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真確理解世界》:這不是什麼該死的企業社會責任,而是攸關未來的重大商機!

《我如何真確理解世界》:這不是什麼該死的企業社會責任,而是攸關未來的重大商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與印度的總人口數,遠超過任何單一的西方富裕國家。我總覺得該論點真是愚不可及,那等於是在宣稱:中國的總人體質量超過美國,所以中國人體重過重的問題比美國人嚴重。在各國之間人口數量差異巨大的前提下,討論單一國家的總排碳量是無濟於事的。

文:漢斯.羅斯林(Hans Rosling)

往後幾年,我持續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演講邀請函,我還因此聘任了一名助理。我繼續受邀出席一連串的會議。有些會議是定期舉辦的,其他則是針對特定主題的一次性會議。我曾經在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外交部,以一個我非常滿意的主題——「讓我的數據改變你的心智」,發表演講。

有一天,我收到一封來自梅琳達.蓋茲的電子郵件。她邀請我參加一場在紐約舉行,著重探討聯合國發展目標(尤其是嬰幼兒存活率)的會議。

當你準備演講的時候,首先得弄清楚自己要講什麼;再來,必須知道自己要在演講時展示哪些資料,以及如何展示這些資料。我希望自己的聽眾記得哪些內容?那次當我前往紐約時,我對這些問題其實沒有明確的答案。

我提前一天和團隊成員抵達紐約。我喜歡提早來到現場,在最後關頭密集準備,如此一來,所有內容就能深植腦海中。

我也總是必須到演講廳看一下,實地了解它的外觀。我要確保我的電腦擺在正確位置,所有的線路連接也都是正確的。在演講中,技術層面的支援可是很重要的,但是通常演講者本人管不了那麼多,總把放投影片的責任交付給他人。我從來不這麼做,因為只有在你親手按下按鈕的時候,才能掌握最佳的時間點,否則你根本無法全神貫注。

在紐約演講的前一天晚上,我受邀出席晚宴,地點在曼哈頓南區,離聯合國總部並不遠。

我不太確定自己該以什麼樣的衣著出席。我知道格拉薩.馬謝爾(前南非總統曼德拉的遺孀)會出席晚宴。我和安妮塔在莫三比克行醫時,她是該國的教育部部長,她的丈夫則是當時的莫三比克總統;現在,她的丈夫是尼爾森.曼德拉。梅琳達.蓋茲也將出席晚宴。

我選了一件不含領結的西裝大衣。我的手提包裡放了一件很寶貴的東西——我女兒安娜就讀小學時的作業簿。這本舊作業簿上,印有莫三比克教育部的徽章。我滿心期待,想讓格拉薩.馬謝爾看看這本作業簿。

當我到達那家酒館時,著實吃了一驚。我的座位居中,旁邊坐著格拉薩.馬謝爾,對面則是梅琳達.蓋茲。

這是個充滿低調、深入、有趣對談的夜晚。梅琳達和格拉薩之間的對話最為頻繁,她們討論到所有重大的國際發展問題。我偶爾會加入對話,但當這些大人物暢談女童的就學權、避孕藥物的易得性、該如何將注射預防針推廣到鄉村地區、如何推動民主發展、社會發展是否比政治發展重要、聯合國能做些什麼、梅琳達和比爾.蓋茲基金會又能做些什麼時,我只是聆聽著。她們對話的方式相當引人入勝。她們算是密友,幾乎可以說是姊妹。她們之前已經多次見面,擁有共通的價值觀,也了解對方投入的計畫。

她們都非常投入與避孕藥物的易得性相關的問題。梅琳達.蓋茲認為:我們不能以推廣人權的方式關注這個問題,而必須將其視為有助於家庭最佳利益的一種措施——不過度頻繁地生育,對家庭是最理想的。這是一種能說服人的說法。

格拉薩.馬謝爾則描述了南非的觀點;和相當貧困的莫三比克相比,在南非宣導避孕措施是比較容易的。

對我來說,能夠與掌權者和有能力改變世局的人同桌,聆聽她們心平氣和地討論下一步應該要怎麼走,還真是一種寵幸。

這兩位女性三不五時會向我提問。我談到如何量測嬰幼兒死亡率的問題,而她們對這方面的了解,並不那麼全面。我描述道:首先,必須對該國的婦女進行具有代表性的篩選,然後讓受訪者與合格的訪問人員對話。訪問人員會深入探究這些受訪婦女的生活,諸如近年來的生活方式、是否有子女夭折、子女是如何夭折的,以及其他相關的問題。拜這項技術之賜,我們才能深入了解嬰幼兒死亡率的問題。

這兩位女性聚精會神地聽著,提出頗具批判性的問題。我說道:非洲絕大多數國家正在漸入佳境,這一點毫無疑問。我們從降低的嬰幼兒死亡率,就能看出這個事實。

和格拉薩.馬謝爾與梅琳達.蓋茲相處的這一夜,是個既漫長又短暫的夜晚。這一晚逐漸接近尾聲,我感覺和她們建立了良好的溝通。因此,我鼓起勇氣。

「我得讓妳看一樣東西;同時,我也想好好謝謝妳。」我向格拉薩.馬謝爾說道。

梅琳達.蓋茲從椅子上撐起身子來,想瞧瞧我手中拿著什麼。我拿出安娜那本小小的作業簿。

我提到我們在莫三比克度過的歲月(一九七九年到一九八一年),而我女兒當時就在那裡上學。格拉薩.馬謝爾睜大了雙眼。

「你那時有沒有見過我先生哪?」

「沒有,可是我看過他在楠普拉的演講。」我說。

那本小作業簿在桌邊掀起一小陣騷動,大家都想看看。

「這位教育部長確保我女兒當時能夠在那裡上學。」作業簿在桌邊傳閱的同時,我這麼說道。

當天晚上,我踏著興奮的步伐——幾乎是彈跳著穿越曼哈頓,走回下榻的旅館。和這些女性對話,對我來說真是實質上的提升。夜裡,我最後一次檢查了演講的內容。隔天的演講並不特別理想。對我來說,聆聽她們的對話是莫大的收穫,這使我感到謙卑。我過去總以為:能夠躋身高位者,想必都很膚淺,以自我為中心。我對這些人有點反感。我本來預期自己會見到有這種心態的人,結果我遇見的,是聰明、善體人意又善良的人。其中一人是全美首富,另一人是莫三比克前總統的遺孀,現在則是曼德拉的妻子。兩人對彼此心懷尊敬。

我們的晚宴使我了解:即使是在社會上的最高階級,親自見到某人並與其互動,仍然十分重要。我出席在達沃斯(Davos,位於瑞士東部的城鎮,為滑雪勝地,以每年冬季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聞名)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時,這樣的理解獲得進一步的強化。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每年在此地會面一次,討論世界未來的重大問題。這場會議已經逐漸演變成當權者——產業界大亨、金融鉅子、政界要人、國家元首、國際組織代表、聯合國與媒體圈的要角,還有包括國際特赦組織在內的其他協會,以及研究全球問題的學者——相聚的場合。

這是一座相當尋常的阿爾卑斯山小鎮,有著平易近人的火車站。我和安妮塔拖著行李箱。當天早上剛下過雪,我還在一處附著薄冰的小坡上滑了一跤。我們在旅館辦理入住手續,那是一家設備齊全的低價旅館。現在,我坐在小會議廳裡,聽著一個歐盟會員國環境部長的指控。「投影圖顯示,中國、印度與其他處於開發中狀態的經濟體,以即將造成非常危險的氣候變遷的速度增加排碳量。事實上,中國的排碳量已經超越美國,印度的排碳量已經超過德國。」

他是在二○○七年一月世界經濟論壇上討論氣候變遷的實業家與政治人物之一。他用完全中性、絲毫不帶情感的腔調,陳述他對中國、印度與排碳量的看法,彷彿自己說的是顯而易見的事實。

他的目光投向那間相對狹小的會議廳。歐洲人與美國人坐在桌面的一邊,包括印度、中國等快速成長經濟體在內的世界其他各國代表則坐在另一邊。

中國代表的目光直視前方,但他的肩膀抬高,頸子像是被那名歐盟部長的話給鎖住;相反地,印度代表湊向桌面,揮動手臂,想與會議主席取得目光接觸。

輪到印度人發言時,他鎮靜地站起身來。他披著一條優雅的暗藍色頭巾,身穿一件鐵灰色西裝。在沉默中,他環顧整間會議廳,輪流盯著其他國家的每一位與會代表。他格外深入地打量全球最大石油公司之一的首席執行官。這名印度代表是該國最位高權重的公務員之一,多年來曾擔任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顧問。

在充滿戲劇張力、簡短的沉默之後,他的手掃向富國代表列席的一邊。

「就是你們這些有錢的國家,把我們拖進這種困境裡!幾百年來,你們使用煤和石油。就是你們,也就只有你們,把我們逼到重大氣候變遷的邊緣。」他打破外交場合的行為守則,以相當高亢、控訴般的聲音說話。

他突然改變自己的肢體語言,雙手在胸前合十,擺出印度人向他人打招呼時的手勢,向那些受驚的西方代表鞠躬。

「但是我們寬恕你們,因為你們不知道你們做了什麼。」

他耳語般低聲說出這幾個字。會議廳裡一片沉默。後排傳來咯咯的笑聲,各代表輪番露出遲疑的微笑。

印度代表再度站挺身子。他盯著自己的對手,伸出食指。

「但是,從今天開始,我們計算每人的平均排碳量。」

我已經記不得當時會議廳裡的反應,因為我很佩服這名印度人明智、一針見血的論點。許多輿論根據單一國家的總排碳量,系統化地將導致氣候變遷的罪責推到中國與印度頭上;多年來,我認為這種做法十分可怖。中國與印度的總人口數,遠超過任何單一的西方富裕國家。我總覺得該論點真是愚不可及,那等於是在宣稱:中國的總人體質量超過美國,所以中國人體重過重的問題比美國人嚴重。在各國之間人口數量差異巨大的前提下,討論單一國家的總排碳量是無濟於事的。按照這種說法,像瑞典這種人口九百萬的國家就可以不節制排碳量,然後辯稱:反正我們人口少。

他所說的內容,我多年前其實就已經想到過。掌權者們討論的,就是這些話題嗎?他陳詞的方式使我想到:現在,改變已經開始。


對企業演講,專注探討只適用於他們的議題,其實很有趣。有時,這也給我回溯自己過去經驗的機會,例如我奶奶是用水泥槽洗衣服,夢想著能夠使用洗衣機。

我曾受邀對伊萊克斯內部的領導者發表演說。總監希望我說明人口與經濟發展的概況,以及全球對家電用品,例如冰箱、電爐、洗衣機等的需求。

首先,我精要地展示了全球的收入分配與健康狀態,說明擁有健康的居民,才能在往後帶動經濟的成長。現在,這讓我們能夠較準確地預估下一波發展會來自何處(在擁有足夠完善經濟政策的前提下)。

「最主要的是,亞洲將會成為巨大的市場。同理適用於中東與拉丁美洲,但非洲的發展速度會慢一點點。你們擴張業務的機會,主要就來自亞洲。」

「那他們想要什麼?」有人問。

「你們製造電爐,但在許多地方,瓦斯更為便宜。電冰箱應該是他們會採購的第一樣東西,冰箱在氣候溫暖的地區是很重要的。不過,你們製造的是品質好卻所費不貲的產品。他們需要便宜的小東西,在這一環,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而說到洗衣機,這還真沒有解決方法——沒有洗衣機是便宜的。」

我在此處插入奶奶和洗衣機的故事,它總能捕捉聽眾的注意力。

「你們有沒有和自己的親戚談過?有沒有問過家中最年長的女性,洗衣機推出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光景?」我問道。

有人舉手表示:那真是太棒了。

對話內容轉移到瑞典社會中,民眾手洗衣物與洗衣機量產前的過渡期,當時人們會將毛巾和床單先送到乾洗店。

「各位的奶奶和外婆,現在可是遍布在世界各地。」我一邊對他們這麼說,一邊展示另一份圖表;圖表中的一軸為金額數目,另一軸為健康程度。

「各位請看,你們就是在這個時候得到洗衣機的,這是一九五二年。我們當時的位置,就是今日中國所處的位置,想像一下這是多麼大的市場——十三億人。」

我指著洗衣機的線狀圖。

「想想看,如果你們能讓它像手機一樣普及呢?現在它的普及率還是蠻低的喔。」

這是一種世界上更多人能夠擁有的產品。

「目前缺乏的是科技上的新突破,而且問題還不只如此。你們必須達到嚴苛的環保要求。舊式洗衣機的耗水量太大,這在人口稠密的亞洲國家是行不通的。它還意謂著化學物質的排放量增加。至於用電量的問題,我們暫時先不考慮進去。」

他們聆聽著。

「你們該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呢?你們是否能推出類似手機的創新功能呢?如果可以,幾十億人的市場正等著各位。」

他們的熱忱在此刻被點燃。當我演講完畢時,總監跳上講台,接過我的話頭,繼續演講下去。

「我們會製造出符合漢斯形容的這種洗衣機。我們真的會非常努力地試著研發它。這不是什麼該死的企業社會責任,這攸關未來的重大商機哪!如果我們沒能研發出這些機器,就會失去在市場上的地位。我們會製造出世界上最省水、最節能的洗衣機。我們同時會與織料業合作,如此才能使用更柔性的洗衣精。這將是我們在洗衣機市場上的重大挑戰。」

我聆聽著,覺得這真是太震撼了——我親眼見到一家大公司放眼未來。

不過,另一股討論接踵而至。

「可是我們全數的收入都來自歐洲與北美市場啊。他們想要更精良、能夠以程式控制的先進洗衣機。比方說,葡萄牙的夜間電費比日間便宜,因此人們會想要設定洗衣機,讓它在夜裡運轉。」

公司中兩種派別的歧見在此顯現出來:其中一派希望專注研發更精良的設備,保持在舊西方市場上的市占率;另一派則希望製造比較簡單,能夠讓更多人使用的機器。

事實能夠顯現出的差異性,真是再明顯不過了。

我將自己過去曾提供給聯合國與國際援助組織的材料提供給他們。我所展示的是完全相同的材料,唯一的差別是我敘事的方式以及我專注探討的發展層面。我刮去了他們陳舊世界觀的表面,但我所使用的始終是同樣的數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如何真確理解世界:漢斯.羅斯林的人生思辨》,先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漢斯.羅斯林(Hans Rosling)
譯者:郭騰堅

一個慷慨無畏的靈魂,如何以他的思辨與抉擇撼動世界?
《真確》作者漢斯.羅斯林逝世前堅持寫下的人生自述!

  • 為什麼比爾.蓋茲會自掏腰包,讓全美大學生人手一本《真確》,甚至要求每個微軟的員工都要讀?
  • 是什麼樣的人生歷程與思辨,讓漢斯.羅斯林成為舉世聞名的全球公衛學家與教育家,並以《真確》揭露世界的真相,扭轉我們的直覺偏誤?

以TED演講與《真確》聞名於世的漢斯.羅斯林,擅於運用活潑數據解釋世界的真貌,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受歡迎的學者。2016年,醫生無預警通知他得了胰臟癌,漢斯立刻決定排除萬難寫下這本書,完整公開他的一生,以及他如何學會理解世界、在生命最艱難的時刻做出抉擇。

本書從漢斯.羅斯林兒時透過咖啡豆產地認識國家寫起,描述一名出身寒微的年輕人,藉由科學深入各個角落,重新詮釋這個世界。他隨時願意承認錯誤,接受相悖的觀點,一次又一次挑戰自己的既定想法,逐步克服偏見,形塑自己的價值觀與人生思辨,並因此致力於運用數據揭露事實,寫下《真確》一書,影響力遍及全球。

無論是在資源窘迫的非洲納卡拉急診室徹底反思醫者的價值,或是在世界經濟論壇以真確問題檢視全球領導人的無知,甚至是因為過於專注地實踐理想差點被太太掃地出門,漢斯.羅斯林持續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世界。

他值得你認識,你也需要知道,世界上曾經走過這樣一個美好的靈魂。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先覺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