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對「絲綢之路經濟帶」的虛實探索:雷聲與雨點

俄羅斯對「絲綢之路經濟帶」的虛實探索:雷聲與雨點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究竟俄國對「絲綢之路經濟帶」有什麼顧慮?為何後來會改變立場,又如何應對中國的倡議?

文︰王家豪(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作為中國的戰略合作夥伴,俄羅斯成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重量級支持者,看似理所當然嗎?根據北京大學2016年發佈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五通指數報告》,俄國、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位列首三位。不少國際輿論傳說俄國總統普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私交甚密,兩人共同許下「一帶一盟」、「大歐亞夥伴關係」和「冰上絲綢之路」等堂皇的政治承諾。不過,原來俄國最初視「絲綢之路經濟帶」為威脅,及後轉變立場支持中國倡議,卻逐漸對習近平的宏圖大計感到失望。究竟俄國對「絲綢之路經濟帶」有什麼顧慮?為何後來會改變立場,又如何應對中國的倡議?

「亦將有利吾國乎?」

「歐亞經濟聯盟」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屬於競爭還是合作關係,至今仍然眾說紛紜。俄國與中國都熱衷於歐亞融合,但對歐亞的未來秩序和地緣政治格局各有盤算。普京於2011年倡議建立歐亞盟,鞏固俄國在前蘇聯地區的影響力,也確立歐亞主義在俄國外交政策上的重要性。2013年9月,習近平於哈薩克首次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通過六大經濟走廊將整片歐亞大陸接連起來。俄國素來視中亞地區為自身的勢力範圍,自然對「絲綢之路經濟帶」存有戒心。不少分析估計,俄國與中國將爭奪歐亞融合的主導權,說不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羅茲曼認為,歐亞盟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各自蘊含「俄羅斯中心主義」(Russocentrism)和「中國中心主義」(Sinocentrism),最終必定釀成衝突。值得一提的是,烏克蘭危機爆發的遠因正是歐亞盟和歐盟的「東部伙伴關係計劃」互相排斥,莫斯科對自身勢力範圍有多在乎,可想而知。

莫斯科認為「絲綢之路經濟帶」或將削減西伯利亞鐵路的競爭力,對俄國的地緣政治產生深遠影響。19世紀末期,時任沙俄政府財長維特(Sergey Witte)提議興建西伯利亞鐵路,連接聖彼得堡與蘊藏豐富天然資源的西伯利亞,重塑東亞的地緣政治格局。沙俄將戰略重心擴展至東方,對日本的領土擴張構成威脅,最終導致1904年日俄戰爭。在新亞歐大陸橋出現之前,西伯利亞鐵路曾經是唯一橫跨歐亞大陸的鐵路。作為六大經濟走廊之一,新亞歐大陸橋連接中國連雲港與荷蘭鹿特丹,會取代西伯利亞鐵路嗎?有趣的是,「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其他經濟走廊,例如中巴經濟走廊和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都繞過俄國領土。隨着西伯利亞鐵路被邊緣化,俄國遠東地區的經濟發展會否面臨嚴重挑戰,阻礙普京推動遠東開發戰略?

也一種疑慮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對俄國經濟貢獻有限,也不符合其長遠發展方向。西伯利亞鐵路能貫穿東西,但俄國仍然欠缺基礎建設連通南北。「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的經濟走廊全都以連接東西方為主,與西伯利亞鐵路的功能重疊。俄國銳意進軍南方新興經濟體,爭取連接阿塞拜疆、伊朗、印度的「國際南北運輸走廊」,最合適不過。「國際南北運輸走廊」繞過蘇伊士運河,大幅減少運輸距離和成本,也讓俄國將影響力擴張至南亞和東南亞地區。「國際南北運輸走廊」磋商了20年之久,皆因工程牽涉眾多國家,經濟回報成疑,但近年談判漸見成果。另外,俄國尋求經濟轉型,減少對能源出口的依賴,但參與「絲綢之路經濟帶」不算是對症下藥。觀乎中國在前蘇聯地區的投資,逾8成外國直接投資流入哈薩克;俄國佔13%,當中絕大部分牽涉石油與天然氣項目。俄國預計,中國的海外投資採取審慎態度,「絲綢之路經濟帶」旨在開發原材料,無助推動俄國工業升級轉型。

為勢所迫還是借力打力?

普京於2014年5月前往上海進行國事訪問,首次表態支持「絲綢之路經濟帶」,其時正值烏克蘭危機。翌年俄中兩國簽署聯合聲明,宣佈歐亞盟將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對接成「一帶一盟」。俄羅斯對中國倡議的立場出現重大轉變,原因何在?

中國向俄方釋出善意,並在各方面作出讓步,似乎是最體面的說法。「一帶一盟」構思體現雙方的妥協:中方承認歐亞盟的地位,視它為對等談判對象,減少與歐亞盟成員國的雙邊互動;俄方接納中國為歐亞融合的持分者。年前歐亞盟與中國簽訂經貿合作協定,雙方談判代表正是歐亞經濟委員會和中國商務部。俄國輿論隨即附和克里姆林宮的立場,大談「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基建項目互補性強、中國於上海合作組織和金磚五國(BRICS)踐行多邊主義等等。不過,俄國學者認為「絲綢之路經濟帶」終會影響俄國在歐亞的地位,必須深化和加強歐亞盟的內部合作 ── 雖然實踐起來又談何容易呢?

普京支持「絲綢之路經濟帶」,也是展現俄國外交務實的一面,恰如英諺所云:「打不過就加入他們」(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今天俄國的經濟實力難與中國匹敵,周旋空間不大,兩國合作可能較互相競爭有利,普京支持「絲綢之路經濟帶」正要避免中國繞過俄國,甚或將俄國經濟邊緣化。於是,中國承諾「絲綢之路經濟帶」與西伯利亞鐵路接軌,以及協助俄國擴建貝阿鐵路,提升鐵路的運輸效率。不過,中歐班列只途經俄國中部和西部,「絲綢之路經濟帶」對俄國遠東地區開發的打擊,始終是未能釋除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