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基因》:就像基因一樣,「迷因」的多產比長壽重要得多

《自私的基因》:就像基因一樣,「迷因」的多產比長壽重要得多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廣義的說,模仿是瀰複製的方式。但是正如基因庫裡的基因,並不是每一個都能複製成功,有許多瀰也比瀰庫中的其他瀰來得更成功。這是天擇上的比擬,我已經提過在性質上使某些瀰具有更高存活價值的特例。

這使我們了解到成功複製者的第三項性質:拷貝忠實度。在此我必須承認,我並不是站在很穩固的立場。

乍看之下,瀰一點也不像是有高拷貝忠實度的複製者。就以科學觀念的傳播來說吧,當科學家每每聽到一個想法再傳給另一個人時,他多少會改變它一點點。我在本書中的許多觀念,無疑是從崔弗斯來的,但是我並沒有完整重複他的話。所以,我可能為了自己的目的已扭曲了它們,改變了重點,將他的、我的、和其他人的想法混合了,這些瀰是以改變後的形式傳給你的。這看起來很不像基因在傳播上所具有的微粒的、全有或全無的特性;似乎,在瀰的傳播過程中會有連續性的變化,而且會產生混合。

但這種非微粒子性質的現象可能是種錯覺,而且用基因做為類比也不恰當。不論如何,當我們觀察許多基因特徵之傳承時(如身高、膚色等),也看不出基因是不可分割或不可混合的。例如一個黑人和一個白人結合,他們的孩子可能不是黑的,也不是白的,而是中間色。這不表示這些基因不是微粒子性質的。因為有許多基因與膚色有關,每一個都有一點小小的影響,以致於它們整個看起來像是混合的。

目前為止我所提到的瀰,好像它們都是單一的位元,事實上它們當然不是這麼明顯的。我說過一個旋律就是一個瀰,但是交響曲含有多少個瀰呢?瀰的單位是一個動作、一段旋律,還是一個小節或一個和弦呢?

瀰的傳播單位

這裡的語法技巧就像我在第三章所用的一樣。在那裡我把「基因複合體」分成大大小小的基因單元,單元裡又有小單元。基因並不是以僵硬的有或無來定義的,而是定義成一個方便的單位,一段染色體,其長度有足夠的拷貝忠實度,能夠做為天擇的獨立單位。

再來看瀰的單位。如果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中的一段樂句,足以代表整個曲目又容易記憶,同時又被某個受迎的歐洲廣播電台,選作節目片段的旋律,那麼它就算是一個瀰。只不過,它也同時大大的減少了我對原曲的欣賞力。

相同的,當我們說所有的生物學家如今都相信達爾文的理論時,我們並非指在每一個生物學家的腦子裡,都有達爾文所說過的話的複本。而是指:每一個人都有自我解說達爾文思想的方式;也許不是來自達爾文的原著,而是從其他近代的著作獲得的。達爾文所說的,在許多細節上是有錯誤的,達爾文如果讀到本書,將會差點認不出他自己原來的理論;不過我期望他會喜歡我表達的方式。儘管如此,達爾文理論的精要,還是存在於每一個了解這理論的人腦中。如果不是這樣,所謂兩人彼此同意的說法,就完全沒意義了。

我這麼說吧,一個「思想瀰」或許可以定義為:可從某個頭腦傳到另一個頭腦的事物。因此,「達爾文理論」瀰,是許多了解這思想的人,共同持有此思想的最主要根基。人們解說這理論的不同之處,在於定義而不在於瀰。如果達爾文的理論可以分解為許多部分,使得有些人相信A部分、不相信B部分,另有些人相信B部分、不相信A部分,則A、B可視為不同的兩個瀰。如果幾乎每個相信A的人也相信B,那麼套用遺傳學的術語,這些瀰就好像是緊密的連鎖著;那麼還是把它們算在一起,成為一個瀰比較方便些。

瀰也自私無情?

讓我們進一步探求瀰和基因之間的相似性。這整本書中,我一直在強調,我們不可以把基因想成一個有意識、有目的的媒介。但是,盲目的天擇使它們好像有目的一般,例如,當我說:「基因正試圖增加它們未來在基因庫中的數目」,我真正的意思是「它們所表現的方式,從我們的世界看起來是這個樣子的。」

就像我們將基因想成主動的媒介,懷有目的的為自己的存活而工作,我們也這樣看待瀰會比較方便。我們不應該把它們處理得很神祕,有目的的想法都只是隱喻而已;但我們已經從基因那方面,看到這樣的處理是很有收穫了。我們甚至將「自私」、「無情」等詞用於基因,無非是用來表達一個意象而已。現在問題來了,是否我們能以同樣的精神,找到自私的或無情的瀰呢?

有個牽涉到競爭本質的問題,必須先提出來:有性生殖只要存在,每一基因就必須與它的對偶基因競爭,為同一個染色體位子而競爭。而瀰似乎沒有什麼性質等同於染色體,也沒有等同於對偶基因的競爭。我當然可以假設有一個虛擬的意識,其中許多的想法可視為互相對立的;但一般而言,瀰類似早期的複製分子,自由流轉於太古渾湯之中,它不像現代的基因,是很清楚的配對成染色體的聯隊。

好啦,現在該從什麼樣的觀點來看,瀰才是互相競爭的呢?如果它們沒有對偶基因,我們是否仍該期待它們是「自私的」或「無情的」?

答案是可能的,因為在某種意義上,它們必須陷入某種相互競爭中。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自私的基因(新版)》,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
譯者:趙淑妙

我們都是求生存的機器——機器人的化身,暗地裡已被輸入某些程式,用來保養這些叫做「基因」的自私分子!──道金斯

基因極度自私。

它為了達成複製自己的目的,把我們這些生物當作機器人,
暗地操弄著我們求生繁殖,演化出各種行為,舉凡:
雌性會慎重審視追求者、雄性必須搶地盤才受青睞、
布穀鳥幼雛會把養父母的蛋扔下樹、
幼鳥餓了會哭叫、雄鹿長出美麗的叉角、
瞪羚看到敵人會跳高示警、猴子彼此抓蝨子、
乃至蜜蜂分工合作的社會生活,
都是自私基因的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