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真彭派】如果唐太宗死而復生,也會嘲笑中共對西藏的「同化政策」

【關鍵真彭派】如果唐太宗死而復生,也會嘲笑中共對西藏的「同化政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史沒有詳細記載唐初推動突厥同化政策那9年間,同化政策究竟遇到哪些困難,讓唐太宗最後說出這項錯誤政策是「割根幹以奉枝葉」。不過從中共統治西藏的經驗,倒是可以看出為什麼同化政策根本是在浪費錢。

在之前的「台灣獨立救中國」系列文章裡,都是站在美國、俄羅斯這些明顯或潛在與中國博弈的對手為出發點來討論。接下來的兩篇文章,則是站在中國自身戰略的角度,去談為什麼中國政府支持台灣獨立,對中國完成「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才是最有幫助的策略。

在討論「中國為什麼不讓台灣獨立」的問題時,最容易聽到的一個論點就是:

如果台灣獨立了,那西藏、新疆、內蒙也紛紛會要求獨立,這樣中國的領土便會四分五裂。

通常聽到這種話,支持台灣獨立的人就算沒有說出口,心裡想的八成都會是:

那就讓他們獨立啊, 中國幹嘛非要維持「大一統」?讓想獨立的人都獨立不就好了嗎?

不過這樣的論點在中國人聽起來恐怕會覺得太不負責任,畢竟維持對西藏、新疆、內蒙的統治,對中國的國家安全,乃至「偉大復興」來說至關重要。不過,為什麼重要?

西藏、新疆、內蒙是中國追求的「天然疆界」

西藏、新疆、內蒙對中國的重要性,主要在於天然資源跟地緣戰略兩個層面,而其中最重要的還是地緣戰略的需求。富勒在《西洋世界軍事史》的開頭就提到,歷史上驅動所有「陸權帝國」進行對外征服的驅力就是尋求一條安定的「天然疆界」。

天然疆界的概念雖然是路易十四提出來的,但考察古往今來大多數陸權帝國對外的軍事行動,都是依循同樣的思維。

所謂的天然疆界,指的就是利用高山、高原、河流、原始森林、海洋等交通不便的地形作為帝國的邊疆,就能使用相對少量的軍隊把大量的敵人隔絕在帝國範圍之外,減輕防禦廣泛邊境對帝國國力的損耗。據守這些不利大軍行動的地形,也減低被大量突然湧現的敵軍突襲的危險。

以中國來說,如果讓圖博、東突、內蒙獨立,疆域大致就會縮回過去漢地「本部十八省」(不過還多出東北)的範圍。這不只是領土縮小這麼簡單,還會使得中國喪失天然疆界帶來的國防安全。

像是現在屬於甘肅省的河西走廊在三者獨立之後,南面是圖博(青海傳統上屬於藏區的「安多」地區)西面是東突,北面是蒙古,只有東面狹窄的範圍跟中國連接,甘肅將變成形勢複雜的火藥庫。更不要說屬於圖博傳統領域之一的「嘉絨」(馬爾康)藏區就緊鄰成都,一旦圖博獨立又倒向印度,印度有機會可以直接兵臨成都城下,威脅整個四川盆地。

而從內蒙城市烏蘭察布到北京航空距離只有300多公里,當前蒙古雖然對中國沒有顯著的國防威脅,但中共絕對還記得上個世紀60、70年代中蘇交惡雙方在內、外蒙古陳兵百萬準備展開核子戰爭的恐怖記憶。

尤其是圖博的範圍包含全球海拔最高的喜馬拉雅山脈跟青藏高原,如果從圖博對中國「內地」發動攻勢是居高臨下直接衝入關中平原、四川盆地、湖廣盆地等平原地帶,中國要反攻反而要面對層層疊疊、越來越高的高原地勢。從這點來看,控制這些地方對中國建立穩固的「天然疆界」確實是不可或缺的部分。

這一切聽起來都很合理,不過這真的合理嗎?

靠「同化」維持的疆界真的安全嗎?

前面提到自古陸權帝國追求天然疆界,為的是節省國力還有追求安全的邊界。但回顧歷史,大多數的陸權帝國最終都因為追求天然疆界反而捲入無止盡的戰爭與叛亂陰影。

例如提出天然疆界概念的路易十四就認為應該把法國疆域擴張成西到萊茵河、東南到阿爾卑斯山、西南到庇里牛斯山,因此引起了一連串的戰爭。法國擴張野心引發的恐慌,反而讓對手英國能在歐陸找到一堆盟友組織反法同盟包圍法國。

而中國目前也為了建構安全的天然疆界,強行壓制西藏、新疆與內蒙,激發了前兩者強烈的抵抗。像是引發達賴喇嘛出走的1959年西藏起義,以及新疆2009年發生的七五抗暴,至今還時不時發生零星的自焚與武裝衝突。

中共目前把這些抗爭都定調成:境外勢力煽動圖博、東突民族主義圖謀分裂中國國土。而對應的方法就是藉由軍隊鎮壓,用大量的武警、漢人官員與監控科技形成監視網,最後透過電視、學校、再教育營等手段逐步將他們「漢化」。

從這些定調跟手段,都可以看到中共把圖博、東突的「民族意識」視為造成抵抗的問題,因此決定透過「漢化」的方式強硬推行融合政策。按照中共的想法,似乎只要消滅圖博跟東突自身的文化,把他們同化成漢人,抵抗的問題就會被解決了。

Tibetischer_Kulturraum_Karte_2
Photo Credit: Lencer @ CC BY-SA 3.0
傳統「藏區」的範圍

問題在於,這個手法在過去的中國歷史上就曾被證明徹底失敗,最終還造成了歷時最久的「分裂時代」。

漢代最大的外敵匈奴,在西漢後期因為陷入內戰而分裂為南北兩部,其中南匈奴呼韓邪單于在西元前51年朝見漢宣帝,此後南匈奴在大部分的時間裡都成為漢朝的附庸。到了東漢末年南匈奴單于呼廚泉被曹操擊敗後,匈奴武裝基本上已經被漢人政權收編。

到了魏晉時代,南匈奴已經不住塞外,而是跟漢人雜居。南匈奴首領劉淵更是拜學者崔游為師,精通《詩經》《易經》《書經》《左傳》,完全融入魏晉的世族社會。但等到西晉因為內戰而陷入衰弱之後,劉淵還是領導匈奴建立前漢,最後匈奴進軍長安消滅西晉,中國陷入近300年的大分裂時代。

唐朝拒絕「同化」突厥,反而奠定了盛世基礎

這個史實影響到後來唐朝對突厥的政策。西元630年李靖成功消滅東突厥,在怎麼處理突厥民族的問題上,重臣在唐太宗面前發生了嚴重的政策分歧。其中溫彥博主張的政策就類似今日中共處理西藏、新疆的思維:

王者之於萬物。天覆地載,靡有所遺。今突厥窮來歸我,奈何棄之而不受乎!孔子曰:「有教無類。」若救其死亡,授以生業,教之禮義,數年之後,悉為吾民。選其酋長,使入宿衛,畏威懷德,何後患之有!

溫彥博主張中的「救其死亡,授以生業,教之禮義」正是今日中共在面對西方質疑再教育營時常用的說詞。不過必須要幫溫彥博澄清的是,他並沒有要設置突厥再教育營,反而主張「全其部落,順其土俗」這點與中共極端的做法還是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