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者的光與影》:覺察令自己難堪的「領導力鴻溝」,是達到傑出的第一步

《領導者的光與影》:覺察令自己難堪的「領導力鴻溝」,是達到傑出的第一步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沒擺平的就會把你給擺平。麥可自以為平息了謊言,但它其實長年都在摧殘他,他卻看不出來。「誠實」成了麥可的強烈信條,而妨礙了他與人們連結的能力。儘管擁有很高的成就,他卻從不滿意自己的生活。他害怕親密關係,並與朋友保持距離,以確保他們永遠不會發現他的祕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洛麗・達絲卡(Lolly Daskal)

第一章:驚人的領導力鴻溝

傑出就卡在「我在哪」和「我想在哪」之間的鴻溝。

我的客戶多是高階主管,當他們找我輔導時,普遍都是針對所處局面中特有的許多領導、管理和策略挑戰,要我就某一項來幫助他們。我指點過的主管幾乎是各行各業都有,科技、貨運、消費品、藥品、金融,不一而足,而且我所碰到的每個局面都很獨特。

我所共事的領導者都是聰明、善良,甚至渴望權力,一切俱足的人們。有些人是某一項特質出類拔萃,然而另一項偏弱。這很自然,凡人皆是如此。我當教練的職責就是要整合主管的所有特質,強弱都要,以幫助他成為更均衡的領導者。

我有客戶是解決問題的高手,卻無法解決人們的衝突;我共事過的傑出夢想家無法實行計畫來達成目標;我有客戶是風靡全場的公開演說家,卻十分拙於傾聽。各個領導者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但是功成名就的人會逐漸了解,傑出的領導有許多面向,而且全都必須經過培養。傑出的領導者會學著去拓展才華,並充實不足之處。

才華洋溢的領導者全都具備的共通之處,就是對自己所做的事很擅長,而且全都想要變得傑出。所以最終來說,我的職責就是要幫助他們辨認出,是什麼在他們和傑出之間形成了阻隔,我則把它稱為領導力鴻溝。

我所共事的領導者有許多是靠著某一項專長或才華而晉升到主管的角色,卻沒有意會到成功的領導有賴於很多方面。我幫助他們去重新思考自認知道什麼,並點出他們不知道什麼,以藉此培養他們從未想像過自己需要的技能。我知道要怎麼一眼看出有傑出領導潛力的人:他們是拒絕故步自封的人。他們意會到自己「我在哪」和「我想在哪」之間有道鴻溝,並願意重新思考自己「不知道什麼」,以克服這道鴻溝。

我看到我和客戶所運用的技巧改變了生活,並想要引導各位怎麼應用這些技巧,來改變自己的生活。

我所服務的客戶,他們常常發現自己處在難以置信的棘手情境中,或許只是沒有好的解方而已。身為他們的教練,我會幫助他們尋找釐清千頭萬緒的智慧,為他們所做的事注入意義,並為他們帶來希望。有些客戶要負責成千上萬人,各個都有自身的需求和問題需要關注。無論主管變得多成功或飛得多高,我們都必須記住,領導是一種特權。

如意義治療家弗蘭克(Viktor Frankl)所解釋,我們從不停止寄望事情會變得更好:「人的每樣東西都拿得走,除了一樣:人類的最後自由──在任何一套既定情境下選擇自己的態度,選擇屬於自己的方式。」他了解一旦局面再也改變不了時,我們就得迎接挑戰改變自己。

弗蘭克也了解鴻溝中的智慧。他曾明智地說過:「刺激與回應之間有個空間。我們選擇回應的力量就在這個空間裏。我們的回應裏,則有我們的成長與自由。」

毫無疑問,我的職責就是要幫助客戶在職涯上啟程前往「想去的地方」。我的工作首先是要幫助他們去了解「自己是誰」。重點在於不是浮面,而是深入。這代表要他們承認自己在個性中需要隱藏或保密的陰暗面。這些是從恐懼、無知、羞愧或拒絕中所創造和培育而來。我們一起尋找的鴻溝,阻止了他們成為「理想中的自己」。榮格把這道鴻溝稱為陰影──「你不想成為的那種人」。

為了領導者能夠從「我在哪」轉換到「我想要在哪」,我會幫助他們重新思考自己「知道什麼」。我達成這點的技巧可以透過一套受榮格所啟發的領導原型來了解。我的原型系統讓人容易客觀看待自己。一旦看清,你就會覺察到不僅要辨認出自己的領導力鴻溝,還要發自內心把這些鴻溝發揮出來並朝傑出邁進。你會有本事去重新思考自己知道什麼、相信什麼,以及你所謂的實情是什麼。原型是本書的軸心,並將使各位能以從未想像過有可能的方式來了解自己和自己的領導作風。

很重要的是要表明,我不相信任何人都有一套固定的特徵是服服貼貼地安在原型裏。人類是許多部分的獨特組合,整個人是由內含的兩極性所創造出來。我把領導作風視為處在不斷移動和改變狀態的弧線,我們會依照局面從一種作風轉換到另一種。但在某種時候,在某種情境下,我們往往會反覆向同樣的原型代表人物靠攏。情況或許是如此,但我們實際上是所有原型的混合體。

以吐實者原型為例,假如你是重視實情的人,不斷說實話的結果,或許就會感覺起來彷彿是你內在的力道。而假如你是像麥可這樣,那以實情來領導就不容商榷。

麥可很有成就,是個成功人士。假如問有什麼事是為麥可效力的人都知道的,那就是他對說謊的人是零容忍。他們都知道這件事的原因,是因為麥可一天到晚把它掛在嘴邊。他常狂批說謊是多大的錯,以及他是如何絕不會這麼做。麥可不知道的是,這可把他身邊的人給搞瘋了。

當麥可有一天發現,組織裏有很多人不但不欣賞他的極度誠實,反而想要對他敬而遠之時,他非常震驚。他無法理解為什麼只因為他的標準這麼高,眾人就覺得他難搞;於是他便向我尋求建議。

「我不確定該怎麼做才對,」他說,「有高標準不是好事嗎?為什麼他們並不尊敬我?」

我對麥可解釋說,他把對說謊的人零容忍視為高標準,因而在他和團隊、公司及生活中的其他重要關係間,形成了鴻溝。

當然,這不是麥可想要聽到的反饋,並使他感到沮喪。「我致力於以非常誠實和實在的方式來經營事業。我不會說謊,」 他堅決地說:「即使我的實在有時會使我在事業上吃虧。」

領導力鴻溝看不見又摸不著,尤其是對陷入其中的人來說。我知道我需要讓麥可以從未有過的方式來看待自己,使他能重新思考不僅是自己在說什麼,還有自己在做什麼和為什麼。

我首先針對他的成功來對他發問。他有許多很棒的故事,一則比一則精彩。然後我問了他的過去,什麼地方顯得獨樹一格,以及是什麼促使了他的成功。麥可的回答都是聚焦於自己的榮耀,他是如何不惜一切代價來避免說謊,以及他相信就是因為不說謊,他才會在事業上所向披靡。對麥可來說,誠實是至高無上的美德。

等到他對我變得比較自在並卸下心防時,我對麥可提了另一個問題。

「你在人生中有過說謊的時候嗎?」我問道。

起初他只是面無表情地盯著我。但接著他的眼神馬上就變得比較殺,肢體語言像是對我咆哮:「你怎麼敢用這種方式跟我說話?」

但在漫長的停頓後,麥可回答了。

「我一直想當律師。就我記憶所及,我總會告訴每個人,我會當上律師。可是我在高中時並沒有好好念書。我自以為搞得定,因為每個人都說我有多聰明。我在內心深處知道,假如我願意加把勁,我就會做得很好,可是我從來都沒有。高中念完時,成績單上顯示出我缺乏努力。我知道自己麻煩了。事情要有轉機的最後機會,就是把大考考好,這樣我就上得了好的大學和法學院,到最後成為夢寐以求的律師。」

「可是我知道,我沒辦法在短短幾個月內,就學會我在高中四年期間所忽略掉的全部內容。此時有個我無法抗拒的機會來了。有人偷了大考的考卷。我用它來為自己備妥了完全正確的答案。我的高分把每個人都嚇了一跳,包括我在內。我慚愧又驚恐。而當我被叫去校長室詢問,我怎麼會考得這麼好時,我說謊了,撒了一個大謊。」

他把目光從我身上移開,並在另一段漫長的停頓後,再次與我目光交會,「我從來沒有向任何人提起。」

我們默默坐了片刻,此時麥可恢復了鎮靜,「那天在校長室,我向自己保證,假如逃過了這一劫,我再也不會說謊了。」

我觀察到麥可重拾自尊,「到現在超過47年了。我都把這個保證放在心上。我是誠實的人,而且我是把永遠都吐實當成大事。」

麥可的領導力鴻溝就在那裏,在他前面。我們兩個都看得到。

他對自己說謊了47年。

因為你明白,你沒擺平的就會把你給擺平。麥可自以為平息了謊言,但它其實長年都在摧殘他,他卻看不出來。

吐實成了麥可的強烈信條,而妨礙了他與人們連結的能力。但最有甚者的是,他把實情排在其他一切之前的方式在他和別人之間造成了鴻溝。對他來說,這番見解完全有違直覺。

麥可老是抱怨遭到誤解。儘管擁有一切的成就,他卻從不滿意自己的生活。他害怕親密關係,並與朋友保持距離,以確保他們永遠不會發現他的祕密。他認為自己的高標準值得推崇,但在現實上,不斷在警戒卻使他精疲力竭並與別人疏離。麥可深怕有任何人發現他的魯莽,於是避免與人親近。人們並不喜歡他,但謊稱麥可對他們有正面的影響,進而造成毀滅式的惡性循環。

釐清之後,麥可說他是長久以來第一次感覺不錯。他沒有意會到自己是如何壓抑了過去,或是如何把它扛在了身上。

「我看得出來,你並沒有批判我。」他說。

「對。」我告訴他。

畢竟我去那裏並不是為了糾正他,但我也不會讓47年前的謊話繼續糾纏他。我向麥可擔保,沒人能做到他的標準,因為每個人都會在某種時候說謊。

到了隔週,麥可和我在輔導課上見面時,我留意到他看起來對自己比較放鬆了。

「洛麗,不知道為什麼,但我覺得輕盈與輕鬆多了,」他說,「我看到了以前沒看到的事。我在交談時比較輕鬆,會跟人們連結,並且覺得比較投入。你做了什麼?」

我對麥可解釋說,他會覺得比較輕盈的原因,是因為在我們的生活中造成鴻溝的祕密會壓著我們,使我們彷彿是扛著石頭。「想像我把葡萄柚交給了你,」我告訴麥可,「然後要你把它拿去別的地方,這樣就沒有人會看到它。拚命努力去不斷拿著葡萄柚會很棘手,但把它藏起來會更難。你的祕密就是這麼累贅。而且長年下來,它就在『你是誰』這件事情上出現落差和鴻溝。」

我繼續說:「可是當你容許自己把葡萄柚拿給某人看時,它就會讓你鬆一口氣,而且它會幫助你覺得比較輕盈、比較快樂和徹底解放。藉由跟我分享故事,你不但卸下了最大的擔子,現在還能看到自己所造成的鴻溝,並且能把這些知識發揮出來,以達到傑出。」

Nice pleasant couple talking to each other - 圖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的樣貌不僅在於所想的事,還有所隱藏的事。而且我們全都有感到慚愧的事。局面不見得有麥可這麼多年來隱忍的事來得嚴重,但我們全都有只對自己說的故事,並使自己覺得脆弱、憤怒,甚至是害怕。這些祕密和模式便造成了我們的領導力鴻溝。

麥可一旦卸下說謊的擔子,他就能停止以強調實情來對它過度補償。他就能選擇更有人性與同理心。只要是人,就會犯錯。

我們一起努力讓麥可學會了接受自己所有光榮的不完美。在短短一個月後,麥可已經變成了好上許多的人和更傑出的領導者。在團隊和公司裏的每個人眼中,改變是清晰可見。但比什麼都要緊的是,麥可很感激,因為他現在可以真切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真實是傑出的第一步。

凡人永遠不會完美,但我們可以是最佳版本的自己。而要成為最佳版本的自己,方法就是認清自己的領導力鴻溝,以新的方式把知識發揮出來,並躋身於傑出。

它事關要學習自己是誰的兩面──對自己派得上用場的那一面,以及看似有用卻會幫倒忙的那一面。

身為領導者,我們各自都必須正視本身的領導力鴻溝,尤其是在焦慮、沮喪或備受壓力時。在我擔任主管教練和顧問的多年當中,我發現這些根本的實情是真的:

我們全都能躋身於傑出。每個人呱呱墜地時,都是帶著健康的情緒系統。我們來到這個世上,沒有恐懼,也沒有羞愧。我們不會去評判自己的哪些部分好、哪些部分壞。我們反倒會夢想去做大過自己的事,我們會有念頭、思想、願景、希望。有些人的理想比別人的要大,但我們全都對自己有很棒的願景。直到在沿途的某個地方,這些願景遭到稀釋為止。也許是老師叫你笨蛋;家長說你可以做得更好;惡霸嘲笑你;運動教練說你不夠格。那樣的訊息不管是什麼,你都聽到了並把它內化。你把訊息奉為圭臬,並因為這樣而認為自己無法躋身於傑出。

我們會把鴻溝內化。在我們學會要把什麼過濾掉和把什麼留下來之前,領導力鴻溝就產生了,而且我們會照單全收,包括每則負面、挫敗、悲觀、憤世嫉俗、宿命、輕蔑的訊息。這些訊息不久後就會成為我們DNA的一部分,無論自己是否知道。

負面訊息會造成鴻溝。一旦容許負面訊息成長,它就會有自己的生命。我們會開始去彌補我們認為家人、朋友以及最重要的是自己所不能接受的黑暗面。我們會學著去隱藏我們不想要任何人看到的事,並開始站在自身的陰影下。但我們並不孤單。沒說出口的恐懼、令人驚恐的羞愧、磨人的內疚,這些全都是擋在我們和傑出之間的障礙。

我們的祕密會造成又大又深的鴻溝。當我們活在自己的鴻溝裏時,就會試著去隱藏和否認那些部分,或者甚至更糟的是,會試著去壓抑它。我們的鴻溝通常是由那些令我們非常痛苦、尷尬或討厭,而難以接受的思想、情緒和衝動所構成。於是我們就加以抑制,而不是去應對,只想把它封印在無意識心智的某個地方,希望永遠都不必揭露。但我們對鴻溝不了解的是,我們愈試著隱藏它,它就變得愈寬。想想充飽氣的氣球。當你擠壓一邊時,氣球只會往另一邊增大。人的道理也一樣。

試想⋯⋯

  • 冒牌貨:不穩定,會打亂你的心智,因為他沒有自信。
  • 剝削者:操縱每個抓到的機會,所以你不知道他到底覺得自己有多麼無能為力。
  • 騙徒:對每個人都猜疑,因為他無法信任自己說實話。
  • 旁觀者:太過恐懼而勇敢不起來,太過保守而冒不了險,太過謹慎而站不住立場。
  • 毀壞者:腐化,寧可看著很棒的點子無疾而終,也不給予好評。
  • 矯治者:自負,是沒人信任的慣性救援者。
  • 傭兵:私心過重,把自己的需要擺在大我(團隊、企業或組織)的需要之前。

覺察到領導力鴻溝,是把傑出給發揮出來的第一步。

當鴻溝控制了我們時,我們就會認為自己迷路了。鴻溝會矇騙我們去以為,自己不值得、不能幹、不夠格。它會誘騙我們去以為,自己達不到所有想要完成的事。但我們沒有意會到的是,我們能把短處發揮出來而去到想去的地方。鴻溝不會使我們迷路;它其實是有助於我們找到路的原則與特質。

只有當我們找出領導力的鴻溝並正視自身的缺點時,我們才能成為真正傑出的領導者。

你必須在領導力鴻溝擺平兩極化。沒有惡就不可能有善,沒有醜陋就無法認清美好,沒有不幸就無緣認識幸福。你所謂的毛病全都可以是最大的資產。諷刺的是,了解自己的短處就是最大的長處。如果要發揮長處,你就必須有自知之明擁抱領導力鴻溝。

為了達到這點,你必須停止假裝「自己是別的樣貌」,而且必須認清「自己到底是誰」,即使它會使你極為難受。但假如你在領導力鴻溝的邊緣站得夠久,你就會看到自己是由許多相反的力道所構成,而且那是刻意為之的兩極化。一旦接受了這點,你就能清除知識上的鴻溝並往傑出躍進。

相信自己能再次躋身於傑出。由於鴻溝中包含了人生劇本的基本特徵,所以你的職責就是要學習什麼是鴻溝的兩極性,以及要怎麼加以整合。你的挑戰則是要從你認為糟糕的部分中找到價值,並重新思考它要怎樣才能對你派上用場。

在《孫子兵法》中,孫子寫道,對敵人必須知己知彼。以領導力鴻溝來說,敵人就是你所不了解或不重視的內在強制力。

只要繼續對於構成「你是誰」的特質否認,傑出就沒你的份。但靠著積極和有目的地認清鴻溝,你就能把它發揮出來而成為心之所向的人,過著心之所向的那種日子,並以心之所向的貢獻方式來貢獻。

各位在後續的篇幅中所發現的見解會教各位,要怎麼使內在生活更豐富、更有意義,並且有更積極的目的。一旦了解並能辨認七種領導原型,你就會有本事去辨認出,要怎麼認清自身領導力的鴻溝。你可以選擇讓鴻溝變得更寬,或是可以力求把它發揮出來,以幫助你成為自己知道所能成為的傑出領導者。

別讓鴻溝絆住了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領導者的光與影:學習自我覺察、誠實面對心魔,你能成為更好的領導者》,經濟新潮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洛麗・達絲卡(Lolly Daskal)
譯者:戴至中

身為領導者,「實際的自己」和「理想的自己」之間,通常存在著一道鴻溝,這表示領導力的理想境界和實際情形有所差距,但不容易自我覺察。

本書作者洛麗・達絲卡擔任許多企業主管的領導顧問,她從三十年的教練經驗中,發現每位領導者在邁向成功的過程中,強大的能力也代表隱藏的阻礙;就像是有光的地方就會有影子,光愈強、影愈深。她曾目睹許多幹勁十足、成就非凡的領導者,以正向特質而嶄露頭角,但伴隨而來的陰暗性格,往往容易傷己又傷人。

作者歸納出七種領導原型,協助領導者認識自己是用「什麼身分」領導眾人,包括:反骨者(rebel)、探索家(explorer)、吐實者(truth teller)、英雄(hero)、發明家(inventor)、領航員(navigator)與騎士(knight)。

伴隨七種領導原型而來的人性陰暗面,包括:冒牌貨(imposter)、剝削者(exploiter)、騙徒(deceiver)、旁觀者(bystander)、毀壞者(destroyer)、矯治者(fixer)和傭兵(mercenary)。

這本書提醒領導者誠實面對自己,盡量把自己視為「有潛力變得更好的成功者」,而不是「需要再三調校的失敗者」;進而強化光明面,避免過度陷入陰暗面,終能克服心魔、跨越阻礙、邁向成功。

領導者的光影
Photo Credit: 經濟新潮社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