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字第690號解釋:強制隔離防疫是否會因剝奪人身自由而違憲?

釋字第690號解釋:強制隔離防疫是否會因剝奪人身自由而違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強制隔離是嚴重限制人身自由的強制處分,那台北市政府在SARS期間的做法有沒有違法《憲法》呢?

民國92年4月間和平醫院爆發院內集體感染SARS事件,當時台北市政府依據91年1月30日修正公布的《傳染病防治法》,公布「臺北市政府SARS緊急應變處理措施」,召回和平醫院員工返院集中隔離。

強制隔離是嚴重限制人身自由的強制處分,台北市政府這樣的做法有沒有違法侵害人民受《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呢?後來大法官針對這個問題做出釋字第690號解釋,一起來看看大法官當時認為違憲或不違憲的理由是什麼吧!

立法者容許強制隔離

91年1月30日修正公布的《傳染病防治法》第37條第1項規定:「曾與傳染病病人接觸或疑似被傳染者,得由該管主管機關予以留驗;必要時,得令遷入指定之處所檢查,或施行預防接種等必要之處置。」92年5月2日制定公布之「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防治及紓困暫行條例」(溯自同年3月1日施行,已於93年12月31日廢止)第5條第1項明定:「各級政府機關為防疫工作之迅速有效執行,得指定特定防疫區域實施管制;必要時,並得強制隔離、撤離居民或實施各項防疫措施。」

大法官認為雖然強制隔離是剝奪人身自由的強制處分,但因為強制隔離的目的是為了防疫,和刑事處罰不同,所以在法律明確性的審查可採一般標準,不用像拘束人身自由的刑事處罰一樣採嚴格審查標準,又立法者明文規定強制隔離是防疫的必要措施之一,因此強制隔離並沒有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

強制隔離是合理必要手段

另一方面,強制隔離雖然剝奪被隔離人的人身自由,但對被隔離人的人格權並沒有重大影響,且是經過主管機關基於專業知識,衡量各方面情形所做的決定,並無違反比例原則。另外針對正當法律程序的審查,大法官認為防疫工作重在迅速及時,且主管機關對防疫措施比法院專業,因此是否須強制隔離並非一定要由法院決定,總而言之,防疫的強制隔離並沒有違憲。

不過最後大法官也指出傳染病法制應針對強制隔離的組織、程序、最長期限、合理補償,以及親屬不服得及時請求法院救濟等等措施進行通盤檢討,做成警告性裁判。

延伸閱讀

本文經法操司想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