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醫學的談話醫療與藥物治療:從佛洛伊德的鼠人,到失去一切的Osheroff(下)

精神醫學的談話醫療與藥物治療:從佛洛伊德的鼠人,到失去一切的Osheroff(下)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當代精神科會去脈絡化、如此粗暴,只看到病,卻看不到病人本身,更不用說像亞瑟如此特殊的生命史了?這種去脈絡化是怎麼來的?本文想透過兩大案例追溯此歷程。

文:許綠芽

藥物醫療的興起:Osheroff v. Chestnut Lodge案

精神醫學從談話到藥物醫療的轉折,我們從Osheroff案中,就可略知一二。

Ray Osheroff一如徐四金所描寫的夏先生一般,總要不停走路或踱步。不管他多麼不想要,他就是停不下來。平均每天要走16小時,約是29公里左右的路。無論是在戶外,或是在精神醫院的樓梯間上上下下。他走到腳底都是水泡,腳指甲瘀青脫落,體重掉了40磅,停止洗澡與刮鬍子。他無法坐下來,靜靜地用刀叉好好吃一餐。他只能抓著像麥當勞之類的速食,邊走邊吃果腹。

以上是Osheroff在精神科醫院Chestnut Lodge住院8個月的情況。他本身也是個醫生,因此反覆要求醫院開抗憂鬱劑等藥物給他,來控制那萬分擠壓他的憂鬱,以及完全停不下來的走路。醫院的精神分析師卻跟他說,忘了藥物吧!那只會模糊化他的真實問題──與母親關係中所造成的自我中心人格失序。

在幾個月之前,Dr. Raphael Joseph Osheroff還是個認真工作的腎臟專科醫師,年薪超過30萬美金,擁有一間豪宅。他慣常諮商的精神醫師,發現他有強烈的自殺傾向,因而建議他住院治療。精神醫師建議他到馬里蘭郊區的精神科醫院Chestnut Lodge,跟他保證說,那恐怕是全國最好的一間精神醫療診所了。

七個多月後,Osheroff的雙親受不了他病情惡化,將他轉院到Silver Hill,康乃狄克州的一間私人醫院,改由Joan S. Narad主治。Narad說,Osheroff是他所見過最悲觀的患者了。Narad認為他患有躁鬱者,隨即開立抗憂鬱劑給他。此抗憂鬱劑其實也剛好是Osheroff自己跟Chestnut Lodge要求開立的。

Osheroff服藥後,病情馬上好轉。3個禮拜後,他不再像夏先生走來走去或踱來踱去了。九個禮拜後,他就可以出院了。

Osheroff一回到華盛頓,才發現一切都變了。法院裁決他精神失常,禁治產。他老婆已經訴請跟他離婚。他前妻也訴請終止其對兩個小孩子的共同監護權,甚至想剝奪其探視權。他本來診所的協同醫師,載他去Chestnut Lodge住院的那個,已經將他開除。換言之,他幾乎失去一切。Osheroff說,「我簡直得重新建立我的整個人生。Chestnut Lodge讓我莫名受苦,喪失我所愛的或所關懷的一切。」

1982年,Osheroff提起訴訟,告Chestnut Lodge醫療疏失。1987年,兩造庭外和解。不過,此案後來成為現代精神醫療訴訟中,聚訟紛紜的案例;無論法律上的、醫療政策上的、或甚至精神醫療科學上的,都發生重大的影響。今天,Osheroff住在紐約市郊區重操舊業。然而此案卻還未平息,美國精神分析協會的年會總有其身影。在精神分析醫學期刊上,每年總還有幾篇文章討論此案例。

此案之所以吸引人,有部分是因為Chestnut Lodge本身就是一個獨特而神祕的體制,像美國精神醫療體制的少林寺一般。他的病患往往是富貴之人:電影明星的親戚、美國大企業的繼承人、內閣首長或將軍的兒女等等。然後,該院醫師也都是一時之選,幾乎都是在治療精神分裂或進行精神分析探索的傑出醫師。那裡訓練出來的醫師協助建立美國National Instititute of Mental Health,並建立了全國最負盛名的精神分析醫院McLean hospital。

然而Chestnut Lodge也是最神秘的,它成立超過80年了,可是大部分華盛頓人卻從未聽過此診所。它很少廣告,雖然有兩本小說寫過此診所,也都拍成電影(一本描述一個女孩如何從精神分裂症中痊癒、走出來的故事;另一個則是有關該院醫師與病患之間的戀愛故事)。

不過,輿論與學界爭辯不休的焦點,還是在探討精神分析諮商的有效性,精神醫療該如何實作等等。Chestnut Lodge一直秉持佛洛伊德學派的talking cure。他們相信真要治癒心理疾病(mental disease),決不在於生物性療法,如給藥、電擊等等,而是要建立醫生與病人之間親密的諮商關係。

他們一般設法讓病患回歸童年或受創點,然後再為他們負起親職(reparenting them),並進而治癒病患。他們認為藥物短暫有效,卻只會遮掩病患真正的問題。有些聲名卓著,精神醫療界慣用的藥,他們也偶而才用而已。更不用說,那些充滿爭議性的做法。如面對躁動到無法控制的病患,一般公立醫院就是電擊或注射藥物讓其昏迷,他們的作法是用冰冷浴巾像木乃伊般將病患包裹,束縛在病床上幾個小時。在此流程中,病患一開始會冷得發抖,然後像在子宮內一樣溫暖,最後力竭虛脫。

一般醫院在1950年代就放棄此浴巾包裹法了。Chestnut Lodge卻一直用到1987年。有些病患很感謝Chestnut Lodge,一般總是評價:「那是個可怕的地方,也是神奇的地方,他們治好了我」、「比起其他醫療院所,它更有人味」、「很慶幸,我有機會在那裡接受治療、精神醫療體制本該像Chestnut Lodge一般」。


猜你喜歡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Photo Credit:A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 Startup Day 即將於 7 月 15 日重磅回歸,此次不只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更聯合 AWS 創投新創媒合會,提供參與者豐富的資源,所有與新創生態系相關的夥伴都不容錯過。

隨著Web3.0去中心化的趨勢開展與現在進行式的產業數位轉型浪潮,雲端技術早已成為許多早期新創發展產品或服務的關鍵金鑰,甚至為其奠定高速發展的穩健根基。而台灣雲端服務供應龍頭 AWS(亞馬遜網路服務公司)更自Web2.0時代開始就從未缺席,始終在技術新知、應用實務等方方面面致力支持新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免費論壇活動──AWS Startup Day也將於今年7月15日重磅回歸,在線上和參與者相會!

今年度AWS Startup Day持續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精心規劃八場新創專題演說,非常適合長期關注新創生態系統的相關人士,或是正要起步、成長的新創夥伴報名參加。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

五大特色議程安排,給你滿滿新創觀點與技術乾貨

AWS_Startup_Day活動特色02
Photo Credit:AWS

「新創如何運用雲端科技打出一手好牌,投注資源延續未來業務?」這是今年AWS Startup Day欲探討的核心議題之一。為解答雲端科技之於新創企業的珍貴價值,AWS以「國際市場」、「創投趨勢」、「多元創業」、「雲端技術」、「焦點產業」等五大特色精心規劃講座內容,完整收錄新創趨勢脈動、雲端技術實務、佈局策略觀點與創投媒合等新創事業歷程的重要節點。為此,AWS不只力邀Web3.0、電商、串流、B2B解決方案等不同領域的新創合作夥伴,分享選擇AWS開展新創事業的策略考量,更毫不藏私地解析雲端技術如何快速又穩定的開拓事業。

議程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新創還是育成,想要洞見機會就不能錯過AWS Startup Day

活動對象
Photo Credit:AWS

任何產業或技術的發展,不單要前人的引領,也需要後繼者無窮盡的創新思維與打破框架的勇氣,缺乏其中一個環節,生態系都無法平衡永續。所以無論是天使創投、孵化器,還是剛起步或處於早期新創的企業,只要你身為新創生態系統中的一份子,渴望尋求創意突破或開展新興業務,AWS Startup Day都是你絕對不能錯過的最佳活動。

填單取得2022 AWS Startup Day 免費入場券!

尋找下一個新創獨角獸──同場加映AWS年度創投新創媒合會

本次AWS Startup Day除新創及創投相關講座外,AWS更直接邀請多家國際及台灣知名創投公司,與AWS Startup Day同場舉辦今年度唯一的線上「新創創投媒合會」,欲透過串聯本地深具潛力的新創與創投,幫助台灣新創企業獲得更豐富的資源,孕育下一個獨角獸。

根據AWS釋出的消息,媒合會將以早期天使輪或Pre-A輪融資為主,重點關注AI/ML工具和平台、智能零售、MarTech、Web3.0、媒體和娛樂等產業,並以快速輪流的形式替新創獲得最大的曝光。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共構台灣新創生態系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