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合神離的「胞波」情結:習近平首次訪問後,緬甸會更傾中嗎?

貌合神離的「胞波」情結:習近平首次訪問後,緬甸會更傾中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強調訪問緬甸旨在推動構建更為緊密的「中緬命運共同體」,強化「胞波」情誼,然而翁山素姬領導的緬甸政府卻對具爭議的密松大壩隻字不提,意味着他們仍對國內的輿論壓力仍有所顧忌。

1月17、18日這個週末,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訪緬甸進行國是訪問,紀念兩國建交70年外,亦一口氣簽署了33份諒解備忘錄和合作協定,主要內容仍然圍繞基建項目及經濟合作。藉著新年伊始,習近平此行似在提醒外界,縱使國際社會對「一帶一路」持有保留態度,但中國仍然會奮力推進相關工程,建立「中緬命運共同體」以及「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台譯:東協)。

習近平緬甸此行,極具外交象徵意義。一來,過去19年間訪問緬甸的中國國家領導人級別的代表只有總理、副總理,以及國家副主席。2001年江澤民以國家主席的身份訪問緬甸後,後者便再未曾享受過同等「待遇」。

二來,東南亞國家過去兩三年開始對中國「一帶一路」計劃成效產生質疑,許多基建工程不是嚴重滯後便是超出預算,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深水港口的例子更催生了「債務陷阱」、割地還債的焦慮。緬甸政府在2018年大幅縮小皎漂經濟特區(Kyaukpyu)深水港的規模,將第一階段的碼頭建設數目減少,讓項目造價從73億美元「縮水」至13億,足以反映緬甸政府對債務危機的恐懼。習近平親自上陣推動「兩洋策略」,要求緬方加快興建皎漂深水港及經濟特區,同時又額外承諾40億人民幣援助資金支持緬甸發展。這套軟硬兼施的手腕,相信都是中國為了重振「一帶一路」聲威而準備的強心針。

習近平訪緬之旅順利結束,兩國在「一帶一路」工程項目的發展上亦達成不少共識:當中包括同意加快落實中緬經濟走廊框架協議、加快談判中緬瑞麗—木姐邊境經濟合作區的框架協議、加速落實皎漂深水港建設工程等重點項目。此外,中緬雙方也簽署合作意向書,例如關於仰光新都市發展項目、協助重新安置緬北克欽邦(Kachin State)境內流離失所者(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的研究報告等。

緬甸媒體《伊洛瓦底》(The Irrawaddy)比較過去簽署的文件數目,發現習近平這次收獲十分豐盛,遠遠超越2004年國家副總理吳儀(21份)、2009年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16份)的成果。與此同時,緬甸一所智庫的中國專家欽欽覺基(Khin Khin Kyaw Kyee)指出,這次簽署的文件聚焦經濟合作及基建發展,跟過去中國只顧單純採挖資源的做法有一定區別。換言之,透過對比古今中緬的合作範圍,似乎能夠反映出中緬的互動關係,從過去帶有「殖民主義」色彩、掠奪天然資源的做法,過渡到今日強調「互利共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務實合作關係。

政治層面上,中緬雙方在兩國元首會晤後發佈的聯合聲明藉著「雙方同意」、「互相支持」、「堅定重申」一類政治表述,不但尋得慰藉安撫,也向外界回應一切對中緬國內事務的批評及質疑。經過台灣總統及立委選舉後,中國從緬甸筆下「承認」台、藏、疆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部分」(註:此乃中文版本的寫法,英文版本卻只表明三地屬於「中國」不可分割的部分),獲得緬甸「支持」中方處理台灣事務的舉措,一切言論針對對象可謂顯而易見。

另一邊廂,中國「堅定支持」緬甸在國際舞台維護「正當權益和國家尊嚴」、「維護發展穩定大局」、「推進若開邦和平、穩定和發展上的努力」,一方面是借助這些發展中國家的常用術語,理順自身作為「發展中國家」的大哥身份,把「發展中國家遭受歐美大國誤解和壓迫」的論述合理化。另一方面,中國亦為緬甸製造機會,讓後者的政府要員趁機就羅興亞問題「平反」(註:因為緬甸拒絕承認羅興亞人的身份,官方向來都以若開邦問題描述),重新表述相關問題的複雜性,讓中緬在「遭外界誤解」的情感認同上更能產生連結。

習近平赴緬國是訪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與緬甸總統溫敏(右)17日晚,在緬甸首都奈比多(Naypyitaw)參加中緬建交70
週年系列慶祝活動暨中緬文化旅遊年啟動儀式。(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09年1月18日

習近平訪緬成功鞏固「胞波」友誼?

習近平出訪緬甸前,一度於當地媒體發表署名文章,強調此行旨在推動構建更為緊密的「中緬命運共同體」,強化「親戚越走越親,朋友越走越近」的「胞波」情誼。在習文中,「胞波」一詞總共出現了七次(主題除外),可見該詞在中緬外交語境之中的重要性。那麼,「胞波」是甚麼?中緬關係未來又是否一如習文所言「越走越親」?

「胞波」(pauk-phaw)是緬甸語,意指兄弟、親屬關係,經常在中緬外交修辭裡出現。緬甸首任總理吳努(U Nu)在1950年代把這個詞匯套用到中緬關係上,目的是修補中緬關係,希望訂下外交規範(即「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及確立領土邊界,讓緬甸能夠以不歸邊、不結盟、與多國友好的「外交中立」(neutralism)姿態渡過冷戰。久而久之,中國亦習慣使用「胞波」一詞,藉此突顯中緬傳統兼特殊的友好關係。

從牌面觀察,這次訪緬之行似乎為中國贏得一場大滿貫。首先,緬甸承諾推進皎漂深水港工程和中緬經濟走廊,標誌著「一帶一路」的項目工程重新獲得動力(註:中緬並非所有合作項目與「一帶一路」工程有關)。其次,緬甸支持「一個中國」原則,實際作用有限但象徵意義頗重要。最低限度,在西方輿論為民進黨勝出大選搖旗納喊之際,緬甸此舉尚算一番好意。

第三,受到羅興亞問題影響,緬甸此時遭到歐美及穆斯林國家的譴責及批評,輿論上日漸被主流孤立和排擠。北京此時釋放善意,向緬甸施展魅力攻勢,既可透過後者的東盟(協)身份在南海主權爭議等區域議題上換取更多籌碼,又可強化自身的勢力範圍,抗衡美日澳印等競爭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