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介護保險制度如何透過「推廣體操」與「時間銀行」做地方創生?

日本介護保險制度如何透過「推廣體操」與「時間銀行」做地方創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阪市保健醫療部高齢介護室兼地方創生局的逢坂小姐,注意到因為日本的社會老人照護系統發達,導致普遍性依賴高,自己復健或是達成康復的意識逐漸降低,因此結合社區而設計一系列讓年長者能夠主動保持活力的運動計畫。

地方創生議題在日本已經推行多年,政府單位要怎麼在不同面向進行推進著實是個挑戰,嚴峻的都市經營議題中,城鎮要朝哪個方向前進?要怎樣做進一步的推展?光靠政府單位單方面的努力,不是太簡單,社會議題過大,包括民間單位組織,大家需要試著一同做解決。大阪府大東市秉持著讓市民生活更舒適、下一代也能持續生活在這個城鎮的想法,不斷導入一些新的方式。

現任大東市地方創生局的東克宏(Azuma Katsuhiro)局長,看過木下斉先生的書後,邀請木下先生到大東市演講,也邀請市長一同聽演講,市長表示認同木下先生想法。在參加過木下先生所舉辦的課程後,東先生在市政府中創立地方創生局,嘗試整合各部門,也遴選出不同部門的菁英參與相關業務。局處內唯逢坂伸子小姐兼任照護相關事務外,其他同事皆為專職。

逢坂小姐在市政府中長期推行照護相關制度,透過逢坂小姐的分享來了解大東市如何透過推廣體操以及導入時間銀行制度,來達到照護預防以及降低照護給付費的目標。

日本介護保險制度概況

日本介護保險制度,是根據《介護保險法》所設定的強制性社會保險制度。該制度由中央、都道府縣及市町村各級政府共同負擔長期照護制度,制度營運主體為市町村及東京23區之地方政府,委託營利與非營利機構提供照護服務之強制性社會保險制度。40歲以上的日本國民需強制加保,65歲以上的人為第一號被保險者,40歲至64歲的人為第2號保險者。財源結構一半為稅金來源,中央佔25%、都道府縣12.5%、市町村12.5%;另一半則為保險費收入,第一號被保險者、第二號被保險者比例則以當地人口比例為基礎。使用照護服務時的費用,使用者須自行負擔一成,年收較高者則須負擔2~3成不等。

照護系統的介護保險制度結構,基本上所處的行政單位使用較多時,稅金負擔也就會提高。40歲過後每個月得負擔3000至10000日圓不等的介護保險費用。也就是說如果居住的區域,不夠健康的年長者多,使用照護服務的需求提升,大家整體稅金負擔也高。因為日本家庭結構關係,家中照護工作大多落在女性身上,照護服務可以減少女性受到家庭的牽制和負擔,可促進女性的社會參與。

逢坂小姐因為注意到現在日本的社會老人照護系統相較於以往發達,導致普遍性依賴高,較易依賴他人協助,試著自己復健或是達成康復的意識逐漸降低,整體而言,年長者身體狀況較以前社會衰弱。2004年的健康意識調查顯示出,一半以上的年長者有意識到運動不足,但只有三成左右的人有定期的運動。因此大東市為讓年長者能夠健康地居住在想要居住的區域,由市政府職員想出一套大東保持活力的體操(大東元気でまっせ体操),試著將體操運動普及化,設計出站立姿、坐姿以及躺臥都能做的體操,讓大家能夠保持健康身心,也維持定期的運動習慣。

當身體健康後,照護服務的自我負擔金也會減低,便能以此特點努力促成以居民為主體的照護預防。體操的普及,透過地區上的團體,自治會、老人團體等推廣,舉辦健康體操相關講座等等,讓認知度提升。不是以往政府單位站在上位角度去強迫人民做,而是讓大東市居民能有興趣想要做、也願意參與。

此外,該制度也另設計了一套「時間儲蓄」制度,讓周遭的人透過勞力交換方式來協助年長者的生活,讓現在有能力的人花一些時間來幫忙需要協助的人,而提供協助所花費的時間會儲進自己的帳戶,未來自己需要幫忙時,就也有這些時數可以應用,反過來接受他人協助。金錢的價值很可能因為時代變遷有改變,但時間的價值是永恆也不分貴賤。

將以前農耕社會的互助概念,導入解決現在社會的超高齡問題。能想說現在提供幫忙的時數,未來會回饋到自己身上,大部分的人都很樂意提出協助,也可以促進與街坊鄰居的生活周遭關係良好。這個制度運用良好後,使用照顧制度的人變少,大家整體稅金負擔也會變低。

日本社會比起台灣,已經準備迎向超高齡化社會,在照護這個議題上,即便大制度上有三年一調整五年一大改的設計制度。落到地方政府時,更應該要細膩了解地方需求作彈性制度調整。大東市對於面對超高齡社會議題,目前設立的三大方向為:

  1. 強化照護預防,增加大東元氣體操據點
  2. 確保除照護專業人員以外之新的協助者
  3. 讓大家知道如何聰明使用介護保險制度

持續且與居民保持密切關係,共同應對超高齡化社會的來臨。

Yoga hands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不同領域存在著不同層面的社會問題,如何在現有資源以及制度下,透過因地制宜的方式來提供解決方案,是現在社會很重要的課題。即便是政府組織中,也可以透過橫向整合,做出全盤性且應乎地方的政策推行。

日本介護保險制度營運主體為市町村自治體,長照制度由地方政府主導,因應當地居民需求而設計,相較台灣,日本地方政府對於照護制度自由度似乎相對彈性,當然也會影響長照制度的發展。透過處理社會面臨的大議題,也照顧到居民生活需求,適時調整共同邁向良好生活的未來,這或許也是創生的另一個切入方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