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政府否認警暴,打耐力戰守護真相

對抗政府否認警暴,打耐力戰守護真相
Photo Credit: Ng Han Guan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抗爭一旦無限延長,融入日常生活,寓抗爭於娛樂方可使人有持久的韌力。黃色消費模式便應用了相似道理:與其靠少數人一次過特大的犧牲,倒不如靠多數人長期連續少少付出,聚沙成塔,帶來大改變。

當權者以為,大話說一千遍,人家便會信以為真,於是首先令那些對謊言最反感的人消失和收聲,剩下官方旋律,再威迫利誘大眾,慢慢就越來越多人放軟手腳、習非成是。所以,對抗強權打壓,不止要在前線抗爭,也要在大後方守護那條考驗意志和耐力的戰線,這場持久戰稱為:守護記憶與真相,拒絕遺忘與謊言。

特首林鄭月娥和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在1月16日分途出擊,前者在立法會話「非常愛護青年人」,否認「出現咗警暴」,後者在區議會就話「我理直氣壯做得好,只係一啲懼怕我正義嘅人想我辭職!」

唔理佢哋係咪出於本能,講大話當食生菜,視無數直播警暴的片段如無物,總之,兩隻丁蟹一而再,再而三把罪責推給別人,多少會產生催眠的效果。[註]就算信念無被歪理沖淡,都不能排除一些意志較薄弱的人會感怠倦,萌生「懶得再聽妳廢嗡」的逃避情緒。

隨著不少抗爭者被密密拉,默默消失,社會氣氛正出現微妙變化。大小丁蟹到處出沒,有三萬警力撐腰,唔理你大律師公會幾有公信力,亦唔理你「人權觀察」在聯合國總部發表報告,怎樣權威和證據確鑿,總之一句反中亂港勢力想搞破壞,就抹殺對林鄭政府和警方的強力指控。

情勢是不理想,但未至於惡劣。延產假案繞內會通過,何君堯打開口牌試水溫,表示23條立法亦要用類近方法。既然建制派可以在立法會打橫行,為何不一不做二不休呢?除了國際社會的壓力,中共不敢亂來的最大原因,顯然是怕觸發比反送中更大型的社會抗爭,政治變數太大。

但現在不做,不等於將來不做,一切視乎政府風險而定,安全系數可以透過連串政治操作而提升。北京突然派駱惠寧來港,任務當然不簡單,《星島日報》便指,駱惠寧是以柔性姿態演繹中央政策。

香港人沒放棄,仍前仆後繼循各種途徑反抗,搞良心經濟圈,拉闊民間外交戰線等等。官方已擺明車馬,全方位封殺加上鋪天蓋地的文宣攻勢。要避免部分人受影響,出現失落情緒的惡性循環,大大削弱黃色陣營的抗爭意志,不能單靠對政府和警方的怒火/仇恨做燃料。打一場鬥長命的耐力戰,每位手足要有更多思想和心理上的裝備,心態上——包括人的自我/內在對話——如何恰當調整尤其重要。

相比傘運時大家要贏,但最終贏不到而導致不少人失落、沮喪,被無力感支配,今次反送中抗爭,手足在心態調教方面大有躍進。一方面打定輸數,又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前者(心態)其實很容易抵消後者(心理動力),但年輕人的爆炸力卻一直有增無減(明眼人都知,警暴是重要原因,林鄭和鄧炳強還有甚麼好否認?),這一關口的突破,超出全世界對「香港人」的預期和想像,不再是斤斤計較付出與收穫成正比否,而是勇往直前、奮不顧身。

以命相搏,換來的政治震撼,爆發強大的連鎖效應,最終連台灣選舉的戰況都逆轉。

但一場足球賽沒可能全力奔跑90分鐘,一定有高低起伏的攻防,以及快慢不一的變調/節奏。反送中抗爭的火爆力量不復最初,合乎運動規律,問題是如何把巨大的政治能量帶進下一階段。

這方面的理論資源或可從「快樂抗爭」的原理中得到靈感。有人質疑「快樂抗爭」給人玩玩下、不認真的感覺。這講法不是完全無道理,但只適合氣氛比較肅殺、時間比較濃縮的情景。抗爭一旦無限延長,融入日常生活,寓抗爭於娛樂方可使人有持久的韌力。黃色消費模式便應用了相似道理:與其靠少數人一次過特大的犧牲,倒不如靠多數人長期連續少少付出,聚沙成塔,帶來大改變。

由於面前挑戰巨大:適應嶄新的生產和消費方式,同時要應付官方形形色色的打壓,警方採用「靜靜地贏」的方法令民憤難以大規模爆發,再加上經濟不景氣的負面影響,「Be Water」的口訣並不足以應付,還需要「令自己變得更強」。越多人變強,抗爭的底子便越厚,克服困難本錢及改變的可能性便越多、越大。

怎樣為之強,難有放諸四海皆準的準則,每個人根據自己的能力、特質、性格和現實限制而設定便可以,最重要是不奢望有飛躍進步,而是在各自爬山的過程中,爭取一點自我的超越和進步。

這不止是挑戰當權者的抗爭,也是每個人面向自己、努力令自己變強壯、不重複自己、有能力迎向新挑戰、從而發掘無限可能,令自己不枉此生的抗爭。

上善若水,遇強越強,共勉之。

註︰可參考筆者〈丁蟹效應〉一文。

本文獲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