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球王費德勒遇上化石燃料爭議,如何把「形象壓力」轉化為助力?

當球王費德勒遇上化石燃料爭議,如何把「形象壓力」轉化為助力?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瑞士信貸提供570億美金投資化石燃料,摩根大通、富國銀行與花旗銀行則超過1200億美金以上的投資金額,在這些天文數字所代表的,不僅是加劇氣候變遷帶來的危機,也成為金融業在邁向永續發展,轉型過程中的阻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玗恂、倪茂庭(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2020年第一個大滿貫——澳洲網球公開賽(Australia Open)開打之際,氣候變遷與職業網球運動間產生了不小的火花。原因來自瑞典少女桑柏格(Greta Thunberg)於twitter上轉發倡議「化石燃料撤資」的350 Europe推文[1],推文抨擊前世界球王「瑞士特快車」費德勒(Roger Federer)的贊助廠商之一,瑞士信貸銀行(Credit Suisse)至今仍不願意撤除加劇氣候變遷問題的「化石燃料投資」,並認為這與費德勒長期以來的形象不符合,並以 #WakeUpRoger 希望他不要再接受瑞士信貸銀行的贊助(350 Europe, 2020)。

一時之間,氣候少女批評網球天王成為新聞焦點,此番軒然大波也引起許多討論。面對批評,費德勒也迅速回應,表示他對氣候變遷問題相當重視,作為運動員以及他所承擔的責任,期望與贊助商能就相關問題進行討論。[2]但批評這則推文的人認為,不接受贊助的倡議過於理想化,職業運動員賺錢天經地義。

不過,這些要求針對「大人們」成效不彰的減碳,反對者卻要「為氣候罷課」的青年們「現實一點」,究竟誰對誰錯?

只是打網球有這麼嚴重嗎?

350 Europe的推文源於2018年11月,十多位青年突然闖進瑞士信貸銀行分行大廳,以「打網球」的抗議行動,凸顯持續投資化石燃料的瑞士信貸銀行與瑞士最著名網球選手費德勒之間的贊助合約關係。因為這場「打網球」抗議行動,青年們面臨21600元瑞士法郎(約67萬台幣)的罰金,他們因為拒絕繳納罰金而被告上法院。[3]

時間來到2020年,已延燒數月的澳洲森林大火仍未完全撲滅,極端氣候之下造成約3倍臺灣面積的土地遭燒毀,經濟損失超過20億澳幣(約416億台幣)。[4]但一年一度的澳洲網球公開賽仍在1月20日正式展開,費德勒也將在本次澳網直接挑戰生涯第21座大滿貫金盃。同時,因為澳洲森林大火,1月15日,包括費德勒在內的世界頂尖網球選手,齊聚澳網主球場舉辦慈善賽,為澳洲森林大火重建募款。森林大火除了帶來直接性的損失,連帶也影響本次賽會的進行。據媒體報導,澳網會外賽期間,已經出現許多選手空氣品質不佳而產生身體不適的狀況,而這些空氣污染大多來自於森林大火。[5]

青年們與網球天王,以他們的方式幫助面對氣候危機的挑戰,但桑柏格為何會轉推批評費德勒與贊助商的貼文?當然不是單純因為「打網球」抗議的罰金,因為青年們已經贏得這場訴訟。法官認為,在全球氣候緊急狀況之下,行動「必要且適當」(necessary and proportionate),特別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可以有效獲得銀行的回應。[6]

笨蛋!問題不在贊助,而在化石燃料投資!

氣候行動倡議者抗議的問題在於,瑞士信貸至今仍未放棄投資化石燃料,而燃燒化石燃料(煤、石油、天然氣)導致大量二氧化碳排放,正是加劇氣候變遷的重要因素,因此全球許多的金融部門以開始透過撤除「不適當」的化石燃料然資,停止化石燃料的發展與使用,降低氣候變遷的衝擊。根據Fossil Free Divestment 2020年的資料,統計目前已有1176個投資機構,撤除共計12兆美元的化石燃料投資,但這樣的數量仍遠遠不足。

圖片2
Courtesy of Fossil Free Divestment

雖然,瑞士信貸已於2019年12月宣佈停止投資新建燃煤電廠,更於2020年1月13日發布對於氣候變遷的相關行動。但根據雨林行動網(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 RAN)發布的《Banking on Climate Change 2019》報告顯示,2016-2018年間,瑞士信貸銀行提供570億美金的化石燃料投資(RAN,2019)。雖然相比,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富國銀行(Wells Fargo)與花旗銀行(Citi)動輒超過1200億美金以上的投資金額,瑞士信貸的化石燃料投資並不突出。

但不論是500億還是1200億,這些天文數字所代表的,不僅是加劇氣候變遷帶來的危機,也成為金融業在邁向永續發展,轉型過程中的阻礙。

贊助與被贊助之外,還可以做更多

無庸置疑,費德勒是本世紀最具影響力的男子單打網球選手之一,1998年轉入職業以來,生涯累積獎金達1億2400萬美金。過去也積極的投入公益活動,包含成立自身的「費德勒基金會(Roger Federer Foundation)」,關懷非洲兒童生活與教育。但與贊助代言相比,比賽獎金僅是他收入的冰山一角。依據富比世網站統計,費德勒2018年收入共計9340萬美金,其中比賽獎金僅740萬美金,贊助卻收入高達8600萬美金。[7]相較於目前ATP世界排名第一納達爾(Rafael Nadal)的2600萬美金贊助,第二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的3000萬美金贊助,費德勒受到的贊助高出許多。

平心而論,要求他放棄瑞士信貸銀行的贊助並不完全合理。對職業運動員而言,在有限的職業運動生涯中,面臨不少運動傷害與挑戰,品牌贊助相對比賽獎金,更能給予運動員更直接的幫助。即便如費德勒這樣的頂尖網球選手,贊助商穩定的支持,仍然非常重要。

2018年費德勒與日本服飾品牌Uniqlo簽下10年3億美金的天價合約,換言之,不同於一般網球選手,費德勒與廠商的關係,不僅是一名單純被贊助的網球選手,而是能帶給廠商更多正向品牌價值與形象的運動員。作為一位具有社會影響力的運動員,如果費德勒能藉由這次事件產生的社會輿論壓力,促使贊助商改變獲利模式,不再資助化石燃料產業,可能會是繼李奧納多在好萊塢帶起的撤資風潮後,另一個由運動圈帶起的撤資行動!

RTX6AV0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而作為贊助商,瑞士信貸銀行投資「加劇氣候變遷」的化石燃料,這樣的運營模式就存在著非常大的問題。加上,現階段瑞士信貸銀行並不打算改變這樣的投資政策。根據瑞士信貸回應聲明表示,「公司在永續金融政策中已經透過內部授信規則持續加嚴審查,並有條件的停止投資燃煤電廠」。在化石燃料投資部分,則認為「由於佔整體總融資量的個位數,同時希望作為低碳能源轉型的過程中,一個值得信賴的夥伴,而非一昧躁進產生劇烈的變革。」並不認為有改變的急迫性。

瑞士信貸的做法可以視為金融業者在轉型初期面對困難的處理方式,因為無法果斷放棄當前仍可帶來收益的化石燃料投資,但又面臨氣候變遷帶來的投資壓力,只能一方面參與永續金融推動(瑞士信貸自2010年以來,已投資再生能源超過940億美元、發行綠色債券280億美金),但另一方面,卻仍緩慢改變投資策略,甚至不作為。

化石燃料為什麼不能投資?

近幾年金融部門所面臨的氣候變遷壓力並不小,特別是在李奧納多倡議化石燃料撤資被廣為認識的影響下,企業投資化石燃料產業並不像過去被視為理所當然的行為,甚至被認為是對社會無益且不恰當的投資。除了道德上的要求,研究也顯示,極端氣候所導致的財務風險已經無法被忽視。例如:掌握約7兆美元資產的貝萊德(BlackRock)過去十年間,因為忽略投資化石燃料公司的氣候風險,損失估計達900億美元。[8]

2020年1月14日,貝萊德執行長Larry Fink在致企業年度信函表示,「對未揭露氣候變遷風險,且不打算遵守重要業界規範的企業,貝萊德傾向對管理層及董事會投下反對票。」由於掌握著大量的投資基金,貝萊德掌握著許多大型公司的董事會席次。貝萊德目前預計在2020年撤除燃料煤(thermal coal)相關製造商投資,預計撤出約5億美元的投資。許多金融部門早已投入永續金融的工作,但目前的作為仍然不夠,仍有大量的資金投資於化石燃料產業,如同瑞士信貸銀行這樣的公司不願意放棄既有的利潤,加上尚未面臨大規模的財務衝擊,許多金融機構仍未積極面對氣候變遷議題。但如同Larry Fink專訪時所言,「氣候變遷風險將比2008年的金融海嘯還嚴重,而且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還不會救援我們。」[9]

綠化資本流:重塑金融市場運作模式

金融市場面對氣候衝擊的準備仍不足,大多數的公司目前的營運模式仍不足以面對氣候變遷,必須以更積極的方式改變,重新塑造金融市場的運作,達到真正的綠化資本流,而非僅以符合「企業社會責任」為目的執行相關綠色金融專案。

近年來臺灣在「綠化資本流」的討論,金融資本對氣候風險議題的理解,大多仍基於ESG (環境、社會、公司治理)投資以及風險控管觀點,但仍有許多企業採取氣候相關財務揭露工作小組(Task Force on Climate 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 TCFD)所發佈的《氣候變遷相關財務揭露指引》提出的風險揭露建議進行氣候風險揭露與評估。相對而言公部門的作為則有限,主要仍關注增加再生能源投資與降低投資障礙,對於撤除高風險投資的倡議與討論仍較少,包括由政府所操作的「四大基金」對於氣候變遷風險的理解仍有所不足。整體而言,金融體系的綠化資本工作對台灣的能源轉型,有著迫切的重要性。

有鑑於此,臺大風險中心(2019)出版《鉅變臺灣:啟動長期能源轉型》提出針對台灣轉型關鍵政策中,針對金融市場促進能源轉型,提出「開啟綠化資本流」,以系統性的方式重塑金融市場資本。「綠化資本流」最重要的工作分為兩部分,首先必須撤除投資於化石燃料的不當投資;其次將撤除的資本轉向投資於再生能源、低碳技術等產業,穩定資本市場與降低氣候風險,形成資本的綠化。

這並非單純理想而不切實際的工作,對擅長風險管理與避險的資產貿易者而言,透過「綠化資本流」才能達到真正的避險。

參考資料
註解
  1. 350 Europe. Twitter. Retrieval Date: 2020/1/22
  2. Martyn Herman (2020), Reuters. “Federer responds to Thunberg's 'wake-up' volley”. Retrieval Date: 2020/1/22
  3. Emma Farge(2020), Reuters. “Climate change protest at bank 'necessary and proportional': Swiss judge” Retrieval Date: 2020/1/22
  4. Jessica Irvine(2020),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Economic cost of bushfires estimated at $2 billion and rising” Retrieval Date: 2020/1/22
  5. 運動視界(2020)。《2020澳網》肺快爆炸了!澳洲大火煙霧瀰漫,選手健康恐受威脅 2020/1/22檢索,
  6. Emma Farge(2020), Reuters. “Climate change protest at bank 'necessary and proportional': Swiss judge” Retrieval Date: 2020/1/22
  7. Forbes (2019). “#11 Roger Federer.” Retrieval Date: 2020/1/22
  8. Jillian Ambrose, The Guardian. “BlackRock lost $90bn investing in fossil fuel companies, report finds.” Retrieval Date: 2020/1/22
  9. Matthew J. Belvedere, CNBC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