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咖戰警》:性格翻轉沒能破壞三觀,淪為普通的好萊塢娛樂片

《B咖戰警》:性格翻轉沒能破壞三觀,淪為普通的好萊塢娛樂片
Photo Credit: 《B咖戰警》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B咖戰警》把兩個固定形象的演員,進行性格互換,已是罕見之事,而導演Adam McKay還讓劇情多了一重轉折。但這樣的作法,讓所謂的性格翻轉成為一場空砲彈的煙火秀。

《B咖戰警》(The Other Guys)是一部典型的好萊塢娛樂片,所以並沒有深層的藝術追求。雖然導演是拍出好片《大賣空》的Adam McKay,但電影步調並未因此精緻化。但偏偏就是這樣的電影,適合來看一個並未在電影分類中的「美國電影」特點:演員類型。

好萊塢自古就有一個傳統,演員的外型氣質,決定了他的角色類型。以本片主角威爾法洛(Will Ferrell)與馬克華柏格(Mark Wahlberg)來說,就是很好的例子。威爾法洛的外型就是一個窩囊、懦弱、好好先生,看起來又蠢的美國中產階級白人形象。所以他不管是在喜劇片或劇情片中,飾演的都是這樣性格的角色。而馬克華柏格就是那種固執、衝動、魯莽,時而氣血上湧、髒話連篇的角色。

《B咖戰警》在故事設定上,就是要顛覆這樣的主軸。這構成了一種新意。因為過去的好萊塢電影不是沒意識到這問題,所以會故意讓俊男美女變老變醜,去凸顯人物的反差感,通常本來的花瓶偶像,也常因此突然博得演技的肯定。《女魔頭》就是最好的例子,《末路狂花》也因此多了女性主義經典的光環。但演員的反差,通常都是單一主角的轉換就足以操作。《B咖戰警》選擇的是讓兩人性格替換。

劇中威爾法洛與馬克華柏格飾演的警探搭檔,一開始複製了他們平常的形象,威爾法洛懦弱無能、講究安穩,而馬克華柏格魯莽衝動、想當英雄。而隨著他們捲入一樁犯罪陰謀,兩人面對事情的態度,也讓他們的本性覺醒,成了相反的兩個人物。

威爾法洛在劇中的過去原來是皮條客,駕馭不少女性,所以受到許多女性喜愛,但他卻隱藏凶狠、暴力、反社會人格。而馬克華柏格的衝動來自於自信不足,每次想當英雄都失敗,所以在犯罪集團使用手段讓兩人頻頻辦案失敗時,兩人隱藏的不同性格,在失敗時全都跑了出來。威爾法洛不但氣走了老婆,還打算違法調查犯罪集團。而馬克華柏格調去當交通警察後,變得怕事與安分守己,不想追查。反而是威爾法洛逼著他,繼續剷奸除惡。

但隨著案情看來出現曙光,兩人繼續追查,過程中性格居然又開始替換,到最後變成馬克華柏格大展神威,而威爾法洛又變得懦弱無能。最後由馬克華柏格打倒匪徒,威爾法洛成了被救對象,貪生怕死。

MV5BMjAxNzcwOTMwMl5BMl5BanBnXkFtZTcwNjQ3
Photo Credit: 《B咖戰警》 IMDb

其實《B咖戰警》把兩個固定形象的演員,進行性格互換,已是罕見之事。光這個新梗,就可以玩得徹底。但喜劇動作片的法則也有一個,就是如果人物縱深沒變,最後沒有成長或翻轉,電影很容易成為一線到底的普通搞笑片。Adam McKay無意於此,所以他讓兩個主角性格轉換後,又因為一些情節的推動,例如馬克華柏格本來就擅長格鬥跟槍術,所以重新拾回自信。而威爾法洛又跟老婆見面後,重新為愛成為好男人,自然失去了衝動與狂暴,所以最後兩人在經歷冒險後,又回到了平常的性格狀態。

如此安排在劇情上不但會多了一重的轉折,就商業角度來說,也可以讓觀眾看了更有滿足於娛樂的安全感。因為自己的三觀並未因此被毀,也不用想太多人生問題。

但反而是這樣的作法,會讓這所謂的性格翻轉,成為一場空包彈的煙火秀。就會讓傳統《女魔頭》式「單一演員形象翻轉」,所造成的力道下降。連《隨身變》當中艾迪墨菲扮胖扮醜的角色,最後還是回復了胖醜的外型。那單純就可以讓劇情有了一種「世界最後還是無法變好」的暗示感。葛妮絲派特羅主演的《情人眼裡出西施》,最後還是回到了胖子身材,劇情雖然還是喜劇收場,但其實觀眾內心最後接收到的,還是葛妮絲派特羅變成胖子的印象。

而這層「被暗示,以破壞三觀」的效果,其實是勝過性格翻轉完,又翻轉回來的複雜效果。這涉及的是心理暗示跟觀影期待的作用。大家都知道最高明的喜劇就是「悲喜劇」。如果許不了的電影《小丑與天鵝》最後的結局不是停在男女主角相遇的留白上,而是女主角接受了社經地位相差懸殊的男主角,結婚生子,或其他片常有的變瘦變美等,那純粹的喜劇結尾,反而會降低故事可能影射的社會現象,而把寓意單純化成了「所有事都有快樂結局」的爛梗。而不管是主角最後一直沒變好,或沒交代悲歡離合的真正結果,反而能讓觀眾忍不住去想生命的不公,而激發出更多情緒和思考。

而《B咖戰警》的快樂結局,也就讓原本可以多點懸念的「演員形象轉換」,變得弱化,成了一部普通的好萊塢娛樂片。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