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秘密警察法」:依法執法便不是秘密警察?

澳門「秘密警察法」:依法執法便不是秘密警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史上的秘密警察,無一不是「依法執法」的。

文:蘇嘉豪(澳門人,民主派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澳門民選立法會議員)

在澳門,俗稱「秘密警察法」的第5/2006號法律〈司法警察局〉一讀[註]

法案建議,由於部分司警負責執行秘密職務,有必要隱藏身分,故建議經適當說明的例外情況下,特首可豁免公布與有關特定警察的聘請和晉升開考等資料。

然而,澳門保安司司長黃少澤說,為了執行秘密職務而豁免公布身分的警察,不是秘密警察,因為他們是「依法執法」的。

其實,歷史上的秘密警察,包括黃少澤不喜歡相提並論的,如納粹德國的Gestapo(蓋世太保)、蘇聯的KGB(國安委員會)、葡國的PIDE(國安警備總署)、台灣的警備總司令部,無一不是「依法執法」的。

Gestapo聽命黨衛軍,逮捕共產黨人到集中營。KGB下設意識形態保衛局,專職監控和清洗異議知識份子。PIDE獲國家授權,偵查、逮捕和監禁被視為策劃「顛覆政權」的人。他們都是以「國家安全」之名行惡,而且都是「依法執法」的。

論專制威權,黃少澤仍望塵莫及,澳門情節也遠不及,以史實比喻或許言重。但這是不少市民的真實聯想,正是保安部門近年不顧區情,以政治正確掛帥,以政治任務為先,配合大規模監控和一系列的「依法執法」,令人感到澳門越來越陌生。

這只是冰山一角。澳門公職名單向來公開透明,一直相安無事,既確保公眾知情,也保障了投考人權益。如今卻又以「國家安全」之名,立法隱藏部分司警身分。這些執行秘密職務的政治警察,不是秘密警察是什麼?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註:

法案獲一般性通過後,將送交立法會小組會作細則性(逐條)審議,之後送返大會進行逐條討論和表決,才算正式通過,再交特首簽名公佈。表決結果如下:

反對(3):蘇嘉豪(直)、區錦新(直)、 吳國昌(直)

贊成(25):林玉鳳(直)、宋碧琪(直)、施家倫(直)、何潤生(直)、黃潔貞(直)、梁安琪(直)、麥瑞權(直)、鄭安庭(直)、李靜儀(直)、梁孫旭(直)、崔世昌(間)、陳虹(間)、李振宇(間)、張立群(間)、葉兆佳(間)、崔世平(間)、王世民(間)、陳亦立(間)、馬志成(委)、邱庭彪(委)、胡祖杰(委)、馮家超(委)、龐川(委)、柳智毅(委)、陳華強(委)

棄權(1):高天賜(直)

缺席(3):陳澤武(間)、黃顯輝(間)、林倫偉(間)

直—直選議員;間—間選議員;委—委任議員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與內文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可見作者Facebook(一)(二)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Kayue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