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圳流百年》:所幸年輕的八田與一沒有「隨便看看」,才有了如今的嘉南大圳

《圳流百年》:所幸年輕的八田與一沒有「隨便看看」,才有了如今的嘉南大圳
前方為當初八田與一引進用以運送材料、建造大壩的蒸汽式火車頭,一旁則是原裝設於水庫導水路終點、南北幹線起點的分水閘門。現皆展示於烏山頭水庫,成為此項水利工程的歷史見證|Photo Credit: 方寸文創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此可見,相賀照鄉在台灣土木界任官的生涯頗長,和山形要助等實行者互相熟悉,對推動、實行大圳計畫亦必然有所建樹。從這點再回頭審視上述山形要八田「隨便看看」的意見,可能是對相賀這位舊同僚的玩笑話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婷玉

建設大圳:從藍圖修改到工安事件
要選哪一款大圳?

一九一九年米騷動事件過後,日本國會通過了「官佃溪埤圳計畫」,經過籌備期後,一九二○年九月,嘉南大圳終於開始建造。這個計畫預估花費四千二百萬圓,與當時台灣總督府的歲入相比,一九一九年台灣總督府特別會計歲入確定收入額度為一億二千零二十七萬五千八百四十八圓,不過是埤圳計畫的三倍多左右。「官佃溪埤圳計畫」這麼一大筆金額, 也難怪日本國會無法一次就過關了。

從前面章節我們已經知道嘉南平原的先天不足,平原地區的水田比例僅占總耕地的三分之一,以縱貫鐵路為分界,鐵路以西如北港、北門一帶,由於水源缺乏,水利開發成效有限,幾乎都是看天田及鹽分地;反而是鐵路以東的近山丘陵地帶,如斗六、嘉義、新營等地,由於水源較為穩定及早期水利建設較多,水田化的比例較高。但光是以這樣的條件,要達到總督府期待的產量顯然是不可能的。

總督府一直希望解決「看天田」的問題,也曾經多次派技師前往嘉南地區調查建造水利設的可能性,卻總是無功而返。有心卻無處施力,總督府多少有點半放棄的心態──完全不是後來官方宣稱的「高瞻遠矚」──沒想到這一切會因為一個死纏爛打的官員而峰迴路轉。

一九一六年,出身沖繩、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院的相賀照鄉,成為新任的嘉義廳長,他注意到轄區內的農田苦無水利灌溉,正覺得憂心,聽聞桃園大圳開工,便立刻向總督府民政部土木局提出要求,希望在嘉南平原上也建造像桃園大圳那樣的水利設施。

以往我們所熟知的官方說法是:總督府原就有意建設嘉南平原,遂順應地方政府提出的要求,派出畢業於東大土木工學科、協助設計桃園大圳的技師八田與一前往當地評估調查。

不過,歷史的真相多的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根據八田與一於一九四○年發表於《台灣的水利》(台湾の水利)雜誌回憶來台從事土木建設過程的文章〈台灣土木事業的今昔〉(台湾土木事業の今昔),土木局那次派遣調查本來只是打算派人打發相賀照鄉而已──行前,土木局的長官(技師)山形要助「叮嚀」他:「相賀君是外行,不了解那邊的地形,才會要求『在那裡也建造像桃園那樣的儲水池』。其實去年我們早就在南部做過調查,卻沒有得出可行方案。反正你現在剛好手邊沒有工作,就去一趟嘉義隨便看看吧。」

甚至,就連調查時間也被長官以「調查很多次了」打了折,從四週改成兩週。

可見總督府內部其實對這計畫沒什麼信心,只是想敷衍吵著要建設的相賀照鄉而已。不過,相賀照鄉倒也不單單是「外行」官員。他在日本關東州任職後,一九一五年轉職到台灣的第一個職位即是擔任土木局庶務課課長,雖然僅任職一年就轉任嘉義廳長,亦可推測他與山形要助互相認識,可能也對於土木局曾幾度考量建設嘉南地區水利設施心知肚明,所以才會提出要求。

不僅如此,相賀還在一九一九年回任土木局(同年改制直接隸屬總督府)局長,隔年換山形要助擔任台灣總督府土木局局長(一九二○─一九二一年),之後他又續任該局局長(一九二一─一九二四年)。由此可見,相賀照鄉在台灣土木界任官的生涯頗長,和山形要助等實行者互相熟悉,對推動、實行大圳計畫亦必然有所建樹。從這點再回頭審視上述山形要八田「隨便看看」的意見,可能是對相賀這位舊同僚的玩笑話呢!

不管怎麼說,從事後來看,所幸年輕的八田與一並沒有聽從山形要助的指示「隨便看看」。八田一抵達嘉義實地調查後,發現當地雖然無法複製桃園大圳的工程,官佃溪上游卻能建造大型儲水池,遂提出了「官佃溪埤圳計畫」:建造蓄水池為水源供給灌溉用水,並興建排水設備,預計可灌溉嘉南平原七萬五千甲土地。

圖3-1_桃園大圳工事平面圖
Photo Credit: 方寸文創提供
桃園大圳平面圖。桃園大圳是藉由12條支線串連埤塘所形成的水利系統,與嘉南大圳採取在上游闢建大型儲水池(烏山頭水庫)為主要水源的工程截然不同。

總督府將八田與一提出的計畫送交議會審查後,在內閣會議中遭到管理財政預算的大藏省以「調查不充分」、「太過理想化」駁回,建設計畫頓時陷入停滯。

然而在《台灣日日新報》報導總督府有此計畫後,嘉南地區農民為之振奮,甚至主動表示願意承擔官方預算不足部分的經費及勞力。還有民眾直接前往官廳請願,也有人提出數十件請願書,據說各街庄動員人數一萬多人。雖然《台灣日日新報》立場偏向總督府官方,但也可藉此窺知當時民眾對大圳計畫確實抱持期待。

不過,從事台灣民族運動者所興辦的《台灣民報》則有不同報導,指出上述請願書中有不少是警察半強迫農民簽名蓋章,部分農民對於大圳工程要求繳納「臨時賦課金」等費用、強迫配合三年輪作制度其實相當反感。

由此我們不難想像,推動大圳建設的主力還是總督府,部分贊同計畫的農民可能是被官方當作陪襯,或是事後宣傳建設台灣政績的一環。

儘管暫時被議會退回,大圳計畫的推動很快又因一九一八年米騷動事件迎來轉機,終於順利通過審議,正式開始動工。

需要注意的是,嘉南大圳是以「公共埤圳嘉南大圳組合」(原稱「公共埤圳官佃溪埤圳組合」,一九二一年更名)的名義來建造,「組合」在日文中的意思是「組織」或「會」,屬於民間團體,而不是「局」或「司」之類隸屬於總督府的政府單位。嘉南大圳的「前輩」桃園大圳在一九一六年建成後,於一九一九年成立「公共埤圳桃園大圳組合」,也是類似的道理。「埤圳組合」即表示嘉南大圳是屬於民間的公共埤圳,總督府只是從旁協助而已。因此,預估的工事費,也相應由埤圳所有關係者組成的組織、地主等負擔了八成費用,總督府只給予部分財政補助一千二百萬圓(從一九二○年以後分六年編列預算)。

圖3-2 嘉南大圳預定採行的實施方案
Photo Credit: 方寸文創提供
嘉南大圳的建設方案選項。確定可以興建嘉南大圳後,總督府便著手精算大圳建設的規模與費用,經過幾番討論,提出了3個方案。從圖中可以看出共通點是三年輪作的耕作方式跟水源,最大的差異則在灌溉面積與工程費。最後,總督府決定採行折衷的三號案,並於1919 年8 月成立「公共埤圳官佃溪埤圳組合」,正式推進嘉南大圳的建設計畫。

方案看似底定,卻在同年十月再次修改。這是因為日月潭發電工程完工,可供利用的濁水溪水量增加,所以總督府決心調整第三案,將嘉南平原北部五萬二千甲土地也納入灌溉範圍,灌溉面積增為十五萬甲,總工程費也增加至四千二百萬日圓。不過,總督府並沒有增加預算,仍維持補助一千二百萬日圓,其餘三千萬日圓則由水利組合等關係人以逐年償還方式來分擔。

決定方案後,就要決定施工方法,八田非常清楚,嘉南大圳計畫的規模單靠人力來建造是不可能的,必須倚賴機械幫忙。雖是如此,大倉土木組、鹿島建設、住吉組、黑板工業等工程承包業者卻不這樣想。

因為採購器械的費用太高,幾乎是工程費的十分之一,這些業者拒絕改為機械化建造方式。他們爭辯道——雖然現在看來實在有點好笑——「像以往一樣使用人力,照樣能建造堰堤」、「就算想使用機械,也沒有懂得操作的技術員」。對於這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回答,八田著眼於「利益」來說服:「以人力建造這種堰堤,不要說十年,就算花上二十年也建不成。工期延遲將使十五萬甲土地長眠在不毛狀態。雖然機械貴,但只要能縮短工期,就能提早獲利。以結果來說,這是划算的買賣。」

八田為了引進機械建造大圳,不僅帶領技師赴美考察水壩建設技術,也親自負責從美國與德國購買大型土木機械,包括大型蒸氣怪手、傾倒車、巨型幫浦車、五六噸火車頭、大型混凝土攪拌機等。購買大型機械花費四百萬圓,約占了堰堤工程與烏山嶺隧道工程費的四分之一。此外,八田也積極培養操作機械的技術員,可以說為台灣土木開發產業同時增添了技術人才與大型機械。這些為了建造大圳而引進的大型機械,在其後開闢基隆港與其他地方建設時發揮了巨大效果。

整體而言,嘉南大圳計畫之創新、使用機械之精良,可說是當時亞洲最尖端的工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圳流百年:嘉南大圳的過去與未來 真正改變台灣這塊土地的現在進行式》,方寸文創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

萬頃鹽土成沃野,百年大圳利千秋。

「烏山頭水庫暨嘉南大圳」自1930年竣工以來,蘊育了豐碩的嘉南平原,對台灣農業發展產生重大的影響。在大圳灌溉範圍內,因不同地區的土壤環境與距離渠道遠近,形成多樣灌溉模式、農業地景及與大圳的互動方式。

為什麼要認識嘉南大圳?是因為它曾是亞洲第三長的灌溉水渠嗎?還是它運作了上百年,放眼世界也是極為罕見?抑或是它改變了整個嘉南平原的景觀、克服了降雨不均的隱患,逆轉了天與地的限制?

是的,但也不僅只是這樣。

本書採用全新的嘗試,不再過度著墨於嘉南大圳的實體建設過程與細節,而是從「大歷史」的角度,詮釋這等大型水利設施的建造必要性和轉機,以及其與東亞局勢、帝國布局的對應關係;從「那時人」的感受,側寫大圳帶來的正面助益與負面糾葛,延伸到官方、民間對於水源的管理與分配;更從「當代人」的視野,檢視走過百年滄桑卻仍運作如常的嘉南大圳所帶動的環境變化、產業變遷,反思大圳該如何迎接下一個百年。

一條大圳映照出了這塊土地上統治者與生活者的諸多面貌,乃至於人類與環境如何共生的多元故事,多麼有趣。在嘉南大圳開工百年、使用落成九十年之際閱讀本書,你將更能感受到台灣這塊土地不斷改變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延伸思考一】嘉南大圳的七大謎團

  1. 烏山頭水庫預計可用五十年,為何一用百年未損?
  2. 日本家庭主婦引起的全國暴動竟然催生嘉南大圳?
  3. 縱貫線以西的土地原本鹽分很高只能挖魚塭,為何今日遍布水田?
  4. 在地理上,濁水溪、曾文溪由東向西各自奔流,但水流竟然相通?
  5. 「咬人」大圳?嘉南大圳促進農業發展,為何會成為咬人的大圳?
  6. 「水利會」負面消息不斷,為何卻能從日治時代到今日依舊存在?
  7. 開鑿大圳破壞聚落風水,土裡因而冒血,居民因而猝死,真的嗎?

【延伸思考二】嘉南大圳的三大影響

  1. 有了嘉南大圳,從此降雨不均的問題不再困擾農民!
  2. 嘉南大圳對於嘉南平原的地質,產生根本性的扭轉!
  3. 隨嘉南大圳而來的農業變化對台灣的發展至關重大!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方寸文創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