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從口入,we are what we eat

禍從口入,we are what we eat
Photo Credit: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史尚要重複多少次,也不知道人類以為「萬事皆可控」的心態尚能玩多久——而這種自以為是的「控制」,除了體現在對疾病的防禦,也在對動物、對大自然的征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為一個沒有真正經歷過SARS的人,這半個月以來,我看新聞的視線都離不開「武漢肺炎」,但一邊看,卻一邊覺得歷史其實不斷重覆,但人類卻沒有從中學習;而這種感受最深的一刻,是一月中時,看到了一篇報導,指學者按當時資料分析,認為病源為蝙蝠。

看罷文章,我嚇得目瞪口呆,之後與友人聊起了這事。

我:「好似話源頭係蝙蝠。」

友:「唉,又係食野味。」

我:「唔會啩,食蝙蝠?好核突喎。」

友:「你上網查下(食蝙蝠)係咪補乜補物,係嘅話,大把人真係會食。」

我沒有因為這樣而去請教Google大神食蝙蝠的好處,但心底裏卻相當明白友人話中的智慧,只因更多更恐怖、更殘忍的事,為了「有益」、「有效」甚至「好食」,我們都做得出來。

然後這星期,網絡上開始流傳武漢市場的野味價目表,孔雀、駱駝、鴕鳥、松鼠、刺猬,應有盡有,甚至連當年被認定是SARS源頭的果子狸,依然能在表上找到;然後,「華農兄弟」的竹鼠⋯⋯再到,昨天,終於看見了那張蝙蝠湯的相片——那張蝙蝠像死神一樣,望著令人心寒的相片。

我不是不知道「背脊向天人可食」這句話,也不是不知道食療這事;我只是不知道,在有了一次「禍從口入」的的教訓後,歷史尚要重複多少次,也不知道人類以為「萬事皆可控」的心態尚能玩多久——而這種自以為是的「控制」,除了體現在對疾病的防禦,也在對動物、對大自然的征服。

昨晚翻開謝曉陽的《馴化與慾望:人和動物關係的暗黑史》,裏面有一句是這樣的:「在人類歷史中,慾望不曾缺席。而人類和動物的關係史,是一部記錄人類透過動物去追逐慾望的歷史」。

何時禁絕野味市場?何時可以放下「背脊向天人可食」的想法?何時會明白在大自然面前,人類的渺小?這些問題,大概是全人類都不能迴避的。

本文獲授權轉載,標題為編輯所擬,原文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