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的策展備忘錄:台北當代館「災難的靈視」&東京森美館「災難與藝術的力量」

災難的策展備忘錄:台北當代館「災難的靈視」&東京森美館「災難與藝術的力量」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京與臺北不約而同地從東亞現實出發,進行以「災難」為名的策展,分別為2019年初東京森美館「災難與藝術的力量」與年底台北當代館「災難的靈視」,本篇將以關鍵字進行兩展的作品導覽,也提供目前正在展出的「靈視展」的觀展方向。

澳洲森林大火已經持續延燒四個多月,居民與動物的家園被火海吞沒,再度引發全球氣候變遷議題的關注,這幾天同在亞太的菲律賓,位在首都馬尼拉的塔爾火山,沈默43年即將爆發;美國與伊朗緊張關係再度擊發,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為報復指揮官少將被美軍殺斃,展開「烈士蘇萊曼尼行動」;視角回到東亞,街頭上是為爭取民主、反獨裁的群眾身影,香港反送中運動從去年六月開始,從遊行抗爭演變為一連串激進的暴力衝突,十二月中的泰國曼谷街頭集結了許多年輕示威者,為的是反對君主制與軍政府對於民主的箝制……

澳洲大火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身在臺灣透過新聞媒體再現於我們日常生活中,宛如蒙太奇般不斷循環,天災與人禍構築出這些仍在進行中的革命,全世界處在一個更為詭譎與不確定之中,感覺下一秒災難隨時一觸即發。

在這一年間的頭與尾,東京與臺北不約而同地從東亞現實出發,進行以「災難」為名的策展,分別為2019年初東京森美館「災難與藝術的力量」(後簡稱「力量展」)與年底台北當代館「災難的靈視」(後簡稱「靈視展」),本篇將以關鍵字進行兩展的作品導覽,也提供目前正在展出的「靈視展」的觀展方向。

廢墟

同樣位在東亞島弧的臺灣與日本,在無常的土地上共同要面對的是頻繁的地震,這似乎也成為我們兩國人民對於災難最直接的陰影反射,在兩展的開頭處都以此破題。

曾湘琪展出的系列以世界各地災難與當地神話進行連結,其中《釜石之鑰》的鯰魚與《台南之晨》的地牛呈現出台日兩地對於地震神怪形象的再現,這也對「靈視」兩字進行回應。

台南之晨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釜石之鑰》
台南之晨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台南之晨》

繼續向前,羅詩蘋的《震後群》不同於臺灣媒體時常對於災難再現的戲劇化報導,反而以冷靜與旁觀的視角凝視著18年花蓮雲門翠提大樓因地震的倒榻現場,這個場景對於島國子民來說熟悉不過,16年的台南維冠大樓塌陷,場景歷歷在目。

100A1431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震後群》

上述分別以繪畫與錄像進行地震的想像與再現,「力量展」的開頭則由瑞士藝術家Thomas Hirschhorn 的裝置作品《崩落》(Collapse),在美術館內搭建出一個仿震後房屋殘骸的廢墟景象,以紙箱與膠帶等臨時性材料將不穩定狀態定格凝結,卻也呈現出人類居住環境一擊可破的脆弱感。

家屋

「力量展」中除了《崩落》的仿製廢墟,在知名街頭藝術家Swoon也造了一個 挪用神話故事以她常用的漿糊拼貼造了一個《米狄亞》之家,當中揭露自身家族女性在家庭中所承受的暴力與孤獨,創造出一個充滿創傷的家屋,兩個作品分別從物理與心理面向進行廢墟家屋的搭建。

「靈視展」中北藝反送中關注組造了一個家屋,展間中家的外圍以時間軸排序香港這七個多月來密集行動的海報檔案,這幾個月來已有多個香港行動的文件展在臺灣進行聲援發聲,能發現這樣的串聯更為快速與即時;房屋內部則通過家族成員各自念白、家庭倫理劇的文本之下,其實在進行對於港中台現實情境的政治隱喻,兩個家屋要訴說的:家有時是庇護所,但有時「手足」其實是傷你最深的人。

牆面文宣規劃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北藝大反送中關注組

除了家屋意象的挪用,北藝反送中關注組還在當代館館外廣場置放了兩艘船,其中一隻是貼滿便條貼、名為「自由號」的連儂船,香港近年革命所用的連儂牆行動源自1988年捷克反共產革命,青年在牆上填滿約翰藍儂式的塗鴉與歌詞進行抗爭而得名。

這在「力量展」中的重點作品《為難民船添加顏色》(Add Color Painting(Refugee Boat)),由約翰藍儂妻子—小野洋子重製1960年的創作,兩個作品皆通過觀眾參與與挪用船的意象,達成創作方法上跨時代的對話。

2019118_191110_0006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北藝大反送中關注組

兩展中許多作品都出現船,《聖經》中諾亞為大洪水所造的方舟,讓船好像與災難產生了永恆與普世的連結,而難民這個從未在人類歷史中解決的問題,在2015年一張敘利亞兒童Aylan陳屍地中海海灘的照片震驚全球後,再度被世人重新正視。

2010年底阿拉伯之春爆發後,這十年間難民已成為歐洲最棘手的社會問題,兩展也都選了中國藝術家艾未未援引希臘神話《奧德賽》,以當代視角描繪這群因戰爭,而被迫離家漂泊人們的煉獄處境,在「靈視展」更補足他用身體親身進入難民營所拍攝的紀錄片《人流》與相關錄像,讓臺灣觀眾能夠重新注視這群仍在尋家的人們。

釜石之耀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艾未未《奧德賽》

備忘錄

災難是全人類的普世處境更是共業,作為一種策展命題,這就像是用藝術創作進行一個備忘錄,在「力量展」底下策展人以兩個框架:「藝術如何描繪災難」與「破壞後的創造」進行闡述,重點放在災難發生後的工程,藝術家如何再現災難、用藝術療傷,以及人與自然關係間的修補。

tuner_archives_06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洪子健+陳瀅如作品

事隔一年的「靈視展」中也包含了這兩個討論,當中還要探究災難的成因,如陳瀅如與洪子健的《透納檔案》與《透納電影日誌》當中直揭西方資本主義擴張與種族優越所引發的破壞、越南藝術家阮英俊的《在呼吸中:無物靜止》則直指人類的貪婪好勝之心造成一切皆輸的局面。

4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阮英俊作品

相對於「力量展」過度光明正面,在「靈視展」中對於災難的討論有更多挑釁與反省的可能,甚至在展場末端放著的是吳繼濤的《末日的輓歌.捲嘯》,這個暴風狂雨淹沒臺北的末日景象,災難將沒有止盡地潛伏在我們日常生活中。

吳繼濤(2011)。〔捲嘯〕。廣興楮皮紙no_5110‧水墨設色。78×141c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吳繼濤作品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