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記者武漢現場報導:本次疫情跟SARS一樣,都是由於「對事實的隱瞞」而產生

各國記者武漢現場報導:本次疫情跟SARS一樣,都是由於「對事實的隱瞞」而產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官方宣布武漢封城之後,據報許多人連夜「逃離」武漢,但也有許多媒體從業人員留在現場,從CNN、紐約時報,到「公民記者」陳秋實,他們在第一線看見了什麼?

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2019-nCoV)爆發後,截至1月25日上午已在中國造成41名患者死亡,確診人數為1287例,全球感染人數共計超過1300人。1月23日時,中國也宣布武漢實施全境隔離,暫停班機和火車進出,接著包括仙桃、赤壁等13座湖北城市也相繼宣布封城,社群網站也流傳武漢民眾連夜「逃離」城市的傳聞。

對比2003年的SARS疫情,面對這次山雨欲來的武漢肺炎我們雖有更多的防疫經驗,但隨著網路通訊的發達,各類關於疫情的謠言也開始「人傳人」而難辨真假,所以也有一群人搭上前往武漢的高鐵列車,在第一線報導武漢的真實狀況。

《CNN》記者卡爾弗:居民從「沒必要戴口罩」到「送別家人」

美國《CNN》的駐北京記者大衛.卡爾弗(David Culver)在疫情爆發之初即進入武漢,並在政府宣布封城的前一天紀錄武漢的狀況。

在其22日的報導影片中,可看到他前往當地人認為的疫情爆發點「華南海鮮市場」,但隨即被警衛攔下要求停止拍攝。在他從北京搭至武漢的高鐵列車上,也能見到滿滿的返鄉人潮,在進入車站的關卡,站務人員也逐一為旅客測量體溫,確保沒有發燒的現象才准進入。

在影片中,卡爾弗也採訪到幾位武漢當地的住民,其中有些擔心疫情,但也表示「我都已經批貨了,我不可能丟下這些貨品離開,只能待在這裡面對我的命運」,另外也有些人覺得疫情並不那麼嚴重,甚至覺得沒有必要戴口罩,「我查了百度,照著指示多喝水多洗手,應該就足夠了。」

然而隨著疫情越烈使武漢宣布封城,卡爾弗也搭乘高鐵離開武漢,在他離開前的影像紀錄中,幾乎所有旅客都戴著口罩,車站的站務人員也改用熱感應影像的儀器檢查旅客的發燒狀況,根據卡爾弗,武漢已經宣布要求所有人上街都得配戴口罩。

而在他搭上離開武漢末班車的過程中雖然沒有遇到太多阻撓,但他也在車站見到長長的求購車票隊伍,在車站,卡爾弗也發現有一對中國夫妻將小孩與年長者送上車後,站在月台向他們揮手道別,該夫妻表示不希望讓他們的家人暴露在疫情之中,在原本該是團圓的農曆年間發生此事更顯遺憾。

在《CNN》的報導中也提到,因為從春節返鄉到官方宣布封城期間,有大量的人員進出武漢,這些人都可能成為疫情擴大的隱憂。

《紐約時報》記者儲百亮:醫院的病患坐在街邊,手裡握著點滴

雖然在官方宣布封城之後,許多外媒記者都已撤離武漢,但《紐約時報》記者儲百亮(Chris Buckley)仍身處武漢一線,在他的Twitter上也能不斷見到他對於疫情的第一手更新。

在儲百亮的貼文中,武漢醫療資源不足的危機已經開始展現,許多醫院擠滿了人,一方面因為醫療人員無暇照應,二方面病人也擔心「離醫院太近」會被感染。

根據儲百亮在《紐約時報》的報導,武漢不僅市政府停止公共運輸系統,連計程車都一車難求,病患只能自己駕車或騎乘腳踏車至醫院就診。在醫院裡,醫師面對各個疑似患病的病人不但接應無暇,更擔心他們是「武漢肺炎」病毒的帶原者,許多病人也乾脆帶著點滴坐在院外,因為覺得「醫院裡的人太多而且不衛生」。

「我們今年不會慶祝過年了,沒那個心情,」儲百亮在武漢醫院外訪問到的人如此表示,當時他正帶著發燒的兒子等著就診,「我覺得他沒得病,但現在只是打個噴嚏或咳嗽你都會很緊張,覺得自己染上病毒了。」

《BBC》接獲武漢醫師通報:在這裡,人們進不來也出不去

醫療人力吃緊的狀況在武漢越漸緊急,《BBC》也接到一名武漢女醫師的通報,指出武漢街上現在幾乎渺無人煙,在裏頭的也無法離開。

《BBC》報導引述該名醫師的話,這是她首次面對傳染病的襲擊,她第一次聽說這個冠狀病毒是在2019年12月31日時,當時只有少數幾個案例,但在過去兩個星期擴散的程度越來越猛烈,醫院也開始湧入病人——幾千個——她從沒有見過那麼多病人,而他們多要等上幾個鐘頭才能見到醫師,緊張感覺可想而知。

RTS2ZJJ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武漢的街上幾乎見不到什麼人,居民被告知盡量不要聚集,如果出門也得戴上口罩——不戴是犯法的。該名醫師到超市購買食物時也發現已被搶購一空,連蔬菜都沒有,大部分的店面都已歇業,而隨著城市的各個關口關閉禁止出入,人們也已經無法離開,沒有人知道這將會持續多久。

中國「公民記者」陳秋實:SARS犯過的錯,我們不能再犯一次

除了國際媒體之外,中國也有人主動進入武漢,宣示要報導第一手的資訊。

自稱為「公民記者」的陳秋實律師在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在中國全面封鎖新聞之時,親自前往香港深度訪談並將所見所聞發表至中國的社群軟體,但之後即被當局「要求回國」,個人的微博、抖音帳號也被撤銷,而他也將轉換至YouTubeTwitter開設頻道。

在武漢封城之前,陳秋實也在除夕夜搭上最後一班往武漢的高鐵,並在車站外拍攝影片。據陳秋實表示,因為高鐵將停運一個月,表示他在未來一個月都不能離開,但做為記者的他仍要在前線用鏡頭紀錄和見證武漢防疫的真實情況,並向外界傳達「武漢人的心聲」。

在影片中,陳秋實表示自己會「隨時通報自己的住宿位置,方便武漢警察來逮捕」,也承諾會做好個人防護工作,在沒有充分防護下不會接觸嚴重感染的患者,不給醫務人員添麻煩,在疫情徹底解除之前也不會離開武漢,即使自己不幸感染病毒也不會逃離,不把危險帶給別人。

陳秋實也指出,2003年的SARS疫情和本次「武漢肺炎」一樣,都是由於「對事實的隱瞞」而產生,這一次不能重蹈覆轍,至少要把真實的信息傳遞出去。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