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中國簽訂近7億美元鋁精煉廠,發展獨立鋁工業邁出一大步

印尼中國簽訂近7億美元鋁精煉廠,發展獨立鋁工業邁出一大步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合作被視為是印尼實現印尼「長久以來的夢想」,因為長久以來以出口原料為重要的收入,11日與中國簽訂合作發展煉鋁廠,將為印尼建立起獨立煉鋁的產業鏈。

印尼和中國11日簽訂6.95億美元(約 207億新台幣)的合約,共同建設位於西加里曼丹Mempawah的氧化鋁精煉廠,其產品可以用於製造礦物產品。關鍵在於建立起印尼國內礦產利益鏈,也是印尼發展獨立煉鋁工業的第一步,印尼政府也試圖限制原礦出口,調整過往原料出口導向為主的經濟體質。

本次簽約由印尼國有建設公司Pembangunan Perumahan (PP)、中鋁國際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HALIECO)以及精煉廠的擁有者Borneo Alumina Indonesia (BAI)3家公司,於11日在北京簽訂合約。

參加簽約儀式的印尼法律顧問Victor S. Hardjono15日聲明,Mempawah精煉廠代表了印尼「長久以來的夢想」——作為東南亞最強大的經濟體,可以進一步「發展獨立煉鋁工業」。他也說,這是2020年中印第一個簽訂的合約。中國在去年是印尼第二大投資者。

過去很長時間,印尼只有一家位於西加里曼丹吉打邦(Ketapang)的煉製廠grade alumina refinery (SGAR),他的產品可以用於煉製成,而無法進一步應用於製作顏料和陶土。SGAR屬於中印合資公司Well Harvest Winning,一年也可生產100萬噸鋁。

在Inalum前任總裁Budi Gunadi Sadikin任內,印尼出口礬土(即煉鋁的原礦)到中國和澳洲,接著再進口萃取自礬土的氧化鋁,進一步精練出鋁。「很可笑吧?」如今是國有企業部(SOEs)副部長Budi說。

一旦開始運轉,Mempawah精煉廠一年可望生產100萬噸的礬土,並至少販賣其中一半的產量給印尼國有煉鋁公司Inalum,可以彌補公司一年要進口價值5億美元(149億新台幣)的鋁進口量。Inalum會將其煉製為25萬噸的鋁錠,以提供內銷和出口。

精煉廠擁有者BAI,是中國鋁業(Chalco)、印尼國有煉鋁公司Inalum 以及印尼國有礦業公司Aneka Tambang組成的合資企業。本次建設2019年12月開始,預定於2022年完工。雖然一開始BAI的股東,希望在2018年開工並於2021年完成。Inalum的秘書Rendi Witular透露工程延宕的原因,「有些程序上的問題。」不過他並未說明細節。

AP_080424051805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印尼以原料為重要出口收入,圖為位於印尼加里曼丹省的金礦區。

中印合作密切

印尼作為東南亞第一大經濟體,在經濟表現上也有持續突破。據印尼統計局數據,2019年印尼出口額約1675億美元(約5兆012億新台幣)、進口額約1707億美元(約5兆107億新台幣),貿易逆差有32億美元(約957億新台幣),不過比起2018年87億美元(約2603億新台幣)已降低許多。而作為工業原料的棕櫚油產品和礦產,仍是印尼最重要的出口產品,在2019年,前者為印尼賺到176億美元(約5266億新台幣)的進口額,後者則222億美元(約6642億新台幣)。

印尼積極地進行經濟與能源政策的轉型,印度尼西亞能源和礦產資源部2017年時宣布禁止除了鎳以外的金屬原礦的出口,目前預定將在2022年1月生效。此一禁令能迫使礦業公司在國內進行精煉,為了進而生產價值更高的產品,也能獲得更高的收益。

彭博》報導,印尼海事部統籌部長、同時也是採礦部門負責人Luhut Binsar Pandjaitan表示,「我們發現瀝青可以拿來當作火箭的燃料,為何我們要出口原礦?而不自己建立下游的精煉廠?」

「如果原因是我們不知道技術從來而來,那有一個簡單的方法就是和中國合作。」Luhut Binsar Pandjaitan還提及,中國做生意是簡單的,「中國願意滿足來自我們的任何需求。」在佐科威的第一個任期中,來自中國投資的確是顯著的飆升,不過這也引發社會上的反中情緒。

面對有論者批評他是中國代理人、「名譽」中國大使,Luhut Binsar Pandjaitan不以為意,表示只要是來自公司的投資,他就不在意資金的來源,「只要帶來環境友善、第一流的科技和幫助教育當地人。」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