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從來就不只是打牌:論九十九遊馬的「一飛沖天」

《遊戲王》從來就不只是打牌:論九十九遊馬的「一飛沖天」
圖片來源:《ZEXA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決鬥」不再只是動畫裡才會發生的事,也是日常生活中可能發生的事,而對遊戲王的熱愛不再只是孩子的專利時,可以簡單得到一個結論:遊戲王給予觀眾的不管年齡為何,從來就都不只是打牌。

文:罵克伍陸

時間過得很快,《遊戲王》至今邁入22周年。對當年還是孩子的我們來說,黑魔導跟青眼白龍的對決,彷彿還是昨日的事情。在加州大學駐校學者伊藤瑞子的研究中顯示,遊戲王卡在日本孩子市場的穿透度近百分之百,也就是幾乎每個中小學生(不分男女)都擁有過遊戲王卡。即便孩子們對於規則不是十分熟識,但在畫師的畫工之下,光是擁有及欣賞這些不同圖案的卡片,對孩子來說就是一種快樂。

a29efef8-373b-466c-9e70-e4b33890baaf
圖片來源:《遊戲王》
遊戲王20周年紀念展海報

另一點有趣的是,遊戲王卡不只在小學生中受到廣大歡迎,對成年人也有一定程度影響。伊藤的研究特別描述遊戲王在現實中的奇異景象:

我常看到西裝筆挺的上班族在卡店鬆開自己的領帶,坐在遊戲桌前,用稚氣而帶有點自嘲的語調跟別人聊到自己。一個成人玩家說道:「你一定在想:為何像我這樣的大人會花一堆錢去玩這種小孩的東西?」

對一個對現狀不滿足的年輕人來說,童年的追尋、對決鬥的投入、幻想與現實融合都成了他的理想。

大人去喜歡孩子的東西看似矛盾,其實反映的是對自己生活上的遁逃,意即期待自己在職場生活之外,能有另外一種自我的展現(這不也是初代遊戲王的「另外一個我」的設定嗎?)。當「決鬥」不再只是動畫裡才會發生的事,也是日常生活中可能發生的事,而對遊戲王的熱愛不再只是孩子的專利時,我們可以簡單得到一個結論:遊戲王給予觀眾的,不管年齡為何,從來就都不只是打牌。

相較於我們教了孩子什麼,我們在孩子們身上是否學到了更重要的東西?

「遊」的意義

每代遊戲王主角名都要有個「遊」字,雖然官方沒有明確解釋此舉用意為何,可能只是簡單的傳承意味。但在arc-v的第一季主題曲《Believe x Believe》,歌詞中特別用了一些雙關回應了「遊」的意涵:Yu既是「你」(you)、也是「友」、「優」、「勇」。

創造一個由孩子喜歡的東西所主導的世界,是每一部動畫的基本設定,這點對遊戲王來說自然也不變。但如何透過決鬥展現友誼、勝負、勇氣,才是每一代遊戲王不變的三大元素。如果可以的話,基於每一代特色的不同特質(表裡遊戲/開朗的十代/冷靜內斂的遊星/想帶給觀眾快樂的遊矢/卑鄙的藤木),對每一代的主角如何反應這三大主題進行分析一定很有趣。但受限於篇幅的關係,我們今天就專注聊聊這位「一飛沖天教教主」──九十九遊馬吧。

「一飛沖天就是永不放棄的挑戰精神。」

遊馬的口頭禪是「かっとビングだ、俺!」(「一飛沖天啊,我!」亦譯為「我要勇往翔前!」),是遊馬過去跟父親一馬一起探險時,父親教他的話語。

其實這標語從探險家口中說出來一點也不標新立異,早在19世紀丁尼生在寫《尤里西斯》就有「to strive, to seek, to find, and not to yield」(奮鬥,探索,發現,且永不屈服)這樣的說法了。當然,也不是說歷代主角中只有遊馬才擁有永不放棄的精神。但《ZEXAL》在形塑遊馬的挑戰精神上,顯然有更多不同的考量。以下我們就一一解析。

沒前輩潮、也不常贏、那就多努力吧

九十九遊馬算是遊戲王系列中十分新穎的嘗試:跟前幾代的遊戲、十代、遊星比起來,遊馬牌技差卻不聽星光體指示、缺乏思考、常因為自己失誤陷入被動態勢;容易相信別人、個性樂天,「遊馬是笨蛋」這點可說是《ZEXAL》所有角色的集體共識了。

遊馬全系列敗北次數高達11次,(不計入以前輸給鐵男的次數),號稱史上最弱決鬥王、敗北王。相較於前一代的不動遊星打牌不拖拉,冷靜內斂,也讓許多人對遊馬的起始角色設定十分不認同。「所咧哇多卡那」(註1)的話語權第一次轉給非主角的設定,讓配角們的潮指數變高了,遊馬卻顯得笨拙。

9b417f0e-fbc9-470e-af92-20300b74ba75
圖片來源:《ZEXAL》

卻也因為這樣,ZEXAL相較於各代的遊戲王多了一股成長小說的氛圍。

以往的主角總能打倒自己的宿敵、展現略勝一籌的實力。但遊馬直至最後都沒贏過快斗、對鯊魚也是勝少敗多。所以遊馬的決鬥也帶出星光體更深一層的思考(註2):「好像也有感覺不錯的敗北。」以及「遊馬好像一直都得到大家的喜愛。」相對於其他主角的各種說書輾壓,撇開成王敗寇的鐵則,「輸了決鬥、贏了夥伴」是遊馬最大的超能力。

相信別人一次不夠,那你有相信第二次嗎?

遊馬的個性從一開始來看像是減分,但他的純真替他扳回一城。他對真月零(貝庫塔)的輕信,導致了他跟星光體的裂痕。遊馬先前面對的對手雖然也都是惡役,但像這樣處心積慮,先以朋友相稱最後再一口氣背叛的就只有貝庫塔。貝庫塔跟遊馬友好、幫助他贏得決鬥、假裝自己被擄走都只是為了在最後鋪陳他的計畫。這超越了打牌上的心計,直接從精神層面去毀壞一個人了。

看到這裡,大家都以為遊馬要被玩壞了、要黑化了。但沒有。正當貝庫塔要被千王吸收時,衝上去救他的還是遊馬:因為他始終相信真月才是貝庫塔的真實面貌。正當全部人都勸遊馬放手讓真月自生自滅時,遊馬卻說:

「再一次相信他!如果他没有心,就直到他的心成形前一直相信他!這就是我的一飛沖天!」

7c71f581-76e0-4770-af1a-86736a4aebbf
圖片來源:《ZEXAL》
貝庫塔你這麼說就表示你也成為教主的後宮啦!

經歷背叛、傷害、惡意的人總是心有顧忌,逐漸搭建起一道心牆。遊馬跟十代同樣是樂天而單純的主角,但他們最大的區別,就在於他們做了完全不同的選擇。(當然,遊馬很幸運的是,他擁有一群支持著他的夥伴。)後期的十代儘管可以一路輾壓對手,但總有著強顏歡笑,與他人逐漸疏遠的落寞感。但遊馬選擇了相信夥伴、選擇了一條容易傷害到自己的道路,卻也是悅納異己的道路。

這些遊馬個性上的細部描寫是《ZEXAL》前期就一直鋪陳的:遊馬一開始也不喜歡星光體,但他自從知道No.相關的決鬥要是輸了會讓星光體消失後,他從擔心星光體的安危、擔起保護星光體的責任到一心想救回星光體。鯊魚打一開始對遊馬有敵意、快斗一開始還想取他性命呢。但因為遊馬始終堅持「只要決鬥就能了解彼此,就能成為夥伴。」也一再讓人看到他的成長伴隨著對純真的堅持。

也因為這樣我們無法將遊馬歸類小屁孩,他擁有自己的堅持、精神上的強大韌性。被日本鄉民暱稱為老師、中國鄉民稱為教主,都一再反映了遊馬在精神面的強大。

最後的最後,要學習如何面對自己

「一飛衝天是拿出勇氣踏出自己第一步的話語、以及在遇到任何危機時都絕不放棄的話語、那是面對任何困難也勇於挑戰的話語。」

──《ZEXAL》最終回

49bfedf9-e2e0-44f4-ad2b-8f563b78787a
圖片來源:《ZEXAL》
好吧,恭喜小鳥也踏出第一步了。

儘管遊馬擁有受到夥伴喜愛的能力,但遊馬卻也有屬於自己的恐懼:害怕失去夥伴。別忘了故事一開始就告訴我們:「打開這扇門的人,將會獲得新的力量。但是作為代價,將失去最重要的東西。」起初遊馬以為最重要的、會失去的是星光體,所以用盡各種方式想要保護他。但答案到了最後才揭曉,經歷一場場嚴苛決鬥後,遊馬逐漸失去的是:打從心底的笑容。

這也難怪,在這世界裡打牌打到夥伴領便當、被人挾持、甚至一個不小心就毀天滅地,以遊馬13歲年齡,再加上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力量不足,這壓力在他身上更是重了。遊馬的實力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變強了,卻也讓他失去了純真,這恰恰也是現實生活中玩遊戲王的大朋友面對的處境,也是他們最想從卡牌遊戲中取回的東西吧。

ffea38df-c7d8-4cfc-a180-15fe92c163d9
圖片來源:《ZEXAL》
遊馬誤以為他會失去的是夥伴,但沒想到失去的其實是自己最重要的純真。

大家喜歡遊馬的原因,正是因為他擁有其他人沒有的純真。正因為遊馬的純真凌駕於他的牌技與實力,星光體安排了最後的決鬥,幫助他找回他這個年齡應有的快樂。正如同初代的最終決鬥中,遊戲透過封印死者蘇生告訴法老王靈魂不能留在現世、十代透過與遊戲的決鬥重新找回決鬥的快樂、遊星透過廢品戰士重新強調自己的力量來自於那些微小的羈絆。遊馬也透過翻倍機會,告訴星光體自己的決鬥風格(註3)。

每場決鬥都是意念的傳達,對自己價值的再確認。由此觀之,我們大朋友似乎也從遊馬身上學到不少,如同威廉.華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對孩子的崇敬一般:

「小孩是大人的父親;願以自然的虔敬之情,將來日一一緊密連繫。」

註釋

  1. 「所咧哇多卡那」為「それはどうかな」的空耳,可翻譯為「這可說不定吶」、「那又如何」。由於遊戲王已有多年歷史,台詞套路上也很穩定,所以觀眾們聽到這句話就知道主角要開始反擊了。
  2. 星光體的思考來自於他對於人類世界的不熟悉,意即每集結尾的「觀察記錄其之x」,這些觀察記錄有些是搞笑吐槽,有些是星光體對人類感情及行為的理解。
  3. 如果沒有看《ZEXAL》前期動畫就無法了解遊馬之所以使用翻倍機會的意義:這是遊馬首次不聽星光體的話卻完成回殺的combo技。星光體就理性的角度認為要多保存生命值,要求遊馬使用霍普的效果。但遊馬不聽,因為他知道自己牌組中有翻倍機會,在霍普的效果跟翻倍機會的搭配下才有機會獲得勝利。再次證明了,儘管星光體的決鬥強調精打細算,卻也可能錯失像遊馬這樣魯莽的勝利法。

本文經方格子 vocus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