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政權對肺炎疫情慢半拍,難掩「過度考量中國」的批評聲浪

安倍政權對肺炎疫情慢半拍,難掩「過度考量中國」的批評聲浪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失去了中國觀光客,對各國來說無疑都是失去金雞母,日本尤其為甚。如今在中國觀光客無法前來,日本在防疫上直到最後一刻才痛下殺手斬斷下,2020年突破4000萬人次觀光的目標,基本上已經無法實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升級為指定傳染病

「武漢肺炎」從去(2019)年12月爆發第一例以來,兩個月內迅速延燒成為全球公衛危機。逼得世界衛生組織WHO,從一開始相對消極,在1月31日終於正式指定「武漢肺炎」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然而一切似乎為時已晚,當天公布的病例數量,中國已經來到逼近萬的9832例,死亡來到213例,疫情不可控制因素太強,讓世界各地對於中國的病例數字始終相當擔心。

而轉到日本,第三架由武漢天河直飛東京羽田的包機,也在31日的日本時間早上10點20分(台灣時間9點20分)左右抵達。機上149人中,有八人在登機前已經表明有咳嗽或發燒等症狀。連同先前第一架的12人與第二架的26人送醫,其餘送往飯店隔離外,未來對於日本龐大醫療體系也是更大的負擔。

而日方也終於宣布,「武漢肺炎」將在2月1日時由「法定傳染病」提升為「指定傳染病」。一方面是遵守WHO拖了再拖的決議外,二方面也是在首架回國的武漢包機中,出現兩名「脫逃者」不願接受檢查與隔離而自行返家。這樣不顧疾病散播危險而脫隊的情況,受到日本朝野的抨擊,認為出現防疫大漏洞。

其中,目前最較日本當局擔心的,並非境外移入而是本土感染的危機。一名在奈良縣擔任陸客團司機的男性,與在東京擔任車掌小姐的40歲女性,紛紛疑似在一月中時帶領武漢觀光團在日本旅遊遭到感染。防疫的漏洞,此刻在日本的觀光推廣上出現破口。

陸客金雞母的失去

為了因應2020年即將舉辦的東京奧運,日本官方的國土交通省觀光廳,在2018年12月訂定日本2020年的觀光先進國戰略。當時觀光廳列舉2012年到2017年間,來日本的觀光客從836萬人一口氣增到2869萬人,增幅約為3.5倍。總體消費額度來到4.4兆日幣(約1.22億台幣),更是高達4倍。當時日本更立下宏偉目標:2020年要總消費額8兆,總觀光客要超過4000萬人。

不過2020年開春不到一個月,全世界就被「武漢肺炎」的陰影籠罩,從美國、英國到澳洲的航空公司自發性地取消飛機班次,台灣的華航等國籍航空也暫停二月底前飛中國的班次。唯獨日本一開始不為所動,直到病例陸續發生後,日本全日空才宣布二月底前暫定飛往武漢的班次,但是其他中國城市航線則持續運作。

根據全日空官方說法,目前二月與三月前往中國的班機也急劇下滑中,從中國各地機場起飛的航班,狀況跟去年比只有一半,日本各地機場起飛的則銳減四成。日本政府也在1月31日正式將中國的危險情報拉到二級,並要求日本人「全體自肅」,基本上不建議任何日本人再前往中國任何城市。

失去了中國觀光客,對各國來說無疑都是失去金雞母,日本尤其為甚。根據統計,2019年訪問日本的觀光客約為3188萬人,中國就佔了約960萬,比例約三成。中國觀光客平均一人消費力11萬日幣(約3萬台幣),更是遙遙領先其他國家,如今在中國觀光客無法前來,日本在防疫上直到最後一刻才痛下殺手斬斷下,2020年突破4000萬人次觀光的目標,基本上已經無法實現。

RTS2Z2AZ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習近平訪日的好局

就政治層面來說,日本也必須考量,春天對於中國來說也是例行的「外交之春」。原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預定在春天前往東京進行國是訪問,對於中日兩國來說,無疑是件大事,也是安倍政權極力搓合的中日友善舉措。但是「武漢肺炎」爆發下,如果到三月還無法有效控制疫情,習近平訪日的行程有可能出現變數。

日本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簡稱經團聯)會長中西宏明就在27日記者會上表示,「武漢肺炎」正逢中國最重要、又需大批人流移動春節,萬一病情擴散,對在日本的企業設廠絕對影響甚鉅,對於日本整體經濟的衰退無法估計。他也表示:「習近平國家主席來日本(國是訪問)也會受到影響。」

因此,日本在野黨也開始要安倍晉三深思,在這樣「大逆風」的情形下,要考量習近平在此時來日本參訪的「妥適性」。包括自家自民黨的三宅伸吾與國民民主黨的大西健介,紛紛以中國在東海上頻頻繞機與航母進出為由,考量習近平來日,或者是來日訪問後是否應該以國賓之禮相待。

安倍首相則在答詢中堅持,日本與中國都有維持世界和平與繁榮安定的責任。習近平來日以國賓相待,當然是貫徹這個意志的最佳機會。而在日本各地,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增溫,陸續有不少民眾開始反對習近平訪問日本,使得安倍晉三目前面臨如何在民眾質疑與不惹怒中國下取得平衡的難題。這樣的態度,也間接造成日本在對付「武漢肺炎」上,比其他各國都還相對寬容。

觀光先進國的暗影

然而,在面對2020奧運已經只剩半年多一點的現在,日方還是最後一刻選擇保護國家人民而犧牲觀光資源的路。雖然這是正常不過的選擇,但可見未來數個月,日本的觀光客數量會呈現筆直下滑,不少其他國家觀光客也因為「害怕跟中國客」同間飯店,而紛紛提出取消。

甚至還有中國觀光客以「不敢回去中國」為理由,要求延長觀光簽證,這在未來也會成為日本頭痛的難題。中國人最愛去的京都,當地大飯店在1月下旬,光是一天就接到130通取消訂房的電話,往年春節可以賺中國客觀光財的機會也失去。不少觀光業者都擔心,萬一某一個景點出現病例,等同宣布該觀光地「死刑」,未來幾年恐怕都沒人敢去,因此大家莫不戒慎恐懼,客人少也要全力消毒。

「武漢肺炎」同時也在世界各地引發「反中潮流」,不少店家或是網路上都出現排斥中國人的聲浪。同樣的情況也在日本當地開始出現,就算半年後疫情穩定,準備迎接大批觀光客的奧運,是否能妥善處理觀光客與店家間對於中國觀光客的疑慮,也是日本政府的燙手山芋。

武漢包機目前已經多達三班,二月還會再增加一班,引發各國也想比照辦理,其中「日本載物資交換僑民」說法也不脛而走。安倍也坦承當時對於首班的兩位「脫逃者」沒有強制隔離表示很意外,將來要是日本國內爆發大型流行的話,恐怕內閣上下都難辭其咎。面對「武漢肺炎」,日本政府終究在最後一刻煞住車,但仍難掩「過度考量中國」的批評聲浪,未來數月恐怕都將如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