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紀法國的西非戰事:外籍軍團大戰後宮女戰士

19世紀法國的西非戰事:外籍軍團大戰後宮女戰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塞內加爾出發,沿著尼日河流域一路東進查德,南邊再接上幾內亞灣內的象牙海岸與達荷美,整個過程法國人幾乎清一色武力解決。這也意味著本土政權抵抗法國的戰爭無可避免。

師行糧從確實是一大問題,當地缺乏良好道路,海岸邊要先通過大片紅樹林,內陸則是比人高的雜草蔓生,大太陽加上蚊蟲叮咬,儘管有挑夫幫忙挑帶武器之外一切行囊,1892年9月出發的法軍一小時也走不到2英哩(3.2公里),平均下來一天只前進3英哩。

經過兩星期天天服用奎寧的疲勞行軍,9月19日清晨5:00,清除射界、挖壕設守的法軍方營陣地裡突然鼓聲、笛聲、號角聲大作,大約四、五千名達荷美戰士襲來,夢中驚醒的法軍還穿著內衣短褲,便倉促應敵奪槍開火。

儘管遭到奇襲,法軍的步槍、砲兵的散彈(canister)、砲艇上的哈開乞斯(Hotchkiss)開花砲火力驚人,卻如鐮刀割穗一般一排排掃倒10-100碼(9-91公尺)內逼近的敵軍。

這般持續2小時的密集火力並未勸退敵人,但法軍接著上刺刀衝鋒,草叉插草般一一插倒對手,屍體堆上兩三疊,才止住了達荷美軍隊的攻勢;後者遺屍130-140具,全部損失大約在300-800人之間,而法軍不過陣亡45人、負傷60人,儘管陣亡了一名營長。

法國人十分佩服對手在槍林彈雨中的勇氣,但顯然達荷美戰士的準頭是有問題的;除了攀上樹梢的狙擊手,大部分人開槍時槍托靠在大腿上,蹲著或坐在隨身攜帶的板凳上開火,自然準頭欠佳。

儘管貝汗津為了應對法國入侵,1890-1892年的兩年間透過德國軍火商買進了大批槍砲,包括1700支步槍(美國的溫徹斯特[Winchester]、法國的夏士波[Chassepot]步槍)、40萬發步槍彈、五管機槍(其實是法國的 mitrailleuse)和六門克虜伯(Krupp)砲。

這一仗壓倒性全勝,自然令法軍士氣大漲;竇德把戰俘放回傳話,說道假如你貝汗津是嗜食法國人的鯊魚,我就是以鯊魚為食的鯨魚。儘管這話在生物學上毫無根據。鯊魚是代表貝汗津的圖騰之一。

Combat_de_Dogba-1892Alexandre d'Albéca @ public domain " height="" src="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zrm50628arjj075ypnsmzs4d7b3jla.jpg?auto=compress&q=80&w=150" width="" src-org="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zrm50628arjj075ypnsmzs4d7b3jla.jpg?auto=compress&fit=max&w=2560" class="lazyload" data-srcset="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zrm50628arjj075ypnsmzs4d7b3jla.jpg?auto=compress&q=80&w=1080 108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zrm50628arjj075ypnsmzs4d7b3jla.jpg?auto=compress&q=80&w=750 75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zrm50628arjj075ypnsmzs4d7b3jla.jpg?auto=compress&q=80&w=500 50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zrm50628arjj075ypnsmzs4d7b3jla.jpg?auto=compress&q=80&w=400 40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zrm50628arjj075ypnsmzs4d7b3jla.jpg?auto=compress&q=80&w=350 35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zrm50628arjj075ypnsmzs4d7b3jla.jpg?auto=compress&q=80&w=300 30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zrm50628arjj075ypnsmzs4d7b3jla.jpg?auto=compress&q=80&w=250 25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zrm50628arjj075ypnsmzs4d7b3jla.jpg?auto=compress&q=80&w=150 150w">
Photo Credit: Alexandre d'Albéca @ public domain
發生於1892年9月12日的Dogba戰役,遭到拂曉突擊的法軍正衝出帳篷迎擊

向首都阿波美進軍

大勝之後,法軍繼續艱難前進,一邊開道運送火砲,一邊遭遇蚊蟲與達荷美人的小規模伏擊,不時有哨衛夜半彼此錯認互相開火的插曲。10月4日,雙方於Grede再度遭遇;這回達荷美人的步槍明顯有準,藏身樹梢的狙擊手一上來便擊殺3名法國軍官。克虜伯砲也首次登場,然而砲手缺乏訓練,砲彈都從法軍頭上飛過,不起作用。

法軍組成方陣,陸戰隊水兵的80釐米砲一陣又一陣開放砲彈,一次次擊退湧上的達荷美人──帶頭衝鋒的是所謂的「亞馬遜」女戰士;法國人說她們戰鬥起來猶如被釋放的惡魔,指甲牙齒都能傷人,一名抓獲女戰俘的水兵就被咬住鼻子。

經過近4小時的戰鬥,達荷美軍隊至少戰死了200人(其中大約有30名女戰士),被迫脫離戰場,而法軍周遭原本比人高的茂草都被踩平,法國人驚訝地發現茂草之下他們踩進的伏擊圈裡設置了良好的工事;假若對手沒有愚蠢地正面湧上,法軍可能會一頭撞進設防陣地內,那就不是40餘人傷亡(八人陣亡,35人負傷)可以了事了。

10月6日,法軍再度在一場爭奪橋梁的戰鬥中獲勝,達荷美人遺下死者95人,而法軍才陣亡六人(33人負傷)。

法軍還發現絕大部分女戰士都是很年輕的女孩,有些看起來甚至是母女。一名軍官俘虜的女兵還不到15歲,調笑起來十分甜美,惹人憐愛。然而一番訊問之後她與其他戰俘便一道槍決了。

法軍雖然連勝三場,但竇德就怕伏擊,行軍起來越發慎重,也越發緩慢。三道縱隊外加騎兵側翼護送的隊形令達荷美人無隙可乘,法軍的刺刀逆襲也能輕易勸退對手,但行軍與挖掘工事造成的重度疲勞令法軍苦不堪言。

加上瘧疾與黃熱病的侵襲,法軍每天要損失30人,累積起來比前幾次交戰的戰損嚴重得多,到10月7日,實際兵力降到了2400人。10月14日,法軍掙扎推進到了 Kotopa,在那裡達荷美人據河以守,掘濠三道嚴陣以待,後方不遠處就是首都阿波美。

Behanzin-1895Alexandre d'Albéca @ public domain" height="" src="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livlufqph0xeuzcl5j8f4qp6jz8uj1.jpg?auto=compress&q=80&w=150" width="" src-org="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livlufqph0xeuzcl5j8f4qp6jz8uj1.jpg?auto=compress&fit=max&w=2560" class="lazyload" data-srcset="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livlufqph0xeuzcl5j8f4qp6jz8uj1.jpg?auto=compress&q=80&w=1080 108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livlufqph0xeuzcl5j8f4qp6jz8uj1.jpg?auto=compress&q=80&w=750 75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livlufqph0xeuzcl5j8f4qp6jz8uj1.jpg?auto=compress&q=80&w=500 50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livlufqph0xeuzcl5j8f4qp6jz8uj1.jpg?auto=compress&q=80&w=400 40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livlufqph0xeuzcl5j8f4qp6jz8uj1.jpg?auto=compress&q=80&w=350 35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livlufqph0xeuzcl5j8f4qp6jz8uj1.jpg?auto=compress&q=80&w=300 30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livlufqph0xeuzcl5j8f4qp6jz8uj1.jpg?auto=compress&q=80&w=250 250w,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2/livlufqph0xeuzcl5j8f4qp6jz8uj1.jpg?auto=compress&q=80&w=150 150w">
Photo Credit: Alexandre d'Albéca @ public domain
描繪達荷美國王貝汗津的畫像

最後的決戰

當日達荷美人的滲透就已迫使法軍撤退到高地,15日的大規模出擊更打消了法軍渡河的念頭,儘管達荷美人損失慘重。據守高地的法軍嚴重缺水,擔水的挑夫被趕走,陣地被取名為「激渴營」(thirsty cap),士兵為一窪泥水搶破頭,大約五分之一的白人都患上了痢疾。到了17日,發遣護送傷兵的支隊後,竇德身邊只剩53名軍官、1533名士兵和大約2000名挑夫,形勢危殆。

法軍看來陷入了絕境,但達荷美王國也被逼到了角落;戰鬥之激烈幾乎完全摧毀了女戰士的部隊編制,而流行開來的天花則繼續摧殘剩餘的部隊。最糟糕的是法軍的前來也號召起奴隸的解放──這是法國人能找到的遂行戰爭的最佳藉口──大批莊園中的尤魯巴人乘機起事,成群地干擾農業生產、破壞莊稼,將達荷美王國逼上饑饉邊緣。

10月24日以後,竇德又獲得600名援兵,全軍再次超過兩千人,足以讓他再興攻勢,26日開始法軍方陣便一路突破對手防線。11月3日,達荷美軍隊再度正面逆襲法軍,毫無懸念地損失慘重後被擊退;次日清晨,據守最後一道防線的300壯士幾乎全被法軍消滅在陣地上,這是達荷美人最後的抵抗。

從10月3日開始貝汗津便不斷遣人求和,現在捨此一途,他已無法可想。竇德要求的投降條件十分苛刻,要求上繳所有火砲與2000把新式步槍、1500萬法郎的賠款、將達荷美王國收為保護國、法軍駐守阿波美,其實無異於亡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