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女時代:Melissa Stern身為局外人的陌生感

我的怪女時代:Melissa Stern身為局外人的陌生感
Photo Credit: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次台北當代藝博會中,龍門雅集畫廊帶來了蕭勤、葉甫納以及梅麗莎斯特恩(Melissa Stern)三位藝術家,以老、中、青三代來呈現畫廊的經營走向。其中畫廊帶來梅麗莎斯特恩的《Strange girl》系列作品,並且是首度於亞洲展出,也備受矚目。

本次台北當代藝博會中,龍門雅集畫廊帶來了蕭勤、葉甫納以及梅麗莎斯特恩(Melissa Stern)三位藝術家,以老、中、青三代來呈現畫廊的經營走向。其中畫廊帶來梅麗莎斯特恩的《Strange girl》系列作品,並且是首度於亞洲展出,現場有不少年輕女性觀眾駐足在作品前驚呼作品很可愛。在臉書的同溫層塗鴉牆上,也都有她的作品現蹤,可見其受矚目的程度。

room
Photo Credit: 張乃予提供

老實說,第一眼看見她的作品時,呈現出來的感覺還挺少女的,不是充滿粉紅泡泡的那種夢幻少女,而是有些叛逆和想要證明自身獨特的那種怪奇感,第一直覺完全想不到創作者逾60歲,這也激起對於她的好奇心。生於戰後的1958年,成長階段歷經美國60、 70年代反戰、反體制以及嬉皮等奔放自由的時期,也影響她創作的風格。於費城成長的梅麗莎斯特恩之後轉往紐約發展,同時兼具有藝術家、藝文評論者、老師以及策展人等身份。並且擁有跨領域的學術背景。

創作善於運用陶瓷、繪畫、素描和拼貼,本次作品多由複合媒材所組成,作品中有粉紅色的絨毛、刀子以及兩個大門牙的無臉娃娃雕塑。這樣的組成令人想起80年代的恐怖電影明星恰吉,那時的美國文化掀起許多挑戰傳統思維的電影、小說以及藝術家,像是紐約塗鴉大師Jean-Michel Basquiat。梅麗莎斯特恩的作品中有時候會令人感覺惡趣的諷刺甚至有點黑暗,但也會令人去思考性別、記憶殘骸和流行文化的議題。

3in1
Photo Credit: 張乃予攝影
左上《Baby Blue 》、左下《Souvenir》局部、右《Sharp》

可以從創作中的現成品物件中,感覺到時代感的氛圍以及所代表的寓意,梅麗莎斯特恩喜歡逛跳蚤市場並且搜集奇怪的物件,像是時鐘、婚禮人偶及雜誌剪貼等運用於創作中。像《Party Girl》這件作品,長髮女子臉上有一隻剪貼的大眼睛,伸長左手彷彿拒絕一般的姿勢,上面排了婚禮裝扮的三女兩男的人像,其中一位男士為背對觀眾。從姿勢以及女性數量較多等畫面組成判斷,是否代表了拒絕面對婚姻以及婚姻中不一定完滿或是必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反射呢?

partygirl
Photo Credit: 張乃予攝影
《Party Girl》,2019,16 x 22 x 2cm,複合媒材

梅麗莎斯特恩在1980年獲得衛斯理大學的人類學和攝影藝術學士學位,並於1984年獲得紐約州立大學紐約分校的陶瓷碩士學位。而令人訝異的是,在一則訪問中她提及媽媽是位藝術家,但爸媽起初卻不願意讓他念藝術,因為他們認為要成為一位藝術家,必須要變得更聰明,從歷史和書籍等領域中去學習。而在Artspeak的訪問中提及他認為最大的影響來自於人類學背景,他研究人們如何製造事物,這也是他的創作核心。也因此她的作品意義與人際互動的關聯非常緊密。而在訪談文章中,也有人詢問了為什麼他的作品總是超出畫身,她回答道她是一位雕塑家,而非畫家。如同《Squad》的呈現方式,前後兩位隊員皆有半身超出畫版。置於畫冊的最後一張,彷彿是希望能夠聚集有與他相同經驗的 Strange girl一起攜手面對。

...
Photo Credit: 張乃予攝影
《Squad》,2019,26.5 x 26 x 2cm,複合媒材

在其官網中可以發現有完整的創作系列分類,《Strange girl》從2009年開始持續到現在。此系列談論的是少女時代格格不入的隔閡感,描述這幾段的心理狀態,但卻也不局限於只是女生,希望觀者都能夠在觀看時連結到自身的經驗。梅麗莎斯特恩為家中唯一的小孩,因此常常需要透過想像力來娛樂自己,而在交友圈當中大家也都有兄弟姊妹,也讓她更顯得獨特,激發想像力和對事情的觀察更為敏感。正也因為身為女性,所以對於女性的研究會較為感興趣,像是研究1940、50年代的雜誌和流行文化中,媒體總是以白人、中產階級等標籤來塑造完美的形象,這些大眾傳媒所描繪及傳播行為都影響著女性的自我認同。

bornthiswqy
Photo Credit: 張乃予攝影
《Born This Way》作品局部,2019,36 x 6 x 3cm,複合媒材

從梅麗莎斯特恩的創作和命名當中,可以發現許多男性與女性彼此的互動關係以及人際關係經驗的轉化反思,畫面也富有敘事性和隱喻性,如同《Strange girl》畫冊封底上印的二戰時美國所流傳的宣傳海報俚語“Loose Lips, sink ships”,意思是小心沒有防備的談話,言多必失。梅麗莎斯特恩透過創作來傳達自身關注的社會現象和人權議題,希望能引起局外人的內心共鳴或是邀請邊緣人來進行一場集體治療。

82872465_123460932167342_904253413536877
Photo Credit: 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提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