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真彭派】只關心國運籤抽到的吉凶,怕是誤解了「占卜」的意義

【關鍵真彭派】只關心國運籤抽到的吉凶,怕是誤解了「占卜」的意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縱使我們相信這些指示,關鍵還是把國運籤當成一種輔助,去反思我們在現實政治上的所作所為,是不是還有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恐怕才是最根本的。

2020的農曆新年剛過,全台各大宮廟不免俗的再次抽出所謂的「國運籤」。有趣的是,今年全台南北宮廟抽到的籤詩吉凶各不相同。像是南鯤鯓代天府抽到的籤頭故事是「漢李廣父子陣亡」,籤詩內容是:

命內正逢羅孛關,用盡心機總未安,作福問神難得過,恰是行舟上高灘。

而台中樂成宮抽出的籤頭故事是「盧龍王次子招親」,籤詩內容是:

風恬浪靜可行船,恰似中秋月一輪,凡事不須多憂慮,福祿自有慶家門。

兩首籤詩一比,就算不懂解籤,光看字面上的意思,也能看出前面兩首籤詩的吉凶差距很大。再對照新港奉天宮大甲鎮瀾宮的籤詩,可以發現各大宮廟的神明對2020台灣這一年國運的闡釋都有很大的落差。

就連同一年的國運,在不同宮廟神明的闡釋下都有如此南轅北轍的差異,因此有關「國運籤」到底靈不靈的問題,一直是社會大眾熱議的話題。像是南鯤鯓代天府2015年抽到的國運籤籤頭故事是「武則天坐天」,也引發民間聯想這個故事是不是影射蔡英文以女性身份登上元首之位,宛如唐代女帝武則天君臨天下。

為了驗證國運籤究竟靈不靈,2018年初美國杜克大學政治學博士王宏恩,就拿過去12年的國運籤出現的上、中、下籤數跟台灣12年來的GDP成長趨勢做比較,比較的結果發現兩者間並沒有正相關。

不過這是用西方科學的角度,來檢視台灣的宗教儀式。過去這一類的爭論,最終往往演變成「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僵局,成為難解的科學與宗教之爭。如果我們換一個角度,站在相同的文化脈絡底下,究竟有沒有辦法用「理性」的方式去理解這些乍看之下內容南轅北轍的「國運籤」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可以試圖從這項文化的源頭去尋找答案。

古人對占卜的態度

國運籤背後的籤詩,概念上是漢人文化圈「占卜」術的一種。而漢人文化圈最早對占卜術的記載跟詮釋,則來自過去被儒家奉為《六經》之一的《易經》。《易經》最早的功用,便是拿來解讀用蓍草進行占卜的「蓍占」法。現在泛指以神秘學預測未來的「占卜」這個詞裡的「占」,原本便是專指這種起卦的方式。

如何解讀《易經》中的卦象是一門複雜的學問,後代甚至又有根據《易經》衍伸出的火珠林、文王卦、梅花易數等各種體系。這篇文章的主題並不是去談這些解卦法門之間的差異或是優劣,而是去談古人是用什麼樣的「態度」去看占卜這件事情。

尚書・洪範》有一段話寫了古代面對占卜的態度:

汝則有大疑,謀及乃心,謀及卿士,謀及庶人,謀及卜筮。

汝則從、龜從、筮從、卿士從、庶民從,是之謂大同;身其康強,子孫其逢:吉。汝則從、龜從、筮從、卿士逆、庶民逆:吉。卿士從、龜從、筮從、汝則逆、庶民逆:吉。庶民從、龜從、筮從、汝則逆、卿士逆:吉。汝則從、龜從、筮逆、卿士逆、庶民逆:作內,吉;作外,兇。龜筮共違于人:用靜,吉;用作,兇。

當你在人生中遇上無法決定的重大難關時,你先要好好跟自己的內心商量,接著跟自己的幕僚還有部下商量,再來跟廣大的人民商量,最後才是靠占卜。有人可能會問,占卜前為什麼是先問部下跟人民?因為古代最早能占卜的都是部落領袖或是封建君王,他們占卜的問題通常也不是今天的戀愛運或是幸運顏色,而是難以決定的國家大事。

先問自己的內心,再聽底下部屬的意見,接著再傾聽民意,真的無法決定才靠占卜,這從今天的角度來看也滿理性的。可是後面那長長的一段話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後面那段話總結來說是當占卜的意見跟自己內心、部署見解、民意都不同時,你如果不聽占卜的硬幹那結果就會是兇。

疑,所以搞了半天古人還是迷信嘛?怎麼跟前面那句自相矛盾?

關於這個問題,等我們看完古人對待占卜的實際例子之後,或許會有解答。

蔡總統桃園仁海宮參香  祈求防範武漢肺炎成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總統蔡英文(前排右2)在內政部長徐國勇(前排左1)及桃園市長鄭文燦(前排右3)的陪同下,到桃園市中壢區仁海宮參香,祈求神明庇佑台灣國運昌隆、台灣防範武漢肺炎順利成功。中央社記者吳睿騏桃園攝 109年1月25日

孔子怎麼看占卜?

前面說到《易經》被儒家尊為《六經》之一,那儒家的宗師孔子又是怎麼看待占卜的呢?關於孔子的占卜故事可以參考這兩篇文章()()。在這些故事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易傳》裡記載子貢問孔子為什麼忽然喜歡研究《易經》的一段問答。

子貢質疑孔子,老師你以前教我們只有人生喪失道德指引的人才會迷信鬼神,缺乏謀略的人才會一直沈迷占卜,結果老師怎麼反而忽然喜歡這套:

夫子它日教此弟子曰:德行亡者,神靈之趨;知謀遠者,卜辭之蘩,賜以此為然矣,以此言取之,賜緡行之為也。夫子何以老而好之乎?

孔子回答「予非安其用也,予樂其辭也。」意思是說我研究占卜用的《易經》不是因為真的要拿來占卜,而是喜歡他裡面記載的文字。孔子進一步解釋這些文字對他的意義:

夫易,剛者使知瞿,柔者使知圖,愚人為而不忘,慚人為而去詐。

《易經》所記載的內容,能夠讓性格魯莽的人知道有些事應該害怕,讓柔弱的人知道怎麼規劃進取,讓笨蛋做事不會亂搞一通,讓慚人做事不會亂用詭計。對照《論語》裡寫的「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可以知道《易經》裡這些占卜的學問,對孔子來說重要的是擷取其中的做人準則。

我們如果從孔子的說法反推回去,也可以知道《易經》作為漢人文化圈最早記載占卜的著作,內容也遠不只是記載做事情的「吉、凶」。

Confucius 孔子 中華文化 儒教
Photo Credit: haru__q @ Flickr CC BY SA 2.0

占卜是為了幫助人更了解「現實」

《易經》大部分的內容都是利用「卦」跟「爻」去敘述占卜者做這件事情面對的主客觀「形勢」,而作為行事指引的「卦詞」跟「爻詞」則是以明示或是暗示的方式,去敘述在這樣的形勢下該怎麼「行動」才是比較好的,或是說這麼做至少不會「犯錯」。

所以說傳統占卜的原型,並不是把「現實」解釋成被超自然的玄幻力量所支配的神秘現象,而是借助超自然的力量,去引導當事人看到自己沒有注意到的「現實」。所以占卜如果只看「吉、凶」根本沒有意義,因為占卜的意義在於透過占卜結果,讓你能更深入的了解現實情勢,還有反思你現在的行為是否恰當。

可以說最古老的占卜原型借助超自然力量的原因,是為了讓占卜的當事人能夠跳脫自己被主觀侷限的視角,用更開闊的角度去重新認識自己身處的現實環境,或是注意到被自己忽略的重要變數。

當我們把握這一點原則,就算我們相信超自然力量,也比較不容易落入神棍的江湖話術。畢竟占卜的結果對應的還是我們身處的現實世界,要趨吉避凶靠的還是「正確的認識現實」以及做出「正確的行動」。超自然力量只是幫助我們跳脫主觀框架認識現實的「輔助工具」,如果把超自然力量當作左右吉凶的關鍵因素,反而是倒果為因、捨本逐末。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