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學植物學》:賈寶玉未來的命運就像深山幽谷中的松樹一般

《中國文學植物學》:賈寶玉未來的命運就像深山幽谷中的松樹一般
Photo Credit: i a walsh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紅樓夢》主角寶玉所居住的怡紅院,種有「歲寒三友」松、竹、梅。松、竹經冬不凋,而梅則寒冬開花,均不畏霜雪,故稱「歲寒三友」,用以表示堅貞不屈的氣節,向為文人所重。

文:潘富俊

【章回小說的植物特點】

一、善用成語典故

章回小說多能嫻熟地使用植物成語典故,並適切融合在故事情節的發展中。例如,《儒林外史》第二十回仁厚愛才的李本瑛,關切孝子匡超所說的一段話:「恁大年紀,尚不曾娶,也是男子漢摽梅之候了。」「摽梅」典出《詩經.召南》之「摽有梅,其實七兮」句,原意描述少女見日益成熟稀少的梅子,感傷年長未嫁的焦急心情。小說中的談話意為對方老大不小,應該早點結婚。

苜蓿原是牛馬飼料,小官生活清苦,只能以苜蓿嫩芽或幼苗佐餐。典出唐代薛令的自傷詩:「朝日上團團,照見先生盤。盤中何所有? 苜蓿長闌干。」引申為「苜蓿生涯」、「苜蓿盤空」、「苜蓿堆盤」的成語,意思是官小家貧。《儒林外史》第四十八回,余大先生說道:「我們老弟兄要時常屈你來談談,料不嫌我苜蓿風味怠慢你。」也是自謙之詞。

二、詳實記載古代的庭園植物

章回小說中有關明清各代的庭園植物種類非常豐富,是研究中國傳統庭園景觀植物及庭園設計的最佳材料。以成書於明末的《金瓶梅》而言,描述的是宋代的庭園植物,以西門慶住宅庭院的植物為例,至少有四十種(表4)。同時,也能由出現植物的種類,了解作者描繪小說內容原型所處的地區,也間接反映作者的生活體驗或籍貫所在,提供研究章回小說作者的背景資料。(依表4)所列植物種類,此庭園所處位置應在華中地區。

《紅樓夢》的成書背景是清康熙年間,全書敘述大觀園中栽種或自生的植物共七十八種,其中松、楓等庭園樹共二十五種,梨、枇杷等果樹類六種,薔薇、金銀花等藤蔓類觀賞植物共十五種,草本植物包括鳳仙花等花卉及黃連、白芷等藥用植物共二十三種,水生植物六種,自生(非栽培)的苔蘚類植物三種。其中第十七回大觀園所出現的植物種類最多,共有四十一種活植物,其餘三十六種庭園植物散見在各回。大觀園內的植物充分反映出中國庭園的特色及中國文化傳統,大部分植物都出現在歷代名園之中。許多植物的配置,仍為近代中國庭園建築所採用,例如代表文人堅毅不屈的「歲寒三友」配置在寶玉居住的怡紅院之中;文學象徵的芭蕉、梧桐也在適當的院落、園景中出現。其他如楓香、桃、杏等亦然。

  • 表4:《金瓶梅》的庭園植物

喬木類

合歡、銀杏、竹、柳、梅、梧桐、榆、槐、松、海棠

灌木類

辛夷、木槿、木芙蓉、石榴、牡丹、瑞香、夾竹桃、丁香、紫荊、紫薇、棣棠、桂花、狀元紅、臘梅、滿天星

蔓藤類

木香、荼蘼、薔薇、玫瑰、黃刺薇、茉莉、凌霄花、金銀花

草花類

蜀葵、金斛花、金盞花、雞冠花、芍藥、鳳仙花、玉簪、金燈花、百合

三、豐富的藥用植物種類

古代文人大都精通醫藥醫理,自然會在作品中反映其醫學知識。出色的章回小說均不乏藥用植物種類(表5),如《紅樓夢》不但藥用植物種類繁多,全書還使用「人參養榮丸」等三十種中藥方劑於不同的病症上。有時也參與小說情節的診病醫療,如第五十一回晴雯傷風感冒,咳嗽、頭疼腦熱,大夫胡君榮診斷是外感內滯,算是個小傷風,開了兩副藥方。寶玉看時, 藥方開的有紫蘇、桔梗、防風、荊芥等,還開了枳實、麻黃這兩種專來破氣的峻猛藥,吃下會有副作用。這藥方讓寶玉嚇了一跳,認為這位大夫開錯藥了。另外找人去請常來賈府看病的王大夫,看診後,所說的病症和前面的庸醫不同,藥方上果然沒有枳實、麻黃,另外還有當歸、陳皮、白芍等。有些則利用藥材特色來安排故事情節,如《三國演義》’第七十五回描述關公刮骨療傷的過程:(關)公袒下衣袍,伸臂令佗看視。佗曰:「此乃弩箭所傷,其中有烏頭之藥,直透入骨。若不早治,此臂無用矣。」說明關公是中了沾有劇毒植物烏頭的箭。

  • 表5:章回小說中的藥用植物

小說名稱

藥用植物種類

儒林外史

人參、附子、黃連、半夏、貝母、細辛、茯苓、阿魏等八種

金瓶梅

紅花、薄荷、地黃、甘草、甘遂、芫花、烏頭、三七、當歸、牛膝、大戟、半夏、天麻、巴豆等十四種

紅樓夢

人參、附子、地黃、甘草、川芎、砂仁、紫胡、茯苓、當歸、荊芥、防風、黃連、知母、白芷等十二種

四、應用植物的特殊意涵安排小說情節

入秋以後,多數植物的花均已凋落,只有菊花盛開獨秀。由於菊花開於深秋霜凍之時,不畏霜寒的特性象徵晚節清高,因此自古文人愛菊,除了晉.陶淵明種菊東籬外,唐宋詩人亦不乏愛菊者。《紅樓夢》中提到寧府和榮府都種有菊花,大觀園內栽種菊花的確實地點,書中沒有交代,但是菊花卻是書中情節發展的「樞紐植物」。仲秋時節,眾姊妹作了海棠詩,接著作菊花詩以應秋天景色。菊花詩一共十二題,由眾人各自選題創作,作出〈憶菊〉、〈訪菊〉、〈種菊〉、〈對菊〉、〈供菊〉、〈詠菊〉、〈畫菊〉、〈問菊〉、〈簪菊〉、〈菊影〉、〈菊夢〉、〈殘菊〉,每篇都是應時佳作。

作者安排第三十八回和第三十九回賞菊詠菊,成為全書故事的分水嶺。這兩回之前,寶玉和眾姊妹大致都生活在溫馨和樂的氛圍中,特別是寶玉,自進入大觀園後,每天享受著眾金釵的笑鬧歡娛,充實而滿足。接著是寒冬雪景的蘆雪庵聯句大會,到第五十三回賈府除夕、過年極其奢侈的拜年儀式,到元宵夜宴等,達到高潮。在此用菊花的盛開和凋零,暗示賈府家運由盛而衰的發展脈絡,從第五十五回起,賈府總管鳳姐病倒,賈府病象已開始顯現。後來雖然有探春的興利除弊措施,卻也無法挽救賈府外強中乾的敗象。接著寧府的大家長賈敬去世,大觀園內部大抄檢,賈府的氣象和故事的發展急轉直下。

中國人的墓地一向有種植封樹的傳統習俗,王公貴族大都選用松、柏類植物栽種;而平民百姓則多種植易於扦插繁殖的白楊木,鄉間墳場多散布白楊,因此白楊代表死亡或墳墓。詩文中出現白楊的章句,都代表悲愴、死亡,章回小說亦不例外,如《水滸傳》第四十六回:楊雄早來到那翠屏山上,但見:「漫漫青草,滿目盡是荒墳;裊裊白楊,回首多應亂冢。」暗示該回潘巧雲的慘死。

五、植物特性與小說人物個性

《紅樓夢》主角寶玉所居住的怡紅院,種有「歲寒三友」松、竹、梅。松、竹經冬不凋,而梅則寒冬開花,均不畏霜雪,故稱「歲寒三友」,用以表示堅貞不屈的氣節,向為文人所重。其中松樹樹姿蒼鬱,古人視為君子的象徵,所謂:「歲不寒無以知松柏,事不難無以知君子。」書香宅第中絕對少不了松樹,大觀園自然不可能有例外。寶玉身上的玉不見了,妙玉請來拐仙,示語中出現「青埂峰下倚古松」句,隱指寶玉未來的命運就像深山幽谷中的松樹一般。

《紅樓夢》的作者,擅長利用植物的特性襯托不同人物的個性特質,暗喻小說人物的結局,例如以瀟湘竹代表林黛玉,表現黛玉愛掉淚的個性,最終也和傳說中的瀟妃、湘妃一樣,含恨流淚而死。湘雲的個性開朗如盛開的芍藥作者安排醉臥芍藥花下的情節,也在暗示湘雲會離寶玉遠去,因為芍藥又名「將離」,是古代臨別相贈之物,但離開後仍會返回的象徵性植物。另外,作者也善用植物四季枯榮變化的性質以對應故事情節的發展,最顯著的例子就是以上所言之菊。如此善用植物特性融合故事情節的作品,在中國歷代文學中可說是無出其右者。

六、以植物的生態習性描述小說情境

植物各有其不同的生境,有些植物適合生長在水塘或沼澤;有些植物則屬於生態上的先驅植物,在荒廢土地上生長茂盛。這些植物特性,都是文學作品中用以襯托或描述故事情節發生地點的特殊環境。如《水滸傳》描寫破落的古寺:「鐘樓倒塌,殿宇崩摧。山門盡長蒼苔,經閣都生碧蘚。釋迦佛蘆芽穿膝,觀世音荊棘纏身。」(第六回)其中的苔、蘚顯示當地環境潮濕,而「荊」為黃荊,「棘」指酸棗或其他有刺灌木,兩者均在荒廢土地生長,並成為該地的優勢種。形容破敗的寺廟,用這兩種植物恰如其分。

七、記錄已消失的古老習俗

許多古老的植物利用方式,目前已經罕見或甚至消失了,但仍可在各代小說中再現,提供中國民俗研究的基本資料。以通草為例,原是中國使用歷史悠久的花飾材料,用以製造少女髮飾及室內飾品,《爾雅》稱之為「活脫」,其他古籍稱為「寇脫」或「通脫木」。自唐晉以來,民眾常取通草髓心,用以製造各種飾物。唐代成書的《酉陽雜俎》就記載通脫木「心中,中有瓤,輕白可變,女子取以飾物」,後世已少有使用此物了。但《儒林外史》第二十一回敘述結婚典禮:「到晚上,店裡拿了一對長枝的紅蠟燭點在房裡。每枝上插了一朵通草花,央請了鄰居家兩位奶奶把新娘子攙了過來,在房裡了花燭。」說明在明代通草仍是民間重要的飾物材料。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中國文學植物學(經典傳世版)》,貓頭鷹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潘富俊

兩千年來第一本!運用現代植物學研究中國古典文學的跨界經典
運用現代植物學的科學方法研究中國經典,讓兩千年來先民的智慧結晶有了嶄新的欣賞視角。

植物學可以解開歷史懸案?植物代表意涵古今大不同?

《紅樓夢》一百二十回都是曹雪芹著作,高鶚有無狗尾續貂?從「植物」居然可以看出端倪!植物代表的意涵變化古今有別,如「柳」最初象徵文人氣節,後來因為音近「留」,折柳送別表示離情依依,但到了宋元以後,卻衍生出「殘花敗柳」、「花街柳巷」、「尋花問柳」等負面用法,變化之大,耐人尋味。植物在不同朝代出現的比例還可以反映時代氛圍,如唐代版圖擴大,中西文化交流密切,詩中就出現了來自遙遠印度、西亞,甚至非洲的植物(罌粟、胡麻、波斯棗等)。

扮演植物偵探,破解古今草木之謎,開創研究新學門

累積近半世紀的研究、親筆點評近萬本中國典籍,遠從《詩經》、《楚辭》、《全唐詩》,近逼清詩,逐字逐筆過濾。實地一一驗證古人所言真偽,探訪作品提及的每種植物,並考證當地自然生態,還原幾千年來文人筆下的植物原貌,並找出植物引進中國的脈絡,同時分辨虛實,釐清作品的寫實與想像,終於開創了這門嶄新的學科。

getImage
Photo Credit: 貓頭鷹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