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2019國際新聞大回顧(上):抗議之年

【國際大風吹】2019國際新聞大回顧(上):抗議之年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Reuters / 達志影像;製圖:關鍵評論網 / 鄭宇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南美洲到中東,從香港到莫斯科,今年全世界的示威浪潮特別多,讓2019被不少媒體定義為「抗議之年」。儘管仔細分析起來,每個地方的抗議起因都有些不同,但非常概略的說,大體上可分成兩種,一是對經濟民生的不滿,二是對民主自由的渴望。

文:劉冠伶

《國際大風吹》用生動影音帶你穿越國界,每週探討一個最有意思的國際話題。建議全螢幕觀看!

回顧2019,世界各地發生了大大小小的事件,其中特別引人注目的是,全球各地都有規模相當大的示威行動出現。今天的《國際大風吹》就要帶大家來回顧,這一年來有哪些地方爆發示威浪潮?抗議者為什麼走上街頭?現在的最新狀況又是如何呢?

伊拉克、黎巴嫩、智利,為民生經濟怒吼

2019年有很多國家的民生經濟困境,點燃了人民的怒火。今年10月1號,伊拉克民眾因為不滿政府腐敗無能、水電供應不穩、公共建設短缺,青年失業率高達25%,而發起抗爭,要求政府改變現行的政治體制。沒想到,原本堪稱和平的遊行、靜坐,卻因為當局武力鎮壓而轉為一連串的暴力衝突,也釀成2003年海珊垮台之後最嚴重的示威潮。截至12月初,已經造成420人死亡、17000人受傷。雖然伊拉克總理馬哈迪曾經回應,會積極處理青年失業問題,也在11月底承諾會請辭下台,但示威群眾並沒有因此消散,到了12月中,依然有群眾聚集在首都巴格達街頭,反對國會提出的新總理人選,然而,鎮壓行動也如影隨形,甚至還傳出有身份不明的民兵與政府合作,打擊抗議人士。目前,傷亡人數持續增加之下,聯合國出面呼籲當局停止對示威者使用暴力,並盡速進行選舉與反貪腐的相關立法。不過總理馬哈迪堅持要國會各黨團協商出新總理人選之後才會下台,而這個程序可能會花上好幾個星期。抗議群眾想要的改變,短時間內還不會成真。

同樣是人民覺得日子快過不下去,黎巴嫩也在10月份爆發抗爭。當時由於氣候乾旱引發大規模野火燒山,政府理論上應該出面處理,但卻以湊不出經費為由轉向鄰國尋求援助,引發人民不滿。過幾天後,政府更宣布要對手機通訊軟體WhatsApp的語音通話徵稅,要使用這個APP的民眾每個月交6塊美金的稅,讓黎巴嫩人再也無法忍受把國家搞到窮困潦倒的政府,選擇走上街頭。雖然WhatsApp稅宣布之後的幾十個小時內就趕快喊卡,但怒火一發不可收拾,背後突顯出黎巴嫩政府債臺高築、失業率居高不下、貧窮人口比率偏高的長期問題。抗爭行動從首都貝魯特逐漸擴散到全國。

面對人民的怒吼,黎巴嫩總理哈里里在10月29號宣布辭職,雖然許多抗爭民眾都拍手叫好,但哈里里下台也意味著黎巴嫩的政治情勢將更為緊張。該怎麼籌組新政府,目前已經談了兩個月卻還沒達成共識,而就在12月15號,政府開始協商新總理人選的前兩天,黎巴嫩首都又爆發警民衝突,造成數十人受傷,也代表危機還沒有解除。

黎巴嫩抗爭全國示威反政府街頭運動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南美洲的智利,一樣在10月初爆發抗議浪潮。導火線只是首都聖地牙哥的地鐵尖峰時刻要漲價6%,雖然換算成台幣只是小小的1.2元,但以當地薪資水準來換算,新票價對智利人來說比紐約地鐵票還要貴。智利長年來嚴重貧富不均,政府改革也不斷跳票,導致地鐵漲價的消息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民眾開始上街要求政府舉行修憲公投,希望能把教育和醫療保障政策寫進憲法,改善貧富不均的現況。

抗爭過程中,劇烈的警民衝突不斷,智利政府甚至一度戒嚴、實施宵禁,派軍隊到首都進行無差別武力鎮壓,也勾起人民對過去智利軍政府的慘痛記憶,反而更激化抗議情緒。雖然事後總統出面公開道歉,也承諾政府將停止調漲票價、提高退休金和醫療補助措施,但抗議行動並沒有馬上因此平息。一直到11月,智利政府承諾修憲並宣布將在2020年4月舉行公投,決定是否起草新憲法,抗議行動才逐漸趨緩。就目前的民調狀況,有高達87%的智利人支持修憲,到時的公投結果如何,就要持續關注下去。

委內瑞拉、俄羅斯:告別獨裁爭民主

除了更好的民生經濟,2019年也有人民為了政治改革挺身而出。

1999年社會主義政府接管委內瑞拉,因為錯誤的民生經濟與外幣管制政策讓國內民生凋敝。2013年上任的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不但沒有扭轉經濟走向,反而透過修憲公投擴大總統職權,同時打壓反對派,流露出獨裁的傾向。去年2018年大選雖然連任成功,但各種國際組織和觀察員都認為選舉過程不公平公正,導致民怨四起。到了今年1月底,反對派領袖、國會議長瓜伊多(Juan Guaido),就主張總統大選違憲無效,總統實質從缺,所以依法自行宣佈為「臨時總統」,也拉開委內瑞拉反政府運動的序幕。

當時有上百萬支持者上街力挺瓜伊多,他在國際上也獲得美國等等超過50國的支持。至於執政的馬杜洛政府,除了派軍警鎮壓,背後也則是有中國、俄羅斯等盟友力挺,立刻禁止瓜伊多出境,以及15年內不得擔任公職,但瓜伊多不顧禁令潛逃出境,一方面到國外協調救援物資的運送,一方面在國內積極拉攏軍隊支持。

力挺瓜伊多的美國也在8月下令凍結委國政府在美國的資產,揚言要盡其所能地把馬杜洛拉下台,但這麼一來,原本要和反對派進行對談的馬杜洛政府隨即取消會談,雙方再次陷入僵局。9月,國會批准瓜伊多擔任大選前的臨時總統,馬杜洛政府也刻意釋放反對派的重要人士來稀釋瓜伊多的地位,不過最後瓜伊多在國會議長選舉中仍舊獲勝。然而,11月瓜伊多試圖再次召開大規模示威,參與人數卻比年初少了非常多,民調也顯示反對派的民意基礎正在下滑,而且12月初還爆發貪腐醜聞,再度打擊瓜伊多的聲勢。目前,這場委內瑞拉雙總統風暴雖然還沒分出勝負,但馬杜洛依然掌控政府和軍權,可以說穩佔上風。

AP_1905315108938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委內瑞拉國會議長瓜伊多(左)與總統馬杜洛(右)

普亭統治之下的俄羅斯,政局一向相對穩定,但今年9月的首都莫斯科市議會選舉的提名資格爭議,卻引發罕見的示威潮。由於好幾位反對派市議員候選人,紛紛在選前被判定資格不符,或者被當局以各種理由逮捕,導致從7月下旬到8月底,幾乎每個星期都有以年輕人為主的示威群眾在莫斯科以及其他城市上街,要求選舉必須自由、公平、透明。估計人數最多的一場有超過5萬人參加,是2013年以來的最大政治示威。雖然莫斯科市議會的權力和影響力不大,但激烈的反彈聲浪似乎突顯出民眾對現況的不滿,也讓當局實施10年來最大規模鎮壓行動,前後逮捕大約3000人,部分人士也以非法集會等罪名遭到起訴。

後來,9月份各地方市議會選舉如期舉行,結果總統普亭所屬的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掉了三分之一的席次。如果同時分析第二大城聖彼得堡以及其他地方議會的選情,也會發現統一俄羅斯黨的表現比以往差,甚至有些本來屬於統一俄羅斯黨的候選人,刻意以獨立身份參選,就是因為執政黨的人氣下滑。換句話說,雖然示威潮好像沒有促成什麼制度的改變,但背後反應出來的民意變化,可能會讓普亭有點傷腦筋。

香港反送中:百萬人為自由負重前行

講到以政治改革為出發點的抗議,當然不得不提到全球關注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從6月到現在,從香港法律界發起的黑衣遊行,演變為全城示威大行動,後來又成為美中貿易戰的一部份。導火線是港府推動逃犯條例修正草案,大眾擔心犯罪嫌疑人以後會被送到中國受審,讓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司法獨立性蕩然無存。

6月9號的集會就有超過百萬人上街表達訴求,港府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將條例撤回,反而將抗議行動視為暴動,出動大批警力上街鎮壓,甚至頻繁使用催淚彈、水柱攻擊抗議民眾,即便之後承諾暫緩,香港市民心中的憤怒仍舊無法平息,抗議場面也越來越緊張,7月時,元朗更傳出白衣人疑似勾結黑警,對示威者進行無差別攻擊的暴力事件。

面對不顧民意的政府和濫用職權的警察,香港市民的不滿情緒更加高漲,除了不間斷的流水式抗議,社會各界也在8月發起罷工、罷課、罷市,向政府爭取五大訴求。特首林鄭月娥雖然在9月4號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但對於其他訴求仍舊不願讓步,堅持五大訴求的民權人權陣線在10月1日,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周年的國慶當天,發起「沒有國慶,只有國殤」的示威活動,因為沒有得到警方的許可,而轉為六區開花的自主示威行動,警方依然到場以催淚彈驅趕,甚至朝著18歲就讀中五的示威者開了反送中運動的第一槍,雖然中槍的男孩已經脫離險境,但這一槍打碎了許多市民的心,而面對如此激化的抗議場面,香港政府仍舊沒有回應市民的訴求,而是以維安之名通過「禁蒙面法」,最後被宣告違憲。

AP_192334608762023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一直到11月,抗議的聲浪與人潮仍然沒有散去,在11月11號,警察進入香港中文大學鎮壓,與學生團體通宵對峙,之後城市大學、理工大學和香港大學也都一一淪陷,汽油彈和催淚彈讓原本平靜的校園煙硝四起,一直到11月24號區議會選舉之後才轉為趨緩。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創下歷史新高,最後由泛民主派拿下388席,獲得壓倒性的勝利,雖然區議會主要負責的是民生、交通等地方事務,但未來民主派在特首選舉委員會2100個席次中將掌握117個席次,對於特首選舉也會有一定的影響力。

從南美洲到中東,從香港到莫斯科,今年全世界的示威浪潮特別多,讓2019被不少媒體定義為「抗議之年」。儘管仔細分析起來,每個地方的抗議起因都有些不同,但非常概略的說,大體上可分成兩種,一是對經濟民生的不滿,二是對民主自由的渴望。

看更多《國際大風吹》

監製:李漢威
企劃:丁肇九、彭振宣、李漢威、羅元祺、劉冠伶
主持:李漢威
拍攝後製:鄭宇軒
核稿編輯:李漢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