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代表不同政黨參選,瓜地馬拉「選舉傳奇」終於圓了總統夢

四度代表不同政黨參選,瓜地馬拉「選舉傳奇」終於圓了總統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瓜地馬拉為中美洲最重要國家,亦為我國在中美洲邦交國,新總統甫於1月14日舉行就職典禮。瓜地馬拉是馬雅文化古都的所在地、歷經36年內戰、產生過一位原住民的諾貝爾和平獎(1992)得主,也是中國大陸曾經在聯合國安理會使用否決權(1997)的國家。瓜地馬拉與我國相關的過去與現況,值得瞭解與關注。

對瓜地馬拉最具影響力的國家當為美國,美國為瓜地馬拉主要貿易夥伴及國外投資主要國家;以2017年為例,瓜地馬拉對美國進出口值占其總進出口之比重分別為39.9%及34.5%。2005年10月20日於美國華盛頓簽署之「美國—多明尼加—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U.S.-Dominican Republic-Central America Free Trade Agreement, DR-CAFTA),其中即包括瓜地馬拉。

中美洲國家旅居國外僑民匯款回故鄉,為其母國重要經濟支撐,特別是中美洲「北三角」(Triángulo Norte)國家(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及薩爾瓦多),在美國有數以百萬計之合法與非法移民。瓜地馬拉2018年僑匯達92億美元,占瓜地馬拉國內生產毛額(PIB)的12.1%,其中大多數來自美國;至2019年11月止,瓜國僑匯已達95億美元,2019年全年僑匯估計超過100億美元。

2017年美國政府共計遣返瓜地馬拉非法移民3萬3570人,2018及2019年遣返人數均超過5萬人。由於瓜地馬拉在美國之非法移民人數眾多,在美國壓力下,瓜地馬與美國於2019年7月27日在美國白宮簽署歡迎的所謂「安全第三國」(safe third country)移民協議,此一協議規定有意赴美國的移民,在進入瓜地馬拉境內後,先向瓜地馬拉政府提出庇護申請,亦即將瓜地馬拉作為拉丁美洲非法移民進入墨西哥及美國的緩衝地。由於瓜地馬拉本身就遭受貧窮與暴力之苦,而將瓜地馬拉列為「安全第三國」,負責處理有意移民美國之拉丁美洲人的庇護申請文件,實在超出本身貧窮人口約占60%、文盲率達21%。馬雅原住民占總人口53%之瓜地馬拉政府能力。

在與美國所吃拉丁美洲「暴政三駕馬車」(troika of tyranny)之一的南美洲委內瑞拉關係方面,瓜地馬拉在前總統莫拉萊斯任內即已承認委內瑞拉反對派國民議會主席瓜伊多(Juan Guaidó)為臨時總統,並於2019年3月接受瓜伊多臨時總統任命之駐瓜地馬拉大使,瓜地馬拉駐委內瑞拉大使館僅一人留守。賈麥岱總統上任後第三天(1月16日)即下令撤回瓜地馬拉駐委內瑞拉大使館留守人員,正式斷絕與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政府的外交關係。

AP_19285551950378
委內瑞拉國會議長瓜伊多,演講聲援遭委國拒絕入境的瓜地馬拉總統賈麥岱|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在對華政策方面,賈麥岱總統在其「國家創新暨發展計畫2020-2024」(Plan Nacional de Innovación y Desarrollo 2020-2024)中明確表示:在兩岸達成協議之前,「強化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大陸)貿易關係及與台灣維持外交關係」,認為此一作法對瓜地馬拉有利。賈麥岱在就職前即以總統當選人身分於2019年10月訪台,並拜會蔡英文總統。在美國現政府之關切下,瓜地馬拉新政府對華政策短期內應不會有重大改變。

值得注意的是:我國與瓜地馬拉自由貿易協定於2006年7月1日生效,但雙邊貿易額有限;以2018年為例,瓜地馬拉輸出總值110億1,850萬美元、輸入總值197億3410萬美元,而我國2018年對瓜地馬拉輸出1億2937萬美元、自瓜地馬拉國輸入5632萬美元,所占比例甚低。未來瓜地馬拉與中國大陸的商貿來往將會持續增加,中國大陸對瓜地馬拉之投資亦將會漸進成長。

賈麥岱總統就職後,除了其代表參選的政黨在160席的國會中,僅有17席國會議員席位外;面對棘手的移民問題,以及傳統的經濟、治安、貪腐、毒品,以及教育、醫療等問題,將是其四年任期的嚴肅挑戰。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環大西洋專欄”的相關議題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