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軍政府的清盤大戲:未來前進黨暫時保住了,但反對派如何攻防?

泰國軍政府的清盤大戲:未來前進黨暫時保住了,但反對派如何攻防?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政壇呈現眾議院由舊勢力軍方派系,和反保守派的紅衫軍、新興政黨瓜分議席的態勢。大選過後才是清算的開始,軍政府對未來前進黨政治追殺至今從未停歇。

泰國舉辦自政變以來,睽違5年的全國大選,分別在2019年3月17日(不在籍提前投票),與3月24日(主要投票日)舉行,雖選舉結果大抵確定,但泰國政壇的政治角力,仍餘波蕩漾延續至今,去年首次參選便囊括80席的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不僅一舉成為國會大三大勢力,更是主打改革與進步的政治理念,便理所當然成為守舊勢力亟欲除之而後快的首要目標,從開票與驗票的爭議,當選無效訴訟,當選人個人的違法議題,甚至是「解散政黨」送交憲法法庭審理等,國家機器總動員的戲碼,且看他們如何交鋒。

先簡要整理一下去年的大選,泰國屬於君主立憲制,國王是名義上的國家元首,立法機關設參、眾兩院,而所謂全國大選指的是眾議院500席的議員選舉。在以往,實際領導國家的總理一職,過去是由眾議院選出(多半會是多數黨黨魁),但根據新的憲法,參議院250席也有資格計入,而好玩的是參議院議員並非民選,而是由軍方指派,所以之前的2014年的政變主角——陸軍總司令帕拉育(Prayut),理所當然成為名正言順的泰國總理,即便他所帶領的人民國家力量黨(Power of People's State Party)只拿下眾議院116席,不少分析甚至挖苦般的指出,泰國從此可擺脫「政變頻繁」的負面形象,因為軍方勢力堂而皇之的進入兩院,往後靠動員議員們舉舉手投票即可把民選總理趕下台,何苦在發動「軍事政變」呢。

2019年選後,泰國眾議院主要由以下幾大勢力瓜分:

  1. 為泰黨(Phak Phuea Thai),原「泰愛泰黨」改組,屬於紅衫軍勢力,廣受基層,勞工,農民支持,取得137席。
  2. 人民國家力量黨(Power of People's State Party),2018年成立的親軍方政黨,雖帕拉育並非黨員(一般相信是為了避嫌),但仍「欣然」接受該黨的提名並順利被選為泰國總理,該黨取得116席。
  3. 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同樣為2018年成立的新政黨,主打改革,吸引大量青年選票,而黨魁塔納通(Thanathorn)因形象帥氣,享有高人氣的討論,2019年拿下80席,成為國會第三大黨。
  4. 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屬於泰國傳統的權力階級政黨,以往在意識形態上與軍方較親近(同時與紅衫軍對立),支持者多來自商人與城市中產階級,但去僅拿下52席。
  5. 泰自豪黨(Bhumjaithai Party),屬於民主黨分裂出來的勢力,主張更為極端且民粹的政策,同時也可歸類成親軍方的政黨,拿下51席。
AP_19086198245370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左起:為泰黨總理候選人、未來前進黨黨魁、為泰黨黨魁、泰國自由黨黨魁、Prachachat黨黨魁、Thailand's Pheu Chart黨黨魁、人民國家力量黨黨魁

整理完結果,我們把焦點放回泰國政壇的鬥爭。照目前議席的分配來看,基本上泛軍派系(人民國家力量黨+民主黨+泰自豪黨),加上那些很容易威脅利誘的「牆頭草」小黨,無黨籍議員們,勉強過半,因此,為確保「永續執政」,打擊立場分明的政敵,便成為選後軍方勢力的目標。在地方扎根已久,且與保守派纏鬥多年的紅衫軍陣營——為泰黨,沒那麼好連根拔除; 倒是藉由輿論支持,話題性與個人魅力起家的新興政黨 ——未來前進黨,看似一根比較好拔的刺。再說了,支持未來前進黨的很多是學生與年輕人,這個族群雖「易怒」但也「易操控」,且沒什麼盤根錯節的利益,亦無能與國家機器抗衡的硬實力。再說了,1976的法政大學屠殺事件殷鑑不遠,軍方雖不至於重演血腥鎮壓,但在氣勢上頗有先聲奪人的姿態。

有道是擒賊先擒王,打擊未來前進黨,首先針對他人氣最高的黨魁——塔納通(Thanathorn)進行攻擊。就在選後不久,泰國選舉委員會便收到匿名舉報,直指塔納通在登記參選期間,仍為V-LuckMedia媒體公司的大股東,違反選罷法。即便塔納通辦公室表示,該媒體公司旗下三款雜誌早在一年前就停刊,不應被認定為「候選人意圖透過自營媒體宣傳」,但泰國法院仍判定違法,並撤銷塔納通本人的議員資格,而他的席位,由未來前進黨的候補議員頂替。

接著,泰國國家反腐委員會也在去年9月,啟動「表面一視同仁」實則「具針對性」的清查檔選議員的身家財產。發現塔納通過去申報自己以個人名義「借款」給未來前進黨約1.9億泰銖,實則與該黨實際收到的2.5億有落差(且泰國法律規定泰國選舉法規定,政黨可以募款或接受捐款,但不能借貸,而對單一政黨的個人捐贈,一年不得超過1000萬泰銖),其中不乏金流交代不清,公賬私帳混亂的情況。若本案同樣被法院裁定違法,塔納通本人很可能面臨高額罰款,褫奪選舉權(甚至是褫奪公權)5年,以及僅能有限度的參與政治與政黨相關事務。

等待官司宣判結果之際,軍政府(啊不對,現在應該稱呼他們為「合法」的民選泰國政府)同時啟動對未來前進黨的政治追殺,希望能一舉解散該黨,如同軍方在去年選前解散「泰衛國黨」,僅因為他們提名皇室成員為總理候選人。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次對付未來前進黨的諸多違法罪名中,最為荒謬的便是「該黨黨徽與神秘組織光明會相似」(三角形),被控有影射顛覆君主立憲制度,對皇室大不敬的意圖⋯⋯而憲法法院也「欣然受理」該控訴,甚至表示「本案已有充足證據」,故「無須舉行聽證和庭審」,會在2020年1月底,決定是否解散未來前進黨。

事態發展至此,讓人想起電影中的一句話:「裁判,球證,旁證都是我的人,你怎麼跟我鬥?」(編按:應為電影《少林足球》的台詞)面對軍方派系掌握的政府全面封殺,打算將反對派勢力斬草除根。而塔納通和未來前進黨當然也得全力捍衛自己的立場,不斷透過輿論,網路聲量,抨擊政府的獨裁,以及破壞憲政與司法程序。在去年12月13號傍晚,塔納通透過個人臉書號招民眾上街遊行,並在隔日於曼谷文化中心前廣場示威,雖到場人數並未如預期的多,卻已經是泰國自2014年政變以來,最大規模的街頭活動。想當然耳,泰國當局馬上責令曼谷警署,以「違法集會」,「煽動群眾」的罪名,傳喚塔納通與一干該黨議員到案說明。

顯然,整體局勢對未來前進黨是十分不利的,在行政,立法,司法,乃至媒體輿論皆被有心操作的情況下,任何的動員與反抗都沒辦法撼動當前的執政集團。

不過,好在泰國司法系統仍存在那麼點的獨立性,即便在極其荒謬的控訴與執政當局的壓力下,憲法法庭在21號宣判「未來前進黨意圖顛覆君主立憲」的罪名不成立 (同時其他關於政治獻金的指控,也因證據不足而無法定罪),畢竟從常理來看,說人家政黨黨徽與光明會相似,然後隱射顛覆國家的說法,確實也太離譜。雖然塔納通本人仍面臨多起官司纏身(且自己的議員身分仍被撤銷),但至少未來前進黨和其80席的議員資格暫時是保住了,下一步,雙方會如何繼續攻防,就看究竟是道高一尺,還是魔高一丈。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