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對南亞的致命影響

新型冠狀病毒對南亞的致命影響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中國城市武漢撤出的南亞公民可能會使這個人口稠密的地區暴露在感染新冠病毒的高度風險中。南亞是否準備好應對這個致命病毒的傳播?德國之聲為您分析。

文:Shamil Shams

菲律賓衛生部週日(2月2日)證實,一名44歲的中國男子在該國死於新冠病毒引起的併發症。這是新冠病毒在中國以外的首例死亡。這名男子來自這次疫情的中心武漢,並於1月21日到達菲律賓。

這位中國男子在菲律賓之死顯示亞洲國家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嚴峻局勢。在許多亞洲地區,包括印度、香港、日本、澳門、尼泊爾、新加坡、斯里蘭卡、韓國、台灣和泰國,都回報了新冠病毒的病例。在中國,至少有361人死亡,超過1萬6898個確診病例。

這些亞洲國家的政府正在採取措施防止病毒進一步傳播。但在遏制大流行上遇到許多困難。西方國家在機場和各地建立了適當的隔離機制,也為患者提供醫療設施。但南亞和東亞的許多國家都缺乏應對這種情況的準備。這使得新冠病毒在這些國家中傳播時可能引起災難性後果。

撤僑的風險

儘管許多亞洲國家已經對受冠狀病毒感染的中國城市實施旅遊禁令,但來自世界其他地區的感染者仍可能構成防疫巨大挑戰。

另一個主要問題是:撤僑。印度週六(2月1日)從武漢撤僑。這些撤離人員大多數是學生。印度航空的專機將他們帶回新德里。

雖然有些政府將該國公民撤回,但其他政府正在考慮這一舉動的後果。撤僑帶來了巨大的挑戰和道德困境。一方面,亞洲各國不能棄其在中國的公民於不顧,特別是在武漢的人。他們的生命可能在當地受到威脅。

另一方面,將他們從中國帶回可能會使更多的人口暴露於新冠病毒的感染威脅之下。像是孟加拉、尼泊爾、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醫療機構都不足以應對疫情爆發。

從中國返回印度的商人阿里夫(Arif)告訴德國之聲,武漢的局勢令人擔憂。他說:「人們很害怕。他們不想去醫院,而是在家中自己處理感冒和咳嗽狀況。另一方面,中國官員正在強行要求病人入院。」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印度公民告訴德國之聲,儘管武漢的局勢令人震驚,但中國其他地區並未受到新冠病毒的影響。他表示:「媒體正在誇大這個問題。我認為在接下來的幾天或一個禮拜以內,一切都會受到控制。」

印度的鄰國巴基斯坦已決定不從武漢撤僑,認為不將國民帶回國的決定符合該國更大的利益。

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健康特別助理米爾扎(Zafar Mirza)週六對記者說:「中國已經宣佈,除非在14天之內確認沒有感染,沒有任何中國公民可以出國。」他也說:「今天,我在伊斯蘭堡會見了中國大使。我們同意,同樣的政策也將適用於目前在中國的那些巴基斯坦人。」

武漢的一名巴基斯坦學生蕭卡(Rizwan Shaukat)對米爾扎的言論表示失望。他對德國之聲烏爾都語部門說:「米爾扎說我們在這裡很安全。這是不正確的。我們真的對此感到恐懼。除了巴基斯坦,所有國家都在採取措施從中國撤離他們的學生。」

另一名巴基斯坦留學生在武漢的胡賽尼(Amjad Hussain)說,相關撤僑行動需要按照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指示進行適當監控。

薄弱的衛生系統

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稱,大多數南亞國家在醫療保健管道和品質方面排名較低。例如,2016年,孟加拉世界排名第133位,印度排名第145位,巴基斯坦排名第154位。因此,可能由冠狀病毒爆發引起的死亡風險非常高。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說:「我們最大的擔憂是該病毒有可能傳播到衛生系統較弱,應對不力的國家。」

一名巴基斯坦衛生官員告訴德國之聲,該國沒有實驗室測試最新的冠狀病毒。他說:「政府理所當然地感到關切,這就是為什麼不想將巴基斯坦人從武漢帶回國。」

根據《外交政策》雜誌,有幾個因素使南亞比其他國家更容易受到冠狀病毒的侵害。 「首先,(這些國家中的許多)屬於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國家。識字率低、一般衛生意識低,以及獲得清潔水源、手套和口罩的機會有限。私人醫院的規模較小且價格昂貴,而政府經營的醫院大多人手不足,沒有為重大危機做好準備。」

該雜誌指出,尼泊爾一名男子從醫院觀察中返家後,其冠狀病毒檢測呈陽性。該雜誌寫道,該地區的媒體在大多數全球調查中的表現也不佳,這使得新聞工作者不太可能迅速地提高防疫意識或讓政府對疫情爆發事件負責。雖然遏制武漢病毒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當局如何應對,但專家表示,如果其他政府不採取適當措施,亞洲其他地區(特別是在南亞)的傳播本身就可能成為問題。

譚德塞宣佈冠狀病毒為全球性緊急事件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由於該病毒在中國以外的國家傳播,需要向衛生系統較弱的國家提供支持。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