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惡意搶註「武漢肺炎」藥物專利,有如強搶民女一般噁心

中國惡意搶註「武漢肺炎」藥物專利,有如強搶民女一般噁心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的武漢病毒所還大言不慚地說暫不行使主張的專利,歡迎外國企業合作云云。實在噁心之極。這不是偷,是搶,更要在強搶民女之後,還不要臉地說自己不介意照顧她一生一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武漢肺炎」施虐中國,威脅全球。1月26日,美國科研機搆發表了令人振奮的消息。第一個美國的案例——一個從中國返美的華人,經過醫院利用一種新藥醫治,療效顯著,已經康復。記錄其診療過程以及臨床表現的科研報告發表在1月31日權威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上。

病人在1月15日從中國返回西雅圖,1月19日入院。早期的治療主要是支持性治療,病況一直沒有好轉,發熱不退,血液檢查指標也在上升,肺部的照片依然「變花」。住院的第七天晚上,患者接受了一種叫瑞德西韋(Remdesivir)的藥物的靜脈輸注。第八天,其臨床症狀立竿見影地改善了:他不再需要吸氧,氧飽和度也恢復到了94%-96%,肺部照片上的斑點也消失了,胃口大開。除了乾咳和流鼻涕外,他已沒有其他症狀。

這是第一份在臨床水準上的有效治療「武漢肺炎」的藥物的科研報告。藥物有效性經過臨床檢驗,而不是只在細胞培養水準上的抗病毒活性測試實驗,也不是「雙黃連」、板藍根之類療效不明的中藥,意義非同凡響。

瑞德西韋是美國藥廠吉利德(Gilead Science)開發的,主導開發的還是一位台裔美國人。原先的希望用於伊波拉病毒治療上,正在進行第三期(最後一期)的臨床測試,尚未獲得美國CDC批准上市。據說第三期測試並不理想,沒想到在對抗「武漢肺炎」病毒上能有奇效。吉利德已經和中國幾間醫院合作,得到批准在中國進行數百人的臨床實驗。

正當人們為此高興之際,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卻在網站上宣佈,「我國學者在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篩選方面取得重要進展」,「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生物安全大科學研究中心與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國家應急防控藥物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在中國自主智慧財產權的國際知名學術期刊Cell Research(《細胞研究》)上」發表論文,發現「瑞德西韋」和「磷酸氯喹」(Chloroquine)「能在體外有效抑制新型冠狀病毒」。

武漢病毒所王曼麗研究員、軍事醫學研究院國家應急防控藥物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曹瑞源副研究員、武漢病毒所張磊砢副研究員、楊興婁副研究員為該論文共同第一作者。

這個研究成果是一件好事,爭議性大的是下一段:

「為服務於疫情防控,合作雙方單位聯合聲明:在上述具有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作用的藥物中,我們對於國內已經上市並能夠完全實現自主供應的藥物磷酸氯喹,不申請相關專利,以鼓勵相關企業參與疫情防控的積極性;對在我國尚未上市,且具有智慧財產權壁壘的藥物瑞德西韋,我們依據國際慣例,從保護國家利益的角度出發,在1月21日申報了中國發明專利(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並將通過PCT(專利合作協定)途徑進入全球主要國家。如果國外相關企業有意向為我國疫情防控做出貢獻,我們雙方一致同意在國家需要的情況下,暫不要求實施專利所主張的權利,希望和國外製藥公司共同協作為疫情防控盡綿薄之力。」

換言之,武漢病毒所等把美國藥廠正在研發最後階段的藥,搶先在中國申報了發明專利,還打算把這個專利「進入全球主要國家」。

這個聲明立即引起媒體注意,隨即引起廣泛爭議。武漢病毒所等搶註美國公司新藥專利,明顯是惡意搶註。

AP_1913836904734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首先,藥品是美國公司吉利德研製的,吉利德已為藥物投入大量的研發資金。雖然藥物尚未批准正式上市,但距離上市只有最後一步。公司投入的巨額研發費用距離「收成期」只有最後一步。

其次,吉利德在幾年前已為該藥申請全球專利。這裡既有藥物的發明產品專利(指生產該分子),也有藥物的用途專利(指把這個藥物用在特定的治療方面)。後者包括把這個藥物使用在對抗冠狀病毒上,包括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以及「其他冠狀病毒」。這次「武漢肺炎」病毒也是冠狀病毒的一種。所以吉利德申請的專利已經包含了「武漢肺炎」病毒。

第三,該藥的研發和武漢病毒所半點關係沒有。由於吉利德已申請專利,藥物的結構和性能都是公開的。此前,藥物在細胞水準上能抵抗多種病毒的研究結果也早已公開。武漢病毒所的研究人員,能想到測試這種藥,正是因為此前公開的研究報告。正如其論文所言「瑞德西韋最近被確認為一種有效的廣譜抗RNA病毒藥物(包括SARS和MERS)等,在細胞水準、小鼠模型和非人類靈長類模型上都證明成效。」

第四,美國在1月26日已宣佈該藥在美國臨床實驗中看到療效,藥廠也已經宣佈和中國幾個機構合作在中國進行臨床測試。這時,武漢病毒所就高調宣佈已經申請專利,給人以「把別人的研究成果據為己有」的感覺。

第五,在申請專利的日期為1月21日,從最後的論文看,武漢病毒所等最多只做了細胞實驗。基本上,就是把病毒轉入培養中的細胞中,然後測試在不同的藥物和不同的濃度下,觀察細胞的生存率(越有效存活率越高)、檢測病毒基因的在細胞内的RNA複製量的高低、檢測細胞内的病毒蛋白數量的高低。這些實驗都是很常規的實驗,雖然信息是有用的,但都只能算很初步的、很快能出結果的實驗。藥物作用機理沒有研究,動物模型缺乏(連小鼠模型也沒有,更不用提非人類靈長類模型),更遠遠未到臨床那一步,手頭「乾貨」基本沒有,就這樣匆匆提出專利申請,就好比如果哥倫布剛剛啓航西行,就宣佈美洲是西班牙領土一般,令人感到荒謬可笑。

第六,病毒所給出的理由更是不成立。所謂「我們依據國際慣例,從保護國家利益的角度出發」,這只是中國慣用的「假大空」。有中國專家斥責,認為「申請專利是市場行為,不必在道德上拔高,更不要扯上國家利益,公共利益。」至於病毒所還大言不慚地說暫不行使主張的專利,歡迎外國企業合作云云。實在噁心之極。這不是偷,是搶,更要在強搶民女之後,還不要臉地說自己不介意照顧她一生一世。

消息一傳出,惡評如潮。中國媒體又幫武漢病毒辯解。

有辯解,指武漢病毒所申請的是「用途專利」,由於「武漢肺炎」病毒是新的冠狀病毒,所以不包括在吉利德申請的「其他冠狀病毒」之内。

這種說法無視瑞德西韋本身是一種「廣譜」的抗病毒藥,而且「武漢肺炎」病毒和SARS親緣關係非常相近,它雖然是「新」的,但也必定在瑞德西韋所能適用的「其他冠狀病毒」内。

又有辯解,指武漢病毒所自己也做了實驗,投入研究,因此有權申請專利。

正如上述,武漢病毒所的研究非常初步,根本無法與吉利德的相提並論。況且,其實在細胞水平上觀察到對病毒有抑制作用的藥物並非只有武漢病毒所一家。有媒體報導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得出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結論。這個消息導致雙黃連口服液一度被瘋搶。後來才澄清,研究人員只做了體外細胞實驗,發現「雙黃連有抑制新型冠狀病毒作用,下一步還需通過進一步臨床研究證實。」上海藥物研究所的這個研究和武漢病毒所王曼麗等的研究基本上方法類似,水平相當。上海藥物研究所發表的消息雖然有被媒體誇大之嫌,但沒有像武漢病毒所王曼麗等人那麽「不要臉」,申請雙黃連口服液的「用途專利」。

又有辯解指,申請專利是合法的,只要不違法,人人都可以申請專利,反正最後有國家把關,申請了國家也可以不批。

但整件事的關鍵根本不是「是否合法」的問題,不是能不能申請到的問題 ,是吃相太難看的問題,是道德不佳的問題,是自貶身份的問題,是不尊重別人的知識產權的問題。作為一個國家最高級別的研究所,又是整個中國唯一一間有P4認證的最高安全級別的實驗室,不管能不能申請到,他們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去申請。做出這樣不道德的行為,損害的是中國泱泱大國的聲譽。

又有辯解稱,如果武漢病毒所不搶先申請專利,吉利德用這個藥趁中國「武漢肺炎」賣個天價,中國人民就吃虧了。搶先申請,以後還可以和吉拉德通過「交叉授權」討價還價。所以武漢病毒所正是為了國家利益。

且不說,吉利德發表聲明,「無償提供研究藥物,暫不考慮回報」,高風亮節。就算吉利德以後要收費,這也是他們的研究投入的合理報酬。如果人人都想著不勞而獲,少勞多獲,光盯著別人的科技投入打主意,誰再這麽蠢去投入巨資研究呢?

RTX2VRO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作為泱泱大國,如果吉利德開出了合理的價格,也應該尊重知識產權,向吉利德購買藥物。這不是吉利德「發國難財」。藥本來就是治病的,沒有「難」(疾病),製藥公司就無法賣藥,無法贏利。如果說吉利德發國難財,那麽豈非所有的製藥公司都在「乘人之危」?

即便 「先小人之心」一下,萬一吉利德開出不合理的天價,中國政府也有談判的實力,最後很多國家包括中國,專利法中還有「強制授權」的選項:「因國家緊急狀況或其他重大緊急狀況及增加公益而強制專利授權,使更多人能使用緊急救命藥物。」

在美中剛剛簽訂的第一階段貿易戰協議中,中國承諾增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協議還墨跡未乾,武漢病毒所就搞出這件事,大損中國形象,也影響美國對中國是否能遵守協議的信心。

事實上,這件事看似更是病毒所的研究員自己所為,不是國家的授意。中國政府衛健委已經表明,自己毫不知情,正在瞭解。中國政府最佳的做法,就是相關部門儘快否決這項申請。武漢研究所屬國家事業單位,中國政府也可以直接向武漢病毒所下指令,讓他們自己撤銷申請。

只有真正尊重知識產權,中國才能真正稱得上「大國崛起」。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