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紀法國的西非戰事:外籍軍團大戰後宮女戰士

19世紀法國的西非戰事:外籍軍團大戰後宮女戰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塞內加爾出發,沿著尼日河流域一路東進查德,南邊再接上幾內亞灣內的象牙海岸與達荷美,整個過程法國人幾乎清一色武力解決。這也意味著本土政權抵抗法國的戰爭無可避免。

19世紀末,由於歐洲列強在柏林會議上達成一致,非洲殖民地的搶占與瓜分開始以一種前所未有的速度進行。所謂新帝國主義盛行的20年間(1880-1900),撒哈拉以南的西非戰事頻仍,密集程度為史上僅見。

主要的擴張者則是英、法兩強──法國併吞了蘇丹西部、象牙海岸與達荷美(Dahomey,現在的貝南[Benin]),英國則佔取了阿散蒂(Ashanti,現在的加納[Ghana])、尼日河三角洲與整個奈及利亞。

同英國紳士比起來,法式擴張更仰賴暴力──實際上,從塞內加爾出發,沿著尼日河流域一路東進查德,南邊再接上幾內亞灣內的象牙海岸與達荷美,整個過程法國人幾乎清一色武力解決。這也意味著本土政權抵抗法國的戰爭無可避免。

歐洲人的大舉入侵在19世紀末是一個新現象,但歐洲人本身不是;18 世紀初西方人便有了接觸達荷美王國的第一手經驗和文獻,那時的達荷美王國還在建國之初的奮鬥期。

636px-Royaume_du_Danhomè_1894_svg
Photo Credit: Pymouss @ CC BY-SA 3.0
紅色為1894年達荷美王國的大致範圍

荷美王國的歷史

根據傳統的說法,建立達荷美的阿札人(Adja)先祖可追溯到 16世紀,他們原本是臣服於奧約-尤魯巴(Oyo-Yoruba)帝國的藩屬。在 17 世紀因為內鬨迫使一幫貴族逃難東遷,流離的統治家族的三兄弟又割據內戰,分裂為三個王國:托法(Tofa)、阿拉達(Allada)與阿波美(Abomey)。

是的,其實阿波美才是這個王國的稱呼,達荷美並非自稱,而是西方人不求甚解以訛傳訛約定成俗的名字,本來指的是阿波美國王的宮殿──稱作 Homoé 或 Danhomé。東遷的阿札人雖非原住民,但他們與本地土著尤魯巴人的融合卻很徹底,最終形成一支新的族裔,芳人(Fon)。融合一方面是被本地人移風易俗給同化,另一方面,則是數百年來征戰的結果。

18世紀初,荷美兼併了兄弟王國阿拉達(1724),從內陸高地一路擴張到海岸,與歐洲人接觸之後壟斷了奴隸貿易,一廂用戰爭中俘獲的奴隸換取歐洲人的槍砲,另一廂槍砲武裝起來的軍隊四征不庭,累積戰鬥經驗的同時追捕戰俘以供貨賣,形成一圈「正向」循環,國勢也蒸蒸日上。

到了19世紀上半葉,由於原本的宗主國、北方的奧約帝國遭到外敵入侵,分崩離析,抓住機遇的達荷美王國甩開了宗主國的束縛,順便降伏了南方的托法(1820 年代)。

本來歷屆國王就以對外擴張為職志──每一任國王的國土都要比上一任大,有如國王的宮廷一樣;每一任達荷美王都要給自己營造新的宮殿,先王的殿宇雖不去用但仍要維護,宮殿建築群隨著王位繼承一任又一任地擴大──到了1858年,經過前後九任國王開疆闢土,達荷美的擴張達到巔峰。

然而日中則昃,全盛之世掩蓋不住逐漸浮現的隱患;從1830年代開始,英國積極推動的奴隸禁運,軍艦在奴隸的出口港巡航游弋進行封鎖,沉重地打擊了經濟。儘管達荷美順應時勢貿易轉型,讓奴隸在莊園中生產棕櫚油供出口,所得利潤比起過去是一落千丈。

Royal_Palaces_of_Abomey-133471
Photo Credit: Karalyn Monteil @ CC BY-SA 3.0 IGO
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阿波美王宮

達荷美王國的社會與軍事制度

除了供應給歐洲人之外,奴隸在達荷美的社會當中也有重要機能;奴隸首先是每年王室祭祖時必得用上的犧牲,其次是在王室專屬的莊園中勞動,最後則是奴僕,從事家務。所有奴隸都是國王的財產,除非國王將這些奴隸賞賜給大臣或普通人。

而歸屬於一般人的家庭奴僕距離解放僅有一步之遙──通常他們都被當作家庭成員被接納,其後代直接就恢復了自由人的地位,不為任何人奴役。達荷美的大規模奴隸制,從一開始就是王權結合向外擴張與對外貿易的產物,除了王國的需要之外,並沒有奴隸制存在的基礎。

支撐王權與遂行奴隸制的另一根支柱,則是徵發士兵的動員能力。自由人是軍隊的中堅,而西方火器的進口意謂著,早在17世紀,達荷美的軍隊就已經開始大規模的火器化,到了18世紀甚至開始引進歐洲的火砲。西方觀察家估計19世紀達荷美的常備軍大約有4000人,經過動員可達12000人,而這個國家的總人口不過二十萬人左右。

這萬把人由14個團(regiment)組成,每團約 800人上下,其下分為數個連(company);同個連內持用相同的兵器,絕大部分手執的上刺刀的燧發槍,另一部分士兵手持闊口短管的散彈銃(blunderbuss);有少數幾個連仍使用餵了毒藥的弓箭,至於騎兵,由於馬匹不易取得,總共就只有一個連。除開人數也很少的砲手,國王的精銳火槍手組成一個阿散蒂連(Ashanti company),成員全是國王的親隨獵手。

兵員的保證靠的得是對人口的掌握,達荷美王國有一套人口普查的機制,各村落每年都要上繳一包卵石,代表村內13歲以上可動員的男性人口數,這些卵石充滿的口袋外頭繡上各村落的標記,就是王室計算兵力、分發兵員的依據,也代表了能夠徵用的後備兵力──動員時經常徵發到半數以上。

The_célébration_at_Abomey(1908)__-_The_v
Photo Credit: Edmond Fortier @ public domain
1908年祭典上的退役達荷美女戰士

達荷美女戰士

達荷美的軍事動員不僅限於男性,女性也是能徵用的兵員;實際上,國王直屬的、分成三個旅(brigade)的三千人護衛隊便全由女性組成,1840 年代開始投入戰鬥。

這些女兵──被西方的好事者稱為亞馬遜女戰士(Amazon)──裝束與一般士兵區別不大,都是穿的藍白色相間長直條、無袖及膝的長衫,但在前額會繫上一條白緞,上繡藍色鱷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