟是一個民主選舉的國家,民主選舉就不可能萬無一失。萬一美國對台灣鼎力支持,售賣武器,輸出高科技,到頭來選出個親中政府,這樣美國就虧大了。

因此,如果說,在這次選舉之前,美國對是否全力支持台灣還有猶豫的話,那麼這次選舉結果給美國鷹派打了強心針,美國對台灣的支持只會更多。

第六,由於美國政壇對中國的態度已極大轉變,即便在十一月的選舉中,川普無法連任,民主黨上台,也不太可能改變美國對中國的態度(除非拜登〔Joe Biden〕上台,但筆者認為機會較小)。但這不意味著川普是否連任對台灣影響不大。

川普有一個特徵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大部分人)任何政客都不存在的,那就是川普不太願意理會國際法原則(或者說藐視國際法)。因此,只有川普才有可能足夠「莽撞」地改變美國對台灣的曖昧立場。民主黨人再反中,也不太可能變得「支持台獨」,「承認台灣獨立」。只有川普才可能「承認台灣獨立」。故此,川普能否連任,對台灣局勢非常重要。

綜上所述,2020年台灣和美國一前一後的兩場選舉,對台灣、東亞、世界都影響巨大。

AP_1833503573078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如果川普能連任的話,可以預期,台獨派很難會「放過」這個「台獨窗口」,會積極推動議程。一旦如此,台海乃至東亞將會進入「高危時期」。中國當然也不會坐以待斃。各方在政治、外交、經濟、軍事上的角力將會異常激烈和複雜。

如果川普不能連任,這種危機就會小得多。台灣或許更傾向「維持現狀」。中國是否會想辦法阻止川普連任?這也是一個觀察點。

2020年的劇本寫了開頭,就看如何結局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