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藍最後的改革契機:認為「統獨是假議題」的台灣民眾黨為何值得支持?

泛藍最後的改革契機:認為「統獨是假議題」的台灣民眾黨為何值得支持?
資料照片。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民眾黨持續壯大,將能挖動堅若磐石的藍營基本盤,而那些選票本來就不是「綠的」,而是用「不能讓藍上」綁架、恐嚇來的,假如獨派對自身論述有信心,經過這樣的「教育訓練」終究會有更多原本國民黨的選票溢入獨派政黨。

大選後,台灣的政治版圖悄悄地變動,整體而言,往左獨稍微挪動了一點,其中由柯文哲所帶領的台灣民眾黨在政黨票斬獲超過150萬票,成為版圖最大的小黨,有趣的是,它也象徵台灣社會最大的矛盾。

早期的柯文哲是深綠獨派,但從第一次選市長開始,他便開始迴避統獨相關議題,致使今日兩面不討好的困境。問題來了,只要統獨站邊就有選票基本盤,以柯文哲的層級,只要在態度上討好藍綠一方,政治生涯可謂前途無憂,為何要在這麼簡單上的議題持曖昧態度,還把這項策略帶進民眾黨?

事實上,台灣幾乎所有議題都綁定藍綠,而藍綠綁定統獨。

假如在統獨態度上表態,就等於在藍綠陣營選邊站,一旦選邊後,即使在統獨外的千百項議題上有分歧、即使大黨作為有違理念,小黨都只能含淚繼續支持同陣營,否則只要大黨一聲令下,藍綠意識強烈的小黨支持者全都跑光。因此統獨議題既是選票仙丹,也是毒品,一旦吸食就回不了頭,這或許也是柯文哲從政以來,無論局勢再怎麼艱困,始終堅持和藍綠保持一定距離的原因。

不信的話,何不看看「主打議題、主打案件」的時代力量,他們也因獨派、反藍態度明確而吸收不少支持者,卻在案件上立場與綠營相悖,選前被側翼揍到連媽媽都認不出來,支持者被大黨「集中選票」,連立院戰神黃國昌也被擊落,真的變成了自由的男人。

因此,柯文哲放在心底沒說的話是:在統獨上持曖昧態度,才能不用在藍綠選邊,從而解放手腳貫徹自身施政理念,不用擔心被藍綠養、套、殺。柯文哲相信台灣有一群中間選民,會願意放下統獨,支持專注內政民生的政黨,而這次的政黨票分布上,藍綠幾乎都被壓到30%基本盤,也印證了柯的路線有其可能性。

確實,迴避統獨問題是「不對的」,在道德理想社會中,無論面對什麼議題,公民都應明確站在正義的一方、有理的一方、有益於國家的一方,可惜台灣社會並不理想,實際上,我們連能否稱作國家這事都還沒搞定。可憐哪。

很荒謬吧,正是由於人民對統獨議題太有感、太積極,柯文哲才必須噤聲。

蔡總統現身凱道選前之夜 群眾熱情歡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對泛綠而言,民眾黨是農場而非敵隊

台獨已走進死路,一意孤行是行不通的。

等一下,我沒被中國外交部的耿爽附身,請先聽我一言。

從這次大選結果來看,韓國瑜表現如此荒腔走板仍有550萬民意支持;國民黨將舔共退將吳斯懷放進名單,居然還能拿到33%不分區選票,與民進黨平分秋色。這代表台灣有三到四成的選民對藍綠統獨已有定見,估計飛彈打過來也不會支持帶有綠獨色彩的政黨——無論它有多優秀的理念。

在這不利條件下,台灣的國家動能將繼續虛耗,形成獨立的社會共識更是遙遙無期。更慘的是,這也給了財團很好的操作空間,做什麼壞事都能肆無忌憚,因為藍綠永遠對著幹,代表永遠有一個大黨能挪用至少三至四成的民意來保護財團利益,而真正代表民意的選票卻被統獨一分為二,失去對政治表達意見的實質力量——因為只要藍綠喊統獨,選民就乖乖歸隊,即使這兩黨表現荒腔走板,正經事不幹。

因此,現階段唯一可行的破解方式,反而是逐漸淡化最重要的統獨議題,看似與理想背道而馳,實際上說不定繞了個彎。

曲線救國。

試想有一個政黨,能吸引對於統獨、藍綠已有成見的偏中立選民,在盡可能不觸動敏感神經的情況下推出政見,扣掉看到就高潮的藍綠,此政黨唯一取悅選民的方式就是靠政見,試圖吸引願意放下統獨立場的選民。

如果此策略成功,很多人將因此第一次看到藍綠外的世界,而這正是台灣民眾黨的社會實驗。

政治版的「海洋生態保護區」

有聽過「海洋銀行」嗎?許多國家會將海域劃定保護區,區域內完全禁止漁業和開發,讓保護區作為生態種源庫,直到族群繁衍茁壯而溢出保護區外,漁民就能捕到源源不絕的「利息」,例如澎湖的東西吉廊道就是成功的案例。

而台灣民眾黨就是政治版的海洋保護區,不碰藍綠統獨,讓不願被統獨綁架的政治無感選民有棲身之所,願意更積極地參與公共議題、內政議題和道德議題,當大量公民都積極參與政治,其中許多人必定對統獨議題也將產生定見,漸漸從「中間」外溢到政治光譜的極端,大黨也會因此受惠。

對獨派而言,雖然短期內會流失選票,卻亦能挖動堅若磐石的藍營基本盤,某方面來說可將其視為教育投資,畢竟那些選票本來就不是「綠的」,而是用「不能讓藍上」綁架、恐嚇來的,它們只是回到原本該回去的地方罷了。假如獨派對自身論述有信心,由於民眾黨本質上是個右派政黨,終究會有更多選票外溢回左派的。

柯文哲郭台銘陪同李縉穎掃街拜票(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對泛藍而言,民眾黨是最後的改革契機

戴維森學院教授任雪麗(Shelley Rigger)指出,韓國瑜大敗是「國民黨久病的病徵,但並非病因」。是的,國民黨就像一間年久失修的老宅,曾經輝煌,卻在多年累積的頑疾沉痾影響下,已到了搖搖欲墜的程度。

在徹底放棄反共路線後,國民黨的核心理念,幾乎只剩下維繫權貴利益、維繫高齡族群利益,並反對民進黨的所有政策。原因是權貴派閥、軍系、退休軍公教、地方派系,這些少數族群幾乎掌握了這個百年大黨的所有話語權。但這些人的利益並非台灣大多數人能共享的利益,因此國民黨將路走得越來越狹窄,失去自省能力和進步的聲音,導致這齣韓國瑜禍亂天下的鬧劇。

當年新黨出走、親民黨出走,其實都是今日危機的前兆。到了如今,國民黨並非很團結不出走,而是已沒有足夠人才可供出走了。看看那群去黨中央抗議的「青壯派」,年紀都能當首投族的爸爸,姑且不論年紀,試想那群「不惜集體退黨」的青壯派菁英,單靠他們自己真有實力與同為青壯派小黨的民眾黨、時代力量一戰嗎?

由於工作關係,本人認識不少台商,大多是所謂的經濟、知識選民,這次投韓國瑜的意願極低。

那他們心目中理想的候選人是誰?郭台銘、柯文哲。

他們期待不搞統獨,能在安定的社會氛圍下,讓他們好好賺錢生活的政治人物,而這也是廣大中間選民,甚至政治冷感民眾的心願,因此泛藍合理的求生路線,應該是學習台灣民眾黨的作法,也就是將國民黨重新打造成具有「當代自由主義」風格的溫和右派政黨,重用業界、學界人才,另一方面,著重社會福利。執行上以尊重體制為原則,用溫和的方式進行施政改革,以國家運作的效益為最終導向。

如果國民黨願意這樣做,他們的基本盤並不會因為此掉多少,由於底氣充足,還可能逐漸吃下性質類似的民眾黨,獲得大量人才,唯一的問題,就是此舉會犧牲位於權力核心的極少數人利益;假如國民黨無法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那失望的淺藍支持者就有可能轉而支持台灣民眾黨,使它逐漸壯大成為「不舔共、無權貴、無老害」的新國民黨。

假如你愛的是右派穩定理念,而非那面藍旗,那這結果其實也挺好的,不是嗎?

韓國瑜發表敗選感言 鞠躬感謝支持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站在為國家的出發點,無論對藍綠支持者而言,民眾黨的存在都是好事一件。因為只有當無法用統獨綁架選民時,政黨才會停止打假球,真的把心思放在政績和政策上,從而分出這漫長鬥爭的勝負,匯流出台灣人的共識,屆時,才是確立國家未來路線的時機。

至於民眾黨本身真的那麼好嗎?並沒有,它本身問題一堆,走的還是我討厭的右派路線,可是,它卻是台灣政治史上唯一跳出來擔任此一吃力不討好角色的政黨。台灣民眾黨確實正在做一件大事,一件新黨、台聯、親民黨、時代力量、綠社盟、基進……無數小黨都曾經喊過,卻始終沒做到的事。

「超越藍綠。」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