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TOCC機制看「武漢肺炎」:中國春運是防疫重大考驗,台灣該如何戒備?

從TOCC機制看「武漢肺炎」:中國春運是防疫重大考驗,台灣該如何戒備?
圖為日本關西國際機場的檢疫畫面|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台灣有首例境外移入案例後,總統與疾管署也紛紛在社群網站發出說明,其中提及「就醫時請告知醫師旅遊史、職業別、接觸史及是否群聚」。我想藉這機會將防疫實務工作者琅琅上口的「TOCC」機制介紹給讀者。除了供有需要者與醫護人員溝通之外,我也藉由這四個概念釐清與回答一些問題。

最早在中國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人員身上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世界衛生組織後正名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鄰近國家紛紛傳出確診案例後,台灣也在昨(21)日由疾管署宣布出現首例境外移入的確診病例,為一名在中國武漢工作的50多歲女性。

面對近日亞洲各國陸續傳出疫情,台灣也有首例境外移入案例後,蔡英文總統與疾管署也紛紛在社群網站發出說明,其中提及「就醫時請告知醫師旅遊史、職業別、接觸史及是否群聚」。我想藉這機會將防疫實務工作者琅琅上口的「TOCC」機制介紹給讀者。除了供有需要者與醫護人員溝通之外,我也藉由這四個概念釐清與回答一些問題:

  • T:Travel History,旅遊史。
  • O:Occupation,職業別。
  • C:Contact History,接觸史。
  • C:Cluster,群聚。
Q1:首例境外移入案例出現,是否代表台灣「淪陷」?

面對疫情我們需要「謹慎」以對,但無須過度緊張。以台灣目前的情形,用「淪陷」一詞形容稍嫌誇大(傳染病學上,對於傳染病的流行規模有其界定方式)。以昨日確診的境外案例,當事人在下飛機後就已送往醫院的隔離病房進行治療,尚未進到台灣的社區或是其住家空間與環境,故確診的當事人入境台灣後尚未與當地人有大量的接觸。

但需要留意的是,由於仍有46名乘客與此名確診的當事人搭乘同班班機,接下來的時間內務必得對同班機乘客進行接觸者追蹤,確認同班機乘客身上沒有此冠狀病毒的陽性反應,才可放心此病毒沒有經由此名當事人傳染開來。

新型冠狀病毒目前在疾管署的分類中屬於第五類法定傳染病,與新型A型流感和MERS同等級。至於在2003年爆發的SARS則是在第一類法定傳染病中。

Q2:為什麼說中國春運是防疫大考驗?

此題可運用TOCC機制的T和第一個C回答。旅遊史是想了解當事人過去曾到訪過哪些地方,這些地方是否已經有疫情。如果當事人到訪之處已有疫情,相對地受到感染的機率會相對提高。此處的旅遊不僅是國與國之間的移動,一個國境內不同地區的移動也算在旅遊史之中。以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而言,即使人都是在中國,光是不同省份間的移動都足以造成傳染病的擴散。

中國春運是防疫的大考驗,主要關鍵在於接觸(史)。新年期間人口大量地透過交通運輸移動,要落實防疫工作是相對困難的。再加上,交通運輸幾乎都是在密閉的空間,人與人處在長時間的密集接觸,給了傳染病利於散播的環境。這也是中國鄰近國家不得不慎的原因,尤其接下來就是華人社會裡的農曆新年,大量的人口會在此時移動與接觸,能否確實把關就成了防疫的首要任務。

Shenzhen_North_Railway_Station_Concourse
Photo Credit: Baycres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5
2016年春運時期的深圳北站候車大廳
Q3:為什麼醫師會想要知道我的職業?

因為有時傳染病性質與人的職業會有交互作用。以這次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為例,依據《中國時報》報導中國防疫專家的說法,海鮮市場內較多的是野生動物。倘若此冠狀病毒屬於人畜共通傳染病,大量接觸某些動物的職業就須特別留意。在台灣大家耳熟能詳的人畜共通傳染病是登革熱和屈公病,國際間像是在非洲盛行的伊波拉病毒也是此類。因此如果你的職業是屬於會頻繁與動物接觸,那麼感染人畜共同傳染病的風險也會提高。

在公共衛生防疫史上,因為職業而名留青史者為瑪莉・馬龍(Mary Mallon),後人普遍都稱她為「傷寒瑪莉」。瑪莉是美國首位被發現的傷寒帶原者,身上卻沒有病徵出現。由於她的職業是廚師,並受僱於有錢人家,因此導致許多有錢人因為飲用了她所烹飪的食物後而染上傷寒。使得疫情難以控制的原因在於,因為瑪莉身上沒有任何病徵,她又堅決不停止下廚,因此使得疫情無法控制。瑪莉最終遭到衛生主管機關二度強制隔離,並在隔離期間去世。

Q4:以中國目前已知的疫情,台灣最須戒備的會是什麼?

從昨日確知中國已有醫護人員感染的消息,台灣最須戒備的同樣也是醫護人員群聚感染,所帶來的院內感控難題。

中國確知有醫護人員感染,證實了此冠狀病毒是有限度的人傳人。醫護人員群聚感染,在台灣容易讓民眾回憶起2003年SARS時期的和平醫院封院。封院的防疫手段雖是為了防止疫情再度擴大,但這樣集中醫護人員隔離的方式卻引起了相當大的爭議。

醫院內的群聚感染是相當棘手的感染管控議題,它吻合了TOCC機制裡的最後兩個C。又加上醫院的環境有著固定數量的人流動著,因此面對此次的新型冠狀病毒,如同《聯合報》採訪台大兒童感染科主任黃立民的看法,「疫情的決戰點就在醫院,醫護人員的群聚,是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Q5:面對疫情,我能做些什麼?

疾管署在這幾天已經有了相當清楚的說明,在此也再度點列整理:

  • 民眾如果自武漢及其鄰近區域返國入境時,如出現發燒、咳嗽、呼吸急促等症狀,請主動向機場或港口檢疫人員報到,接受健康評估。
  • 返國14日內出現有發燒、呼吸道症狀時,請撥打1922專線並依指示配戴口罩儘速就醫,並主動告知醫師旅遊史及接觸史。
  • 若是近日沒有出國的民眾,則是建議加強個人衛生習慣,包含:肥皂勤洗手、咳嗽戴口罩,以及返家先更衣及沐浴。額外的小提醒則是除非必要,盡可能減少在醫院活動的時間。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