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預測「武漢肺炎」可能演化如「流感」,美國首例確診病患康復中

專家預測「武漢肺炎」可能演化如「流感」,美國首例確診病患康復中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專家指出,新型冠狀病毒無症狀帶原者「向來不是流行病的主要傳染源」,大部分染病者仍是被所認識的發病者所傳染,像家人、同事或病患等。

隨著武漢肺炎病例激增,讓許多權威傳染病專家推測,擴散中國全境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終將擴散全球並成為像流感一樣的流行病。前中研院院長、現任生策會會長翁啟惠也表示,此病毒比SARS的致死率較低,但傳染速度較快,且依目前趨勢,將來或許會演化成像流感般的傳染病,不能掉以輕心。

(中央社)《紐約時報》報導,科學家目前還不清楚新型冠狀病毒有多致命,所以仍不確定疫情大流行可能造成多大的破壞,不過科學家對病源容易在人際之間傳播的共識日增。

科學家發現,比起傳播速度緩慢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和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比較像高度傳染性的流感。

傳染性越來越像流感

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主任佛奇(Anthony S. Fauci)說:「它的傳染性非常非常高,幾可肯定將成為大流行,但它會成為災難性的流行病嗎?我不知道。」

過去3週來,實驗室確診的病例從中國境內約50例飆升到全球23個國家1萬4000例,目前死亡人數超過360人,只有1人是死於海外,其餘死亡病例全在中國境內,死於海外的病患也是武漢人。

許多流行病學模型預估,實際病例數恐高達10萬甚至更多。雖然新型冠狀病毒擴張速度不像流感或麻疹那麼快,不過已比病毒學家在SARS和MERS開始出現時所觀察到的速度快得多。

SARS於2003年7月被消滅,流傳9個月來的確診病例僅8098例;MERS從2012年開始流傳,至今已知病例僅約2500例。

《自由時報》報導,翁啟惠表示,此病毒與2003年的SARS在基因序列上有超過70%的相似度,和雲南的一種蝙蝠新寄生的冠狀病毒也有超過90%的相似度,但真正的中間宿主是什麼以及如何造成人傳人的機制仍然不清楚。

目前致死率約2%,有可能再降

專家表示,目前最大的未知數,是全球到底有多少人會死於新型冠狀病毒。SARS當年致死率約10%,MERS目前是每3名患者約1人死亡。

1918年爆發的「西班牙流感」致死率約2.5%,但由於當年感染人數龐大,加上當時醫療條件遠不比現在,因此有2000萬到5000萬人病死。

相較之下,2009年爆發高度傳染性的H1N1新型流感造成約28萬5000人死亡,比季節性流感一般致死人數要少,致死率相對低,約在0.02%。

新型冠狀病毒已知病例的致死率約在2%上下,不過由於篩檢人數愈來愈多,且更多輕症被檢驗出來,致死率可能會下降。

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前主任佛利登(Thomas R. Frieden)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愈來愈不可能被控制住」。他說:「因此(病毒)有可能會像流感和其他微生物一樣擴散,但我們還不知道會擴散到多遠、多廣,或者多致命。」佛利登現在負責營運非營利組織「決心挽救生命行動」(Resolve to Save Lives),致力對抗流行疫情。

H1N1當年也被看成末日

要精確估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致死率,必須等到某些研究完成:驗血看多少人具有抗體、進行家戶研究瞭解家庭感染的頻率,以及透過基因序列來判斷某些病毒株是否較其他病毒株危險。

專家們表示,對高度傳染性的病原而言,關閉邊界從來無法完全成功防疫,因為邊境總會有漏洞,但關閉邊界和嚴格篩檢有助延緩病毒傳播速度,爭取研發治療藥物或疫苗的時效與空間。

還是有專家持較審慎樂觀的態度。世界衛生組織(WHO)的首席緊急應變專家萊恩(Michael Ryan)就說「有證據顯示,這個病毒仍能被控制住,世界各國必須繼續嘗試」。

2009年新型流感病毒最早從墨西哥韋拉克魯斯州(Veracruz)養豬場一帶出現。佛奇表示,疫情爆發初期,「墨西哥人還說是世界末日,但結果並沒有那麼嚴重」。

無症狀帶原者從來不是主要威脅

一些未經證實的報導與德國刊出的一篇研究指出,有些感染武漢肺炎但未有症狀者能通過檢疫,使得機場等邊境查驗更困難。歐洲疾病預防與控管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日前發表的流行病學模型預估,有75%從中國返抵歐洲者在返國前仍是潛伏期,不會因發燒而在機場被檢出。

但佛奇說,無症狀帶原者「向來不是流行病的主要傳染源」,大部分染病者仍是被所認識的發病者所傳染,像家人、同事或病患等。

武漢肺炎疫情有可能隨天氣變熱而趨緩。流感、麻疹與諾羅病毒都是在寒冷、乾燥的空氣條件下發威,SARS當初也是在冬天爆發,MERS的傳染也是冬季達顛峰,但武漢肺炎仍可能在入秋後捲土重來,如同主要的流感,不過屆時人們可能已有疫苗在手。

美國已有首例康復,疫苗仍在研發中

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日前宣布美國境內首起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出現在西雅圖。這名病患住院並接受實驗性的藥物治療,發病12天後健康情況已好轉。

這位有武漢旅遊史的35歲男子於1月15日返回美國後,19日到西雅圖市郊的普羅維登斯醫療中心(Providence Medical Center)接受治療,當時他已經咳嗽4天,有輕微發燒。這名男子住院第8天後,身體健康狀況已經逐漸改善。

醫療團隊記錄這名男子的治療過程,發表於31日出版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普羅維登斯醫療中心的醫師庫克(Dr. Jay Cook)對西雅圖的《KOMO新聞電台》(KOMO Newsradio)表示,「這篇論文相當技術性,但達給大眾的訊息是醫生成功治癒了美國首起新型冠狀病毒確診案例」。

論文指出,這名男子在確診後第4天,儘管症狀輕微,體內的病毒指數高,到了住院第7與第8天(生病第11與第12天),男子體內的病毒指數降低,身體呈現良好狀態。論文提到,醫療中心在男子住院的第7天,採用實驗性的反病毒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

提供這款新藥的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1月31日發布新聞稿指出,瑞德西韋在全球並非批准或核可的藥物療法,也尚未證實安全或有效,在醫生的要求與當地主管機關的支持下,提供瑞德西韋給新型冠狀病毒的少數病例緊急使用。

吉利德科學公司強調,目前沒有相關資料顯示瑞德西韋能對抗新型冠狀病毒,不過瑞德西韋對動物體內與體外的實驗顯示能對抗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和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病毒病原體,這兩種病毒與2019新型冠狀病毒在結構上有相似性。

英國葛蘭素史克藥廠(GlaxoSmithKline,GSK)與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今天表示,雙方將攜手合作,致力研發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肺炎疫苗。武漢肺炎目前並無疫苗可打,但有幾個組織團體包括CEPI等,正在全力研發中。

法國巴斯德研究院(Pasteur Institute Foundation )上月31日表示,已經成立一任務團隊,目標在20個月內研發出病毒疫苗。而德國聯邦教育和研究部長卡爾利茨克(Anja Karliczek)則表示,她預期在「數個月內」可研發出疫苗。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之瑜