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鑽》:超高節奏加上出色的視覺語言,亞當山德勒大放光芒

《原鑽》:超高節奏加上出色的視覺語言,亞當山德勒大放光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沙夫戴導演兄弟檔(Joshua Safdie、Benny Safdie)在2017年《失速夜狂奔》後的下部作品《原鑽》,依舊維持著相同的魅力:原始粗暴、瘋狂絮亂、焦躁狂放,從頭至尾的超高節奏,以及相當出色的視覺語言。

負債累累的珠寶商Howard,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拿到了一顆價值連城的原鑽,怎知他的致富計畫總是出差錯,眼看討債人殺氣騰騰,Howard決定賭上一切以保住性命。

沙夫戴導演兄弟檔(Joshua Safdie、Benny Safdie)在2017年《失速夜狂奔》後的下部作品《原鑽》,依舊維持著相同的魅力:原始粗暴、瘋狂絮亂、焦躁狂放,從頭至尾的超高節奏,以及相當出色的視覺語言,《原鑽》會讓觀眾看得焦慮、恐慌、緊繃,我們跟隨著Howard(亞當山德勒Adam Sandler 飾)這位珠寶商,看著他四出奔走,試圖憑著他簡直失去理智的舉止,償還欠下的大批賭債,而他的做法就是去賭更大一把,不只是觀眾,他身邊所有人都知道這僅會是他的幻想,每當Howard好不容易掙到一點錢,他不是拿這筆錢去還債,而是利用這點錢去滾更大一筆錢。

Howard的「癮」已經根深蒂固,正如《原鑽》當中這那塊未經打磨的礦石,徹徹底底地從核心中散發。這個連結在片頭便已經暗示觀眾,《原鑽》開場於這塊礦石被挖掘的過程,鏡頭逐漸拉近,以超現實的魔幻方式進入了鑽石裡頭,在畫面上映照出猶如彩虹般的色彩紋路,鏡頭持續在鑽石中穿梭,視覺上令人想起《2001:太空漫遊》的星雲影像。

然而畫面中的顏色漸漸變質,無形之中轉化為人體腸內的影像,鏡頭拉遠,成為了醫院手術房中儀器上的顯像,Howard躺在病床上,在醫院中照著內視鏡。這是《原鑽》開場就帶來的象徵性隱喻之一,鑽石 (財富)的誘惑早就存在於Howard的體內深處,將他導向瘋狂偏執,而他的瘋狂造就了《原鑽》的高節奏。

沙夫戴兄弟與Ronald Bronstein寫的《原鑽》劇本,會使觀眾墜入這個尖銳刺耳的詭異地下世界,Howard在紐約鑽石區經營的珠寶店鋪空間狹窄,入口雙層的電動玻璃門時不時故障,會將顧客困在一個更狹小的空間之中。他的合作夥伴Demany(凱斯史坦費爾德LaKeith Stanfield 飾)負責將客人引領至Howard的店舖中,推銷顧客可能會購買的商品,電影中我們看到的這位客人則是波士頓賽爾提克隊的NBA巨星凱文賈奈特(Kevin Garnett,他飾演自己,電影的時間點設在2012年,而賈奈特則是2016年才高掛球衣退休)。

MV5BMTU0OTViYjMtNWExMS00YmQ5LWI0OWYtY2Ey
Photo Credit: IMDb

面對這位籃球巨星,Howard情不自禁向他展示了他的最新進貨,也就是作為電影麥高芬功能的那顆原鑽,Howard計畫下週要將這顆原鑽送去拍賣會競標,他告訴賈奈特他與這顆鑽石的情感投射,以及他如何費盡心力以取得它,賈奈特竟然也對這顆鑽石產生連結,並問Howard他能否借走鑽石為接下來的東區決賽帶來好運,而Howard答應了。

MV5BMzYxZWZjNGItYTgyYS00YzgyLWIwZTUtZDI4
Photo Credit: IMDb

Howard的答應,只不過是他下錯的小小一步棋,債主雇用的討債人一天到晚來店鋪鬧場,還四處跟蹤他,他的妻子 (伊迪娜曼佐Idina Menzel 飾)厭惡他,女兒無法忍受他,而他還與美艷的店鋪女職員Julia (茱莉亞福克斯Julia Fox 飾)外遇,並租了一間套房讓她享樂,這些瑣事都讓Howard在《原鑽》接下來135分鐘片長之中,總是不停地到處奔波。

而一切的繁複,皆源自於Howard的「癮」,這種心理狀態在《原鑽》中簡直是觸手可及,某方面來說,這份「癮」也來自於對外在壓力的回應,以及Howard處理神經緊繃生活的一種寄託,沒有了這份焦慮,彷彿就沒有了人生目的。Howard與情婦Julia的關係建立在這份癮之上、討債人對Howard的脅迫也源自這份癮,《原鑽》沒有任何說教意味、警示觀眾嗜賭成癮的危險,《原鑽》反而是像一種感官體驗,讓觀眾徹頭徹尾進入Howard的心理癮頭世界。

沙夫戴兄弟將《原鑽》的舞台建立在紐約市,視覺與聽覺上的塑造,猶如是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電影底下的城市質感(史柯西斯擔任電影的執行製片),那種都市工業化的原始粗糙質地,以及混亂的地下世界。沙夫戴兄弟那種暴力式挑動觀眾神經的電影語言,往往讓觀眾與電影中的角色一樣,永不得安寧,永遠處在追、被追的情境之中,猶如馬拉松一般,攝影師Darius Khondji的鏡頭永遠安定不下來,焦躁地在人物之間移動,Daniel Lopatin的配樂則如節拍器,催化著電影停不下來的奔馳。

2017年的《失速夜狂奔》,讓當時仍擺脫不了「暮光美少男」形象的羅伯派汀森(Robert Pattinson)大放異彩,而這回的《原鑽》則是讓山德勒從深植人心的胡鬧喜劇中脫穎而出,山德勒早就在不少作品中證明他不僅僅是位無厘頭諧星,保羅湯瑪斯安德森(Paul Thomas Anderson)大師級的《戀愛雞尾酒》、諾亞包姆巴赫(Noah Baumbach)的《邁耶維茨家的故事 (全新增訂版)》,山德勒要是手上有好劇本、好角色,他絕對有大放光芒的表演能力。

MV5BNmE5YWIwNGYtNDFkOS00OWY4LThhYzUtMWVl
Photo Credit: IMDb

他的搞笑喜劇演出背後,是藏不住的痛苦與憤怒,在《原鑽》中,你會感受到他那時時刻刻都處在刀鋒邊緣的心理,永遠停不下來的口條,無時無刻都在咆哮、尖叫、嘶吼;而從他時髦眼鏡背後的眼神,則會感受到他的無奈與疲憊。對我來說,山德勒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親切感與溫度,那是不管他演出什麼角色我都能體會到的感受,看著《原鑽》中,他就算多麼道德淪喪、就算做出一連串失策決定,我依舊打從心底關心這位角色。

MV5BNTRkNDExYTQtZjRkOC00OTMxLTg1YzktMmRi
Photo Credit: IMDb

《原鑽》是一趟自我毀滅、自我催眠的過程,其實這都來自於心理層面上,自我建構出的武裝或是粉色泡沫,所有的思緒與舉止既成為了囚犯,也同時是將自我束縛的牢籠。這種自我催眠會成為「癮」的最主要營養成分,餵食著其在心中發芽,茁壯的「癮」則會持續構築起更大的自我催眠,這是一種無止盡的毒性輪迴,而《原鑽》呈現的便是這道輪迴,既令人難受,卻又令人振奮。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