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宅血案」前澳洲學者電話內容曝光,解密檔案再等10年

「林宅血案」前澳洲學者電話內容曝光,解密檔案再等10年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安局認定這批檔案「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援引《政治檔案條例》規定,使這批檔案須屆滿50年後,才能提供外界閱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980年2月28日,美麗島事件的被告、前民進黨黨主席林義雄家裡發生一起兇殺案, 林義雄的母親及女兒都遭殺害。當年國民黨當局一度指與林家交情不錯的澳洲學者家博(J. Bruce Jacobs)涉嫌,事隔30年,根據促轉會昨(15)日揭露的國安局監聽記錄,案發當天中午,家博曾打電話到林家,電話內容是對著接電話的姊妹表示:「叔叔今天沒有時間來看你們,叫他們要乖一些。」

「林家血案」和家博有什麼關係?

案發當年,林義雄因觸犯軍法,以政治犯身份在獄中服刑,其妻子方素敏則前往看守所探視和旁聽軍事法庭召開第一次調查庭,僅留小孩和林義雄的母親在台北市住家中,方素敏交代林的秘書前立委田秋堇前往探視,結果發現林義雄的母親游阿珠,以及7歲的雙胞胎女兒林亮均、林亭均都被已經被刀砍死,而8歲的長女林奐均則身受重傷,緊急送醫急救後,成為此案唯一的倖存者。

這次謀殺事件引起台灣社會以及國際人士的譁然,甚至由於其發生日期,讓人聯想到二二八事件,或被認為是國民黨警告黨外人士的動作。

林宅血案發生時,長年關注台灣發展的澳洲學者家博(Bruce Jacobs),當年剛好來台研究地方政治,而與不少黨外人士包括林家結識,《新頭殼》報導,檢方在林宅血案發生後,以殺人罪嫌偵辦家博,並予以限制出境二個多月。後來家博也被列入「黑名單」無法進入台灣,一直到前總統李登輝掌政 1992年時才解禁。

負責林案調查的專案小組始終認為家博若非參與者,也為「知情者」,例如1998年台北市政府警察局的重新佈署偵查報告指出,根據檔案資料研判,「家博可能對本案有相當程度之瞭解」。到了2009年的高檢署重啟調查,仍打算將家博當年在宿舍留下的跡證重新鑑識,後來因為無法取得家博血型進行比對才沒有進行。

《中央社》報導,高檢署2009年重啟調查報告公布後,家博投書台灣媒體,強調這份報告雖掌握林宅遭監聽,但監聽紀錄中,「並未提到我在2月28日當天中午左右與林的雙胞胎女兒的通話,可能就在她們被殺之前的數分鐘。」

促轉會發現關鍵檔案:家博曾致電林家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發布新聞稿,指出近期調查發現,國安局保管的機密檔案中,存有不曾對外公開的澳洲學者家博,事件發生後3天在偵訊筆錄中表示,在案發當天他曾打電話到電林宅,是林義雄的雙胞胎女兒接聽,以此證明當時自己不在場。

促轉會指出,根據當年監聽紀錄與工作研判,在檔案持續列為機密的情況下,案發後的林宅血案調查小組是否獲得這份監聽紀錄及相關資料,目前仍不得而知,但調查小組並未據以修正調查方向則是事實,也因此導致家博在2009年仍透過投書跨海喊冤。

促轉會指出,這批解密檔案中,首次揭露的警總呈給國安局的「林義雄動態」檔案,證明國安局於案發後不久即確認家博確曾在當日中午致電林宅,且承辦人員認為其「涉嫌可能不重」。

檔案記載:「據是日值班同志記憶所及,家博確於12:00左右電林宅與小孩聊天」、「家博之涉嫌可能不重,巧合之情況很有可能」。另一份國安局的監聽紀錄檔案也記錄家博在電話中對林亮均姊妹說:「叔叔今天沒有時間來看你們,叫他們要乖一些。」

促轉會指出,這關鍵檔案從未對外公開,雖經國安局檢討解密,卻因國安局認定這批檔案「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援引《政治檔案條例》規定,使這批檔案須屆滿50年後,才能提供外界閱覽。但此關鍵檔案,國安局認為有影響國安之虞,至少在2030年才能供外界瀏覽。

促轉會說,遺憾的是,家博在去年11月24日因病去世,來不及親眼目睹這些能夠證實他說法的重要檔案,但依照國安局認定,即使家博仍在世,這批檔案至少須再等10年,也就是2030年才能供外界閱覽;促轉會將與國安局積極協調,希望能提早開放檔案供各界應用。

《中央社》報導,家博生前在2018年還曾到訪台灣停留約一個月,當時澳大利亞代表處為他舉辦演講,外交部也授勳給家博,而家博當時前往宜蘭探訪林義雄。

陳文成基金會董事長楊黃美幸受訪表示,家博是台灣忠實的朋友,大學時代就來台灣研究地方政治,很了解地方派系,也見證台灣從威權走到民主的過程。美麗島事件發生時家博人在台灣,美麗島事件對他的衝擊及他對台灣的熱愛,使家博主張台灣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反駁國際上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看法,強調台灣人的自我認同。

這幾年來家博設立了一個Taiwan Discussion Group,裡面有上百位關心台灣的外國學者專家熱烈討論台灣議題,家博生前都會即時提供台灣的民主發展及國際困境給外國友人參考。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